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一节 勇者无敌(2)
    当汉骑再次冲锋。★★

    须卜氏族的骑兵,不知道为何,许多人都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些人中,有人是害怕到了极点,已经不敢与这支骑兵交锋。

    “这些可怕的汉骑,我们拿什么去挡?”很多人都在心里说。

    以四千打六千,假如开始,这些汉骑还是依仗了手弩的威力和辅助。

    那么,打到后面,他们展现出来的精气神和技战术,已经足够让这些须卜人胆战心惊,在身体和心灵上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勇敢者,敢于与汉军战斗的人都已经死光光了!

    活下来的,都是胆小鬼!

    至少是已经被打碎了一切,只余下胆怯的懦弱之辈!

    他们拿什么再去与汉骑战斗?

    那点可笑的所谓须卜氏族的荣誉吗?

    那是什么?

    能吃吗?

    重要的是,能让人活命吗?

    战斗打到这个地步,须卜人的精气神已经全部被打光了。

    战场上的累累死尸,堆砌如山的战马残骸。

    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更何况,所谓的荣誉,所谓的须卜氏族的光荣,那是贵族才能去思考的事情。

    而其他人,才懒得去考虑这种问题。

    当然,也有些让开的人,只是纯粹的敬仰方才汉军打出的气势和战果。

    “可怕而可敬的敌人啊……”一个独目贵族,带着自己的部下,让开道路,他对自己的部下说道:“他们理应得到战胜的嘉奖!”

    在这个草原上,什么样的人都有。

    而自古以来,引弓之民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别说是崇拜自己的敌人了!

    在这之前,将敌人奉为神明,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譬如说,马邑之战的胸甲骑兵,现在就已经在幕南部族中有神化的趋势。

    以至于,车骑将军义纵率领的主力,一路北上,在九原之前都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力量。

    无数部族闻风而逃。

    还有很多小部族,带着全族人民和牲畜,跪到了汉军行进道路上,只为瞻仰神骑!

    更远一些的时候,云中郡郡守魏尚,因为作战勇敢,屡次挫败匈奴的图谋,而被很多匈奴人甚至是贵族,奉为神明,日夜祷告、祭祀。

    只能说,这是萨满教的锅。

    原始萨满教,推崇万物有灵,万物皆神。

    这也是游牧民千百万年来,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下,在脆弱的生态之中,挣扎求生之时,形成的一种文化。

    大自然很可怕,人类更可怕。

    为了趋吉避凶,人们只能选择在强者面前低头,并献上自己的所有,以祈求强者的庇护和保护。

    今天,棘门军和灞上军的英雄们,无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奋勇杀敌,征服了一部分匈奴人。

    虽然可能还没达到将之封为神明的地步。

    但却也是足以让这些匈奴人用着尊崇的目光目送。

    须卜雕难看着自己部族的骑兵们,一个个的让开道路,完全不听自己的指挥。

    他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握着拳头,怒目而视。

    但,只有不到三百骑愿意追随他继续与汉朝人作战了。

    其他人,都用脚投票,选择了避让。

    须卜雕难看着这一切,他的神色从愤怒到彷徨到害怕到畏惧,最终到解脱。

    在汉骑即将冲来的刹那,须卜雕难提起自己的马刀,深深吸了一口气,抚摸了一下爱马的鬃毛。

    “须卜氏族没有不战而退的万骑渠帅!”他勒住战马,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我,须卜雕难,须卜氏族的第七宗子,不自量力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自大的带领氏族的万骑走上死路,这是我的罪,天神和先祖都不会原谅我!”

    他望着前方的战场上的累累死尸。

    须卜氏族,在这里倒下了过四千骑。

    而整个氏族总共才三个万骑!

    他一口气就将四分之一的氏族精英丢在了这里。

    即使回去,也会被剥皮点天灯。

    哪怕他是宗种!

    更何况,此刻他的心里充满了内疚和愧疚。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确实是太过于狂妄了。

    自以为自己能轻松的消灭汉军!

    于是莽撞的带领氏族的精英,走上了这个修罗场,葬送了无数的勇士和强者。

    这其中甚至还有三十多位射雕者!

    而原本,假如他率领氏族骑兵,谨慎的选择与汉朝骑兵游斗。

    这草原方圆数百里的广阔地域,足以让他将氏族的损失降到最低!

    甚至可能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就可以脱离汉朝骑兵的纠缠!

    但,正是他的自大、狂妄和不可一世,将氏族的精英葬送在此。

    哪怕只是出于一个匈奴贵族的矜持和自豪,他也不允许自己活着了。

    “但是……”须卜雕难回头看着自己的一个亲信奴隶,对他说道:“你们不该死,你们应该活着回去!”

    “替我告诉父王和兄弟:汉朝骑兵,一旦列阵,不可轻视,谁轻视,谁就要付出跟我这个罪人一样的代价!”

    “告诉氏族的大人们:汉朝人,值得我们去学习!”

    说完,须卜雕难一扬马鞭,冲向了汉军骑兵。

    ………………………………

    须卜雕难这样的孤单英雄,当然是被汉军毫不费力的砍翻了。

    两千多骑,践踏着他的尸骨,在须卜骑兵的注视下,冲向了远方的中军本阵。

    “一个傻子啊……”王勇回头望了一眼那个被汉军践踏成肉泥的匈奴贵族,感叹着道:“想不到,夷狄也有英雄啊!”

    不过,他随即嗤笑一声。

    “死掉的夷狄英雄,才是好的夷狄!”

    我之仇寇,彼之英雄,我之英雄,彼之仇寇!

    这道理自古皆然。

    这又不是诸夏内战,各为其主。

    作为一个在武苑培训过,被灌输过诸夏主义的军官,王勇才不会跟那些儒生一般,不分敌友、亲疏。

    甚至,会抛弃自己的祖国,去给敌人唱赞歌。

    若是那样,王勇怎么对得起战死的两千多名手足同袍,宗亲友戚?

    恰恰相反,此刻,在王勇心里冒出来了一个念头:“这样的夷狄英雄,必不可让他的事迹流传下来,我得下令,让所有人禁止谈论和商讨此人!”

    自古,征服异族。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毁其史,灭其文,污其英雄好汉,将黑的说成白的!(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