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二节 匈奴的觉醒
    在汉军骑兵从须卜骑兵面前离开后一刻钟,呼衍骑兵姗姗来迟。

    哲哥冷着眼睛,看着那些失魂落魄的须卜骑兵。

    他动了动嘴唇,本来想要骂几句。

    但当他看到前方的战场时,他沉默了。

    在哲哥眼里,那哪里是什么战场?

    分明就是神话传说中魔鬼的猎食场!

    汉军与匈奴骑兵的尸体混杂在一起,许多人都抱着滚成一团。

    甚至有人的手掐着对方的脖子,但对方嘴里的牙齿却深深的咬进了他敌人的耳朵,一只手插进了对方的眼眶里。

    而堆砌如山的尸骸,跟足以证明,此地曾经生过怎样可怕的厮杀!

    “须卜雕难呢?”哲哥冷冷的问道。

    “将主战死了……”一个贵族答道:“他骑着马,独自一人冲向了汉军……”

    “这也倒不算辱没了须卜氏族的威名……”哲哥叹了口气,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感觉沉甸甸的。

    须卜氏族,匈奴最强的氏族之一了!

    论作战,便是呼衍氏族也自愧不如!

    而须卜雕难和他的万骑,是幕北赫赫有名的精锐!

    每一个骑兵都是百战生还的勇士!

    他们曾经驻守西域三十六国,杀王如杀鸡。

    他们曾经与乌孙人正面决战,轻松的消灭了敢于挑衅匈奴的乌孙骑兵!

    前年,军臣单于西征,在大宛面前大宛人摆出来的一个长矛阵。

    须卜雕难率领他的万骑先冲锋,先撞进大宛人的阵列之中,斩杀了大宛人的主将,从而使之彻底崩溃。

    那一战后,大宛再也不敢与匈奴野战,只能守城了。

    这样一支精锐,却败了在一支汉朝骑兵手下。

    而且,这支汉朝骑兵,一不是汉朝最强大的神骑,二不是汉朝丞相亲手打造的细柳营。

    看战旗,甚至连句注军和飞狐军都不是!

    但就是这样一个敌人,将匈奴帝国除了单于庭外最强的骑兵,打成了这个样子。

    这让哲哥真是莫名震撼,有种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就好像遇到了天敌一般,每一根毫毛都倒竖了起来。

    “我听说,兰氏的兰陀辛一直在鼓吹和宣扬,大匈奴必须向汉朝学习……以前,我以为,这是兰陀辛在胡说八道,现在看来,兰陀辛没有说错!我大匈奴必须向汉朝学习了!”哲哥在心里想道:“而且是不惜代价,不惜血本,不吝一切!”

    现在的匈奴帝国,血仍冷。

    他们骨髓深处,那些先祖留下来的斗志和精神,也依然存在。

    他们并未腐朽堕落。

    若是腐朽堕落了,这个帝国的上层就会不思进取,停滞不前,甚至哪怕你把真相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会拒绝承认!

    虽然说,之前,这个帝国的上层,确实有些类似迹象。

    僵硬、古板,派系内讧厉害。

    但是,马邑之战和在河阴这一战,彻底的打醒了许多许多人。

    这些觉醒的匈奴贵族,睁开眼睛,看到了匈奴霸权岌岌可危的现实。

    终于,开始摸索着寻求救亡图存了。

    而要救亡图存,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向自己的敌人学习、取经。

    这也是为什么唯有匈奴能活跃数百年,甚至能与巅峰时期的汉朝对抗的缘故。

    只是……

    在哲哥心里有着一个巨大的疑问句。

    他们现在向汉朝学习,还来得及挽救自己的部族和国家的命运吗?

    哲哥不知道。

    但他知道,假如他什么也不做。

    那不仅仅挛韑氏要完蛋。

    与挛韑氏一荣俱荣,一损惧损的四大氏族也要完蛋。

    所以,他下定决心,必要主导自己的氏族和匈奴,完成向汉朝学习的使命!

    “氏族的高层,已经腐朽了,他们不能再带领我们了……”哲哥的眼睛看向远方:“是时候,将他们清洗掉了,免得他们阻挡匈奴的道路!”

    对游牧民来说,内讧和内部政变,其实是维系他们开拓进取的必须程序。

    腐朽的堕落的已经没有进取心的尸位素餐的老迈者,必须向年轻人让路。

    不让路,就让他们去死!

    就像冒顿单于鸣镝杀父,反而带领匈奴走上强盛!

    当然,在那之前,哲哥还有一个难题要解决——怎么带领须卜氏和当屠氏的骑兵,安全的回到左大将身边!

    远方,汉朝的援军,已经如洪流一般涌来了。

    不过三十里的路程,对骑兵来说,最多一个时辰!

    甚至,假如对方不惜耗费战马宝贵的体力的话,半个时辰足以!

    当然,一般情况下,不会傻子那么做。

    所以,其实,留给哲哥解救自己的同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走!”哲哥让人找到须卜雕难破碎的尸体,然后挥手下令:“我们救出当屠氏族后,立刻撤退!”

    哲哥凝视了一会远方的烟尘,然后道:“我们从东北方向绕路回去!”

    哲哥现在并不知道浑邪氏族已经不战而降。

    但汉朝援军能从浑邪人哪里几乎没有花费什么时间,就足以判定,浑邪人要嘛跑了,要嘛降了。

    无论是那个情况,再原路返回已经是奢望!

    只能绕开可能被汉朝骑兵拦截的道路。

    哲哥也相信,左大将应该已经派出援军了。

    或许,今天,匈奴人在这里的失败无可改变。

    但至少,哲哥要将这些战败者带回去。

    失败,不可怕!

    对游牧民来说,战败,败给敌人,是家常便饭。

    哪怕是老上单于,也曾经被月氏人屡次击败。

    即使是冒顿单于,尚且有过曾经在东胡王庭,被东胡王羞辱和折辱的时光。

    但,老上单于最终击败了月氏。

    而冒顿单于知耻而后勇,最终击败了东胡,还将东胡王杀死,将其头制成酒器!

    对引弓之民来说,有些时候,失败比胜利,还要令人受益。

    哲哥相信,只要能吸取战败的教训,以匈奴的辽阔幅员和庞大领土。

    汉朝人得意,也得意不了多久。

    不过,想救出当屠氏族,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啊!

    哲哥望着远方的战场,现在,当屠氏族被汉朝步兵和骑兵,左右夹击,已经陷入了进退不得,随时可能覆灭的可怕境地!

    没有办法,哲哥只能强行试试看看能不能解救出大部分被围的当屠骑兵。(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