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三节 撤退
    郅都站在一辆战车上,凝视着战场。

    前排的陌刀兵们,已经死死的缠住了匈奴的骑兵。

    而回援的棘门军和灞上军的骑兵,虽然疲惫不堪,而且受创严重。

    但是,作为骑兵,他们依然可以死死的看住当面之敌,使之不敢轻易的尝试脱离战场。

    跟别提,面前的匈奴人,甚至连强弩之末都已经谈不上了。

    战斗打到现在这个局面。

    这个匈奴万骑的组织和建制已经被彻底摧毁了。

    连他们的大纛也成为了郅都的战利品。

    剩余的,只是一些被逼到绝路,做困兽之斗的绝望者!

    事实上,在棘门军和灞上军回援的那一刻,这个匈奴万骑,就已经注定覆灭!

    之所以还留着这两三千的残兵败将,只是为了吸引那支绕到汉军背后的匈奴援军来跳这个火坑!

    “来吧!来吧……”郅都在嘴里念叨着,看着那支打着匈奴呼衍氏族大纛的骑兵。

    人数还挺多的,目测应该有差不多七千多骑!

    看样子,应该是得到了加强的一个万骑!

    再加上之前须卜氏族的残余力量,这支骑兵大约有着至少九千人的可≧↑长≧↑风≧↑文≧↑学,w⌒ww.cf↗wx.n@et战力。

    这样一支骑兵,假如铁了心要走。

    郅都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拦不住!

    甚至不敢拦!

    汉军打到现在,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棘门军和灞上军的骑兵,几乎被打残了!

    特别是灞上军,战损接近六成,自骑都尉以下的军官居然只有十余人完好。

    棘门军相对好一些,但战损也超过了四成。

    剩下的骑兵,也是人人带伤。

    至于步兵方面,开战前,汉军的三千陌刀兵,到现在,只有不到两千人还活着。

    还能挥舞陌刀的,也只有一千来人了。

    之所以现在还保持着两千多的陌刀阵。

    这是弓弩兵顶上去的缘故!

    陌刀这东西,技术含量不是很高。

    弓弩兵们虽然可能在配合和阵战方面没有陌刀军那么强。

    但这个战斗打到现在,已经不需要什么列阵了。

    被缠住的匈奴骑兵,甚至已经只是凭着一骨子悍勇和对援军的希望在战斗了。

    他们已经不再冲撞汉军阵列,而是远远的跟汉军进行对峙。

    但又不敢跑。

    因为汉军骑兵虎视眈眈的在两翼盯着他们。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人和战马,都几乎没有了气力。

    想跑的话,也跑不了几步。

    他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援军了。

    而郅都,也在等待着匈奴人的援军前来……送死!

    所以,他下令部队,暂时停止了进攻,开始收拢士兵,恢复建制和组织,同时抓紧时间,将重伤员收拢。

    只是……

    “匈奴人会不会来救?”郅都在心里想着。

    事实很快就告诉他:匈奴人一定会来救!

    那支刚刚加入战场的匈奴骑兵,很快就派出了一个先头部队,大约一千多骑,来到了汉军大阵的侧翼,观察了一会局势,然后他们就勒马在原地等待,似乎派出了骑兵去跟后面的主力联络。

    郅都于是知道,真正的恶战就要来了。

    讲道理的话,他其实现在可以带领军队,放弃被缠住的匈奴残余骑兵,向营垒方向转移。

    毕竟,匈奴的援军,至少有七千人,是生力军。

    他们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比苦战之后的汉军状态更好。

    勉强与他们交战的话,恐怕以现在郅都麾下的疲惫之师,很难在他们手底下讨得什么好处。

    要知道,开战至今,汉军不仅仅骑兵残破,陌刀军阵阵亡、负伤接近三分之二。

    就连弓弩兵,都承受了巨大损失。

    任何一个稍微有些理智的将军,都会选择见好就收。

    反正,汉军援军已到。

    匈奴人大抵也是拿汉军没有什么办法,只会想着怎么安全的撤退,再做打算。

    假如强行要去跟这支匈奴的新生之力作战的话,先不说能不能战胜对方,即使能打赢。

    在场的汉军,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活着回到长城之内了。

    但是……

    郅都不是一般人。

    这场与匈奴的战役打到现在,郅都已经摸清楚了匈奴人的虚实。

    这些草原上的骑兵,虽然在身体素质和武器装备上,全面落后汉军一个时代。

    但是……

    他们经验丰富,技战术出色无比,几乎每一个骑兵,都是熟练的职业杀手。

    他们疯狂、冷血,悍不畏死!

    错非汉军的装备优势和身体素质的优势实在太大。

    这场战役,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正因为是这样,郅都才不愿意放走他们。

    原因很简单。

    汉室举全国之力,以数千万人口的底蕴,才能打造出五大主力和羽林卫、虎贲卫这样的精锐。

    匈奴,人口不如汉家,技术和文明程度,更是连给汉家擦鞋的资格也没有!

    像这样的万骑,他们能有几个?

    郅都觉得,最多最多不超过十个!

    而且,像这样的精锐万骑,肯定是很早很早就已经在培养的。

    每一个骑兵,都至少经历了三次以上大战,用至少五年,甚至十年时间来培养。

    换句话说,只要留下这三个万骑。

    那汉室就可以一次性的干掉匈奴三成以上的精锐!

    而且,都是年轻人,本部的年轻人!

    这些人一死,没有二十年,匈奴不可能再培养出这样精锐的三个万骑!

    从战略的角度上来说,哪怕郅都麾下的军队全部死光,哪怕郅都自己也死了,但只要能换下这三个万骑。

    那汉室就是纯赚!

    虽然很残酷很冷血,但在法家的眼里,这是很值得的交换。

    跟何况,现在,汉军和匈奴人的交换比是异常惊人的至少五换一。

    五个匈奴人的命,才能换一个汉军士兵的命!

    从纯战略角度来说,这样的交换比,对汉室而言,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郅都看着那些在远方观望的匈奴骑兵,他一挥手,下达了命令:“传令,发起总攻,消灭当面之敌!”

    于是,战鼓声再次响起。

    汉军的陌刀军阵,缓缓前进,在骑兵的掩护下,压向已经是残破不堪,完全没有了组织和纪律的当屠骑兵。

    …………………………………………

    在汉军再次进攻后。

    当屠氏族的骑兵们,战战兢兢的望着缓缓压来的汉军军阵。

    当屠骑兵虽然看上去还有大概两三千骑的模样。

    但,这个万骑,这个匈奴的精锐,其实已经完全的彻底的丧失了战斗力了。

    两三千人里,还能囫囵的站起来的,只有不过千人。

    剩下的人里,不是身上少个零件,就是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重伤员。

    哪怕是能站着的人里,残疾者也是数不胜数。

    这要归功于陌刀的可怕杀伤力。

    一刀下去,只要那个人躲闪不及时,立刻就是一具碎尸。

    哪怕那个人反应灵敏,但只要挨着碰着了,立刻就会带走他身体的一部分。

    当屠氏族的骑兵,曾经想过无数办法。

    让人在正面冲击,吸引汉军主意,两支游骑从侧翼忽然撞过去。

    又或者趁着汉军陌刀前进的时候,不惜代价的冲杀进去。

    但无论用那个办法,付出怎样可怕的代价。

    这些人的下场,都只有一个:不是被陌刀斩碎,就是被汉军的弓弩兵拿着刀剑砍成肉泥!

    更可怕的是,汉军的陌刀兵,不仅仅防御,他们还在进攻!

    一排排高举着陌刀的士兵,无畏的走向匈奴骑兵。

    根本不给匈奴骑兵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场战斗打到现在,残余的当屠骑兵,都已经被打崩溃了,打麻木了。

    他们再也不敢举刀相向。

    看到汉军再次进攻,甚至有人调转马头就想跑。

    但,他们哪里跑的掉?

    先前残酷而激烈的战斗,使得无数战马,都已经筋疲力尽。

    就是骑手自己也有很多人连拉缰绳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不仅仅是生理上的疲惫和无力,心灵上的疲惫和绝望,更加可怕!

    所以,在汉军进攻后,很多匈奴骑兵纷纷丢下了自己的武器,跪到了地上。

    而其他人纷纷选择逃离战场。

    但他们没跑多远,就被汉军的骑兵追上,杀死。

    这些无组织无纪律无勇气甚至无抵抗心的骑兵,根本就没有给汉军带来什么麻烦。

    ………………………………

    郅都一直看着远处的那支匈奴援兵的举动。

    他知道,对面的那支残余力量,已经不足为惧了。

    现在,汉军真正的敌人,就是那些正在围过来的匈奴骑兵。

    郅都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对面的匈奴骑兵冲过来。

    他甚至将几乎所有的陌刀兵,都放到了对这些匈奴人戒备上,只派出了那些拿着陌刀的弓弩兵去完成最后的清剿工作。

    “来吧,来吧……”郅都在心里呼唤着。

    只要再消灭,甚至哪怕只是击败这支匈奴援军。

    那么,他和他的这支偏师的使命就完成了。

    在正面吸引匈奴主力,同时重创、歼灭匈奴人最精锐的三个万骑。

    这对于郅都和他的军队来说,完全超额完成了战前的任务。

    “只要在此重创,乃至于消灭这三个万骑,那么……”郅都的心脏都有些忍不住砰砰砰的挑动起来。

    根据刚刚得到的信鸽送来的军情报告。

    车骑将军义纵统帅汉军主力,已经依照了上次郅都的要求,在九原转向,向宜梁进发了。

    而在另外一个战场上,程不识统帅的另外一支偏师,也在前天渡过了南河,兵临北河南岸的鸿鹄塞。

    这样,一张巨大的包围网,已经成型。

    只要程不识所部占领鸿鹄塞,就可以切断高阙跟河阴之间的联系。

    而义纵主力只要能在明天占领宜梁。

    那么,河阴之敌就会面临后路被断,粮草被绝的绝境!

    到那个时候,包围圈内的匈奴人,是圆是扁,可就由汉军说了算了!

    甚至,说不定可以兵不血刃,就占领高阙。

    高阙城再坚固,没有人守,跟一座小山丘有何区别?

    说不定,连阴山都是如此!

    可惜……

    远方的匈奴骑兵,似乎踌躇了起来。

    他们远远的观望了一会后,居然一勒战马,掉头撤退了!

    这让郅都看了,有些气急,但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匈奴骑兵要走,除非他现在手里有一支两万骑的骑兵,不然就只能干瞪眼!

    甚至,哪怕有两万骑兵,估计也很难留下他们。

    没有人能拍着胸脯保证,可以在这开阔的草原上,留下一支打定了主意要走的骑兵。

    …………………………

    哲哥带着自己的部曲,调转马头,连看都不想再看已经没救了的当屠氏族。

    有人颇为疑惑,问道:“大人!您为何不救当屠氏族?难道您不害怕左大将降罪?”

    当屠氏族是左大将的氏族,是他拉起来的队伍,也是他的根本之一。

    当屠氏族被汉朝人全歼,左大将肯定要暴跳如雷!

    甚至,难保不会有人说他哲哥‘居心叵测’。

    哲哥却是微微一笑道:“左大将会理解我的苦衷的!当屠氏族已经不可救了!”

    “就算救出来,我也带不回他们!”

    如今的战场形势,哲哥非常清楚,带着须卜氏族的两千多拖油瓶,本身就已经严重拖慢了他的速度。

    倘若再去救当屠氏族,且不说能不能救出来,即使救出来了,也肯定会将自己的速度降到最低!

    那等于告诉汉朝的援兵:快来打我吧!

    一支没有了速度的骑兵,还要分心去保护一群被打没了精气神,甚至只懂喊疼的残兵败将。

    这是作死!

    更何况……

    哲哥看向远方的汉军营垒。

    在那一排排营帐之中,出没的人影,让他感到有些危险。

    那些人是汉朝的民夫、后勤兵员还有粮草的押运官员。

    数量足足有三四千!

    哲哥跟其他单于庭的贵族不同,他的父亲,他的祖父,都曾经追随过冒顿单于、老上单于入侵过汉境。

    所以,他很清楚,汉朝的民夫和杂役,也是可以随时拿着武器,上阵杀敌的!

    甚至于,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家伙比汉朝的正规军还要难缠。

    特别是在现在的情况下,那些眼睛里只有军功的家伙,极有可能,将他和他的骑兵,完全拖住。

    乱拳也能打死老师傅!

    何况,这些汉朝民夫和杂役中,不乏有着汉朝国内的强人!

    哲哥在看过了须卜氏族的战场,观察了被围的当屠氏族后,就已经明白,这场战斗,匈奴已经没有胜利的成算。

    在汉朝援军随时可能抵达战场的现在,他要做的不是跟赌徒一样去赌命,而是将匈奴的损失减少到最低!

    当然,这也是因为哲哥的身份很特殊,他才敢这么做。

    因为,他是呼衍氏族当代的宗种,未来的氏族族长,左大将呼衍当屠的同产弟弟。

    换了其他人,肯定是不敢这么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