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四节 匈奴最后的指望
    天色渐渐灰暗,北风在山岗之间呼啸而过。

    乘着战车,郅都走在汉军的战场上。

    一具具英雄的遗体被抬起来,由马车运到后方的营垒中。

    但战死者是如此之多。

    以至于汉军哪怕连民夫的板车和小推车也调用了,也根本不够。

    “将军,张都尉的遗骸找到了……”一个军官策马来到郅都身边说道。

    “带我过去……”郅都深深吸了一口气,灞上军骑都尉张威,是这次战斗汉军方面阵亡的最高级别的军官。

    张威出生名门,他的祖父即是大名鼎鼎的赵王张敖。

    张敖的父亲,即是张耳!

    张氏家族是秦末义军中最为瞩目的家族之一。

    汉室鼎立后,因为张耳的缘故,张敖得以承袭赵王爵位。

    并且因为张耳跟刘邦之间的亲密关系在秦末起义以前,刘邦与张耳就已经惺惺相惜或者说臭味相投了,有野史说,高皇帝微贱之时,曾经滞留张耳家中长达数月,至于两人到底干了些什么,不足为外人道也。

    但,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是高皇帝将自己的爱女,鲁元长公主下嫁给了张敖,并且安排了鲁元长公主之女张嫣和惠帝刘盈之间的婚事。

    并且,哪怕张敖后来卷入了贯高的谋逆案之中,也得到了准许辩解和洗清自己的机会。

    而不是跟韩信啊英布啊韩王信啊彭越一般,直接宣布谋逆处死。

    更重要的即使是如此,张敖也仅仅被贬为宣平侯!

    由此可见这个家族与高帝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君臣关系。

    更像家人一些。

    高帝驾崩后,吕后执政,宣平侯家族盛极一时!

    鲁元长公主的威名,谁不忌惮?

    连齐王刘肥都要跪舔!

    那个时候的宣平张氏,真真是骄傲无比!

    张敖之子张偃,甚至得封鲁元王!

    但吕后一死,诸吕一灭,宣平侯家族也就风吹雨打去。

    鲁元王张偃被贬为南宫侯,这还是看在他姐姐惠帝皇后张嫣的面子上。

    其他张氏子弟,则是杀的杀,流放的流放。

    前两年,当今天子觉得现任南宫侯是个废物,找了个借口,连南宫侯的爵位也罢黩了。

    转而将南宫县封给了先帝的第七女,长沙王的妹妹,唐姬的女儿为汤沐之地。

    但是,不得不说,张氏的祖宗余萌是非常深厚的。

    张敖的第三子信都候张侈,在临死之前,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托付给了其父的老臣,故汉中太守田叔。

    本意是希望,田叔能照看一二。

    但谁知道,今上即位后,非常尊崇和尊敬包括田叔在内的老臣。

    于是,张侈的两个儿子,因此得以准许参军。

    长子张威甚至被放到灞上军之中,而次子张武,则成为了当今天子的贴身侍卫之一。

    但现在,张威却静静的躺在了血海之中。

    郅都走下战车,看着连尸身都有些破碎的张威,感叹了一声,道:“好汉子啊!”

    张威的身上,至少十七处伤口,全部都在正面!

    他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了世人,他没有辱没自己的祖先的威名,也没有让田叔失望。

    只是……

    郅都转过身来,看着左右,道:“传我的将令,从今往后,禁止校尉以上军官冲锋陷阵!”

    张威本来根本是不可能死的。

    但是,他依仗自己八尺身高和一身强壮的力气,每次冲锋都冲在前面。

    于是,他成了匈奴人眼里的眼中钉。

    被上百人舍生忘死的围攻!

    这才是他战死的真正原因!

    像他这样的行为,值得尊敬,但不能提倡!

    国家培养一个合格的都尉容易吗?

    就像张威,他在田叔门下学习二十年,然后入伍,从一个队率做起,做到灞上军的骑都尉,秩比千石的高级武将。

    假如他没有战死在此,那么,未来,未尝不能独领一军,独当一面。

    但他死了。

    田叔公二三十年的教育和栽培,都白费了。

    国家更是损失一位大将!

    而这原本是不必要的!

    此番灞上军和棘门军,队率以上军官,战死接近一半,就是活着的,残疾者也接近了三分之一,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有伤在身。

    棘门军骑都尉王勇,跟是身被十余创。

    就算恢复了,估计也不能再上阵杀敌了。

    郅都是很反对这样子的。

    高级将领,太宝贵!

    尤其是经历这样一场大战的高级将领的经验,尤为珍贵。

    但现在,灞上军和棘门军的两个骑都尉一死一伤。

    队率以上军官,损失惨重。

    甚至可以说,灞上军和棘门军的骑兵建制已经不复存在。

    最少需要三年才能恢复过来。

    而倘若那些军官能活下来,要不了半年,灞上军和棘门军就又能活蹦乱跳的走上战场了。

    “今天,诸君将我军战死者的遗骸尽量清理出来……”郅都对左右的官员吩咐:“明日,吾将亲帅全军将佐,为阵亡将士入殓!吾将亲自上书陛下,请将诸将士遗骸,葬入茂陵!”

    这些英雄值得陪葬帝陵,与天子同在,永享祭祀的荣誉!

    在过去,陪葬帝陵,这是只有高级贵族和两千石以上大臣才有的资格。

    但今上即位后,修改了这条规则。

    今上,准许了大量的义士、英雄,陪葬霸陵和阳陵。

    特别是吴楚之乱中死王事的官吏、士兵,都被准许陪葬阳陵。

    还特地在阳陵之南,背阴之地,为这些官吏、士兵,单独建立了一个陵园。

    这是现在汉家天下百姓心里的最高荣誉。

    陪葬帝陵,不仅仅意味着可以得到国家祭祀,更意味着自己的先人在九泉之下依旧能得到先帝的庇佑!

    更是一种拉近刘氏和天下官吏、百姓之间距离的办法。

    毕竟,皇帝高高在上,寻常人连见都见不得。

    在以往,哪怕你对皇帝再忠心,皇帝也不知道啊。

    而且,对中国的贵族士大夫以及百姓来说,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

    社稷是刘氏的社稷,与多数人,还真是没有什么关系。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但,假如某人的先人,葬在帝陵。

    这就不同了。

    这意味着此人的祖先与先帝同在,这意味着此人既是皇帝的家臣,家兵、家官。

    这意味着,忠臣和义士,不用在担心皇帝不知道你。

    忠臣义士死后,无论高位高低,只要具体事迹被确认,就可陪葬帝陵。

    死后依然追随自己的君王,在九泉之下,辅佐和侍奉。

    上次马邑之战的战死者,就全部被准许入葬茂陵。

    天子亲自参加了战死将士的葬礼,还下诏赐予这些将士每人一件冥器,准许他们在九泉之下,依旧为其臣子。

    同时准许这些人的家族,在他们的灵位上,铭刻上一个‘御’字。

    这极大刺激和鼓舞了汉军的士气。

    此时,郅都将这个事情说出来,也算是一种安慰和告慰。

    将收敛战死者遗骸,同时装殓的事情视察了一遍后,郅都回到汉军大营,等待他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首先就是要接见那些投降的夷狄。

    此战,汉军重创了匈奴两个万骑(休屠部族和须卜氏族),彻底歼灭了当屠氏族的万骑,缴获了当屠氏族的大纛。

    同时逼降了浑邪部族的万骑,另外还有上万夷狄投降。

    这些夷狄,都是先前被驱赶来的炮灰。

    模样有些怪异,既不像匈奴,也不像中国人种。

    据他们所说,他们是被匈奴灭亡的大宛遗民。

    同时,他们跟大夏王国有些关系。

    大宛什么的是哪个犄角疙瘩的夷狄之国?郅都不知道。

    但这大夏就不得了了!

    刘氏遗落在外的亲人啊!

    当今天子甚至说过‘不复大夏,朕妄为人子,愧对先帝及列祖列宗。’这样的话。

    所谓皇帝动动嘴,臣子跑断腿。

    君王的意志,既是大臣的目标!

    所以呢,郅都直接无视了大宛人的样貌,反正,这个事情是天子要去考虑的问题。

    大宛人既然跟大夏有那么一点点关系,那就留下来吧。

    正好汉军也需要大量的免费劳动力。

    至于那浑邪王的投降,倒是有些意思。

    作为汉室高层,郅都当然知道,大鸿胪公孙昆邪这些年一直在致力于说服浑邪部族归汉。

    甚至将此事列为了大鸿胪衙门的重点工作。

    而现在浑邪王降了他郅都。

    “公孙老儿,估计要跳脚了……”郅都在心里笑了一声。

    但公孙昆邪的意见和态度,无足轻重。

    大鸿胪衙门甚至都已经快被排挤出九卿了。

    今天的汉家,武人当政,像大鸿胪这样的衙门,已经可有可无了。

    没看到考举士子宁愿去基层,也不愿意被分配到大鸿胪衙门养老吗?

    所以,郅都也只是一笑,就没有理会公孙昆邪可能的反应了。

    倒是那浑邪王,一见到郅都,就跟见到亲人,当场就跪了下来,叩首拜道:“外臣敬拜上国卫将军,恭问汉天子圣安!”

    此人的表现,郅都并不意外。

    不过,浑邪王的投靠,意味着,汉军在草原上撬动了第一块木板。

    马邑之战中楼烦王的投降,到现在,浑邪王也降了。

    匈奴在幕南的支点已经崩塌了一半。

    甚至可能在诸部族中营造出‘匈奴失其鹿’的假象。

    这对汉军和汉室是极为有力的!

    一个团结的草原,是很难对付的。

    但一个分裂的草原,却是很容易就能击败和控制的。

    当年的秦庭能镇压世界,也跟草原上四分五裂有关。

    所以,郅都对浑邪王表现的非常客气,他扶起浑邪王,说道:“大王客气了,大王率众反正,幡然醒悟,某必定上奏天子,为大王请功!”

    浑邪王立刻就笑出花来了。

    他听说过汉朝是怎么对待自己的狗腿子的事情。

    那个濊人,因为投靠汉朝比较早,现在人人都富的流油,小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

    即使是后来投靠的乌恒人和鲜卑人,小日子也好了起来。

    至于那楼烦王更是据说在汉朝夜夜笙歌,让人好不羡慕!

    这也是浑邪王愿意投降的原因之一。

    汉朝人比匈奴人,对自己的狗腿子大方多了!

    而与此同时,匈奴的帅帐中,气氛却是沉重无比。

    在今日一战中,匈奴人的傲气和骄傲,被汉军打光了,不仅仅打光了,还踩在地上,踩在泥浆里,践踏了一万脚!

    三个本部的万骑出击,这在过去,没有什么敌人能够抵挡。

    但现在……

    须卜氏族的万骑,被打残了。

    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甚至成为了累赘。

    左大将呼衍当屠自己的当屠氏族的万骑,更是全军覆没,仅有数百人逃回来。

    也就只有呼衍氏族的本部万骑毫发无损的回来。

    另外,休屠人被汉军打的就像落水狗,浑邪王干脆投降了。

    加上之前的丘林氏族的战败。

    前前后后,已经有五个万骑载在了汉朝人手里。

    匈奴贵族们都耷拉着脑袋,有些心灰意冷的站在账内。

    仅仅是汉朝的一支偏师,就如此难缠。

    那汉朝的主力呢?那支传说中无敌的不可能战败的‘神骑’呢?

    只要想到汉朝的神骑,失败主义的气氛就弥漫在大帐之内。

    就连最骄傲的匈奴贵族,此刻内心也是满满的挫败感。

    “明日一早,拔营撤军!”呼衍当屠坐在主帅之位,看着那些垂头丧气的贵族们,他的心里面也很不好受。

    此战,他的力量大大受损。

    绝对忠诚于他的当屠氏族全军覆没。

    须卜氏族的万骑也残了。

    可以想象,今年的龙城大会和碲林大会上,他会受到怎样的指责!

    在匈奴,失败就是罪过!

    战败更罪上加罪!

    而他坐拥优势兵力,却在汉朝一支偏师面前丧师辱国,能够活命,都已经是一种奢望了!

    然而,呼衍当屠却依旧不服输。

    他站起来,对着诸部族的首领和本部的贵族们说道:“我们还有高阙可以依凭,在高阙城下,我要把汉朝人血全部放光!”

    听到高阙,其他人才稍微有些生气。

    是的,高阙!

    我们还有高阙!

    汉朝人是绝对不可能攻克高阙的!

    只要高阙还在,我们就没有失败!

    只要守住高阙,汉朝人就不可能在这个草原上停留太久,他们最后肯定不得不撤兵!(未完待续。)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