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六节 安东的狂欢(2)
    薄世一脸苦闷的出现在了安东都护府的正厅。

    他到的时候,护濊军的主要军官,都已经到齐了。

    甚至,人人都已经穿好了甲胄,就等着薄世下令。

    “这都督口风可真紧啊!”一位曾经做过薄世侍卫官的司马悄悄的拉着张起的袖子说道:“差点就被都督瞒过去了!”

    “可不是……”张起砸吧了一下嘴巴,搓了搓手,悄声道:“还好吾等聪慧,听出了都督的言外之意……”

    好巧不巧,这话刚刚好被走进来的薄世听到了。

    薄世一听,脸上的神色精彩极了!

    现在,薄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长安述职的时候,真的接受天子的嘱托?

    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在安东境内传了将近一个月的流言,曾经被都护府衙门三番五次辟谣的谣言,现在,匈奴骑兵兵临安东,甚至可能已经有些斥候进入了安东境内。

    战争已经爆了。

    对薄世来说,现在,好事跟坏事,都是同一件事情。

    那就是匈奴的入侵。

    匈奴入侵,用铁一般的事实,向安东全境百姓军民,证明了‘安东都督确实曾经接到了天子的命令,并且是要求提防匈奴入侵的命令!’

    现在,在事实面前,哪怕薄世有一百张嘴,也根本不可能澄清此事了。

    不管薄世信不信,反正,安东军民是相信了‘都督确实曾经领受过天子命令’。

    好事是,因为流言和谣言在过去一个月,越辟谣,越被人相信。

    所以,安东全境,事实上早就进入了战争状态。

    各加恩封国、屯垦团民兵、游侠组织、正规军以及朝鲜驻军,早就秣兵历马了。

    而安东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

    作为安东都督,薄世真是太清楚不过了!

    安东全境,特别是怀化郡境内,主要的人口,分为三部分。

    第一,就是根据天子颁布的‘屯垦令’分三批移民至此的中国内地无地农民。

    能走完数千里迁徙路途,来到这个塞外蛮荒之地屯垦的百姓,自然不可能是什么老弱。

    统统俱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平均年龄不过二十来岁。

    过去数年,这些年轻人在屯垦团的组织下,平时除了耕作就是训练。

    各屯垦团的教官和校尉,都是汉军的退役将官。

    他们的训练和组织以及装备,完全就是按照汉军的郡兵甚至某些屯垦团的装备根本就是汉军主力野战兵团淘汰置换下来的旧兵器。

    而胆子特别大的某些家伙甚至连野战兵团里的现役装备也送了过来!

    所以,他们既是民,但同时也是兵。

    他们跟汉军各个军团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荣辱一体了!

    没看到最近两三年,各个屯垦团都在向汉军输送正卒吗?

    换句话说,这些屯垦团,与其说是民兵,倒不如说披着民兵马甲的正规军。

    稍微有些规模屯垦团,随便哪个打开他们的武库,满满的都是刀枪剑戟和弓弩箭矢。

    甚至,某些大型屯垦团,甚至储备了足够打一场万人规模的战争的全部武器装备!

    而这些屯垦团,现在在怀化郡境内,共有二十余个,总移民数量多达三十万!

    在扣除掉妇孺后,起码还有十几万青壮。

    哪怕是五丁抽一,也轻轻松松能随时编组出一个五万人规模的全副武装的精锐军队!

    而怀化郡的第二部分人口,由怀抱着财梦,从五湖四海,自带干粮来到此地的‘英雄好汉’。还有那些闻着财富的味道,从天下蜂拥而至的商贾豪强。

    这些人的数量是多少?

    薄世知道,仅仅是登记在册的,就足足有十几万了!

    没有登记的黑户还不知道有多少!

    而这些人,可没有一个是善类。

    游侠儿们在野外劫剪,行剽,那都是日常。

    商贾们也不赖,都有着带械护卫,甚至某些商贾完全就是披着商贾皮的强盗。

    随时随地,只要有机会就可以立刻转职。

    护濊军去年一年,就在商路两侧挂了三百多个脑袋。

    其中有一半,就是企图转职的商贾的脑袋……

    薄世对这些家伙也是无可奈何。

    只能是一面用铁血镇压,一面通过分化瓦解,避免他们捅出什么大篓子。

    而这些人有多可怕呢?

    薄世记得,去年的时候,少府派驻在安东的盐铁官曾经告诉他——仅怀化郡一年,就卖出了过十万柄各种武器,包括长刀、剑、戈、弓……

    而这些武器,绝大部分都是被游侠们买走的……

    可以想象一下,十几万身强力壮,手持利器,身强力壮又从来不肯安分的家伙一旦聚集在一起,有多么可怕!

    连薄世都常常做噩梦梦到这些家伙造反……

    至于这第三部分,则是由汉军军属以及军人还有归化的濊人组成。

    总数有将近三四十万!

    而这些人是薄世最放心的。

    也是维持安东秩序的主体!

    其中,护濊军更是一个完全按照汉军现役野战兵团打造的主力。

    全军上下的装备,都是向汉军的五大主力看齐的

    反正,军费和维持费用,有人赞助,所以,护濊军的装备,几乎都能赶上细柳营了!

    护濊军甚至还捞到了一个一千骑的胸甲编制!

    正是这支可怕的军团,镇压在此。

    才能让那些游侠儿们乖乖低头当孙子,才能让鲜卑和乌恒,乖乖的跪下来当狗腿子。

    换句话说,匈奴人根本就是一头撞上了一块铁板。

    安东这地方,根本不是寻常的汉家郡县。

    这里就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凶地!

    别说怀化郡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在准备怎么应对匈奴入侵了。

    就算没有准备,匈奴人撞上来,也是跟一个人独自跑进了狼窝差不多。

    除了被撕成碎片外,薄世都想不出匈奴人还有什么其他下场。

    但是……

    这也是薄世的苦恼之处。

    他望着那些满脸一副‘都督你瞒得我好苦’或者干脆就是‘都督快下令吧!’的军官们。

    薄世的心里面,真是满满的都是苦啊!

    若,天子真的曾经给他下过命令,那他此刻,肯定是兴高采烈的布置作战任务。

    但问题是并没有。

    这就使得他这个安东都督陷入了困境。

    他现在既不敢承认‘天子确实嘱托过本官……’,但也不敢否认。

    甚至,他连装糊涂都不敢!

    道理很简单。

    因为此事,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事件,而且是极为麻烦的政治事件!

    当今天子,天下公认,君权天授,自证天命!

    他别说预言匈奴入寇,就是预言匈奴马上灭亡,人们也会笃信不疑。

    这也是过去一个月,安东各地‘匈奴要入寇’的流言越传越凶的关键,甚至,展到了都护府越辟谣,人们越相信的地步。

    可问题偏偏就是天子并没有交代过他任何事情。

    这匈奴就入寇了……

    假如他敢承认‘天子确实曾经下过诏命’。

    好吧,这个事情一旦传回长安。

    矫诏之罪,就自动安到了他薄某人头上。

    薄世可还记得自己的伯祖父郅候薄昭是怎么死的。

    就是矫诏!

    但他要是否认……

    呵呵,先,大家肯定不会信。

    其次,传回长安,传到天子耳朵里。

    他这个安东都督也就做到头了。

    甚至,前途也差不多没有了。

    身为臣子,你居然不维护君父的形象,反而口出狂言?

    你的心里还有没有君父?

    乱臣贼子!

    人人皆可得而诛之!

    至于含糊其辞,那就更可怕了!

    身为封疆大吏,代天牧治安东三千里山河的都护府都督,天子外戚,这么点担当都没有,畏畏尾,成何体统?

    回家种田,必然会成为他的下场!

    盯着安东都护府都督这个位置的勋贵,可不知道有多少!

    旁的不说,据说,故大将军魏其候窦婴,就曾经主动请缨,请求来安东‘锻炼锻炼’。

    所以,此时,薄世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苦着一张脸,走上主帅之位,看着诸将,咳嗽了一声,几乎是心里滴血一样的说道:“诸君都来了,这就好……”

    他把心一横,说道:“诸君,现在都已经知道了,圣天子明见万里,生而神圣,匈奴跳梁小丑,自以为得计,殊不知,尽在陛下瓮中!”

    他带头朝长安方向叩拜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将官连忙跟着跪下来,欢天喜地的拜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家都是高兴不已,纷纷在心里想道:“圣天子果然是神人,匈奴计出,立刻就已经知晓!三王五帝,也是不如!此战我军必胜!”

    胜利,就等于可以割级,割了级,就能加官进爵,封妻萌子,甚至封侯拜相!

    这前途简直就是一片光明!

    唯有薄世脸色都有些苍白,他的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因为他知道,他在拿自己的小命赌博。

    这个事情,虽然传到长安,天子肯定会认可和承认。

    但私底下谁知道天子会怎么想?

    刘氏可是最忌讳臣子假传圣旨的!

    更何况,矫诏这种事情,只要做了,那么,哪怕你是为皇帝好。

    但皇帝也不一定会那么觉得!

    从本质上来说,矫诏这种事情,其实就是窃君之权。

    一般情况下,谁会喜欢一个偷家里东西的下人?

    即使主人不将这个窃取自己财物的小偷打死,恐怕以后也不会再相信了……

    因为有前科了啊!

    但薄世没得选择。

    其他两个选择,导致的结果,可能会比矫诏还差!

    薄世只能祈祷,天子能理解自己的苦衷,明白自己是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出于维护君父的目的,不得已才做出的这股事情。

    “诸君……立刻回去晓瑜全军:匈奴贼子,竟敢犯我安东?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正是我等报效君父厚恩之时!全军将佐,当努力杀敌,以深入多杀为上,不可令胡马践我安东之土!”薄世勉强提起一些气力,下达命令。

    “诺!”将官们等的就是这个命令,纷纷欢天喜地的领命而去。

    当天,整个新化城,都陷入了沸腾。

    游侠们几乎将安东都护府衙门都给堵了。

    无数的游侠巨头,带着自己的小弟们,长跪在都护府衙门之前,只求‘都督给我等草民一个报效君父的机会’。

    许多人甚至声称‘当次大敌入寇之际,愿做大军走牛马,即便只是转输粮草……’

    薄世当然知道,这些家伙打着的算盘是什么?

    无非就是,想搭车捞一笔军功罢了。

    若有可能,薄世是不愿意带他们的。

    但问题是,不带不行。

    这些家伙,可不是善类。

    你要不带他们玩,他们很可能会捣蛋!

    况且,人家拳拳报效君父之心,怎么能寒?

    没有办法,薄世只好答应,全部收下他们。

    这既是为了稳定后方,免得这些渣渣心里面不痛苦,就在后方闹事。

    同时也是这些家伙投军,都是自带干粮、武器甚至甲胄的。

    免费的打手,薄世当然喜欢!

    而游侠们得到了答复后,立刻就欢天喜地的回家,准备随军出征。

    于是,在第二天的时候,薄世在新华城外的军营里,就看到足足七千多自备了各种各样的武器和甲胄的‘军队’。

    说是军队,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这些游侠儿们,既没有组织,也没有纪律,站在一起,只能是勉强维持了队列,但却跟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这让薄世有些摇头。

    但没关系,汉家对于怎么驯服这些从军的游侠,早就有经验了。

    薄世任命了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护濊军左校尉张起为护濊军别部司马,让张起带着自己的部下,来管理和约束这些游侠。

    具体就是将那些不听话的刺头,喜欢蹦跶的家伙们,统统丢去后勤辎重部队。

    上阵杀敌什么的,就不需要他们了。

    帮着运粮吧!

    至于那些可堪一用的,则编组成军,作为摇旗呐喊的酱油众。

    一般阵战,是不需要他们上场的,他们在旁边摇旗呐喊就可以了。

    最多就是追击的时候,或者打扫的战场的时候,让他们上去露露脸。

    等这场战争结束,再把这些人里的可造之才,选入军中。

    而游侠们对此也很清楚。

    但他们依然是兴奋不已,乐此不彼。

    作为游侠,他们很清楚,这是他们改变自己人生命运的机会。

    只要抓住了,就可以将自己洗白。

    若是万一能立下军功,那就直接可以光宗耀祖,光明正大的回家乡装逼了。(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