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七节 汉朝人太可怕了(1)
    且之站在一个山岗上,远眺着白雪茫茫的大地。

    冬天的安东,确实不是一个舒服的季节。

    白天还好,但一到了晚上,气温就下降的厉害,甚至,哪怕是披着厚厚的衣服,只要出外就可能被冻死。

    不过,这对且之和他的部族骑兵来说,并不存在什么障碍。

    呼揭部族数十年来,一直生活在白雪皑皑的金山脚下。

    金山的冬天,可比此地还寒冷!

    而呼揭人早已经适应和习惯了在这样的寒冷气候下生活、迁徙乃至于作战。

    这也是呼揭敢来此地的依仗!

    倒是,那些被他裹胁来的部族,纷纷苦不堪言。

    这极北之地的严寒气候,在过去两天,让那些部族有数百人被冻死。

    但,这与且之没有任何关系。

    “前面就是汉朝的崇化城吗?”且之问着一个跪在他脚下的战俘,那是一个鲜卑人,甚至还留着鲜卑人传统的髡头,而不是跟今天的其他鲜卑族人一样束带冠。

    “回禀伟大的屠奢,那就是汉朝西北都尉的治所崇化城……”这个战俘磕着头说道:“卑贱的鲜卑王,带着他的部族,就逃到了那里!”

    且之闻言,不置可否。

    鲜卑人看到匈奴骑兵就跑。

    这一点也不意外。

    毕竟,对游牧民来说,匈奴就是猛虎,就是恶魔。

    根本没有人敢在匈奴骑兵面前抵抗。

    当初,单于派出一个使者,就让鲜卑人杀了自己的领,将脑袋送去汉朝。即使如此,鲜卑全族还要感恩戴德,谢单于不灭族之恩!

    只是……

    且之望着前方汉朝城外那连绵不绝的营寨,心里面有些胆战心惊。

    这不对劲!

    哪怕鲜卑人逃到汉朝的这个城市,汉朝人也不该有这么多军队在此。

    就好像……

    汉朝人早就知道自己会来,早就派了重兵在此一般。

    哪怕且之数学不是很好,但通过对帐篷和炊烟的估算,他也估算出了,此地起码至少有两三万的军队!

    这让且之莫名的胆战心惊起来。

    但随之,对于自己部族骑兵战斗力的自信,又让且之肆无忌惮起来。

    呼揭骑兵,生于金山,长于杀戮,每一个呼揭男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走上杀戮的道路。

    塞人、康居人、西域诸国的盗匪,都是他们的敌人。

    在金山脚下长大的呼揭骑兵,也没有对汉朝的畏惧之心。

    在且之看来,自己的秀支(军队)足足有两三万之多,而且俱是骑兵。

    区区一个汉朝的城市,三两万乌合之众,一个冲锋就能吓得这些汉朝人屁滚尿流的逃跑。

    然后,强大的呼揭骑兵就可以尖啸着追杀他们。

    将他们杀死在雪地上,砍下脑袋,插到木桩上。

    再劫掠和洗劫他们的城市和村寨,掠夺他们的牲畜、粮食、布帛以及财富,****他们的妻女,在汉朝人恐惧的神情中,将他们所珍视和保护的一切美好撕碎。

    就像呼揭人多次入侵金山对面的康居王国一般!

    用血与火,让汉朝人产生恐惧和害怕!

    这样想着,且之就自信满满起来。

    他一扬马鞭,道:“秀支们,打进汉朝,杀光汉朝人,抢光他们的城市!”

    “万岁!”呼揭骑兵们疯狂的大叫着。

    汉朝啊,这可是汉朝啊!

    传说中富庶十倍于西域,人口百倍的强国。

    而此地,更是据说遍地黄金,家家户户,满仓米麦的富裕之地!

    只要杀进去了,那么人人都能暴富!

    …………………………

    而与此同时,陈嬌和陈须,这两个兄弟也站在崇化城城头远眺着远方的匈奴骑兵。

    “起码有两三万骑兵……”陈嬌舔了舔嘴唇,对自己的大哥说道:“大兄,我们得抓紧时间,做好部署了,不然,可就要连汤都喝不到了!”

    陈须心有同感的点点头。

    在匈奴骑兵入寇的消息传开后,整个安东都陷入了沸腾。

    诸屯垦团、各列侯封国以及游侠、驻军都纷纷朝着边境云集而来。

    一支支全副武装的民兵,雄赳赳气昂昂的驰援而来。

    游侠们自带兵器甲具,结伴而至。

    单单是昨天到现在,这崇化城外,就已经有过两万援军抵达。

    而安东都督薄世统帅的护濊军,也在星夜赶来。

    要不是冬天的雪地,行军困难,恐怕要不了几天,这崇化城就可能要云集十万以上的军队了。

    即使如此,陈嬌陈须兄弟觉得,要不了多久,此地的军队就可能过五万。

    这还没计算那些没有编制,纯粹自带干粮的‘英雄好汉’们和逃亡而来的鲜卑人。

    想到鲜卑人,陈嬌也是撇了撇嘴。

    鲜卑和乌恒,现在都属于臣服汉室,但却并未直接纳入汉室体系的羁绊部族。

    自然,鲜卑人的战斗力,也是差的可以。

    现在,陈嬌和陈须任意一人的军队,都足可横扫鲜卑和乌恒。

    “阿弟说的不错!”陈须道:“是得抓紧时间了……不过,吾等还是得等都督到来,才好作战!”

    现在,崇化城外的屯垦团民兵还有自带干粮的英雄豪杰们,以陈嬌和陈须两人的身份地位,压是压得住,但想要指挥他们?门都没有!

    说到底,还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和资历不够。

    不能服众!

    这些山头,或许会尊重两位国舅爷,但却不会服从两位国舅爷的指挥。

    所以,陈嬌和陈须都只能等着安东都督薄世到来。

    作为都护府的都督,薄世是完全有资格也有能力,统一指挥和安排所有部队。

    “都督大约后天就能抵达……”陈嬌说道:“在都督抵达之前,大兄,你我的骑兵,应该做好作战准备!”

    “不然的话……”陈嬌望着东方:“刘明就要来摘桃子了!”

    以陈嬌掌握的情报,在前天,当匈奴人入寇的情报传到朝鲜后,朝鲜君刘明的中尉韩安国,就已经率领一万步骑,渡过呗水,朝着崇化城狂飙。

    对于韩安国,陈嬌是很了解的。

    这个曾经的梁国将军,现任的朝鲜中尉,可是有着一颗想要建功立业的心。

    他必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兄弟两正说话间,远方的匈奴骑兵,却动了起来。

    大约有三千多骑,越过边墙,向着崇化城外的营寨处杀了过去。

    陈嬌看了,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匈奴人疯了吗?居然主动去捅马蜂窝,这下完蛋了!”

    陈须也是一捂额头说道:“蠢货!死定了!”

    别人不知道这城外的营帐里住的是些什么人,陈嬌陈须兄弟太清楚不过了。

    这些年,作为西北都尉和西部都尉,这两位纨绔子可没少跟屯垦团打过交道。

    对于屯垦团的战力,这两兄弟是有着极为清晰的认知的!

    屯垦团里面,可是卧虎藏龙啊!

    像是细柳营、虎贲卫和羽林卫这样的屯垦团里,甚至还有马邑之战中的功勋大将坐镇!

    别说是匈奴人了,陈嬌陈须兄弟也不敢轻易招惹!

    而现在在城外的这些营帐之中的屯垦民团,基本上就是汉家目前最强大的那几个屯垦团。

    陈嬌甚至还记得昨天这些家伙抵达崇化城时的场景!

    这些屯垦团的气势和装备,可都是不亚于汉军主力兵团的!

    一个很明显的证据就是,去年,虎贲卫和羽林卫来到安东拣选兵源。

    虎贲卫屯垦团,有四百余人被选走,羽林卫屯垦团也有差不多三百人被选走。

    而这两个汉家王牌军团选拔士兵,向来就是极为严格,几乎可以说得上百里挑一了。

    由此可见,这两个屯垦团的厉害!

    他们完全就是虎贲卫和羽林卫的后备军团!

    可怕的怪物!

    曾经有一伙百余人的游侠团伙不开眼,去招惹一队大约二十人在巡逻的虎贲卫屯垦团民兵。

    结果,那伙游侠被二十人的民兵队伍揍的妈妈都不认识!

    ………………………………

    但呼揭人怎么知道?

    他们还沉浸在自己在金山脚下吊打康居人的辉煌历史中。

    在呼揭骑兵的印象里。

    步兵这种生物,一千骑就足以吊打数千人!

    然而,当这些呼揭骑兵冲过汉家边墙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支过六千人,全副武装,严正以待的厚实军阵。

    这些士兵人人都穿着一套轻甲,这种轻甲是用鲸鱼皮硝制后制成的。

    但这种轻甲与汉军的主力部队装备的轻甲不同。

    它更粗糙,也更薄。

    而且从做工上来看,完全是手工缝制起来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屯垦团也只是屯垦团而已。

    能够拥有武器已经很不错。

    但,昂贵的战甲,就不是屯垦团的民兵所可以从朝廷争取到的。

    没有办法,各个屯垦团都只能自己想办法,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地取材。

    后来,棘门军屯垦团的校尉刀间,从濊人祖传的鱼皮甲上得到了灵感。

    濊人的鱼皮甲,是濊人过去的标志性甲胄,这种将鱼皮缝制成衣服的技术,曾经解决了濊人的穿衣问题,也给濊人提供了一定的防护。

    等到濊人归汉,这种祖传的技艺就被束之高楼了。

    甚至连祭祖都没有了用处——对现在的濊人来说,祭祖就该用黄金和宝石啊,将它们奉献给少皋先祖。

    刀间也是偶然间从沧海君金信那里看到了一副被珍藏的鱼皮甲。

    然后就灵机一动,向濊人讨要了此甲的技术。

    然后,刀间又请来能工巧匠,在濊人的鱼皮甲的基础上进行改进。

    于是就有了现在盛行于各个屯垦团的轻甲。

    这种轻甲,与濊人用鱼皮为甲的思路相同,只不过,将鱼皮换成了鲸鱼皮。

    反正,鲸鱼皮,陈嬌那里有的是,而且,价格便宜的不像话,一整张鲸鱼皮也才不过几千钱……

    在刀间带头,将这种轻甲装备了棘门军屯垦团后,其他屯垦团纷纷跟风。

    实在是这种轻甲好处太多了。

    先这种轻甲廉价简单易得,而且防御力还不错。

    粗糙的鲸鱼皮在晒干后,经过硝制,足以抵御一些普通的箭矢伤害,还可以防御青铜刀具。

    最起码,一刀是砍不破的。

    这就够了!

    其次,就是这种轻甲,哪怕损坏了,也不要紧,缝缝补补,又可以使用!

    而在前排,上千名民兵,井然而立!

    每一个民兵手里拿的武器,赫然是一柄柄八尺长的陌刀。

    当然,跟汉军主力军团装备的陌刀肯定不是同一种兵器。

    这种民兵用陌刀,材质很简单。

    就是一个两尺长的刀身加上六尺长的刀柄。

    刀身的材料用的是廉价的生铁,而且还是少府生产农具的边角料,锋利性和杀伤力,自然是远远不如主力兵团使用的陌刀。

    就连刀柄,也是就地取材,从附近的原始森林砍伐的松木制成。

    没有握槽,跟没有接受过什么实用性实验。

    简而意之,这就是汉家陌刀三个版本里最廉价的‘平民版’。

    但因为廉价——最贵的就是刀身了,大约价值五百钱左右。

    其他的材料,统统是免费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重量。

    这种陌刀,比起汉军主力装备的陌刀,要轻至少三分之一!

    汉军现役陌刀,一般重达四五十斤(约15公斤)。

    但这种猴版陌刀,却因为材质的关系,最多不过三十斤!

    减下来的这一二十斤的重量,使得这种陌刀基本上,正常的成年男子都可以使用。

    虽然说,这些陌刀是猴版。

    但,终究是陌刀。

    而且,肯定是可以杀人的!

    更何况,拿着这些陌刀的民兵,来自于虎贲卫屯垦团。

    其中甚至有好几百人,已经被虎贲卫注意到了,可能今年或许明年,就会踏上前往长安,入宿未央宫的光荣道路!

    而在虎贲卫的两侧,是羽林卫屯垦团的骑兵。

    跟虎贲卫屯垦团一般,这些骑兵也同样属于未来的羽林卫种子。

    其中,不乏有胸甲种子。

    而细柳营和棘门军、飞狐军的屯垦团民兵,则持着长弓劲弩,站立在后。

    这些屯垦团的民兵,每一个都至少接受过三年以上的军事训练,无论是纪律性还是组织性,都已经不亚于一般的汉军军队。

    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战意沸腾,人人士气高涨。

    刀间站在一队弓弩兵之中,望着远方不可一世的冲过来的匈奴骑兵。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此战,就是我刀间名扬天下,彻底翻身的一战!”

    在他身后,数百位手持着一种奇怪巨弩的士兵,半跪在地。(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