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九节 汉朝人太可怕了(3)
    “小心是大黄弩!”领头的呼揭贵族看着那数十个倒地惨嚎的倒霉蛋,吓得亡魂大冒。

    大黄弩的威名,哪怕是远在金山的呼揭人也是如雷贯耳!

    这种汉朝的可怕利器,就是死神的低语,就是不可名状的恐怖!

    远的射程,极具毁灭性的杀伤力和强大的贯穿动能,足以让每一个知晓它威名的匈奴人忌惮不已!

    尤其是贵族!

    在马邑之战前,汉匈数十年的大战中,过八成的渠帅以上贵族军官,都是死在这种可怕的武器之下。

    甚至曾经有单于庭的大当户,倒毙于汉朝大黄弩的猎杀之下。

    那个大当户死的很惨!

    整个脑袋都被弩箭削掉一半,可怕的动能甚至带着他的半边脑袋,飞出了数步之远!

    从那以后,匈奴的高级贵族就再不敢在汉军阵列之前露面,总是处于严格的保护中。

    但,即使如此。

    依然有很多人中招。

    只要一个疏忽被汉朝射手抓到,立刻就会招致致命的远程猎杀!

    对匈奴人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恐怕就是这种顶尖的武器,制造复杂、使用困难,造价昂贵。

    所以,整个汉室仅有不过数百柄。

    而能使用大黄弩的大力士,也从来没有过三百之数!

    但是……

    在此地,在这白雪皑皑的极北极东之地。

    这汉朝的大黄弩射手怎么这么多?

    仿佛好像汉朝人将全国的大黄弩射手都集中到了一起一般!

    想到这里,那个呼揭贵族就脸色煞白,几乎想要掉头就跑。

    开什么玩笑?!!!

    汉朝的大黄弩射手,每一个都是国宝!每一个都是足可以一当十的猛将!

    他们臂力达,几乎人人都能做到扛举数百斤重的大鼎,一拳下去,能把人的脑浆迸裂!

    曾经有匈奴骑兵围攻一个落单的汉朝大黄弩射手,结果那人只带着数十步卒,就杀死杀伤了上百骑兵,最后,匈奴人不得不派出射雕者与之对战。

    结果,先后派出的三个射雕者,都被那个汉朝大黄弩射手杀死。

    最后,没有办法,匈奴人只能撕破脸皮不要,动了数百骑围攻,才将那个可怕的敌人磨死!

    而从中箭者的数量判断,方才至少有四百名大黄弩射手在齐射!

    四百个足可力拔千斤的大力士?

    恐怕,他们光是站起来,将体型展示出来,就可以吓坏很多人了!

    更别提,这些可怕的射手,一般情况下,是根本不会跟人肉搏的。

    他们最喜欢的就是隔着数百步的距离,逐一点杀匈奴贵族。

    任何冒头的贵族都会被射死!

    想到这里,带队的呼揭贵族立刻就将自己头上戴着的贵族毡帽丢掉——天知道,这个毡帽会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从而给汉朝射手提供线索?

    而不止贵族们被吓坏了。

    其他呼揭骑兵,也被吓傻了。

    在这些呼揭骑兵看来,方才的打击,就跟天罚一般!

    除了老天爷和鬼神,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力量,可以隔着一百五十多步取人性命?

    但,就在他们疑神疑鬼,举步不前时。

    神臂弓再次进行一次齐射。

    这一次,由于呼揭人呆的缘故,命中率提高了至少三成。

    足足有一两百个呼揭人被射落下马。

    “该死!!!”带队的呼揭贵族暴怒不已:“冲!冲过去,杀死这些卑鄙的汉朝人!”

    他已经不敢在任由自己的军队停留在这个距离上了。

    不然的话,汉朝的大黄弩射手,会一个一个的点杀。

    虽然还不清楚,为何此地会有如此多的大黄弩射手。

    但,直觉告诉他,假如再停留下去,恐怕,自己的军队连汉朝人的衣袖子都摸不到就要被一个个射死!

    …………………………

    在汉军阵中,当神臂弓射手们完成了第三次齐射后。

    只听到一声声咔嚓的声音响起。

    刀间一听,顿时脸色尴尬起来。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神臂弓是试验品的缘故。

    这些试验品,存在许多设计缺陷,其中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它的零件很容易在强大的拉力和压力下磨损。

    要知道,为了将弩箭射出两百步,还能有杀伤力。

    这种可怕的武器,最高可以做到像大黄弩那样,蓄力十石之多。

    十石的力量,相当于千斤之力。

    一般的零件,很容易就会在这样的力量下断裂。

    好在,在设计之初,墨苑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刀间手里有大量的备用零件!

    一般来说,只要弓弦不断,弓身不损,这些可怕的武器,就可以持续保持威慑。

    只是,换零件总是需要时间的。

    等神臂弓的射手们将自己的弩机损坏的零件拆卸下来,装上备用零件,重新组装起来时,呼揭骑兵也已经近在眼前了。

    ………………………

    呼揭骑兵跟其他匈奴骑兵相比,他们的作战方式更野蛮!

    这支可怕的野蛮骑兵,依旧保持了他们的祖先的原始作战方式。

    因为没有马镫和马鞍,他们无法在马背上解放自己的双手。

    而且,由于是跨骑在裸马之上,所以,哪怕即使是很轻微的冲击,都足以让骑手失去平衡,而从马背上掉落下来。

    所以,呼揭骑兵一直以来,使得的就是最古老的骑兵战术:利用战马的高,进行冲撞。

    一旦撞开敌人的阵列,既下马与敌人白刃交战。

    在几百年前,这种战术风靡全球。

    亚历山大大帝和胜利王都使用过这个战术。

    不过现在嘛……

    “这些匈奴人疯了吗?”前排的虎贲卫屯垦团校尉喃喃自语两声:“他们这是在自杀!”

    这种古老的骑兵战术,早在二十几年前,匈奴人就再也不敢在严正以待的汉军军阵面前使用。

    因为,他们曾经用这个战术,在汉军面前吃过大亏。

    太宗孝文皇帝二年,丞相颍阴懿候灌婴,率步骑八万两千人北上收复河南地。

    一路逆推了匈奴右贤王的多个主力万骑,使匈奴损失惨重。

    从那以后,就再未有匈奴骑兵敢在汉军面前这样冲锋!

    因为那跟找死没有区别。

    灌婴只用了一个简单的战术变动,就使得匈奴人在汉军面前屡战屡败,一路溃不成军。

    灌婴的做法很简单。

    他将过去汉军将骑兵放在正面,改成放在两翼,同时在自己正面的摆上一个厚实的长戟军阵。

    匈奴骑兵倘若傻乎乎的冲过来,那就利用这些家伙在马背上不稳定的劣势,将他们挑落下马。

    同时,利用长戟重步兵坚固的防御,消耗他们的体力,等到匈奴骑兵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两翼的汉军轻骑趁机杀出。

    利用这个战法,汉军完成了收复河南地,筑城云中城的历史使命。

    更彻底的清除了盘踞在长城之内的匈奴势力。

    而自那一战后,汉军就再没有遇到过这么傻,这么天真的匈奴骑兵了。

    很多匈奴部族,都因为那一战的教训实在太过深刻,所以摒弃了那一套古老的战术,转而开出了针对汉军重步兵的各种全新战法。

    矛与盾的较量才再次回到原点。

    而在今天,在这白雪皑皑的安东边墙,居然再次看到了二十几年前就已经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骑兵和骑兵战术。

    这不仅仅让汉军的军官们目瞪口呆。

    即使是汉军的民兵,也都吓了一跳。

    这种老古董骑兵,不是早就被淘汰了吗?

    现在的匈奴骑兵,不是早就不玩这一套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心里面疑惑不已,但前排的民兵还是跟随着自己的长官,按照训练中的要求,紧紧的抓住粗糙带刺的刀柄,然后就迎上了匈奴骑兵的冲击。

    ……………………………………

    “这就是一场屠杀……”站在崇化城头上,眺望战场的陈嬌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这些匈奴人似乎还活在三十年前,甚至还活在平城之战的时代里!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种垃圾一样的傻瓜战术,早就已经被汉军全方位的破解和吊打了吗?

    “这是哪来的逗逼?”就连陈须也忍不住说道:“若这些入寇的匈奴人都是这样傻,恐怕不需要等都督来了……”

    陈嬌也点点头,道:“确实!”

    陈嬌和陈须这些年在安东可不是白呆的。

    至少,他们起码也能够纸上谈兵了。

    这也很自然。

    安东这里,没有廷尉的耳目,也没有御史的关注。

    一切都遵循着拳头最大的真理。

    没有几把刷子的家伙,哪怕身份地位再高,会可能被下面的骄兵悍将架空。

    想要坐稳这西北都尉和西部都尉的位置,哪怕是国舅爷,也需要花心思去学习和深造!

    而实践,永远是最能磨砺一个人的手腕和眼光的。

    眼前的事情,用着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这些匈奴人,还真的是活在三十年前的世界。

    呆板的战术,傻瓜一样的冲锋,还有仿佛赶着送上门来送死一样的冲击。

    哪怕是陈嬌和陈须是站在城头上,也能清楚的看到,无数的匈奴骑兵,在冲到汉军阵列之前的时候,就被前排的汉军陌刀或斩落下马,或因为躲避陌刀的攻击而失去平衡掉落下马。

    而在陌刀兵的身后,汉军千弩齐,不断的射向这些匈奴骑兵。

    一时间,战场上人扬马嘶。

    这些匈奴骑兵,在短时间内就遭遇了可怕的重创!

    只能说是,他们还活在三十年前,但他们面对的对手,却是未来的军队。

    两者之间不仅仅在装备上存在了天地一般的鸿沟。

    在战术上更是被汉军的屯垦团民兵远远的拉下。

    屯垦团的民兵们,几乎就跟吊打一样,轻轻松松的就让这些匈奴骑兵就像掉入了泥泞的沼泽之中一般,根本挣脱不开。

    更可怕的是,两翼的汉军骑兵,已经拔出了自己的马刀,准备冲锋了。

    “他们完蛋了……”陈嬌说道。

    而跟在陈嬌陈须兄弟身后的鲜卑王丘可具和乌恒王槐里则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怕的,恐怖的,号称无敌的匈奴骑兵,被汉朝人的民兵,打的落花流水,甚至毫无反抗能力。

    “这就是汉朝的民兵?”槐里喃喃自语:“太可怕了!”

    丘可具更是庆幸不已,自己当初跪舔的及时。

    不然的话,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是一具枯骨了。

    而且,汉朝的民兵就已经如此厉害了。

    那正规军呢?那传说中的野战兵团呢?那可怕的神骑呢?

    岂不是要上天的节奏了?

    这样想着,丘可具就跪下来,对陈嬌说道:“都尉,请下令吧!奴才愿意为都尉去将那些匈奴人的脑袋割下来!”

    乌恒王槐里也立刻跟着跪下来献媚说道:“乌恒愿意立刻动全族所有骑兵,封堵这些匈奴贼子的退路,不让一个贼子逃回去!”

    乌恒人因为他们的传统祖庭不在匈奴骑兵的进军路线上,所以依然有着一定的实力。

    本来,乌恒王只是随便来汉朝这边看看情况的。

    但现在,匈奴人连汉朝的民兵都不是对手。

    那他们肯定要败亡了。

    对游牧民来说,雪中送炭这种事情是很少见的。

    但落井下石,却几乎是所有游牧民共同的天赋!

    更何况,对乌恒人来说,匈奴就是他们的世仇和敌人!

    与鲜卑不同,乌恒部族是由东胡参与的本部贵族组成的,他们世代都有教训,都有教育自己的人民,勿忘灭国之恨。

    论起打匈奴的劲头,乌恒跟小月氏都属于那种只要喊一声,绝对愿意自带干粮帮忙作战的部族!

    陈嬌看了看远方的战场——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

    列在两翼的骑兵,分别是来自于细柳营屯垦团和羽林卫屯垦团的骑兵。

    他们接受的是最正规的汉军训练,甚至使用的都是现役的汉军野战骑兵标配装备。

    据说连护濊军的骑兵,在与他们演练后,也自愧不如,认为这两支骑兵已经拥有了可以充当汉军主力的箭头的资格。

    当这两支骑兵起攻击后,已经被汉军步兵搞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匈奴骑兵,基本上已经没有挣扎的余力了。

    关键就看他们能逃回去多少?

    倒是乌恒王的提议,让陈嬌更感兴趣一些。

    若能封堵住这些匈奴人的退路,将他们全部留在安东……

    那……

    三万多个人头,就像魔鬼的低语,让陈嬌根本把持不住。(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