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九十二节 且之的条件
    当薄世来到崇化城时,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京观矗立在崇化城外的雪原上。

    “飞狐军这传统……”薄世挠了挠头,当年令勉将军给飞狐军留下的这个传统,居然被屯垦团都继承了。

    铸造京观这种本来血淋淋的残酷之事,居然还被他们玩出了艺术的高度。

    每一个头颅的摆放和堆砌都体现出了美感……

    只能说,现在的屯垦团跟军方之间的联系太紧密了。

    若非此地是安东的怀化郡,恐怕,天下的士大夫都要坐立不安了。

    望着那个巨大的京观,薄世直接带兵进入了崇化城。

    入城之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召集各屯垦团的校尉和在此地的汉军高级军官开会。

    这个会开完后,薄世一脸的黑线。

    “这匈奴,居然被屯垦团的民兵打的抱头鼠窜?”薄世有些不敢相信。

    但事实摆在眼前,城外那个巨大的京观,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最开始,薄世还以为,那个京观是由陈嬌陈须兄弟配合屯垦团的民兵共同打下来的。

    但现在……

    “怎么如此之弱……”薄世摇了摇头。

    这入寇的匈奴骑兵,被一帮民兵打退了。

    薄世不清楚,是汉室太强了,还是匈奴太弱了。

    但这个事情,总透露着许多的不解之处。

    对于匈奴骑兵,薄世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马邑之战证明了,先进的装备,可以毫无压力的吊打落后一方。

    特别是当装备存在代差的时候。

    但,一帮民兵,击溃数千骑匈奴骑兵,这个事情,还是让薄世有些感觉难以相信。

    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长安写报告了!

    难道他要告诉天子和朝臣:当今幸甚,圣主临朝,用威行武,布德四海,匈奴蟊贼不敬陛下,大胆犯我安东,义民xxx等,奋勇抵抗,斩xxx……

    这置汉家的野战主力军团于何地?

    但他又不敢不如实报告。

    更让薄世难以接受的是:数以千计的游侠,居然就打了一声招呼,就拉起人马出边墙去找那支撤退的匈奴人的麻烦了。

    更搞笑的是:他们还真的让匈奴人感觉很难受。

    这些游侠儿,充分挥了自己的牛皮糖神功的优势。

    死死的贴住了匈奴骑兵,甚至带着他们漫山沟的捉迷藏。

    抓住机会就抽冷子来一下。

    这两天下来,居然斩两百余,俘虏将近三百。

    特别是有一支保全队的游侠儿,还在野外与上百骑匈奴骑兵正面硬刚一次,特么还全身而退了……

    这让薄世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

    “这匈奴人怎么弱成这个样子?”薄世踱着脚步,皱着眉头,此事太蹊跷了。

    你要说屯垦团的民兵,能与匈奴人过招,这薄世信。

    毕竟,屯垦团的民兵在某些程度上,其实已经跟郡兵没有区别了。甚至某些精锐还是野战强军的后备!

    但游侠儿们都能骑到匈奴骑兵脑袋上耀武扬威?还能跟他们刚正面了?

    薄世只感觉有些接受不能。

    “匈奴的右贤王就是这样可笑?”薄世喃喃自语着说道:“应该不大可能吧?”

    作为匈奴四柱之一,右贤王曾经是整个汉家长城的噩梦。

    在老上单于时期,匈奴右贤王一次次扣关长城,甚至曾经火烧回中宫!

    虽然现在据说匈奴换了一个右贤王的世袭。

    但应该不可能弱成这样吧?

    但薄世哪里知道,现在的匈奴右贤王,只是马邑之战后,匈奴内部政治倾轧的产物。

    只是军臣为了摆脱挛韑氏内部和四大氏族对他的诘难而做出的妥协选择。

    既然是妥协,那军臣自然就不会对这个右贤王有什么好脸色。

    而这个新任右贤王,又因为是来自金山的呼揭部族,所以,幕南的部族们,也从不认可。

    对幕南部族来说——呼揭,那是什么鬼?

    而乌维的早夭,则进一步导致了幕南部族对这个所谓的右贤王的离心离德。

    曾经主导了整个东亚********的匈奴右贤王,在现在还真是一个摆设。

    除了呼揭人自己,压根就没有人将他们放在眼里。

    甚至于,有着无数的匈奴贵族,迫不及待的想让这个右贤王去死。

    只有他死了,才会有新的右贤王产生。

    正因为薄世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决定等待后续的护濊军主力抵达,再开拔追击撤退的匈奴骑兵。

    反正,那乌恒王不是保证,一定可以拖住匈奴人至少五天吗?

    当然了,为了安抚屯垦团的校尉以及陈嬌陈须兄弟,薄世还是批准了他们先行出关,去跟匈奴人对峙和监视的要求。

    ………………………………

    且之现在也回过味来了。

    “兰陀辛!你这个混蛋!”且之在自己的王帐中骂骂咧咧的说道。

    他就算是再蠢,到了现在,也明白,自己被兰陀辛给忽悠了!

    他被兰氏给当枪使了。

    不然的话,兰氏的万骑为何不来了?

    可恨他自己猪油蒙了心。

    以至于部族沦落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

    汉朝人确实是如他所愿,跟着他来到了雪原。

    可惜,来的不是军队,而是一群散兵游勇。

    这些家伙,狡猾如狐,跟牛皮糖一样,粘在呼揭人附近。

    呼揭骑兵大批出现,他们就立刻跑的没影。

    这些家伙比呼揭人还适应在雪地生活,他们划着一种据说是雪橇的工具,在厚厚的积雪上来去如风。

    呼揭骑兵根本追不上!

    而假若出去的人数少了,那这些苍蝇立刻就会跟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围了过来,争先恐后的袭杀派出去的呼揭骑兵。

    假若说,这些汉朝的苍蝇,只是麻烦的话。

    那么,自己的后路被人堵死了。

    则让且之根本无法安坐。

    鲜卑、乌恒、丁零、扶余,但凡这地界上能活动的人都跑来找他的麻烦了。

    虽然呼揭人并不将那些衣衫褴褛,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乌恒鲜卑放在眼里,更别提什么丁零扶余这样的杂鱼。

    但是,这些家伙堵住了呼揭骑兵的后路。

    他们也不跟呼揭骑兵交战,看见了就跑。

    只是在山谷和峡谷之上,将积雪推下去,堵死那些道路。

    这就让人很尴尬了。

    假如呼揭骑兵要撤退,就必须清理掉那些堵死了道路和山口的积雪。

    可是,假如在这个时候,汉朝人杀过来怎么办?

    此次出征,且之带走了自己的部族的主力,总计有差不多一万两千多骑。

    其中,只有八千是属于真正的青壮。

    剩下的,只是驱赶牲畜和照料战马的仆从。

    倒是一路上裹胁了四五个部族的人口,大约有个两万左右。

    但,这些部族既然能被他裹胁,自然也就属于那种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部族。

    这些人在打顺风战时,自然会尽心尽力。

    可一旦陷入困境……

    就像现在,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定时炸弹。

    随时都可能爆炸,将他和他的部族,炸的粉身碎骨!

    千万别怀疑这样的事情的概率。

    事实上,在草原的历史上,类似的事情生过无数次。

    为了求生,卖掉自己的主子,这又不是什么难事!

    且之,现在只能寄希望,在这雪原上击败汉朝的主力,然后狭此大胜之威撤退。

    他也知道,只要获胜。

    那么,现在那些红着眼睛,想在他身上咬一口的那些鱼腩,统统都会自动自觉的跪舔强大的匈奴!

    可是,能否战胜汉军?

    且之现在是越来越没底了。

    正烦躁之时,一个贵族进来报告道:“屠奢,汉朝军队出现了……”

    这个贵族脸色苍白,颤抖的说道:“根据侦查,至少有一万骑兵!”

    “一万骑兵?!”且之忽地站了起来,脸上都有些抽搐,他来回的踱了踱脚步,然后招招手,将那个贵族叫到身前,对他说道:“你替我去对面的汉朝军营走一趟,跟汉朝的主帅谈判……”

    汉朝的骑兵力量的暴涨,让且之对这次战争的胜负彻底失去了信心。

    前几天,他的军队,被汉朝的民兵打倒生活不能自理。

    而当时,汉朝人最多只有两千多骑兵!

    现在,汉朝骑兵暴涨了接近五倍!

    这仗还怎么打?

    再加上退路被人堵死,这让且之明白,自己的军队在事实上已经陷入了绝境。

    一万汉骑,哪怕这一万骑的战斗力只有前几天的民兵骑兵的一半,也足可缠住他的主力。

    而一旦自己的主力被缠住了……

    且之担心,那些被裹胁的部族,会趁机反水!

    且之确信,一旦自己的军队接连失败,那么,那些奴隶一定会造反!

    然后,拿着他的人头去跟汉朝人献媚。

    马邑之战中,楼烦王不就反了?

    连楼烦部族都敢造反,更别提其他鱼腩了。

    所以,且之才要在自己的主力尚存时,去跟汉朝人做一个交易。

    让汉朝人放自己一条生路。

    当然,且之知道,这很困难。

    但,再困难也要尝试尝试。

    而且,且之觉得,自己是有足够的筹码的。

    想当年,连尹稚斜都能跟汉朝皇帝达成协议。

    他有何不敢?

    “你去告诉汉朝的主帅,若他愿意放本屠奢回归草原,那本屠奢就双手奉上牛羊马匹二十万头为谢礼!”且之对那个贵族说道:“若汉朝人不答应,那本屠奢就率军与他们决一死战,哪怕战败了,也会让汉朝人付出惨重代价,更会将全部牲畜统统杀死,一头也不留给他们!”

    二十万头牲畜,这个筹码,让且之非常自信!(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