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九十四节 天单于(2)
    ***

    陈嬌看着那个匈奴使者远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事情顺利的乎他的想象。

    那个什么匈奴的屠奢,居然还真有窥视单于大位之心?

    就他那点兵马?就他那些可怜的拙劣的骑兵?

    陈嬌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不过,无所谓了。

    能用口舌,就让一个匈奴部族乖乖的跪下来,献上牛羊牲畜,还遵奉大汉天子为天单于!

    这是不世之功!

    更可以让天子拿着这个可笑的部族的表奏去嘲笑和奚落匈奴单于。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陈嬌要大大在朝廷上刷一波脸!

    陈嬌可是知道,汉家君臣对于当年老上单于时期,匈奴人在国书上的狂妄和无礼,恼羞了许久许久了。

    无数人将此视为耻辱。

    而他陈嬌,则替大家报仇了!

    让匈奴人颜面扫地!

    想到这里,陈嬌就不禁念头通达,哼着小曲,踱着小碎步,跑去跟自己的哥哥炫耀去了。

    …………………………

    “什么?”陈须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嬌:“你怎么敢不经请示,私自与夷狄议和?这是族诛的死罪啊!”

    在陈须看来,自己的这个弟弟简直是疯了。

    背主议和,这是天大的罪行!

    一旦天子震怒,追究下来,老陈家就要倒血霉了。

    陈嬌固然少不了一杯毒酒。

    他这个哥哥,至少也是被圈禁起来当宠物养的命!

    天可见怜!

    他陈须在这里奋斗了好几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和威风。

    他才不愿意回长安去做米虫!

    假如说被迫离开长安时,陈须跟陈嬌都是满腹不愿意。

    但在现在,在尝到了操纵他人生死,执掌他人命运,并且操纵他国内政的甜头后,陈须是再也不想回长安了。

    与现在的游戏比起来,长安的那些什么绅士游戏,纨绔子们的把戏,简直就是小孩子才会玩的。

    成年人,自然是醒掌万族权,醉卧美人膝。

    “大兄怕什么?”陈嬌却是不以为然:“吾自会去跟都督还有陛下说明的!”

    他拍拍自己哥哥的肩膀,道:“大兄啊,不是您,您的胆子太小了!当今陛下,可是更喜欢胆大的人!”

    “这天地如此广阔,单单汉匈两国,加起来就是纵横数万里的广袤国度,若再算上西域、大夏、身毒和远方之国,无边的海疆,这世界简直是辽阔的足够天下英雄豪杰各展所长!”

    “陛下何等人杰,岂会不知?”

    陈嬌侃侃而谈,丝毫不以为意。

    假如说在以前,他确实不敢这么干。

    但问题是,捕鲸开阔了陈嬌的视野和胸怀。

    让他知道,这个世界很大,而且,远远出他在书本上所认知的世界。

    如此广阔的世界,已经足够英雄豪杰们尽情挥洒自己的才华。

    至于什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猎狗烹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生了。

    广阔的世界,有着太多太多的空间和国度来安置那些英雄豪杰。

    彭越韩信英布卢绾若是出生在当世,那他们也不会再去担忧自己的下场了。

    因为此时之世,已经与当初周武王伐商鼎立周室后类似了。

    大汉帝国,能直接掌控的地域有限,假如要控制这广袤世界,就必须分封。

    而当今天子也多次暗示明示了分封的决议。

    那身毒,那西域,就是天子端上天下英雄餐桌上的美食。

    只要有能力,并且不谋反,那么,就可以凭借能力,获取属于自己的封国,开属于自己的世代。

    宗周分封天下,计有八百诸侯。

    明日汉家底定世界,陈嬌预计,公侯伯子,诸刘宗室,起码也能凑出八百之数!

    所以呢,陈须的担心,完全就是杞人忧天。

    皇帝妹夫现在就怕臣子们的主观能动性不够!

    没看到,天子连南越的赵氏都能容纳,甚至都能准许赵氏继续拥兵数十万,只要赵氏听话就可以。

    他还会容不下两个有能力的外戚?

    他还会害怕两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外戚?

    陈须完全就是胆子太小,格局有限。

    陈嬌觉得,自己的这个哥哥啊,之所以一直被自己压着,就是没有自己大胆,更没有自己这样的冒险精神。

    不然,讲道理的话,他早就应该找到自己的‘倭奴列岛’了。

    丢下这些话,陈嬌哼着小曲,带上一队骑兵,回到了崇化城,然后找到了薄世,将自己和匈奴使者之间的事情和盘托出,然后道:“不止都督觉得如何?”

    薄世看着陈嬌,从他的脸上,薄世看到了许多许多的取死之像。

    背主议和,私自给天子上尊号,妄做主张,私自决定。

    这些罪过,搁任何一个贵族身上,都是死罪!

    但是……

    此子过去的所作所为,一一浮上薄世心头。

    第一个远赴倭奴列岛,大肆抓捕倭奴。

    第一个跟楼船衙门开捕鲸财路。

    第一个动用军队,维持商路。

    …………

    此子所做的出格之事,过去数年,简直不要太多了!

    但,对此,长安的天子,只是哦了一声,最多就是象征性的处罚一下,譬如说什么削封国食邑啊,罚铜啊……

    但回头,肯定有使者手持诏书,嘉勉陈嬌。

    所以,薄世忽然在心里生出一个念头:“这个二世祖,恐怕早就摸清楚了当今的脾气和喜好……”

    历来,只要摸清楚了皇帝的喜好和脾气。

    那么,在官场简直就是开挂啊!

    在别人眼里,你做的事情,完全可以砍脑袋。

    但是,在皇帝眼里,这却是这世界上最舒服的马屁。

    捧你宝贝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舍得处罚?

    更何况,这次陈嬌的所作所为,其实仔细想想,还真全是冲着当今天子的屁股去的。

    薄世回忆了一下去年他回京述职时与天子交谈的经过。

    他立刻就判断:“当今天子若是知道,匈奴右贤王愿意尊他为天单于,恐怕眉毛眼睛和鼻子都要笑到一起了,陈嬌更是将因此立下大功!”

    而薄世立刻就想到,自己也可以从这其中分一杯羹。

    原因很简单,倘若陈嬌的计策成功,那等于成功的分裂了匈奴。

    不管这个匈奴右贤王有多少人马和实力。

    但至少,可以恶心匈奴人。

    更别提……

    天单于啊!

    薄世于是说道:“君候之策,果真神来之笔,本都督将立刻上奏陛下,言说此事!另外,匈奴使者下次再来,本都督将亲自接见!”

    这样一件不世之功,陈嬌当然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无法独吞的。

    所以,薄世要分一杯羹,也属于自然。

    况且,陈嬌还指望,等薄世卸任后,能推荐自己为都督继任呢!

    然而,薄世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假如,他和陈嬌接受了匈奴人的请平或者说臣服。

    那么,该怎么安抚护濊军、屯垦团和游侠儿们呢?

    要知道,他们现在想上阵杀敌,获取军功的心,就跟大旱中的庄稼渴望雨露的滋润一样急切。

    护濊军和屯垦团还好说,他们到底是军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但那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英雄豪杰们’,恐怕就要暴走了。

    俗话说得好,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这不让人拿军功,可比挡人财路可怕多了。

    起码也相当于刨了别人的祖坟,烧毁了他们家的宗祀,在他的先人棺椁和先人的神主牌上拉翔。

    这个仇,可是真正的不共戴天。

    足可让很多很多人,怀恨在心,并且心存报复了。

    所以,薄世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不然的话,天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强人,悄悄摸进自己的宅邸,割破自己的喉咙,用自己的血在墙壁上写下‘杀人者’。

    “或许,我可以让那个匈奴右贤王送些战功,演一场戏,然后再投降?”

    ……………………………………

    而与此同时,且之瞪大了眼睛,看着跪在他面前的那个奴才。

    “那个汉朝的隆虑候果真如此保证?”且之不可思议的问道。

    汉朝人的答复,简直让且之又惊又喜。

    惊得是汉朝人的胃口!

    天单于!!!!

    哪怕是冒顿和老上这两位雄主,也不敢自称天单于!

    不过,汉朝皇帝居然再次施展神威,提前了一个多月,预言了自己的来犯。

    简直就是神迹啊!

    一位真神,确实有资格成为天单于,主宰世界了。

    而且之喜的是汉朝人居然愿意帮助他成为单于!!!!

    讲老实话,此番安东之行,将他的雄心壮志彻底打消了。

    汉朝人太强太强了!

    强的可怕,强的恐怖!

    但,此刻,当且之听到汉朝人愿意帮助他成为单于。

    这让且之的雄心再次燃烧起来。

    单于啊!

    哪怕是汉朝人操纵的傀儡,儿单于,那也是单于!

    即便是要跪舔汉朝,给汉朝人当奴才,那也是单于!

    草原上至高无上的主宰者,万王之王,一切国度的帝王,世界的鞭笞者!

    且之怦然心动!

    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单于宝座的呼唤。

    更何况,且之觉得,等自己当了单于,再考虑如何应对汉朝也还来得及。

    最多最多,无非就是只要汉朝的现任皇帝活着,自己就恭顺呗。

    当年冒顿大单于还给东胡人羞辱过,做过东胡的质子呢!(未完待续。)8

    ...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