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九十七节 可怕的少府
    夜幕徐徐降临,未央宫中华灯初上。

    为了庆贺河阴之战的胜利,刘彻在未央宫里,召集了全部的贵族及两千石以上大臣、家属,举行庆贺宴会。

    趁着酒宴的空档,刘彻把少府令刘舍叫到了自己面前。

    “朕听说,最近少府又抓了几百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彻把玩着手里的酒樽问道。

    现在,在关中,没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

    更何况是一次性抓捕数百人这样的恶**件。

    “回禀陛下,确有此事!”刘舍也很光棍,他低头报告道:“这些贱民,居然私卖铁器,还交不上罚款,臣就只好将他们抓起来,让他们为陛下劳作至缴清罚款……”

    少府,从前,主要是靠着口赋和山泽盐池的矿产产出致富。

    但,刘彻即位后,搞了个盐铁专营。

    靠着盐铁之利,少府岁入数十万万!

    赚的真是盘满钵满。

    去年夏天,刘彻为了加强国家税收,就给少府、大农以及主爵都尉衙门下达了一个不记录的诏命。

    所谓的不记录诏命,就是确实存在,但不备案的诏命。

    这种诏命,一般来说都是很坑爹的。

    是皇帝给大臣挖的坑,谁跳谁死。

    但,刘彻那个诏命,却非是如此。

    只是因为那个命令不太符合刘彻的形象,所以刘彻选择不将它归档,免得有人在历史书上黑他。

    自然,这个命令充满了市侩。

    这个命令的大体意思就是从今以后呢,少府、大农和主爵都尉,可以截留当年所收税款的十分之一,作为本身衙门的小金库。

    无论他们是拿来当福利,还是用来扩编衙门的机构。

    只要上报一下,备案一下,刘彻就会批准。

    这自然立刻就激了这几个衙门的工作热情。

    甚至,主爵都尉和少府,都有些太过热情了。

    这其中的原因,其实也跟官僚机构本身的意志有关。

    对于一个官僚机构而言,它存在的时候,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扩张自己的职权、人员,同时拼命的争取经费和编制。

    在后世,人们常常可以看到,无论东西方的官僚机构,都有着一个共同的趋势——人员越来越多,机构越来越臃肿。

    一块牌子下面,坐着十几二十个副局长,常务处长什么的,一数一大堆。

    这是官僚机构腐化堕落的代表。

    典型就是不干人事。

    但,官僚还有另外一面。

    让人闻之丧胆,令无数巨头胆寒,战斗力比FBI和Ia加起来还要强大数倍的可怕的无敌的米帝国税局,就是官僚机构的另外一个极端化代表。

    铁血、冷酷、无情,忠于使命,永不懈怠。

    一切为了收税,为了收税的一切!

    这个可怕的官僚机构,在米帝历史上,始终一枝独秀。

    FBI和Ia都搞不定的黑帮老大,因为逃税,被它送进监狱。

    叱咤风云,坐拥无数资源的商界大佬,只要敢逃税,也肯定会被送进监狱。

    甚至,就连号称控制米帝的华尔街精英们,听到国税局的名字,腿肚子就忍不住抖。

    而在新世纪,这个可怕的官僚机构,甚至已经不满足于在米帝国内横行了。

    他们将税务账单,寄到了那些压根没有在米帝生活,但却拥有米国国籍的富翁手上,很是亲切的提醒他们:亲,报税的时候到了哦!

    而现在的汉室少府的盐铁司和主爵都尉衙门,在刘彻眼里,已经隐隐具备了一些米帝国税局的影子。

    尤其是少府,简直将盐铁专营,看成了自己的禁脔。

    不管是谁,无论是谁,只要胆敢染指盐铁销售,就要被它咬个半身不遂,遍体鳞伤。

    在少府眼里,现在,它生存的意义,似乎都已经变成了为盐铁而存在。

    因为,现在少府大多数的福利,以及很多新增编制,都仰赖于盐铁专营的利润留存。

    而那些大型作坊,甚至秘密研究,也都离不开盐铁的利润留存的支撑。

    为了钱,少府是横一条心。

    而一个官僚机构要是认真起来,它所能挥的战斗力是无穷的。

    而少府,拥有独立的军队、独立的监狱,甚至还有不同属汉家其他系统的官员。

    当它认真的严查盐铁私营买卖后,很多私营商人顿时倒了血霉。

    少府官员直接破门而入,人赃并获。

    然后,这个被抓的家伙,只有两条路可走:一认罚,二,去服苦役。

    很多人都被少府罚了个倾家荡产!

    甚至曾经有窦氏外戚的旁支,都被少府抓起来,关进监狱,直到其家人缴纳了巨额罚款后,才放了他。

    这个典型一立,顿时,其他人都规矩起来了。

    至少在关中地面上,少府基本消灭了盐铁私营,彻底的垄断了盐铁销售。

    而少府却不满足于此。

    刘彻听说,已经有少府官员去了雒阳,打算在当地,照抄关中的模式。

    私自买卖盐铁物资的,只要抓到,就直接课以重罚。

    对此,刘彻是很鼓励的。

    毕竟,难得有一个官僚机构愿意干事了,这是好事。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

    这少府太无敌了,于是,居然就学起了米帝国税局的吃相。

    他们居然连民间同族之间的铁器交易也要插手了。

    这次抓捕的那几百人,基本上都是农民,他们被捕的原因,也仅仅是自己私底下请托当地的铁匠为自己打造农具。

    但少府却觉得:尼玛,你们这些庶民居然不从大爷这里买?想造反咩?

    于是,就将带头的农民和铁匠统统抓起来。

    课了一个他们根本无法承受的巨额罚款——最少的那个都要罚一万钱!

    苦哈哈的农民,怎么交得起这笔钱?

    自然,只能是去给少府义务劳动三年,偿还这笔罚款。

    这事情,被绣衣卫报告了上来。

    刘彻一看就知道,此事必须管了。

    少府打击私营盐铁,这是好事情。

    但连百姓自己宗族和同村内部的盐铁贸易也要干涉和插手,这就有些矫枉过正了。

    “少府,将这些百姓都放了吧……”刘彻敲了敲手背,吩咐道:“以后,少府只要管私营商人,且私自贩卖盐铁价值过五千钱的人就可以了……”

    “其他小民,生活本来艰难,其宗族内部,同村同乡,亲朋好友之间的帮忙,少府就不要插手了!”

    “诺!”刘舍哪里敢不听命令,闻言立刻恭身道:“臣会将圣命告知部下!”

    “对了……”刘彻看着刘舍,道:“在放人,少府按关押天数,付给这些百姓一些补偿吧!以朕看来,就用五十钱每天为标准!”

    这种刷声望,还要邀买民心的事情,刘彻从来不惮去做。

    这也是作为统治者的基本功。

    在事实上,每一个统治者都是影帝。

    唯一的区别,仅在于,你是否能看破他的演技。

    想到这里,刘彻就忍不住再次仰望星空。

    今夜,云淡风轻,月色正好!(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