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九十九节 军臣回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长安城,正在欢庆之时。

    越过西域,越过葱岭,遥远的中亚,此刻已经是浓烟滚滚,尸横遍野。

    曾经的中亚明珠,亚历山大大帝建造的‘极东之亚历山大城’已经陷入了地狱。

    匈奴骑兵残忍的将一切他们所能见到的男人杀死,女人****。

    而城市内外,到处倒毙着一个个希腊战士、月氏骑兵和康居骑兵。

    军臣在上万匈奴骑兵的簇拥下,进入了这个曾经辉煌的城市之中。

    数十名投降的希腊贵族,跪在军臣的面前,让军臣踩着他们的身体,迈步走进那个曾经亚历山大大帝和胜利王都曾经驻足过的市政厅。

    市政厅两侧的墙壁上,雕刻着一副副希腊神话传说中的故事浮雕。

    军臣望着这些浮雕,哈哈大笑。

    左右的贵族也都是得意不已。

    一箱箱黄金被搬到军臣面前,一个个箱盖打开,黄橙橙的光芒,顿时映得无数人心花怒放。

    但军臣早已经见惯不惯了。

    越过葱岭后,匈奴骑兵进入了广袤富饶的中亚。

    此时的中亚,非常富庶。

    希腊文明、印度文明以及塞人文明和安息文明,在此交织,交融,熔炼出一个辉煌的世界。

    匈奴人来到这里,就跟老虎进了羊圈一样,简直是如鱼得水。

    当地的一切军队和势力,对于匈奴人来说,简直太弱了!

    汉匈数十年的战争和攻伐,早就使得匈奴骑兵的技战术和战术素养,超越了中亚的居民们。

    哪怕他们联起手来,塞人、月氏人、希腊人和康居人,加在一起,组成的五万联军,也在这个曾经名为‘极东之亚历山大城’之下遭遇了雪崩一样的失败。

    希腊人的军团,月氏人的骑兵,康居人和塞人的弓手,被匈奴骑兵冲的支离破碎。

    装备了马鞍、马镫和马刀的匈奴骑兵,宰割这些孱弱的对手,简直跟屠宰牲畜一样简单。

    “这个城市,从今以后,就改名‘俱战提’……”军臣骄傲而自豪的说道。

    匈奴骑兵攻破这个城市后,就已经与月氏人的王庭相距不远了。

    再有最多三个月,在夏天之前,匈奴骑兵就可以将兵锋推到月氏人现在的老巢面前。

    在军臣眼中,这些老鼠,已经死期将至!

    等灭亡月氏,军臣决定,一定要写一封国书给汉朝皇帝,好好夸耀一下自己和自己的骑兵的无敌。

    警告一下这个不安分的女婿,要规矩一些!

    想到这里,军臣就将热切的目光,看向一个跪在他面前的希腊贵族,踩着他的脑袋问道:“这城里的工匠和学者,都给本单于找来!”

    对军臣而言,打过葱岭,不在于劫掠了多少黄金,抢到了多少粮食和人口。

    而在于得到了多少工匠和学者。

    这些人,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工匠,可以为匈奴帝国制造继续征战和劫掠的武器。

    而学者,则可以为他充当智囊或者为他教育匈奴的贵族后代。

    至于其他的东西,军臣现在还真不在乎!

    他指着那些黄金,对自己的部下们说道:“我的忠奴们,这些黄金,现在,我,伟大的撑犁孤涂,日月所生,天地之眷顾的单于,将它们赐予你们和你们麾下勇敢的勇士!”

    “撑犁孤涂万岁!”十几个贵族立刻就狂热的大喊起来。

    人人都觉得,此番跟着单于西征,真是太正确了!

    此地的军队和人民,虽然相比西域诸国,要难缠许多。

    但与汉朝人一比,简直就孱弱的可以!

    匈奴人在此地,终于重新找回了自己无敌的感觉。

    一万骑兵,就足以追着数万的此地军队吊打。

    有了马镫和马鞍以及马刀的本部精锐,更是肆无忌惮的戏耍着那些可怜的家伙。

    尤其是最后这一战,月氏、大夏、康居这些匈奴的敌人,组成联军。

    有些可笑的家伙,居然学着汉朝人,举着巨盾、长矛,组成方阵。

    月氏和康居的骑兵在两翼保护。

    他们确实很勇敢,也很无畏。

    但是,他们的一切努力和挣扎,在已经从汉匈战争吸取了足够养分和经验的匈奴骑兵面前,都是徒劳无功。

    特别是当单于的王庭骑兵开始冲锋时,无论是月氏人还是康居人,他们的骑兵都落荒而逃。

    然后,那些举着巨盾的步兵,也立刻土崩瓦解。

    匈奴骑兵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损失,就将他们打的四散而逃。

    然后,这个城市的官员和贵族,也立刻就开城投降,跪迎匈奴军队进入。

    他们将黄金、美女以及各种珍宝,送到了匈奴人面前,更将这个城市的所有居民,献给了匈奴人,只求活命!

    胜利,让匈奴军队,上上下下,都高兴不已。

    此次西征,匈奴人一路从葱岭打到此地,一路击溃了超过十万的敌人,摧毁和占领了七个城市,十几个邬堡和大大小小的乡村城镇和部落以百计。

    劫掠人口数十万,其中还有七千多工匠和数十位学者。

    可谓是收获极丰!

    要不是惦记着老家,匈奴骑兵真想一路杀过去,一直杀到世界尽头,将无边的恐惧和毁灭,播撒到世界尽头!

    “果然,西征是正确的……”匈奴贵族们,看着那些黄橙橙的金子,再想着自己帐内的那一个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心中都是火热无比。

    此次西征所获,数倍于过去南侵汉室。

    不是汉室不富裕,而是汉朝人太难缠,太难对付!

    现在干脆就变得生猛无比,连折兰都被他们击败了!

    自然,就没有人再想着南侵。

    还是西征爽!

    女人、财富、珍宝和粮食、美酒,匈奴完全可以予取予求!

    军臣却是看着自己的贵族,然后一脚踹开那个奴颜婢膝的希腊贵族,对他说道:“去告诉你的主子,想要赎回这座城市,就拿三千工匠、五十万枚金币来赎!不然,本单于就一把火将它烧了!”

    “滚吧!”军臣对他说道。

    对匈奴来说,今年只能打到这里了。

    不仅仅因为担心老巢,更是因为,出征的士兵和部族,都已经满足了。

    数十万人口和数之不尽的财富,都要运回家,他们才会放心。

    更重要的是,军臣自己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了。

    他亟需将这场伟大的胜利,告诉整个草原,告诉汉朝。

    以此威慑和震慑草原的异己,还有那个可怕的汉朝!

    最好,吓得汉朝人不敢出塞!

    “大单于,真要把这个城市还给那些卑贱的大夏人?”一个贵族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座城市,在匈奴人看来,已经比得上汉朝边境的一些大城了。

    而且,此城还非常坚固,假如不是那些胆怯的贵族,恐怕匈奴人一时半会也拿不下来。

    军臣听了,冷笑一声,道:“自然要还给人家的……”他顿了顿笑嘻嘻的道:“这样下次,本单于就可以再来收割一次了!”

    此话一出,所有贵族都是哈哈大笑。

    比起康居人和月氏人,以及那些城外战死的士兵。

    这个名为大夏的国家的贵族,简直就是软脚蟹!

    匈奴人只是稍微恐吓一下,他们就屁滚尿流的出城投降了。

    将这座城市的人民和财富,拱手让给了匈奴。

    就连匈奴人都差点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对方是在使诈。

    结果,人家直接把城门打开,带着家人妻小,跪到匈奴人面前,恳请匈奴人入城。

    真是孱弱的无法想象!

    这也让匈奴人明白了,为什么月氏人的残兵败将,能在这里生活的如此惬意。

    也让匈奴人更加相信了从汉朝传来的身毒的传说。

    想想看,大夏人如此孱弱,月氏人、康居人也不堪一击。

    那么,被大夏、月氏奴役和征服的身毒,能强到那里去?

    到时候,说不定,匈奴大兵真的可以做到一骑降一国,百骑破十万的神话!

    匈奴上下,正高兴的时候。

    忽然一个原本被安置在后方,为匈奴骑兵提供保障的贵族,急匆匆的走进这个市政大厅,哭着跪下来,说道:“大单于,不好了,汉朝人出塞了!”

    “什么?”军臣脸色大变,完全不敢相信。

    要知道,现在的汉匈边境可是冬天啊!

    汉朝人居然敢在冬天出塞?

    他们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大单于,奴才也是刚刚得到的左大将的急报!”那个贵族哭着说道:“汉朝军队兵分三路,其主力由其神骑为先锋,一路长驱直入,已经攻下了梓岭……”

    “什么!”军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若卢人是吃干饭的吗?”

    梓岭,可是天险啊!

    据险而守,汉朝人最起码也要半个月才能肃清梓岭的若卢人吧?

    梓岭一失,高阙就门户洞开了,除了鸿鹄塞外,高阙之前,汉朝人一马平川!

    “左大将说,他已经亲帅了呼衍、须卜和兰氏以及诸部族的万骑,堵住了一支汉朝偏师,争取将之歼灭或者重创……”那贵族磕头说道:“但是,汉朝主力来势汹汹,左大将请单于立刻回师,主持大局!”

    军臣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道:“本单于自会回师!”

    他明白,呼衍当屠的意思是什么?

    不是让他回去主持对汉朝的抵抗事实上,其实等他回去了,可能战争已经结束。

    十之**,匈奴还会遭到重创,甚至可能会丢掉高阙!

    高阙一丢,阴山也是保不住了。

    匈奴只能撤退数百里,到河西走廊布防。

    而一旦丢了阴山,他这个单于的位子,马上就岌岌可危了。

    只有匈奴人才知道,阴山和河南地,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是他们的祖庭和发源地,也是部族的基本所在。

    丢了这些,单于肯定要遭受指责诘难。

    即使没有丢,祖庭受扰,损兵折将,单于也逃不开干系!

    “汉朝人!”军臣握紧了双拳,怒不可遏的骂道:“我对天神和先祖发誓,与你们不共戴天!”

    此次的汉军出塞,确实彻底的激怒了他。

    作为单于,军臣也清楚,倘若他不能强硬的回应汉朝的挑战。

    那么,四大氏族,就会产生换一个单于的心思。

    这在匈奴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对匈奴人来说,单于不给力怎么办?

    换呗!

    而四大氏族如今确实有这个资本换单于。

    因为折兰已败,元气大伤,白羊、楼烦皆葬送在马邑。

    曾经忠心耿耿的为单于庭冲锋陷阵的三驾马车,或亡或降。

    特别是折兰的损失,让单于庭的威慑力大减。

    四大氏族,已经具备了换一个单于的能力。

    想到这里,军臣就长出了一口气,他不由得庆幸,自己明智的选择了西征。

    而西征,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他用胜利和战利品,拉拢了此番与他出征的部族。

    这些人肯定都会成为他的死忠和脑残粉。

    有了他们的支持,哪怕四大氏族要跳反,他也有底气镇压了。

    这样想着,军臣就说道:“去告诉大夏人,三天之内,必须将我要求的工匠以及黄金送来,不然,本单于就烧了这座城市,还要继续进军,占领和焚毁他们的首都!”

    这当然是恐吓!

    但军臣相信,这个恐吓,大夏人不敢不听!

    因为,他们的贵族和官员,已经告诉了匈奴人:这就是一群可以予取予求,自私自利到极点的蠢货!

    果不其然,在军臣的使者将消息送到了大夏的首都后,大夏人吓得魂不附体!

    此时的大夏,或者巴克特里亚王国,早已经没有了自己祖先的悍勇和进取心了。

    数十年前,延绵整个王国的内战,将他们祖先留给他们的最后一点资本和国力,葬送的一干二净。

    所以,当年大月氏西迁,大夏人被月氏人的马蹄吓得跪在地上,惶恐不已,不仅仅割地赔款送妹子,还将月氏人奉为宗主。

    要不是月氏自己也残废了,无力灭亡大夏,恐怕这个古老的王国,早已经灭亡了。

    此时听到匈奴人的要求,大夏人那里还敢不答应。

    反正……

    大夏统治的印度部分,非常富庶,而且当地人也很好盘剥。

    于是,当天,大夏就将匈奴人要求的财富和工匠凑齐了送了过去。

    一点折扣都没有打!

    而匈奴这次也难得的信守了承诺,在收到了工匠和黄金后,二话不说,立刻带着劫掠的人口和财富,撤出了‘极东之亚历山大城’。

    当然,在走之前,军臣对着城墙发誓:“本单于一定会再回来的!”

    不回来不是匈奴人啊!

    这么好抢的地方,当然要多来几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