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零一节 绝望的匈奴人
    元德六年冬十月丁亥(十二日)。

    鸿鹄塞的硝烟早已经消散,在三天前,这座赵武灵王‘望鸿鹄于飞、祷河曲之神’然后建立的要塞,就已经被程不识统帅的军队攻占。

    匈奴人遗尸三千,余者,溃散逃往高阙。

    程不识站在已经成为废墟的要塞端墙上,眺望着北河对岸,云雾之间的那座雄伟的城市。

    阳山,从北河中段穿过。

    郁郁葱葱的森林,延绵无穷无尽。

    高耸、陡峭的山脉,将河间之地拦腰截断。

    山脉之前是平原,山脉之后也是平原。

    程不识隔着数十里的距离,遥望着高阙城的风光。

    叹道:“不至高阙不知险!吾原以为函谷关已然是天下雄关,如今方知,高阙之险,更胜函谷!”

    此时的地理地貌,与两千年是完全不同的。

    此时,河套平原,不仅仅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更有茂密繁盛的森林随着阳山山脉和阴山山脉延绵向前。

    而高阙城则坐落于北河南岸,阳山山脉的阙口之中。

    北河两岸的山脉,次第展开。

    高阙城就像一只来自天上宫阙的巨目,俯瞰着整个北河。

    所有亲眼见到它的人,都会知道,这座要塞,完全就是老天爷的杰作。

    它背靠阳山,前望北河,北河在高阙城前的河曲,绕了一个大弯,奔流改道,流向了东方。

    这条大河的故道,此时的水流量依然充沛。

    可以想象,在夏秋两季的汛期时节,这一段河道会有多么湍急多么汹涌。

    怕是人一落水,就会被汹涌的河水卷走!

    还好,现在是冬天。

    在严寒的天气影响下,这条曾经汹涌的河流,也不可避免的结出了厚实的河冰。

    不过,也因为这条河段的流水太过湍急。

    所以,这些河冰很不稳固。

    站在鸿鹄塞的城头,程不识耳中,就不时的响起了河冰断裂、崩解的声音。

    这也是为什么汉军迟迟没有过河的原因——汉军需要找一个安全稳固开阔的河段,让大军能够安全的渡过北河。

    而这个河段,在昨天终于找到了。

    现在已经有一支汉军的先头部队,渡过了河面,抵达了对岸,并建立起了一个简单的营地。

    至于匈奴人?

    他们似乎被吓破胆子了,统统龟缩在高阙城中,甚至都不敢出城偷袭汉军的先头部队。

    这让程不识既高兴,又惋惜。

    高兴的是,这样一来,大军就可以安全无虞的渡过北河天险,直抵高阙城下了。

    而他惋惜的,却是如此一来,未来的高阙攻防战,汉军恐怕就要面对一个重兵把守的要塞。恐怕要付出无数士卒的生命,才能攻克这座坚城!

    “墨苑的墨者们,现在到那里了?”程不识转头问着身旁一个军官。

    “将军,墨苑墨者正从九原赶来,估计明日就可以抵达!”那人答道。

    “这就好!”程不识点点头。

    面对高阙要塞,程不识是没有太大办法了。

    因此塞,三成人为,七成天做。

    它是大自然的伟力,在千百万年的变迁中塑造出来的一个天然的险要要塞。

    赵武灵王和秦始皇帝,相继在这座要塞上投注了无数心血。

    特别是秦人时期,秦国的工匠和军队,曾经对高阙进行了重新修葺和改造。

    那次改造,使得在当时的情况下,高阙成为了一个几乎‘永不陷落’的要塞。

    无论敌人从那个方向进攻,那么,除非困死高阙,用饥饿和绝望,迫使高阙守军投降,不然的话,就算是死伤十万,恐怕也无法攻陷。

    现在,程不识能指望的,大抵也就唯有墨家的专家,能够研究出高阙城的弱点和防御盲区。

    ………………………………

    程不识凝视着高阙时。

    呼衍当屠也站在高阙城头,凝望着远方的北河对岸。

    四天前,他才带领着从河阴撤退的残兵败将,狼狈逃回高阙。

    甚至,只差一点,他和他的军队,恐怕就全部要被汉军留在北河对面了。

    数日前,当他果断率军从河阴撤退时,汉军主力,那支可怕的神骑,也从九原渡河,进入宜梁。

    呼衍当屠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当时所看到的场景。

    那支可怕的恐怖的汉军骑兵,确实不负‘神骑’的威名。

    他们穿戴着如同神话传说中的神兵神将的甲胄,骑跨着一匹匹高大的骏马,举着那一支支的可怕骑枪。

    他们比山峦还稳固,比大河还澎湃,似沙尘暴,又似龙卷风。

    动如飓风,静若高山。

    匈奴的一切骑兵和军队,在那支神骑面前,就跟蝼蚁一样脆弱!

    几乎没有任何人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汉朝神骑,几乎只用了一个冲刺,就让一个匈奴万骑崩溃,另外两个逃之夭夭。

    要不是那支汉朝的神骑似乎不能进行长距离的突袭,此刻,他呼衍当屠已是一具尸体。

    但即使如此,他的主力,继在河阴遭受重创后,又在宜梁被汉朝人咬了个遍体鳞伤。

    呼衍当屠几乎丢弃了大部分的牲畜和杂牌部族,让他们充当阻滞汉朝人度的盾牌,连夜奔逃数百里,这才捡回一条命,回到高阙。

    现在,呼衍当屠已经知道,当初的折兰人是怎么败的了。

    那支可怕的神骑,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所能出现的恐怖军队。

    甚至,呼衍当屠内心都有些相信那些传说了。

    传说……汉朝皇帝是神明下凡,所有有神兵神将护法……

    传说……汉朝皇帝有无穷伟能……能知过去未来……

    “汉朝有那个皇帝在位,大匈奴的未来,该何去何从?”呼衍当屠的内心充满了悲观和绝望。

    不止是他,高阙城里,类似的悲观和绝望情绪,就像瘟疫一样到处蔓延。

    甚至,有萨满祭司私底下传说着一个在过去根本不可能出现匈奴的谚语: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呼衍当屠也听说了这种谚语。

    但他却找不到反驳的办法,只能尽力压制和禁绝。

    因为,这句谚语说的是真的。

    在河阴,没有神骑的情况下,汉朝人以不过两万的步骑,就击败了他率领的主力。

    而在宜梁,汉朝人不过是用两千‘神骑’,就吓得一个万骑当场崩溃,其他人狼狈逃窜。

    将所有的牲畜和辎重,都拱手让给了汉朝人。

    也是从哪个时候开始呼衍当屠才知道,原来,人心的力量,竟是如此之大!(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