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零五节 血洗龙城
    兰陀辛的骑兵,很快就消失在草原上。

    他们顺着古老的迁徙道路,直抵龙城。

    “且之是完蛋了!”兰陀辛对自己的部曲们说道:“大匈奴该重新选一个右贤王了!”

    且之被堵在白山黑水之间,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注定了他的末日。

    即使他能突出汉朝的包围,回到草原,实力大损,损兵折将的呼揭部族,还拿什么来帮这个废物稳定王位?

    在草原上,弱不是罪过。

    但身为弱者却占据高位和肥美的牧场,这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了!

    所以,呼揭人死定了!

    觊觎右贤王的巨头,其实并不少于觊觎单于宝座的人。

    匈奴有四柱,为之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

    其中,左右贤王,拥有单于之位的继承权力。

    而左右谷蠡王则作为匈奴帝国的王牌打手出现。

    自从尹稚斜死后,现在的左谷蠡王狐涉鹿和右谷蠡王亦石,就是匈奴内部最大的两个实力派。

    狐涉鹿是军臣单于的亲弟弟,对单于最为忠心。

    但亦石,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亦石的父亲是老上单于的右谷蠡王,也是跟尹稚斜的父亲同胞而出的兄弟。

    在匈奴语言之中,亦可以读作射,石也是射的音译词。

    亦石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射射。

    读起来很滑稽,但他那个人却一点也不滑稽。

    自从尹稚斜死后,此人就在匈奴内部上跳下蹿,意图染指右贤王之位,进入想要触及单于宝座。

    但,他那个人,残暴无度,胸无大志,眼光短浅。

    若在以往,兰陀辛说不定还能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挛鞮氏内部撕逼。

    反正,挛鞮氏的内部,就是一场撕逼史。

    历代单于,谁要是没杀几个叔叔兄弟,还真不好意思自称单于。

    但现在不行了。

    匈奴帝国已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挛鞮氏内部不可有再那么混乱了。

    况且,那亦石就是个蠢货,若让他当了单于,汉朝人都要笑死了。

    所以,兰陀辛决不能让亦石上位。

    ……………………………………………………

    两天后,兰陀辛统帅的军队,来到了神圣的龙城之外。

    龙城,是匈奴帝国历代单于和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以及左右大当户、大将、大都尉的安息之所。

    冒顿大单于,安葬在龙城的东面。

    有一千三百位贵族、武士、妃嫔,随他殉葬。

    老上大单于,安葬在龙城的北面,有一千九百位贵族、武士和妃嫔,随他殉葬。

    在龙城的城市里,如今居住着上百位已经老朽的贵族。

    他们是冒顿大单于和老上大单于时期,威名赫赫的老臣。

    甚至,还有着兰陀辛自己的祖父以及兰氏的大祭司。

    所以,这座城市在匈奴人眼中是神圣的。

    不仅仅,因为此地安息着他们最杰出的两个领,更因为此地生活着许多部族的上一代领。

    老上单于曾下令:敢有犯龙城者,斩!

    所以,所有的匈奴部族,在路过龙城附近时,都不敢接近此地。

    但是,兰陀辛率领的兰氏精锐,却长驱直入,进入龙城之中。

    负责守备龙城的匈奴骑兵不过八百,而且,大都是那些大人物的侍从,早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根本无法阻拦兰陀辛的前进。

    很快,这座城市就落入了兰陀辛的控制之中。

    “你要干什么?”一个老迈的贵族拄着拐杖,大叫着指着兰陀辛:“你们兰氏要造反吗?这里是龙城,不是你们兰氏的浚稽山!”

    兰氏氏族,世代都会返回浚稽山过冬。

    在某些意义上来说,浚稽山就是他们的老巢。

    兰陀辛看着这个呼衍氏族的上代老族长,冷笑了一声。骂道:“迂腐之辈,大匈奴就是败坏在你们这些老人手里!”

    然后,他提着一柄青铜铤,走过来,无视了老人身边的侍从,将他抓起来,拖到了龙城中央的大帐处,将他杀死在帐外的石柱前。

    老人临死前的哀嚎和诅咒声,凄厉的让整个龙城都颤栗。

    被杀死在这些象征着神明和先祖的石柱下的人的灵魂,将会永不生!永生永世,在地狱的烈焰中煎熬!

    “兰陀辛!”一个老者拄着拐杖,在数位侍从的搀扶下,走出大帐,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好友,被自己的孙子像小鸡一样宰杀在石柱之旁,他惊惧无比的说道:“你怎么敢带兵侵犯神圣的龙城?你想要兰氏毁灭吗?”、

    “你还杀死了呼衍氏族的老人,你就不怕呼衍氏族与我兰氏不死不休?”

    “祖父……”兰陀辛微微恭身,说道:“请您放心,呼衍氏族绝不会因此人的缘故而与我兰氏为敌!”

    当代呼衍氏族的大权,全部都在左大将呼衍当屠手里。

    而左大将呼衍当屠是什么人?

    呼衍氏族的杂种啊!

    这些呼衍氏族的老人,简直恨不得将呼衍当屠的骨头都拆了!

    自然,呼衍当屠对这些老家伙也没有什么尊敬之心。

    事实上,呼衍当屠收藏的诸多艺术品里,不乏有着呼衍氏族的大人物。

    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父亲的头骨!

    “那你带兵来龙城,想干什么?”老人迟疑许久问道。

    “当然……”兰陀辛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祖父,咧着嘴,微微一笑:“当然是来请母阏氏去追随老上大单于!”

    老人闻言,脸色大变。

    指着兰陀辛的手指,都在颤抖。

    母阏氏!

    老上单于的正妻,军臣单于的生母!

    自己的孙子,居然敢对这样尊贵的大人物下手?

    他疯了吗?

    但兰陀辛却一点没有疯,相反,他的意识非常清楚。

    今天,匈奴帝国内部的乱象,有一半的责任是母阏氏的。

    谁都知道,母阏氏对于军臣单于当年忽然难杀死右贤王耿耿于怀,多次杯葛和与军臣单于为难。

    若是尹稚斜还活着,这无可厚非。

    兰陀辛甚至会冷眼旁观。

    挛鞮氏内部的竞争,就像是养蛊。

    两个最强的人彼此竞争,只有更强壮的那个才能活下来。

    而匈奴帝国也需要这样的竞争来挑选最合适的领导者。

    可是,现在,尹稚斜都已经死了,乌维也死了。

    母阏氏却一直都不消停。

    先是支持呼揭人,现在又在暗中怂恿着右谷蠡王。

    而匈奴帝国此刻又面临着强大的外敌,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困境!

    母阏氏却还在企图挑起内斗。

    这样的母阏氏,留着只是个祸害!(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