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九节 高阙会战(2)
    ****、

    看着地图,义纵沉思许久,最终放弃了任何潜行或者绕过高阙的计划。

    这也是河间地的局限。

    这个广阔的草原,虽然开阔,但毕竟不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

    阴山和阳山以及大河共同主宰了这个世界。

    凡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跨越此地。

    “只能是在高阙城中,给与匈奴足够的杀伤!”义纵想着。

    可是,这又是不太可能的。

    汉匈战和数十年,彼此之间对于对付的习性,可谓是摸得很清楚了。

    匈奴人,见势不妙就跑,这是他们的天性。

    有记录以来,从来没有见到过匈奴人会坚守某地,死战不退的故事。

    反倒是,见势不妙,逃之夭夭,多如牛毛。

    典型的就是当年,颍阴懿候灌婴率部北上,与匈奴展开河南大战。

    匈奴人在初期吃过几次亏后,果断的放弃了他们经营数十年的许多边塞,甚至连云中都放弃了,转身逃回草原。

    其后,几次马邑的攻防也证明了,匈奴人不仅仅在不利的时候会撤退,甚至就势均力敌时,只要现有可能受到重创,也会撤退。

    再没有比人匈奴人更擅长保存自己的办法了。

    “除非有什么东西,让他们不得不坚守高阙……”义纵想着,然后,他就想起了宜梁的那些孕妇和婴儿。

    这些孕妇与婴儿的数量,多达四万余!

    而且,许多都是大宛女性。

    在高阙之前,匈奴都有如此多的孕妇和婴儿。

    那么高阙身后会有多少?

    另外,宜梁的集中营里,还有无数的牲畜。

    匈奴人撤退的太匆忙,光是丢弃在宜梁的牲畜群就有二三十万之多。

    虽然都是牛羊,但也有少数的马匹。

    那么,在高阙身后,这个数字会有多少?

    起码有一百万吧?!

    如此规模的牲畜群和庞大的妇孺群体,假如要撤退,那要多少时间?

    义纵想起了前几年,朝廷移民安东时的盛况。

    为了将十万移民,安全的送抵安东,汉家足足花了差不多半年时间来准备,然后又用了半年,才完成那个宏伟的工程。

    而匈奴人要撤退这样规模的牲畜群和人口。

    最起码也是需要半个月!

    甚至可能需要一个月!

    想到这里,义纵就站起身来。

    匈奴人会不会为了那些牲畜和妇孺,在高阙誓死不退?

    只要试探一下就知道了。

    于是,义纵站起身来,走出军营,来到鸿鹄塞中,找到在此停留的几个少府官员,问道:“本将听说,少府曾经在高奴现过一种石脂,可以燃起大火,也能用作城防,不知是否如此?”

    那几个少府官员相对一视,都有些慌张。

    石脂计划,是少府内部的绝密工程。

    少府希望从石脂中获取一种黏状的油膏,用于道路、桥梁、建筑和城市的建设。

    不过,这个计划一开始就受到了极大的制约。

    这是因为目前少府只在高奴县现了那种石脂,而且产量低的可以,年产量不过千石。

    除了做实验外,没有任何用途。

    倒是天子很关注这个项目,鼓励少府继续实验和开。

    还预言,此物将在未来取代石炭,成为汉家最重要最宝贵的资源。

    义纵身为外戚,能够知道石脂的存在,这很正常。

    但是……

    他是怎么知道我们随军携带了部分石脂?

    义纵看着他们,却是微微一笑,道:“看来是真的了,少府卿果然让你们携带了数百石石脂随军行动,以探究此物在极寒条件下的变化!”

    “但,现在,本将以车骑将军,大汉东成候的名义,将这些石脂全部征召了!”义纵拿出腰间佩戴的一个玉佩,丢给他们,说道:“此乃天子钦赐之御物,少府诸官,听令吧!”

    那些官员接过那玉佩一看。

    只见玉佩上面,用着小纂,铭刻着四个大字:如朕亲临!

    他们立刻跪下来,恭敬的领受命令,说道:“臣等谨奉诏!”

    在义纵面前,在这块玉佩面前,少府的官员,是肯定不会有原则的。

    因为,他们是天家的家臣。

    不是朝臣!

    只有朝臣才能在皇帝面前讲原则,而家臣……原则就是一切遵从天子的诏命!

    不过,出于原则,一个少府官员,将一张公文拿到义纵面前,说道:“请将军签字!”

    这也是现在少府开始树立的制度:一切物资、金钱的往来,都必须记账,除了记账,还必须备案,除了备案,还得有人签字画押。

    哪怕调用物资的人是天子,也需要天子亲自签字,才可以调用物资。

    不然的话,假如出现了缺漏。

    那么,就直接追究负责这些物资管理的人。

    假如缺漏规模过大,少府六丞也要连坐!

    这种蛮不讲理的制度,在确立后,立竿见影的堵住了少府的硕鼠中饱私囊的许多途径。

    当然,要完全消灭这些行为,那是不可能的。

    义纵当然也知道这个规矩,他接过那文书,看了看,然后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还加盖上自己的车骑将军印信。

    这些少府官员在确认了义纵的签字后,就笑着道:“将军请随我等来……”

    一刻钟后,在他们的带领下,义纵来到了鸿鹄塞内的一个地窖。

    这可能是当年秦人留下的一个用来储存酒类和粮食的地窖。

    但此刻,这个地窖成为了少府储存某些特殊产品的仓库。

    将地窖门打开,义纵跟着少府的官员们走进去,点燃火把,然后就看到了,这个地窖里满满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材料。

    义纵甚至还看到了数十柄巨大的新型巨弩。

    “少府打算在此进行神臂弓的冬天实验?”义纵笑着说道:“想法不错!”

    此番出塞,由于是冬天,给汉军的强弩部队,造成了严重的困扰。

    许多原本在长城内可以使用自如的弓弩,在这冰天雪地的塞上,都失去了作战能力。

    好在汉军准备比较充分,携带了大量的生石灰,不然有一半的强弩部队,将面临弓弩不能张力的尴尬。

    那些少府官员闻言却是笑了笑。

    汉军的武器,现在已经建立了各种入役前的实验制度。

    不仅仅要在军队中找几个试点,以进行观察,还要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下进行实验。

    这是一种确保制式大规模生产装备的武器的可靠性和实用性的制度。(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