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一十节 高阙会战(3)
    “君候,这些就是石脂了……”一个少府官员,领着义纵走到地窖的深处。

    那里,密密麻麻的码了数十个木桶。

    义纵走上前去,将木桶揭开,露出里面盛着的深褐色或者黑色的黏稠液体。

    因为塞外的严寒天气,这些黏稠的液体,都已经冻成了一种类似于猪油凝固后的冻状物体。

    “此物可以燃烧?”义纵回头问道。

    “然!”那少府官员答道:“墨家曾经做过实验,此物点燃后,如同油脂,燃尽方灭!甚至无法用水扑灭!”

    “善!”义纵点点头,说道:“将这些石脂全部送去我军营中备用!”

    “诺!”

    ………………

    翌日,义纵军队既渡过北河。

    此时,汉军在北河上已经搭设了六个简易浮桥。

    浮桥,在中国又称之为‘艁’(zao)。

    早期的艁,看字体就知道,是一种将木舟捆绑起来,形成河上桥梁的方法。

    所以,架浮桥又被称为梁。

    如房之梁,横架江河!

    早在春秋时期,甚至西周时期,诸夏的先民就已经掌握了这种浮桥的架设之法。

    并且,将之纳入了当时的社会等级制度之中。

    所谓诸侯维舟、大夫方舟、士特舟……

    诗经之中就有赞曰: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这个方字,实际上是方舟的方,而非许多人理解的‘泭’。

    发展到秦汉,艁舟之术,其实已经经过了一次飞跃式发展。

    特别是在秦始皇时期,为了解决军队渡河问题和皇帝本人巡游天下,横渡江河时的障碍,秦人将艁舟之术,在旧有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了全面改良。

    出现用双舟一体,首尾相连,互相捆绑的浮桥。

    秦极盛之时,在这北河、南河,架设了大量永久性浮桥,以供军队和士民通过。

    不过,随着秦王朝崩溃,这些浮桥,也早已经被大水冲毁,成为了朽木。

    而现在,汉军使用的浮桥,则是在秦人的浮桥技术基础上改良而来的新式浮桥。

    依旧采用了秦人的双舟结构,但增加了悬挂在舟船上的木桥设计。

    这种结构,使得只要这浮桥存在,那么,即使大河的水流再湍急也无法危及渡河的军队。

    更因为用了双舟结构,使得浮桥的桥面很宽,连战马甚至战车都可以通过。

    “隧营的技术还真不赖……”义纵在渡河后赞道:“急切之间,就可以在此大河之上梁艁为桥,真乃神乎其技!”

    作为高级将领,义纵自然知道,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数次围绕浮桥而展开的大战。

    最有名的莫过于春秋晚期,穆公为了复崤之战的仇,而发动的对晋国的攻势。

    那次战争,秦人就是使用了艁舟,渡大河,出其不意的拿下王官,使得晋军甚至不敢迎战。

    于是穆公封崤之战中的秦国阵亡将士遗骸,哭丧三日,然后引兵归国。

    但历来,艁舟之事,不仅仅耗费时间长。

    当年秦始皇为了渡过湘江,使刑徒三千人尽伐湘山树。前后十几日,才搭好浮桥,结果天公不作美,一阵狂风,将浮桥吹散了……

    而这几座浮桥,隧营据说只用三天就搭建好了。

    而且,材料俱是取自附近山林的树木,除了人工成本和一些从后方运来的材料外,汉军没有多花半个铜子。

    可谓是经济效益极高,而且,这种浮桥极为坚固,只要用心维护,起码还可以使用三五年!

    当然,这也跟大河封冻,使得浮桥的搭建速度和安全性大大提高有关。

    但不管怎么说,仅仅凭借这隧营三日成桥的速度,也足可让这个兵种从此成为汉军三军必备的辅助兵种!

    从今以后,任何将军出征,恐怕都要带上隧营才肯出征。

    这样一想,义纵心里面对隧营要分润军功的怨念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渡河之后,义纵率领自己的前锋,没花多少时间,就抵达了程不识所部的大营。

    稍微看了一下,程不识的营垒,义纵赞道:“虎贲卫还是有些本事的嘛……”

    程不识所造的营垒,几乎就是完全按照着武苑诸教授联合编辑的《军伍纪要》中的正规营垒建造而成。

    有沟壑,有女墙,有箭楼,更有纵深。

    军营在前而粮草和辎重在后。

    左右两翼是骑兵的军营,而中间则是步兵的营垒。

    伙房和军医营房在军营和辎重、粮仓之间。

    义纵算了算时间,程不识所部渡河至今,应该不超过五天。

    五天不到的时间,就修起了这样一个严密的营寨,这足以证明程不识的能力。

    这已经是一位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了。

    “早知道此子如此有能耐,我当初就该挖走他!”义纵在心里面有些懊悔。

    想当年,虎贲卫和羽林卫初创。

    那剧孟,本身并无什么军事才华,只是中人之姿。

    他甚至没学过任何正规的军事知识。

    哪像他义纵,从河东开始就跟在天子身边,自行伍而起,一步步的慢慢学习,在那个储君卫队的年代的时候,他义纵就已经开始接触军事了。

    虎贲卫和羽林卫草创时,羽林卫是压着虎贲卫的。

    可惜,后来剧孟找来了程不识。

    对此子委以大任,从那以后虎贲卫就跟羽林卫并驾齐驱了。

    而且,这两支天子宿卫武装,从此都有了军魂。

    在羽林卫,军中上,更喜欢攀比技战术,更善于使用各种武器。

    但虎贲卫则不同,这是一支抠细节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的军队。

    义纵曾经指挥过虎贲卫的军队作战,太清楚那些虎贲卫的丘八的尿性了。

    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雕塑。

    永远都是一板一眼的照着书上的要求在要求自己和自己的军队。

    他们甚至连冲锋时,到底要先拔刀还是先持弩射击,都有严格规定。

    哪怕是死,也要按照规矩来。

    这固然使得虎贲卫的军队永远不会犯错。

    但也限定了他们未来的成就。

    义纵一直觉得,程不识这个家伙,太死板,太生硬了,对他有些反感,觉得他毁掉了许多可造之材。

    但现在看来,程不识此人还是有几把刷子的,至少,有他在,虎贲卫一直就没有被羽林卫落下,甚至在一些项目上虎贲卫还占据优势。

    特别是胸甲骑兵,虎贲卫的胸甲的作战队形和战斗力就比羽林卫的强一些。

    “可惜……”义纵叹了口气,不得不羡慕起剧孟,剧孟找了程不识,可谓是抱上大腿了。

    如今再想挖人已经不可能。

    保守估计,此战之后,程不识就可以封侯,甚至出任九卿了。

    感叹了几声,义纵将视线移向汉军阵前的一个阵地。

    那里,已经竖起了五座巨大的建筑.

    “这就是墨家发明的攻城砲?”义纵望着那些可怕的器械,心里面也生出了一些寒意。

    在义纵眼中,那五座建筑,已经不是简单的武器了。

    每一座,都是要吃人的恶魔。

    它们充满了建筑美感,高达数丈的基座,支撑着两个巨大的木制结构,一条数丈长的巨木横在上方的木制结构上。

    在基座之旁,一个又一个圆滚滚的打磨好的石球堆磊在地面上,足足有上百个之多。

    这些石球,目测起码重达数十斤甚至百斤。

    “这些攻城砲能将这些石球投掷数百步?”义纵在心里腹诽着想道:“若果真如此,这天下还有什么城市可以抵挡?”

    恐怕就是函谷关,在这样的武器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至于荥阳、成皋,简直就跟小孩子玩的积木一样,一推就要倒塌了吧?

    “这个世界,将重新洗牌了!”

    “再也没有什么不可陷落的坚城和不可逾越的险塞了!”(未完待续。)

    ...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