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节 屈射
    呼衍当屠下了血本,自然有着许多部族都愿意赌上一把。

    特别是那些长久以来,在匈奴属于边缘人的部族。

    五千美女五千奴隶,即使最后变成五千大妈五千小奴,只要能够成功,那么,部族的未来就有了保障。

    在这个草原上,所有的部族、氏族和个人,都在为了生存和延续而挣扎。

    这使得引弓之民有两个天性。

    这第一个天性,就是崇拜强者。

    只要你比他强,那就可以予取予求,甚至哪怕你要他的命,他也不会反抗,乖乖的引颈就戮。

    而这第二个特性,就是敢赌。

    只要看到机会,他们就敢于压上一切去赌明天。

    哪怕举族灭亡,阖族尽毁,也在所不惜。

    这两个天性看似矛盾,但其实很和谐。

    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家族。

    他们既是团结的也是分裂的。

    既是食腐生物,也是掠食者。

    对引弓之民来说,假如能有一次让部族繁荣的机会,那么,只要有一半的成功几率,就足以让他们压上一切来赌博了。

    所以,当呼衍当屠的话音一落,立刻就有七八个部族的领出声争夺。

    “左大将,请让我乌木部族来承担这个任务!”一个粗矮的中年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乌木部族,有三位萨满祭司,能沟通鬼神,到时候,我请这三位祭司沟通河曲之神,让大河摇曳,使汉朝人胆颤,这样汉朝军队必将不战自溃……”

    呼衍当屠深深的看了这个逗逼一眼。

    萨满祭司沟通河曲之神?

    好吧,就算他们的萨满祭司真的可以,但,对面的汉朝人可是有神皇坐镇的啊!

    保不准到时候,河曲之神是沟通了。

    但河曲之神反戈一击,却是很有可能!

    要知道,先在这里祭司河曲之神的,可是汉朝人祖先,那个名为赵武灵王的中国君主!

    所以,此人的话,被军臣当做了胡言乱语,自动屏蔽。

    倒是,那人旁边的一个部族领的提议,更有可行性。

    只听他说道:“左大将,请将这个任务交给我屈射部族,我屈射部族,有射雕者三十人,可以猎杀苍鹰和凶雕,即使大单于也曾经夸赞过!”

    射雕者,是草原上最优秀的射手和最勇敢的战士才能获得的荣誉。

    任意一位射雕者,即使是出生于奴隶,在匈奴也能成为贵族。

    甚至,在单于面前,都可以不必自称奴才。

    这是匈奴人对强者的尊崇的文化导致的。

    一般来说,除本部和某些强悍的部族,譬如白羊、折兰这样的与单于庭亲近的部族外,其余部族,一族之中能有一位射雕者,已经很牛逼了。

    但屈射这样一个邑落不过三千的部族,却有三十位射雕者,这简直是奇迹!

    但呼衍当屠知道,这种事情生在屈射人身上太正常不过了。

    在数十年前,屈射人强盛之时,他们曾经拥有过两百人的射雕者。

    在当时,甚至成为了刚刚崛起的匈奴的心腹大患。

    冒顿单于通过血战,才击败和征服了屈射。

    屈射虽然臣服匈奴,但,这些年来,可是常常上跳下蹿,当年,跟尹稚斜眉来眼去的野心家里,就包括了屈射王。

    本来,呼衍当屠是应该极力打压和削弱屈射的。

    不过,现在是非常之时,必须要团结力量。

    “那就烦请屈射王为我大匈奴建功!”呼衍当屠看着对方,拍着胸膛说道:“若可摧毁汉朝的那些造物,我答应的事情,必不会少!”

    “好!”屈射王哈哈大笑。

    匈奴人或许在别的方面,记录很糟糕。

    但在信誉方面,却是很高的。

    因为,它是草原的统治者,统治者都不守信了,那整个草原的秩序那里还会有?

    其他人一看这个情况,立刻就急了。

    屈射人的射雕者,冠绝诸部族,那些可怕的射手,每一个人都是百百中,甚至可以在马背上自由开弓的强人。

    若是被他们抢走了这个悬赏,那大家还玩毛?

    而且,在诸部族眼里,汉朝人在营垒前造的那些大家伙,实在很好摧毁!

    都是木头做的东西,只要冲到百步左右的范围,就可以将火箭和火把投掷过去,只要舍得牺牲,总能摧毁掉!

    无非就是死人而已!

    在众人眼中,只要小心一点,用一千骑的代价怎么也能换掉那五个巨型器械。

    一千骑换五千奴隶,肯定是吃亏的!

    但若是五千女人,这却是赚死了!

    这草原上,最值钱的就是牲畜和女人了。

    牲畜是部族的粮食来源,女人是繁衍生息的根本。

    这两者就是最值钱的硬通货。

    而女人尤其宝贵!

    游牧部族,是最缺乏女性的群体了。

    所以,才会诞生出收继婚制度和宗种制度,所以才会出现——只要是氏族的种,管他是跟老爹生的还是兄弟生的,都会视若己出的规矩。

    为了五千女人,已经足够人们,压上自己的所有了。

    以至于有些原本准备跪舔汉朝的部族,现在都反悔了。

    这也正常,有奶就是娘的草原,朝秦暮楚,朝三暮四,才是常态。

    这并非是他们天性有多卑劣,也不是他们性格有多么多变。

    实在是,在生存条件恶劣的草原上,假如不这样做,那就要亡宗灭种。

    所以,在草原上,经常能出现为了部族的存续,甘愿就死的领,也经常能看到,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带领部族走上毁灭之路的狂徒。

    说到底,这是他们的生活环境导致的必然。

    这是大自然塑造的民族性格。

    此刻,为了部族的繁荣和未来,无数人忘记了河阴之战的惨痛教训。

    甚至还有匈奴本部的贵族,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但是,呼衍当屠眼睛一横,这些人立马就消停。

    对呼衍当屠来说,让这些不是匈奴的部族去跟汉朝人作战,既可以消耗他们的力量,也可以让他们跟汉朝人结下血仇,让他们死心塌地的给匈奴当炮灰。

    但本部的力量,却要保存。

    呼衍当屠知道,这高阙之战的拉锯,还长的很。

    他必须为匈奴尽可能保留元气。

    至于诸部族?

    死光了就最好!

    在这个汉朝强势崛起,危及匈奴生死存亡的现在,在匈奴人眼里,不是匈奴的其他部族,死光了最好。

    他们死光了,未来才不会有人趁匈奴实力受损而崛起!(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