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节 禁忌之物
    翌日,清晨。★★

    义纵和程不识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汉军阵地前的袅袅余烟。

    昨天晚上,匈奴人在半夜偷袭了汉军的攻城砲阵地。

    数十名哨兵战死,原本已经建造好了一大半的攻城砲,有三个被人烧毁,还有一个也受损严重。

    只有安放在最后面的那座还保存完好。

    虽然随后,醒来的汉军,立刻击退了偷袭的敌人,斩杀上百,还使得剩下的人,都带伤逃窜。

    在这样的天气里,受伤,基本上就意味着死亡。

    不过,程不识还是依然铁青着脸。

    终日大雁,临了却被啄瞎了眼!

    这就是程不识现在的感受。

    再想建造起那些被匈奴人焚毁的攻城砲,起码还需要五六天——这还是隧营已经熟悉了相关工作的缘故。

    而五六天的时间,则意味着匈奴人很可能获得喘息之机,甚至得到援军。

    高阙之战,很可能进入拉锯。

    所以,程不识很生气。

    他一生气,下面的人就倒了血霉了。

    程不识直接请来了军法官裁判。

    很快判决就下达了。

    程不识的副将,虎贲卫左都尉兼主薄张泽,督战不利,渎职,懈怠。被判五十鞭。

    负责昨夜警戒的汉军校尉,以及值班的三司马,因为负有直接责任,所以被判当众鞭笞一百。

    程不识本人,身为将主,督导不利,也同样领了五十鞭子。

    当然,士兵们不需要负责。

    这也是汉军现在的规矩,出了纰漏,队率以下的将卒,除非有证据证明是因为他的缘故导致的,不然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当负责的军官以及其上级,则要被追究责任。

    这还是今天当值的军法官性子比较温和,没有用最严格的军法处置的缘故。

    不然,甚至可能有人脑袋都得落地。

    等到鞭子抽完,程不识就已经气喘吁吁。

    而其他人,尤其是那当值的校尉司马,甚至只有一口气了。

    义纵跟全军上下,都旁观了整个执法过程。

    对现在的汉军来说,军法是神圣的。

    而且,跟秦不同,汉家军法官是隶属于一个独立机构——御史大夫衙门下辖的军法司。

    最高主官,由御史中丞兼任,号为军使。

    而下派到军队里的军法官,甚至可以在战时,指挥一支只听令于他的小型部队,专门用于执行军法判决。

    所以,汉军上下,再无人敢触犯军法了。

    因为军法的审判、裁决和执行,已经从将主身上剥离出来。

    将主只有建议权。

    当然,在某些情况下,将主是可以否决军法官的判决。

    但,军法官同样可以坚持自己的判决。

    那样,按照制度,此案立刻封冻,并且相关档案和记录全部封存。

    然后送抵长安,交由廷议议论。

    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生的。

    因为先,军队在配置军法官时,会尽量选择由将主推荐的人选,即使那个军法官,不是将主推荐,也会尽量选择该将军的友人。

    其次,军法官假如出现重大失误,被人告上去,一旦核实,只有死路一条。

    最后,所有军法官,先是军官,其次才是法官,不会出现一天兵都没带过,人五人六,嚣张不可一世的脑残文人士大夫掣肘军人的情况。

    等处罚执行完毕,那个宣判的军法官第一时间就带着军医上去,给刚刚抽完鞭子的将军校尉们治疗。

    程不识更是被人抬回了帅帐。

    “让君候见笑了……”被人抬回了帅帐,仰卧在塌上的程不识苍白着脸色,叹息着道:“可恨啊,本来只需要再有两日,就可以攻城了,如今却生生的又要延后好几天!一旦因此而导致大军无功,吾恐怕无颜在见天子!”

    在战争中几天的时间,已经足以决定生死了。

    况且,汉军在这样的冬天出塞,每过一天,天气就会更冷一点。

    十余日后,恐怕整个塞上都会大雪纷飞,气温哪怕是正午也低至负两刻以上。

    在那样的天气中,汉军别说攻城了。

    恐怕就是活动都很困难。

    而根据物候记录,一旦塞上进入寒冬大雪封山的季节,一般来说,这样的天气会持续一个月以上,一直会延续到十二月初,甚至有时候会延续到正月,春天来临的时候。

    真要是那样,恐怕汉军就不得不撤退,只有等到来年春天,冰雪消融,再做计较了。

    而且,这样的撤退,不是一里两里。

    汉军至少要撤退九原甚至稒阳乃至于撤退到梓岭。

    没有其他什么原因,只是因为后方的民夫不可能在大雪纷飞的季节,将大军所需要的天文数字一般的资源,送到这高阙城下。

    汉室也不可能冒着葬送成千上万的百姓的生命的风险,去做这样的事情。

    程不识只要一想到,朝廷为了此次高阙会战,动员了大半个北国,天子甚至下令削减未央宫一半用度,将泼天一般的资源和人力,投入到战争中。

    结果,却因为自己大意和骄傲、膨胀的缘故,而功亏一篑。

    他就想死的心都有了。

    义纵自然理解程不识的感情和情绪,他蹲下身子,看着对方,说道:“将军不要苦恼,不是还有一具攻城砲吗?正好,吾携带了数百石少府珍藏的好东西,到时候,让匈奴人开开眼!”

    “更何况……”义纵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不知道将军听说过墨家的禁忌没有?”

    “墨家的禁忌?”程不识呢喃两声,然后抬头看向义纵,问道:“君候指的是?”

    “吾说的就是将军所知的那个禁忌……”义纵张开双手满怀向往的道:“从四海翱翔的一种奇特巨兽的大脑中提炼而出,经过墨家加工,用方士术士们曾经提取过的一种毒物,在某些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升华而成的可怕禁忌,有鬼神之力!”

    “为了掌握这种禁忌,墨家已有三位墨者殉道……”义纵压低了声音,对程不识说道:“此物极为宝贵,历来都被珍藏在墨苑最核心的实验室之中,只有钜子和天子可以下令调用……”

    “而如今当代钜子,就在高阙左近,将军难道不觉得,天子命钜子随军,其中大有玄机吗?”

    “即使钜子没有携带那种禁忌,但也肯定携带了次一级的名为火药的造物!”

    “实在不行,墨家肯定会出手的……”

    听着义纵的话,程不识也冷静了下来。

    确实,长安的天子不可能没有料到高阙遇阻的情况。

    他必然早有安排了。

    “现在,就让匈奴人再高兴两天吧!”义纵笑着道:“两日之后,等那台攻城砲建造完成,吾等就先试试石脂的威力,石脂不能陷高阙,再让墨家出手吧!”

    “善!”程不识想了想,点点头。

    有天子坐镇,他确实不需要担心。

    那位可是三王之后,又一位自证天命的天子。

    真正的受命于天的神人。

    有他在,不需要担心高阙。

    反而是匈奴人该好好考虑,怎么在冰天雪地的严寒之中活命!

    ………………………………………………

    高阙城中,匈奴人却是喜气洋洋。

    呼衍当屠甚至下令宰杀了一千头牛和数千只羊来犒赏全军。

    许多匈奴人,被肉食鼓舞着精神,士气也渐渐恢复,不在慌乱了。

    因为,他们已经将汉朝人的阴谋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再过半个月,塞上就要大雪纷飞,到时候,汉朝人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

    等到春天,冰雪消融,单于主力就回到了此地。

    到那个时候,即使打不过汉朝人,却也可以从容的撤退。

    况且,呼衍当屠怀疑,汉朝人明年是否还有继续出塞的力量?

    纵使汉朝军队无敌天下,但没有钱没有粮,他们拿什么出塞?

    更别提,春天一到,汉朝的民夫就得去耕地播种了。

    除非他们想今年秋天大面积的歉收,不然,他们就得乖乖的与匈奴和谈。

    说不定,到那个时候,掌握主动的反而是匈奴。

    因为匈奴不需要春耕,所以,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侵扰侵袭长城。

    没有控制住高阙,汉朝人无法威胁匈奴的腹心和核心地带。

    那样的话,剧本就完全是按照匈奴人的计划来走了。

    到那个时候,汉朝人想要匈奴停手?

    “最起码也得给我大匈奴五百套神骑的装备……”呼衍当屠得意洋洋的想着。

    五百套神骑的甲具,足以让匈奴不再惧怕和畏惧神骑了。

    至于汉朝人给不给?

    这还用想吗?

    除非汉朝人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北方长城一线的郡国,今年秋天颗粒无收,不然,他就得答应匈奴的要求!

    这样想着,呼衍当屠也就不再急于撤退高阙身后的部族牲畜和妇孺了。

    虽然他出于保险起见,依旧在安排着撤退,但已经不再催促和鞭策,甚至严令撤退加快了。

    然而,呼衍当屠却想不到,他的盟友,这半年来与他心意相通,决心共同为了匈奴崛起而奋斗的兰陀辛,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之中。

    一个来自王庭的骑兵,正在日夜兼程,将单于的命令,送到浚稽山去。(未完待续。)8</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