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节 脑洞(2)
    *****%%

    “陛下,臣以为,是不是可以将中国之郡县制,改良一下,移入匈奴……”一个稍微有些胖的中年男子奏道:“以臣愚见,这或是可以一劳永逸的办法……”

    刘彻转头,看向了此人。★

    此人复姓公孙,名诡。

    是的,你没有看错,他就是曾经梁王刘武的谋主,在历史上刺杀袁盎的主谋。

    但在现在,历史已经面目全非。

    梁王刘武再也没有任何觊觎皇位的心思,反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将的宝贝儿子们都安排好出路上。

    这样,公孙诡和他的好基友羊胜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其中羊胜回了老家教书,而公孙诡则不死心,求了梁王刘武举荐,然后来到兰台,从最低级的尚书郎开始做起。

    如今,已经爬到了尚书右仆射的位置,还混进了舍人的名单里。

    换句话说,假如刘彻现在立储,那他就可以进入太子、宫,从舍人开始,开启一次潜邸之旅。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二十年内,刘彻都不会去考虑立储之事。

    倒是这公孙诡,虽然是个官迷,而且野心大的很。

    但相应的,他的能力和手腕以及眼光都不错。

    毕竟,这可是曾经吊打了枚乘和庄忌的大能!

    “郡县?”刘彻看着公孙诡,面带笑容:“卿说说看自己的看法……”

    公孙诡拜道:“回禀陛下,臣读禁中档案,现匈奴乃是以邑落为单位,氏族为群落的社会,是以,臣觉得,似乎可以从这个方面入手,将未来臣服的诸部族,统统编户齐民,按姓氏血缘,以中国制度而代其部落,如楼房部落,可曰:楼烦郡;白羊部落可曰:白羊郡……”

    刘彻听着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这不就是后世满清的八旗制度的原始版本吗?

    满清政权,靠着八旗制度,加上减丁政策以及拉拢蒙古上层王公,第一次彻底的将草原民族驯化。

    不过呢,这个制度,刘彻不打算学。

    原因很简单,八旗制度只是钳制住了蒙古的爪牙,但却没有将之同化——不过,考虑到满清的尿性这也正常,毕竟,满清皇帝自己都不想让八旗与诸夏同化,刻意的强调了许多祖宗制度,千方百计的避免被汉族同化。

    但刘彻不同。

    无论是长城内,还是长城外,这都是诸夏的领土,神圣不可分割。

    在自己的国土上玩弄殖民地的手段,那不是聪明,是傻缺。

    中国为何能从当初黄土高坡上一个数百人的小部落,展到今天,独霸东亚,成为已知世界唯一的文明灯塔?

    靠的就是强大的同化能力和无与伦比的种田技术。

    先王们带领着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期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终于给子孙后代留下了现在这样的庞大疆域和无穷人口。

    想到这里,刘彻就举起手来说道:“卿之议虽好,但是,却忘记了一个重要的原则……”

    “朕并不是羁绊匈奴……”刘彻站起来说道。

    假如是羁绊,那自然可以在给与傀儡单于一定的自主权的同时,从经济和政治上奴役和剥削他。

    打个比方,刘彻甚至可以在未来,要求草原上的匈奴定期朝贡数量巨大的牲畜。

    只要汉军依然强大无敌,这种无本买卖就可以一直做下去。

    就像后世米帝,强x中东,让中东各国不得不给他的石油美元政策背书。

    谁要是敢不用美元结算石油贸易,那就等着被他撕碎!

    但这样的做法,终究是有隐患的。

    那强盛的帝国一旦衰落,就很可能被反噬。

    更别提自古以来,引弓之民最爱的事情就是反噬了。

    刘彻即位六年以来,没有一天不在思考怎么对待草原,怎么统治和控制?

    几乎所有可能的选项和选择,他都想过了。

    刘彻甚至推演过,用铁和血,将整个草原清洗,然后将汉家的罪犯和刑徒流放过去的选择。

    刘彻甚至还为此设计出了一套名为‘刀要过火,人要过种’的屠杀计划。

    不过,姑且不说现在这样的大规模的灭绝计划虽然可执行性很强,但却根本做不到。

    便是做到了,那又如何?

    只要刘彻无法解决草原民族本身面临的生存问题和挑战,那么,草原的威胁就不会断绝。

    假如,用着残酷可怕的手段,清洗整个草原,甚至将草原民族换种。

    但,最多也就维持三五十年的和平,三五十年后,威胁必将卷土重来。

    即使汉室未来步入更高级的文明阶段,走上蒸汽轰鸣的大道,但这草原却会像疥疮一样,永远的纠缠在那里。甚至成为子孙后代的麻烦和痛苦之源。

    所以,对于草原,对于匈奴,对于引弓之民,刘彻必须换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

    既然只要草原的生存环境没有改变,引弓之民面临的环境没有改变,草原民族就会对长城永远虎视眈眈。

    那么,只能是改善游牧民族的面临的生存困境了。

    楼烦人和忠勇军,就是刘彻的两个实验。

    前者,实验在定居模式下的引弓之民的展之路。

    而后者则实验,在文化上认同,但却依旧保持游牧传统的引弓之民的变迁。

    而这两个实验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都是为了求证游牧民族,是否可以与农耕文明共存。

    假如成功,那么,草原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不需要血洗和屠杀,也不需要奴役和洗脑。

    仅仅靠着‘朕为天单于,赐尔等永世脱离苦海’这个承诺,就会有无数的部族和牧民,哭爹喊娘的来抱汉朝粗大腿。

    说不定就是单于庭的四大氏族,也有跑过来跪舔。

    至于匈奴人或者说引弓之民,愿不愿意成为诸夏的一分子?或者反过来说,中国会不会接纳这些引弓之民,衣襟左衽的蛮夷成为自己的同胞?

    这不必担心。

    因为……

    刘彻看着公孙诡和群臣,缓缓开口道:“朕,受命于天,乃保诸夏子民!”

    刘彻将自己的天子剑抽出来,说道:“诸夏者何?轩辕氏,神农氏、伏羲氏、少昊氏……”

    在远古的时代,在蛮荒之时。

    数个繁衍在中国土地上的部落,在黄河相遇。

    他们从此彼此交融,诞生了诸夏。

    诸夏的诸,本就是一个复数。

    而诸夏的图腾,也是诸族图腾融合在一起的。

    龙凤神龟,从此成为了诸夏的神兽。

    最关键的是,文化……

    红山文化、伊洛文化、大汶口文化、仰韶文化,在漫长的岁月里彼此交汇,终于诞生了中国。

    在后世,就有着足够多的考古学证据,证明这些分布在中国各地的先民们曾经交流和交融。

    所以,中国的先民,不仅仅伐山破庙,在征服的过程中,毁灭了无数的远古民族和他们的文明,但也曾经如同海绵一样,将这些远古先民的文化和文明中的精髓,吸入自己体内。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从远古到现在,直至未来,诸夏文明,都一直在或主动或被动的从外界,从其他民族和文明身上吸取他们有益的养分,滋养和滋润自身,强壮自身。

    所以,在刘彻眼中,匈奴或者说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最好还是将他们同化。

    让他们成为诸夏民族的一个新成员。

    这也不是没有生过的事情。

    即使是在远古时期,诸夏的先王也曾经教导和教育过游牧民的先民。

    而在殷商和宗周的强盛时期,游牧民族的先王,也都曾经受到过殷商和宗周的册封甚至羁绊。

    古老的孤竹王国,甚至曾经以殷商代理人的身份,控制草原数百年之久。

    而刘彻现在准备将引弓之民,这个在远古时期,就与诸夏擦肩而过的小伙伴,收归己用。

    而且,条件也已经成熟。

    楼烦人的实验,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了。

    只要能渡过这个阶段,那就可以证明,农耕和游牧是可以互补的。

    而且定居的牧民,从危险的不可控因素,变成了完全可以控制的臣民。

    这些人还将给大汉帝国纳税服役。

    所以,刘彻根本就不会在草原上玩什么八旗或者殖民。

    那只能爽一时,却会埋下长久的隐患。

    当然,这些事情,也仅仅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

    未来,还有着艰难的实践在等待着汉家君臣和诸夏民族。

    但只要能够同化掉草原上的引弓之民,哪怕是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四分之一,都已经足够!

    因为,剩下的那些顽固分子,既不肯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也不肯乖乖跪下来去死,那就只能派军队杀光他们!

    但,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进攻农耕国家,可能还会生,打败了正规军,却被一群农民揭竿而起,搞得焦头烂额的尴尬之事。

    但,在草原上,只要击垮了作为主力的匈奴骑兵,那其他部族,甚至匈奴人本身都会跪下来,听候落。

    当然了,公孙诡的建议,也不是全无用处。

    刘彻坐下来说道:“朕打算待高阙之战结束后,将河间地和新秦中,命为凉州……”

    草原,实在是太广阔了。

    中国的郡级行政单位,在地广人稀的草原,根本不够用。

    所以,州制的复活是肯定的,况且,刘彻早就开始在做着州制制度的创立准备工作。

    这凉州一建立,肯定需求大量的官员。

    而且,不能是新手,毛毛躁躁的新人,在当地也很难混出来。

    所以……

    “卿等若有意愿的,可以写个报告,给尚书令,朕会酌情为卿等安排职位……”刘彻神色严肃的道:“卿等对匈奴若有什么建议或者想法的,也可以给朕写个报告,朕会酌情将实验任务委派……”

    想要收服引弓之民,化夷为夏。

    自然是不可能一两个实验组就可以搞定的。

    在刘彻想来,这样的实验组应该越多越好。

    不怕出错,也不怕失败,就怕没人愿意去实践。

    反正,郅都不是在奏报里说,这次俘虏了数以万计的俘虏,而车骑将军那边的俘虏还是他的一倍吗?

    有这么多的样品,足够汉家的精英,在河间地做数十个实验的需求了。

    公孙诡听了立刻就拜道:“请陛下批准臣前往凉州,为一县之令,则一匈奴部族,以做臣的实验……”

    公孙诡是个聪明人,他自然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想当初,新化城初立,只是一个低矮苦寒的小地方。

    如今的安东都督薄世最开始被派过去,职位也只是新化令兼任护濊校尉,秩比一千石。

    但现在呢?

    人家的头衔拿出来,能吓死人了。

    大汉安东都护府都督、护濊军将军、怀化郡郡守!

    随便一个都是两千石的封疆,而三者合一,已经远了一般的封疆,只要卸任回京,起码是九卿,甚至有极大可能接任大将军之职。

    而薄世只用了不过四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一切,堪称神!

    更关键的是,全天下都觉得这位郅候子弟是实至名归。

    公孙诡,当然是极有野心的人。

    他当初毅然决然的请求梁王将他举荐给朝廷,是因为他想走向更大的舞台,而梁王已经不能给他提供这样的舞台了。

    要知道,他为自己的请求而付出的代价是非常大的。

    他的好友羊胜,回家教书,梁王光是赏赐就给了足足一千万钱。

    足够羊胜在老家开一家规模庞大的学苑了。

    但公孙诡不愿意自己的下半生从此默默无闻。

    他选择了来到兰台,从基层做起,爬到尚书右仆射的位置,在某些程度上来说,他的这个职位的权柄,已经不亚于九卿了。

    但他知道,他已经爬到顶了。

    兰台,只要尚书令汲黯不想挪窝,那就没有人能抢得走汲黯的位置。

    潜邸之臣,心腹羽翼,加上一个忠直的名声,谁竞争的过?

    而在兰台,除了尚书令外,其他官职,都没有直接决策权。

    所以,公孙诡自己要换地图了。

    而即将成立的凉州,无疑就是汉家的第二个新化,第二个安东。

    公孙诡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去做,总有一天,能风风光光的回来。

    与他一般想法的兰台尚书还有不少。

    兰台尚书,是汉家掌握和接触信息以及情报最多的官僚。

    他们自然可以轻易的根据已有信息判断出来,未来,新的升官捷径,就在凉州。

    只要做出成绩,不说复制薄世的奇迹,至少也可以完成他们仕途中最重要的一次蜕变。

    ………………

    啊~最近两天重感冒+四肢疼,好难受~~~~~(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