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二十节 高阙陷落(2)
    <div id="content">

    但是,呼衍当屠忘记了一个事情。

    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何况现在高阙城里,三心二意的人,不要太多了。

    在高阙城还没有倒塌前,就已经有许多人在打着逃跑的主意了——开什么玩笑,汉朝人拿着巨石在数百步外砸城。

    每一块砸到城头上的石头,都显示出了惊人的破坏力。

    一石下砸下,立刻就是粉身碎骨,尽为肉糜。

    换句话说,只要汉朝人愿意,他们拿着这种攻城武器砸上一个月,高阙城也要hold不住。

    更何况,下层的奴隶和牧民们,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

    许多人在巨石来袭后,战战兢兢的跑回了自己的穹庐之中,将脑袋贴在地上,微微颤颤的对着汉朝皇帝的神主牌和一个雕刻着汉朝神骑形象的木雕磕头、祈祷、求饶。

    对这些人来说,汉朝的攻击,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超越了他们认知的现实,属于鬼神的手段。

    人怎么敢跟鬼神对抗?

    所以,在高阙城破的刹那。

    汉军还没有反应,匈奴人自己首先反应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部族的那个人,忽然喊了一句:“神骑要来,大家赶快逃命吧!”

    在草原上,对汉朝的神骑,目前是两种矛盾相反的传说。

    有人传说,汉朝神骑,喜食人,每餐必食一个匈奴人的心脏和大脑,不然,他们怎么那么强?

    但也有人说,汉朝神骑,那是天兵天将,不食人间烟火,只要诚心叩拜,就会秋毫无犯。

    但,不管是那种说法。

    在正面,去跟神骑对抗的人,肯定会死。

    而且会死的非常非常惨。

    那些逃回来的折兰、白羊骑兵,那么被赎回来的本部贵族,都异口同声的告诉其他人:那是魔鬼的军队,凡人是不可力敌的。

    所有见过汉军神骑出手,最后跑回草原的幸存者。

    不管是曾经以凶残闻名的折兰人还是以冷静闻名的白羊人或者匈奴的本部骑兵,最后都因为承受不了打击疯掉了。

    甚至还有人在报信之后,就自杀了。

    他们不敢也无法接受记忆中的那个可怕事实。

    而后来被赎回的贵族,则发挥了贵族的特长。

    这些家伙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就只好夸大汉军的强大,并且添油加醋,将汉军胸甲骑兵进一步神化。

    搞到现在,整个幕南都没有匈奴人敢面对汉军的胸甲。

    胸甲只要一列队,匈奴人就四散而逃。

    然后,汉军就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跑。

    这暴露了胸甲骑兵远距离的奔袭上的不足。

    但却在下层牧民和奴隶心里坐实了汉朝神骑无敌的概念。

    假如不是因为汉朝神骑太无敌,那么,老爷们为什么一看到就跑呢?

    既然连老爷们,还有射雕者们都望风而逃,我们这些小虾米拿什么去对抗?

    还是跑吧!

    实在跑不过就降吧!

    所以,当高阙城破后,整个下层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

    甚至就是很多部族的军队,也立刻哗然。

    在他们的心里,有一个很简单的概念。

    高阙城这样不可能被攻陷的坚城都挡不住汉朝人的脚步!

    我们,不过是凡人,血肉之躯,怎么敢抵挡神骑的脚步!

    在高阙城破的刹那。

    立刻就有数百个牧民,猛然间冲破了高阙另一侧的城门,奔逃出谷道。

    因为这一侧不是防御重点,加之全城都被高阙城另一侧的景象所震撼,所以守门的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就眼睁睁的看着几百骑狂奔而出。

    恐慌和绝望,就像瘟疫,瞬间就感染每一个看到了这一幕的匈奴人。

    许多守门的士兵看着那些临阵逃跑的家伙,只是迟疑了刹那,然后,他们纷纷跳下城头,骑上战马逃之夭夭。

    管制和监督他们的匈奴贵族,根本来不及阻拦。

    实际上也没人想阻拦。

    “赶快跑……”一个头戴着骨都侯毡帽的别部贵族说道:“我们得赶紧回到部族身边,将部落的婴儿和妇孺以及牲畜带走!”

    高阙城已破,可怕的汉朝军队将要直入广阔的河间腹地,进抵阴山。

    再不赶紧赶跑回家,收拾细软,难道要等着汉朝人杀过去,将牲畜和妇孺全部俘虏?

    匈奴人经常征服和劫掠其他人,所以他们很清楚,假如自己部族的孩子和妇孺落到汉朝人手里,会变成什么?

    女性,统统会成为生育工具,孩子,男的将永世为奴,女的会世世代代,沦为婢女。

    部族的牲畜会被宰杀、食用。

    这样,部族将彻底断绝未来。

    而这些人的逃亡,使得整个高阙城的北方城门,门户大开。

    无数的部族骑兵和贵族,蜂拥着逃向那个狭小的出口。

    甚至为了争夺出口,大打出手。

    这非常正常,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无数次。

    甚至,哪怕到了两千年后,类似的事件,也从来不曾断绝。

    当危机发生时,人群的惶恐会在群体作用无限放大。

    为了一个生还的机会,人类是会很残酷的夺取别人的生还机会。

    哪怕事实上,只要冷静想一想,就知道完全可以有秩序的逃生。

    但问题是——这种事情,不能靠一两个人的冷静来解决,只能靠群体的思维来解决。

    而现在,群体的想法就是赶快跑!

    而且,带头跑的都是各个部族的精英。

    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贵族,那些全副武装的军队!

    在半个时辰内,高阙城的秩序,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哪怕是匈奴的本部骑兵,也在这样的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完全失去了秩序,被打散了组织。

    此刻,匈奴军队的缺陷,暴露无遗。

    相比纪律严明,组织明确的汉军,他们的军纪和军法统共就那么几条。

    他们的士兵,也从未受过什么系统性的训练。

    他们作战,纯粹靠的就是经验和默契,而非什么军法和纪律。

    别说是匈奴人,就是蒙古骑兵在早期也是如此。

    史书上有关草原骑兵的描述,永远都离不开‘胜则如鸟之集,败则瓦解云散’。

    …………………………

    “左大将,走吧……”数十名忠心耿耿的匈奴武士,簇拥着死活不肯离开高阙的左大将呼衍当屠:“趁着汉朝人还没有发起进攻,赶紧走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这些武士,一个个抽出了自己身上的马刀和武器,严正以待的望着四周。

    在过去的半个时辰里,匈奴人内部不仅仅秩序涣散,发生了大崩溃。

    更发生了可怕的逃亡潮。

    逃亡潮不仅仅有想逃命的家伙。

    更有着想杀掉一个匈奴高级贵族,从而给汉朝人一个见面礼的叛徒。

    这种事情简直太寻常了!

    别说匈奴了,就是中国历史上,一旦兵败,哪怕是本军亲信,也会立刻涌现出无数的野心家!

    而在匈奴,这种情况就更可怕了。

    当匈奴失败被确定下来后,无数的野心家,那些曾经饱受匈奴剥削和欺压,却一言不发,一声不吭,默默沉受的部族和奴隶,终于等到了这个向匈奴人讨还血债的机会!

    这个血债可以是他本人的,也可以是他不知道那一辈的祖先的。

    在这个草原上,只要战败,就是原罪!

    无罪也有罪!

    何况匈奴血债累累!

    呼衍当屠却是不肯离开,他望着那块倒塌的城墙,还有那砸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的巨石,他跪下来说道:“我呼衍当屠有罪!单于将这幕南的精锐交给我,足足十一个万骑,却在汉朝人面前一败再败,丢尽了匈奴的颜面,哪里还有脸去见单于?”

    高阙城破,更是戳灭了呼衍当屠最后的侥幸。

    高阙一失守,北河和阳山就落入了汉朝的控制。

    这意味着,匈奴在阴山之前,已经无险可守了。

    而高阙都陷落了,阴山还能坚持几天?

    何况,高阙的守军是这样溃散的,他们会将失败的情绪传染给整个幕南。

    根本不会有人再敢阻拦汉朝骑兵的进军了。

    这意味着,在数日之内,除阴山外,其他一切匈奴在这河间的控制之地,将全部沦为汉朝控制之土。

    匈奴人将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狼狈不堪的逃出这个他们的发祥地和祖庭。

    丢失了此地的呼衍当屠,就算逃回去了,那里还有脸面去见单于?

    甚至,他这样的罪人,很可能会被绑在龙城的祭台上,剥皮抽筋,将脑袋制成夜壶,永远的钉在耻辱柱上。

    更重要的是,还会牵连单于以及他的兄弟。

    败军之将,丧师辱国,居然还有脸回来?

    那些早就不爽他的人,肯定会跳起来,进而去攻击和攻仵单于。

    “不!”一个跟在呼衍当屠身边的贵族说道:“您必须回去!”

    “假如您战死在这里,不仅仅将会让大匈奴蒙羞,更会成为汉朝夸耀自己武勋的象征!”那个贵族说道:“尹稚斜当年战死在马邑,尸首被汉朝人吊起来,挂在马邑城头吹成了骨头架子……他的脑袋被用石灰浸泡,然后传递给了汉朝边塞的军民观看,最后,被送到了汉朝的太庙,献祭给了汉朝的祖先!就连他的部族大纛,也被汉朝的骑兵和他们的家人践踏,让污泥和粪水玷污右贤王的狼头大纛……”

    “您愿意看到呼衍氏族的大纛被汉朝人践踏吗?您愿意自己的尸首成为汉朝人夸耀武勋的证据吗?”这贵族问道。

    “可我回去,只会连累单于……”

    “不!”那人严肃的道:“您回去,不会连累单于,反而会将这高阙城以及河间地的失败经验,告诉单于!”

    “这样就算最后依然是一死,但也对得起单于了!”

    “而且,还能让诸部族看到,您的忠诚和勇敢,说不定还有转机!”

    这个时候,远方的汉朝军阵中,出现了第一批开始列阵冲过来的军队。

    汉朝的战旗高高飘扬,战鼓声声,响彻天地。

    “走!”呼衍当屠终于下定决心,一跺脚,带着这些武士,骑上战马,带上部族的大纛,向着北方的城门口而去。

    ………………………………………………

    两个时辰后,踩着落日的余晖,义纵和程不识并肩进入高阙城内。

    值此,这座赵武灵王修建的要塞,终于重回了中国的怀抱。

    但是,经此一战,这座要塞也几乎残废了。

    汉军的攻击,让这座要塞的整个城墙的城基都开始动摇,甚至导致了垮塌。

    而更严重的是随后的匈奴人崩溃和自相残杀,使得这座城市的内部环境几乎完全摧毁,到处都是硝烟和燃烧的木头,大量的残肢断体和死尸到处都是。

    十几个部族首领,带着他们的族人,跪在了道路两侧,他们都举着一些匈奴贵族的首级。

    “准备给陛下写奏疏吧……”义纵对程不识说道:“匈奴在阴山前,都已经不可能有阻挡我军的力量了……”

    只是,汉军也不大可能继续追击了。

    因为,根据物候记录,再过数日,最多不超过十天,塞上的暴风雪气候就要开始了。

    在正午时分都是负数刻的天气中,汉军别说进攻了,就是自保都有些难度。

    好在,河阴和宜梁,缴获了大量的牲畜,暂时可以不用担心吃的问题。

    而高阙城的得手,也使得汉军可以得到一个良好的御寒之地,不用撤退数百里,去梓岭躲避风雪。

    但,另一个问题也同时凸显出来了——俘虏……

    义纵和程不识,都是皱着眉头,看着满城跪着的俘虏。

    在战前,高阙守军有差不多四五万(军队加平民),其中有大概三万左右不是跑了就是死了。

    而剩下的,都跪在汉军眼前呢!

    参考马邑之战的经验,这些俘虏,未来都会成为财富。

    他们会或成为朝廷实验的试验品,或成为汉家的工程队民夫,然后洗脑,最终加入忠勇军。

    而其中的技术型人才,更会成为汉家的宝贝!

    只要善于放牧和照顾牲畜,他们就会成为少府的雇员,成为汉室牧场的一员。

    现在,汉家有官方马场三十六座,有牧农数以万计,其中一半是匈奴降人和投奔的游牧民。

    ……………………

    最近身体很不好,所以抱歉了。

    前两天一直发烧,今天才退烧的~

    嗯,等明天再去吊一天水,应该就差不多能复活了~

    等下周肯定会爆发的!(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