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节 南越内附(1)
    元德六年冬十二月,南越首都番禹。

    南越王赵佗,躺在柔软的床垫上,看着跪在他身前的王孙和大臣们。

    他干瘪的皮肤,现在已经彻底丧失了光泽,曾经哪怕是睁眼都能让人感觉心惊肉跳的眼睛,此刻也黯淡无光了。

    这位诞生在秦统一天下之前的枭雄,在经历了将近百年的挣扎后,终于油尽灯枯。

    特别是两年前,他上朝长安,漫长的旅途,耗尽了他太多太多的精力和生命力。

    能回到番禹,继续称王至今,本身都是一个奇迹。

    “太孙……”赵佗挣扎着在丞相吕嘉的搀扶下做起来,对着自己选定的继承人赵胡招手。

    赵胡是他选择的继承人,同时也是长安两代天子钦点的南越世子。

    这使得赵胡在南越国内,基本不存在什么可以挑战他地位的人或者势力。

    此时的赵胡,也成熟了许多了。

    他甚至已经成为了好几个孩子的父亲。

    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儿子,跪到自己祖父面前,泣不成声的道:“祖父大人,孙儿在这里……”

    赵佗看着赵胡的模样,讲道理的话,他是不太喜欢赵胡的。

    这个孙子性子太忠厚,而且太淳朴,没有多少心机,若在乱世,这样的继承人,不是要被臣子们架空,然后干掉,就是会被外人撕碎。

    不过……

    “傻人有傻福啊……”赵佗在内心叹了口气。

    望着赵胡,他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让这个孙子继承南越江山和社稷是最合适的事情!

    他更是无比庆幸,当年对长安低头,亲自前往长安。

    不然,此刻恐怕……

    南越王国要化为齑粉啊……

    “吾死之后,你要立刻发丧……”赵佗拉着赵胡的手,说道:“给长安上奏疏,请求天子给我赐谥号、棺椁……”

    若在以前,有没有长安的册封和认可,南越是无所谓的。

    番禹距离中国,天高路远。

    长安大兵想要兵临番禹,不是那么容易。

    况且,南越也有着足够的纵深。

    即使是番禹不能守,赵佗也有信心带领百姓和军队,撤退到苍梧和交趾。

    但现在不行了。

    中国,已经恢复成完全体了。

    甚至已经超越秦全盛时期的威势。

    不久前,更是有消息从长安传来,王师出塞,获高阙之塞,定阳山之险,复秦赵九原郡故土,甚至就连阴山也是要再次为中国所有。

    作为曾经的始皇帝侍从、骑郎,秦国征越大军副帅,龙且令。

    赵佗深知高阙之坚,更清楚,阳山防线的可怕。

    秦赵两国在当地经营超过百年。

    特别是大秦帝国,为了修建万里长城,征发百姓数十万,动用军队,历经十几年方才修成。

    而在当时的大秦朝堂之上,对于长城,最重视的始终是榆林塞-高阙这一段。

    上将军蒙恬统兵三十万,屯驻于当地,始皇帝的嫡长子,公子扶苏为监军。

    全盛时期,整个高阙防线,仅仅是外围塞堡就多达七八个,更有榆林塞和九原城在南北两面,相互依靠。

    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即使这几十年残破了,衰落了,但也依然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防御体系。

    但汉军只用不到一个月,就拿回了高阙。

    让人震惊!

    更使得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都明白一个真理——现在,是大汉世纪!

    天命在汉,一切牛鬼蛇神,都要退避三舍,不然,就要被碾为齑粉!

    所以,赵佗知道,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只有走接受长安领导,承认长安威权的路子。

    其他任何选择,都是邪路歪路,肯定会被人当成螳臂当车的那个螳臂一般,轻轻松松的碾碎。

    更何况,长安之行,消除了赵佗心里所有芥蒂。

    当今天子给与了他的同袍和手足们,哪怕是秦始皇帝也不可能给的荣誉。

    更让他光荣而体面的入葬骊山,与秦始皇为伴。

    这样的胸襟,足以折服他了。

    所以,在这个生命的弥留之际,赵佗终于看开了,主动向长安伸出了双手。

    “或许,这就是轮回……”赵佗在心里想道。

    南越王国,始于他的老上司任嚣病故。

    当时,任嚣判断,中国内战不休,二世无能,赵高李斯为了一己之私,将帝国推向毁灭。

    所以,他在临终前,交代赵佗要为迁徙至此的移民和军人的身家性命考虑,毁关梁、断道路,封锁五关,将战火阻隔在南越之外。

    南越王国从此与中国分离,直至今天。

    而现在他已经时日无多。

    中国也早已经恢复太平,甚至已经进入了盛世。

    在自己的临终之际,选择让南越王国重新回归,或许是个很好的选择。

    毕竟,赵佗清楚,自己的子孙有几把刷子,更加清楚,现在的汉家的力量,可怕到了什么地步?

    哪怕是全盛时期的秦军主力精锐,在武安君统帅下,恐怕也不能与之一战!

    但赵胡听了老祖父的话,却是哭的更厉害了。

    赵佗的病重,让整个南越王国都是暗流涌动。

    许多实力派的贵族以及割据的诸侯,都是蠢蠢欲动。

    他们或许不敢挑战他的王位,但绝对敢在祖父死后,跳出来与他为难,甚至割据一地。

    甚至,赵胡还听说,有些地方的实力派,譬如那些只是名义上听从番禹的土王和越人部族,都已经在串联。

    甚至,还有人想借闽越兵自保。

    这些变乱,让年轻的赵胡,有些手足无措,甚至不太清楚应该如何应对。

    但他又不敢在此时提出来,给祖父添忧。

    他就跟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选择了将这些事情都埋在心里。

    反而是南越丞相吕嘉,脑子清楚,思路清晰。

    他趁着赵佗清醒的时刻,抓住机会,问道:“倘陛下不幸,国中贵族生变,臣等何如?”

    赵佗看了看吕嘉,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亲信大臣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赵佗纵横数十年,历经无数变故,阅人无数,基本上可以通过判断,知道别人的心思。

    更别提,吕嘉与他相处数十年,吕嘉的那点小心思,岂能瞒得过他?

    赵佗非常清楚,吕嘉想要做什么?

    他想要一封遗诏,一封他亲笔所书,授命他的遗诏。

    靠着这个遗诏,未来只要有需要,吕嘉就可以行废立之事。

    若是过去,汉室孱弱,这个遗诏,赵佗自然乐意给。

    但现在……

    汉室如日中天,强大无比的军队,吊打世界。

    已知世界曾经最强的匈奴,都抱头鼠窜。

    南越兵马,在汉军面前,恐怕就跟土鸡瓦狗一样。

    再者,当今天子,可是即使在南越,也有着无数人祭祀和崇拜的圣王。

    南越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力量,去与这样一位帝王过招。

    所以,吕嘉的那点小心思,非但不能起到保护南越社稷的作用,更可能的结果是——天子一怒,流血漂橹,浮尸万里!

    整个南越江山和社稷,彻底化为齑粉!

    所以,赵佗看着吕嘉,这个他多年来赖以为左膀右臂的臣子,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为了南越江山和社稷,寡人即使是再舍不得,恐怕也只能对不住了……”

    吕嘉此人,数十年来辅佐他,合辑百越诸族,更穿针引线,与那些桀骜不驯的越人部族沟通,使得南越王国,维持了团结和稳定。

    但是,这是过去。

    在现在,吕嘉已经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他与越人各实力派和南越王国的那些地方藩镇,有着密切的联系。

    他更是反对南越并入汉室,成为汉家诸侯国的中坚。

    吕嘉的想法,也契合了不少越人贵族和番禹大臣的心思。

    这些人想的很简单——我们南越已经立国数十年了,早就独立了,长安居然想要吞并我们?怎么可能?况且,南越并入汉室,越人的文化和独立性如何保持?

    是以,赵佗知道,一旦他死后,赵胡跟长安日益亲近,很可能会引发以吕嘉为首的本土派的诘难甚至是政变!

    而一旦如此,长安不可能无动于衷。

    仅仅是汉室那个可怕的楼船衙门,就有了荡平整个南越舟船,控制水路的能力。

    而舟船既没,汉室铁骑就可以长驱直入。

    到那个时候,番禹可能连半个月都坚持不下来。

    然后呢?

    在战争面前,赵氏社稷和南越山河,全部都将化为废墟。

    到那个时候,后悔就不来不及了!

    所以,赵佗望着吕嘉,对他说道:“丞相啊,你追随寡人数十年,辅佐至今,呕心沥血,寡人曾经说过:寡人不可一日无丞相,今寡人将崩,请丞相追随寡人而去吧……”

    吕嘉闻言,先是一怔。

    他怎么想不到赵佗会如此回答。

    他还记得,当年,赵佗称帝之时,是何等的威风!

    但现在呢?

    只是……

    吕嘉本人也是深受了中国文化熏陶的越人贵族,在他的思维意识里,忠于君王,永远是第一位的选择。

    现在,他的君王让他去陪伴……

    他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而且,赵佗也不打算让他拒绝。

    赵佗勉力挣扎的站起身来,对外面道:“袁公,请进来吧……”

    咯吱一声,殿门被打开,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簇拥着现任南越王太孙太傅、钦命南越国监督袁盎,走了进来。

    袁盎看着赵佗,微微恭身,说道:“盎在此,大王有何吩咐?”

    “请袁公为寡人录遗表……”赵佗挣扎着吐出一口气道。

    “诺!”袁盎正坐下来,立刻有人取来笔墨纸砚。

    …………

    “臣本鄙夫,不识王化,幸蒙高皇帝不弃,立臣为一国之主,南面而称王,至今数十年………陛下仁圣,嘉大惠于臣……古人言:狐死首丘,今臣死,求为陛下走狗,请葬之茂陵,以永为陛下之臣,以报陛下圣恩之万一……”赵佗的文化水平,不是太高,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没有文绉绉的。

    但意思却是很浅白很清晰——南越王国将放弃大部分的自主权,效当年长沙王吴苪故事,成为汉家内藩。

    但同时,也请求长安准许和承诺赵氏的统治地位。

    这很合理。

    袁盎将笔放下,对着赵佗恭身道:“大王高义!”

    有了赵佗的这封遗表,南越王国就将彻底变成汉室的一部分了。

    未来,南越的军事政治和官员任免将系决于长安。

    而他袁盎,或许可以凭借这个功劳,杀回长安。

    赵佗却是笑了笑。

    他是人老成精之人,哪里不知道,其实有没有这个遗表,都已经差别不大了。

    现在的南越的金融、经济命脉,早就被汉家控制。

    更可怕的是,楼船衙门的舰队,已经驻扎在番禹城外的码头,随时可能有数千士兵渡海而来。

    更别提,这两年在交趾、日南、苍梧等地开启的奴隶贸易和蔗糖贸易,让大量汉室力量渗透进来。

    不客气的说,只要袁盎愿意,今天这南越王宫恐怕就要血流成河。

    可笑,吕嘉却还不知道这些。

    赵佗转身,看了看吕嘉,道:“丞相啊,寡人将故,请丞相随寡人一同去九幽吧……”

    他又对袁盎道:“请袁公帮忙……”

    袁盎恭身道:“大王既命,敢不从命?”

    清除吕嘉,是袁盎以及他的前任梅绢一直想做的事情,只是碍于赵佗,不敢从事而已。

    现在,赵佗都开口了,袁盎还有什么不敢的?

    立刻就有数名士兵,捧着一个酒壶,送到吕嘉面前:“请南越王相饮酒……”

    吕嘉却是整个人都呆萌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为了大王好,为了南越社稷好。

    为何大王自从去了一次长安后就绝口不提自立之事,更多次制止他想要搞一些小动作的准备。

    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他吕嘉其实早就该死了。

    当年要不是大王仁慈,宽厚,他早就死在了丛林之中,哪里能有今日?

    所以,当酒被送到他面前时,他没有太多犹豫,拿在手里,恭敬的跪下来,叩首拜道:“臣谨奉命,臣先行一步……”言罢一饮而尽。

    赵佗看着吕嘉的神情和动作,也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可惜……你不该在现在还抱着过去的想法啊……”

    …………………………

    感冒还是没好,依然头晕~~~~~~唉,这个月我都成废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