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节 南越内附(2)
    咚咚咚!

    伴随着九声钟响,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南越王赵佗终于迎来了死亡。

    南越王国,全境缟素。

    甚至,就连南越的邻国闽越,也象征性的在边境上挂出了表示哀悼的白布。

    赵佗,几乎就是一个历史的活化石。

    他经历了秦王朝的整个全盛时期,从开始统一天下,直至最终的崩溃。

    也经历过了汉初波云诡秘的大时代,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天才或者英雄的末路。

    他从战国晚期走来,直至今日。

    几乎是目前已知的唯二的两个政坛寿星(另外一个是北平文侯张苍)。

    但,历史滚滚向前,无论英雄豪杰还是小人枭雄,终将被时光掩埋。

    赵佗去世的当天晚上,选定的王世孙赵胡就在袁盎以及南越大臣贵族的簇拥下,在赵佗灵枢之前即位为新王。

    新王即位后,下达的第一条命令就是立刻遣使前往长安,将赵佗的遗表以及他的奏疏送抵长安,呈递给汉天子。

    这个命令,引发了南越国内的一些地方实力派的不满。

    尤其是苍梧王赵光。

    苍梧王者,其实只是外人对∑长∑风∑文∑学,ww◎w.c¤fwx.n︽et其的俗称。

    他真正的封号是秦王!

    是当年赵佗称帝的副产品。

    同时也是赵佗合辑百越政策的产品。

    赵光本不姓赵,当年,秦兵南下,首先占领的就是所谓的‘扬越’。

    所谓扬越,扬州之南的越人地区是也。

    既后世的广西、广东一带的岭南地区。

    随后秦军继续南下,略取陆梁地,这陆梁地就是南海郡、桂林郡、象郡。

    其中赵佗最开始就是被任命为南海郡龙川县县令。

    而象郡和桂林郡则渐渐演化成为了今天的苍梧和郁林。

    在苍梧和郁林这两地,百越部族的力量,占据上风。

    赵佗为了维系南越王国的团结,不得不册封了一些当地有实力的贵族为王,赐给他们赵姓。

    赵光既是这样的结果。

    赵佗活着的时候,还可以凭借威望压制这些桀骜不驯的百越部族首领,但赵佗一死,就等于松开了钳制他们的缰绳。

    更别提,苍梧王赵光跟南越王相吕嘉是姻亲。

    吕嘉在赵佗死前,忽然‘暴卒’,这让赵光的妻子,整天都在哭哭啼啼。

    而且,新王登基后,首先去给长安上疏,请求中国介入,这也深深的伤害了赵光自己的利益。

    于是,这位秦王非常气愤。

    几次私底下对左右说道:“倘新王内附,吾必举兵反叛,为我越人留一线生机……”

    甚至还扬言:“苍梧山高地远,南北险要,我军据险而守,汉兵必不能越岭!”

    结果……

    三天后,这位秦王既死在了自己的浴室之中。

    他的弟弟赵同随即控制了苍梧的大权。

    然后,赵同就派人送了一封书信,去往番禹,发誓效忠新王,效忠汉天子。

    而在私底下,赵同则对自己的左右心腹说道:“人皆以为吾弑兄,可是几人能知,赵光之所作所为,乃将陷我苍梧赵氏于万劫不复之中?”

    赵光的仇汉政策和排汉念头,在赵同看来,根本就是自取灭亡!

    开什么玩笑?

    今天的苍梧和郁林,离得开汉朝?

    离得开汉朝的甘蔗贸易?

    赵光那么玩,不是会让苍梧全境的越人暴动,就肯定会导致汉军越岭而来。

    无论发生哪一种情况,苍梧赵氏都要gg思密达!

    更何况,一旦汉朝商人断绝蔗糖贸易,没有了汉朝输入的丝帛粮食,百越部族恐怕立刻就要倒退回过去那个食不果腹,饥肠辘辘,衣衫褴褛,疫病横行的可怕时光之中。

    汉人甚至不需要出兵,就可以饿死、困死苍梧。

    而且,苍梧选择自绝于汉,那郁林肯定要笑死了!

    再说了……

    归降汉朝有什么不好的?

    在赵同看来,完全没有什么不好啊!

    哪怕是丢了王号,但也起码可以捞一个食邑数千户的列侯!

    更可将子孙后代,送去长安,学习汉朝文化,从此锦衣玉食。

    与之相比,选择了赵光的道路,苍梧赵氏可能就要回到山沟沟里,去跟野人、野兽还有疫病斗争。

    赵光完全就是脑子秀逗了!

    而赵同如此识相,他立刻就收到了袁盎的次子袁戍的邀请袁戍邀请他,一起去交趾和日南开拓甘蔗种植园和捕鲸贸易。

    这顿时就让赵同深感自己抉择的正确性。

    而在苍梧这样的大实力派都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后,其他小猫小狗,自然不成气候。

    南越内附,就像水到渠成一般,排除了一切内部的阻力。

    自然,这离不开现在汉室强大的威慑力以及汉越之间日益紧密的贸易往来以及文化交流。

    在去年的考举之中,有至少一百四十位南越士子,荣膺了汉室考举士子的功名虽然他们其实并不是要做官,但这个荣誉对他们来说也很重要。

    这意味着一种来自更高级别的文明的认同。

    也是一种他们用于证明自己的方法。

    而这些士子的背后,都站着一个个的南越地方实力派或者大臣家族。

    而这些家族控制着南越王国之中至少一半的军事、政治力量。

    而他们现在的立场,已经全部转向了亲汉。

    有的是为了利益,有的摄于汉室强大军队,但更多的人,却是觉得成为一个汉人有什么不好咩?没什么不好啊!

    特别是那些祖先是秦人的南越军事贵族们,尤其是这样觉得的。

    他们的先人的棺椁,正是因为当今天子的宽恕和仁德,才能落叶归根,甚至埋葬在骊山,为始皇帝陪葬,更享受到了秦汉两代王朝的龙旗覆盖,天子赐棺的荣誉。

    这样,他们自然就不会抗拒归顺汉室了。

    ………………………………

    长安,已到十二月中旬。

    气温渐渐转暖,冰雪开始消融,只是大地依然是一片萧肃,唯有麦田里的冬小麦,感知到春天的步伐,开始渐渐复苏。

    刘彻望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两封奏疏,叹了口气。

    “这就是蝴蝶效应啊……”

    在原本的历史上,赵佗还可以再活十多年,他的死亡真正日期是建元四年。

    足足活了一百多岁!

    但现在,他连百岁也没有活满。

    这让刘彻心里有些酸。

    因为他知道,赵佗是因他之故,提前去世的。

    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奔波万里,自然会大大损伤元气!

    不过……

    刘彻站起身来,对着自己面前的汲黯说道:“制诏吧!赐南越王陀谥文,为南越文王!”

    赵佗在原本的历史上,谥为武。

    这很不好!

    还是文对他,对未来的汉越融合,更有代表性。

    “赐黄肠题凑、金缕玉衣及安车驷马,准以天子礼下葬!”刘彻接着道。

    赐给诸侯王,等同天子规格的葬礼制度,这是刘氏的首创。

    更是拉拢人心的不二手段。

    然后,刘彻就拿起了赵胡的奏疏,看了看。

    赵胡的奏疏之中,除了恳请刘彻给他祖父美谥和高规格的哀荣外,还提出一个刘彻期待已久的要求:请比内诸侯,三岁一朝,除边关!

    这意味着什么?

    刘彻再清楚不过了。

    这就是统一啊!

    不是过去那样,汉室虽然名义上统治南越,但实际上南越依旧拥有独立的军队、外交、法律甚至制度。

    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统一。

    什么叫统一?

    自然是长安可以任免和派遣官吏,可以收税,可以指挥南越军队,南越的法律与汉律统一,不再有区别,汉法既南越之法,南越官府和百姓,也都要遵守和依循!

    南越百姓和官吏,如同汉朝百姓和官吏一样,编户齐民,登记在册。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统一!

    而赵胡的要求,虽然不是如此,但也相去不远了。

    比内诸侯,三岁一朝,除边关。

    这意味着,汉家与南越从此再无分割,彼此同为一体。

    南越王国正式成为汉室的诸侯国,就如同以前的长沙王国一样,汉军和汉官吏以及百姓可以自由往来出入。

    这样的条件,刘彻当然要答应!

    “南越王胡,心怀大义,朕甚嘉之,其赐王御剑、金印,封为越王!”为了嘉奖南越识大体,刘彻自然不惮给他厚赏。

    越王这个王号,不仅仅意味着,南越王赵胡的地位,由他来背书,更意味着南越王国从此凌驾于闽越之上。

    有本事,闽越王也学习南越好榜样啊!

    到那个时候,刘彻自然可以封他一个闵王或者吴王这样的王号!

    “以故南越王世孙太傅盎为越王相,赐银印,以长沙王相振为越中尉,以苍梧王同为越内史,余者,越王可自任也!”刘彻接着下令。

    既然是统一,那就要有个统一的模样。

    南越的军政大权,刘彻自然要全部用自己人。

    袁盎为丞相、长沙王相张振为中尉,再加上已经交了投名状的苍梧王为内史。

    这样,南越军政大权基本在亲汉派或者汉家大臣手里,哪怕其他人想搞什么名堂也得掂量掂量。

    而接下来,为了安抚和照顾南越的本土势力,自然要给他们留些面子。

    总不能说,归顺了汉室,他们反倒利益受损,那样的话,这些家伙还不得反?

    目前,汉室没有精力也没有力气,去南越特别是交趾的丛林里去捉迷藏。

    当前国家的主要发展方向,还是向北,向西。

    至少,在今年开春后,要彻底夺回秦赵故土,将长城防线延伸阴山,彻底巩固住高阙之战的战果。

    “诺!”汲黯恭身一拜,下去准备制诏。

    刘彻却是将视线投注到了闽越和西南夷身上。

    南越已定,那么这样一来,南越的小弟,夜郎国也将顺势为汉家所有。

    以此为基点,加上临邛的程郑氏和卓氏这些年来在西南的经营,刘彻不认为,重新收复西南,还需要什么大的军事行动了。

    仅仅靠着卓王孙和程郑婴,加上夜郎国以及南越的军队,差不多就可以摆平当地的部族王国,将汉室边境,推到云南。

    只是,西南地区,现在想要开发,还是很难的。

    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更是成本问题。

    所以未来,对于西南,基本还是羁绊为主,开发为辅。

    用个几十年时间,移民、开垦、教育、融合,逐渐将当地诸夏化、中国化。

    只要策略得当,这并不难。

    无非就是耐心和投入的问题。

    倒是闽越,让刘彻感觉有些像个刺猬难以下口。

    这个王国,最近两年学精了。

    他们对刘彻和汉室,可谓是恭敬无比,有礼有力。

    刘彻说要闽越使用汉制五铢钱,人家没有犹豫,立刻就答应了。

    刘彻又说,汉家商人往来,闽越不得限制,人家也答应了。

    刘彻又要求,闽越国中贵族子弟必须来长安太学入读,他们照样答应了。

    其国中贵族的汉化速度,也明显加快。

    但,他们就是死活不愿意学习南越和东海国,向刘彻表露他们内附的意思哪怕是假装的试探也没有。

    这使得刘彻很恼火。

    特别是在南越王国已经内附的情况下。

    闽越就凸显出来了。

    毕竟,原本闽越、东海、南海、南越四足鼎立。

    但现在,就一个闽越还没有回归中国的怀抱,其他三国都已经回归。

    在这样的情况下,闽越王国就显得格外的刺眼了。

    “骆郢最近学习情况如何?”刘彻问着身边一个宦官。

    “回禀陛下,闽越世子,已通读《春秋》《孝经》《洪范》,在兵法和韬略方面,也表现不凡……”那宦官答道。

    刘彻闻言点点头,对于骆郢,刘彻可谓是花费不少心思培养。

    如今,这位闽越王世子渐渐长大,已经拥有了回国继承王位的资格。

    不过,还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个,就是他那个站着不拉翔的老爹。

    第二个,就是他还没有留下一个有中国血统的儿子。

    尤其是后者,让骆郢留下一个有中国血统的儿子,非常关键,这不仅仅可以骆郢更加亲汉毕竟,少年郎,最容易沉迷于****之中,为了美人不要江山的可是有不少!

    更别提,留有一个出生在长安,成长在长安,同时还具备了闽越王位继承权的王子,在未来,对汉室有着非常大的用处。

    于是,刘彻吩咐道:“派人创造几个机会,让这位闽越王世子,与几位淑女偶遇吧……”

    “诺……”

    ……………………………………

    还是头疼,明天还要继续挂水,悲催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