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节 波澜(2)
    而月氏人的想法,就很怪异了。

    此时的月氏,早已经在阿姆河流域定居下来。

    其社会经济,也已经转向了半农耕半游牧。

    但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月氏的分裂。

    当年,尹列水一战,月氏惨败!

    连月氏王的头颅,都被匈奴割下来制成酒器,月氏王族自然难以幸免。

    大批大批的王族成员,被匈奴人跟狗一样的杀死,几乎整个王庭,除了孩子和女人,无人幸免。

    匈奴人为了羞辱月氏,甚至将十几个月氏王族的贵族,阉割后当成奴隶驱使。

    曾经拥有无上威望的月氏王族的威权,自从一落千丈。

    西迁时,大家伙还要团结在王族旗帜下,共同度过迁徙路上的危险。

    但,当月氏人抵达阿姆河,驱逐和征服了当地的塞人后,月氏内部的实力派就膨胀了。

    兼之,月氏西迁的途中,吸纳了大量的塞人部族。

    这些塞人融入月氏后,渐渐的也掌握了权力。

    于是,今天的月氏人在事实上,已经四分五裂。

    王庭已经被架空,五个势力强大的部族领,掌握了月氏大权。

    这五个部族领,被称为翕候。

    所谓翕候,在月氏语言中是‘杀人者’或者‘射猎者’的意思,用在具体的贵族身上,就是领之意。

    因为只有领才能决定谁生谁死,也只有领才能决定何时狩猎。

    而后来突厥人的贵族叶护之职,就是翕候演变而来。

    此时,正是五翕候开始掌权,但月氏王庭依然还有权力的历史节点。

    王庭还具备一些威望,哪怕实力强大的五翕候,也要在名义上象征性的尊崇王庭。

    毕竟,现在的月氏还不是那个吞并了大夏,然后入主印度的贵霜王朝。

    它现在,依然还只是一个在****伤口,恢复元气的部落联盟。

    此时,在月氏王庭之中,五翕侯独坐,而月氏王则坐在上,主持着会议。

    现在的月氏王庭,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所以,五翕侯也都对月氏王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尊重和尊崇。

    “我听说了,匈奴人被汉朝击败的消息……”年轻的月氏王,戴着月氏传统的毡帽,持着一柄镶着黄金宝石美玉的权杖,坐在上,道:“所以,召集诸位翕候,共同商讨此事……”

    月氏人的历史非常古老。

    他们是从宗周时期延续下来的游牧部族。

    古称禺知,曾经多次活跃在中国史书上。

    及至秦末,古老的月氏部族崛起,占据了祁连山,向西攻取了敦煌,然后入侵西域,占有当地。

    最终回身东侵,攻灭乌孙,破其部族。

    可惜,最终先是在与匈奴冒顿单于争夺草原霸权之战时落败,被迫放弃河西走廊,退守尹列河,然后又被老上单于连老巢也攻破,残部西逃至此。

    对于月氏人来说,那真是一个耻辱,没有人敢提起的耻辱。

    只是……

    现在,月氏人不得不再次直面自己的死敌:匈奴。

    因为匈奴人追过来了……

    去年,月氏、大夏、康居三国,联合起来,动员了大军,共同抵抗匈奴,结果是一败涂地。

    而且,月氏人更是清楚,与数十年前相比,自己的死敌更强大了。

    他们强大到几乎让月氏人绝望。

    甚至还有翕候被匈奴人杀死!

    再次战败,让月氏恐慌无比。

    他们想起了数十年,自己的父祖辈的记忆。

    许多人都想继续西逃。

    好在,就在那个时候,匈奴人忽然莫名其妙的撤兵了。

    这才让月氏人停止西迁。

    饶是如此,也是吓得浑身冒汗。

    而现在,月氏人已经知道,匈奴人为何撤兵了。

    因为,他们后院起火了。

    自古就无比强大的中国崛起,击败了匈奴的幕南主力,迫使匈奴西征部队不得不回头。

    对于中国,或者传言中的所谓汉朝。

    月氏人是最了解的。

    在月氏人传承的古老传说之中,就有中国的影子。

    月氏人甚至曾经还与秦人做过贸易,名贵的丝绸,曾经经由月氏人的手,贩卖到世界的边缘。

    自然,月氏清楚,那不是传说。

    假如说这个世界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和击败可怕的匈奴骑兵的话,那必然是中国了。

    正因为了解,所以,月氏很清楚,汉朝继续攻击下去,会生什么?

    匈奴肯定会跟当年的月氏一样西迁。

    那,才是月氏真正的麻烦。

    想想看,强大的匈奴人,被汉朝人向猪狗一样驱赶,来到这月氏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风水宝地。

    然后呢?

    先,大夏那些软脚蟹,肯定是要投降的。

    其次,月氏人将不得不再次踏上迁徙的流浪之路。

    下一个属于月氏的牧场和土地,却还不知道在哪里?

    “怎么办?”这样的疑惑,在许多月氏贵族心里反复徘徊。

    翕候们对此也是手足无措。

    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到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不然,他们也不会冒着可能被王庭扣押的危险,亲身来此了。

    月氏,再次陷入了可怕的危机之中。

    稍有不慎,就可能亡国灭种!

    “我的祖先,曾经朝贡过中国,那个时候,中国天子还是周天子……”月氏王让人取出一个古老的青铜印,这个青铜印已经因为时光的缘故而变得破旧不已,甚至印章之上的字迹都已经模糊不堪。

    但是,印章上铭刻的龙纹,却预示这是来自古老的宗周的信物。

    这是月氏还是禺知之时,某次朝贡镐京时,周天子赏赐的信物。

    月氏人将它保留至今,最开始是为了跟中国贸易。

    毕竟,当年月氏占据了河西走廊和整条丝绸之路,必须要有一个能与中国有所联系的物品。

    这宗周的信物,自然就成为了取信中国贵族和商人的东西。

    等到月氏西迁后,此物又成为了月氏人怀念自己过去荣誉的寄托。

    但,月氏人怎么也想不到,此物,居然还有再次被使用的时候。

    “我打算派出使者,持此信物,去中国汉朝的都,朝觐中国皇帝……”月氏王说道:“中国皇帝,素来是很好说话的,当年秦始皇的时候,我们的祖先,也只需要说说好话,就可以进入长城,与他们贸易,此番,我相信,只要我们姿态放低一点,中国皇帝必然会答应出售武器,同时,在未来匈奴西迁时,保护我们!”

    对月氏人来说,这无非是从现在的独立,变成再次臣服中国。

    而他们的祖先,曾经臣服中国天子数百年。

    这没有什么好羞耻的!

    只要有利可图,别说跪下来了!

    就是喊中国皇帝爸爸,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汉与月氏,相距何止万里?

    月氏王相信,汉朝人怎么也不可能越过如此远的距离,真的跑过来行驶宗主权。

    这样一来的话,不过是付出一些好话和低姿态,叫几声爸爸,就可以换来一个天大的靠山和强而有力的保护,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

    假如再次与中国取得联系……

    那么……

    漂亮的丝绸……

    薄如蝉翼,顺滑如水的锦缎……

    还有那些精美的无法想象的青铜器以及各种强大的装备,就都可以变成月氏人的财富了。

    而通过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垄断丝绸之路的贸易,更是足以让月氏王庭再次强盛,进而重新控制全族!

    只要一想到这里,月氏人就兴奋的想要跳舞!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怎么去中国?

    要知道,要前往中国,就要经过匈奴控制的广袤领土。

    风险实在太大了!

    所以,有一位翕候提出了这个问题。

    但月氏王却极有自信,他道:“我曾经在大夏人那里遇到过一个商人,那个商人贩卖着来自中国的茶叶和丝绸,我觉得很奇怪,于是问他,结果,怎么着?”

    月氏王得意的看着诸位翕候,在吊足了胃口后道:“那个商人告诉我,这些商品是他们从印度得来的,而印度则通过一条古老的道路,从中国购来!”

    “这说明了什么?”

    “有一条古老的道路,从印度通向中国……”

    “我将派遣使者,通过大夏,前往印度,然后从印度前往中国!”月氏王非常强硬的宣告道:“无论如何,我们必须与中国重新联系!”

    中国不仅仅强大,而且富庶无比,是月氏人曾经最大的财源!

    以前,匈奴强大,吊打世界,月氏人自然不敢与中国联系,生怕暴露了自己。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中国再次强盛,恢复往日的地位,月氏自然知道应该上门去重新攀上这门古老的亲戚。

    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闻,富在深山有远亲。

    个人如此,群体如此,国家更是如此。

    只要你狂拽吊帅富,那就不用害怕没有朋友和亲戚。

    有的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家伙拼命凑过来,即使热脸贴了冷屁股也有的是人甘之如饴。

    反之,呵呵……

    于是,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

    而此事的涟漪,却并未就此停止。

    东方世界的剧变,通过古老的丝绸之路,沿着山与海,穿越中亚,进入西亚,传到了塞琉西,传到了小亚细亚,传到了欧6,传到了罗马,甚至传到了希腊和迦太基。

    只是,此事跟他们关系不大,顶多有些好事者,稍微感了一下兴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现在,整个欧6,都在燃烧着战火。

    罗马人两面作战。

    错!

    应该是三面!

    他们同时与迦太基、希腊城邦以及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开战。

    战斗的场面,虽然是一面倒,罗马始终在胜利,从未失败。

    但是,迦太基和希腊人的抵抗,却也非常坚决。(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