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节 匈奴的战略调整(2)
    就在亦石表面上假装愤怒,实则内心喜悦无比的时候。

    亦石的死对头,左谷蠡王狐鹿涉忽然站起身,走到场中,对着军臣单于抚胸鞠躬,说道:“大单于,我得到消息,且之那个贼子,背叛了伟大的匈奴,向汉朝人卑躬屈膝,甚至还给汉朝皇帝上书,称汉朝皇帝为‘天单于’!”

    狐鹿涉的话音一落,整个大帐,立刻就炸锅了。

    不管帐中的贵族如何瞧不起,看不起且之和他的呼揭部族。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是单于亲封,而且在碲林大会上得到诸族认可的右贤王,匈奴四柱之一,幕南部族的首领!

    他的投降,给了匈奴帝国的霸业致命一击!

    特别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整个幕南,恐怕都将因此不稳!

    要知道,在草原上,匈奴人的人口,只占不到四成。

    其余六成多,都是非匈奴的部族。

    倒不是匈奴不愿意自己的部族的人口,占据草原的主要人口。

    实际上,在过去的岁月里,只要匈奴愿意,他完全可以让整个草原的部族,都加入匈奴,从而在名义上完成游牧民的大一统。

    当年,老上单于就曾经雄才大略的想要做一个这样的改~『长~『风~『文~『学,ww+w.cf⊥wx.△t革。

    但奈何,除了老上单于自己,其他人几乎全都不同意。

    毕竟,要是引弓之民,真的并为一家,皆为匈奴,那匈奴去奴役和剥削谁呢?

    所以,尽管当时,老上单于,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但,反对者依然是如过江之鲫。

    甚至,就连匈奴的别部,也是抗议声不断。

    无数人扬言,倘若老上单于那样做了,那他们必然要搞个大新闻。

    为了帝国的稳定,老上单于不得不放弃那个计划。

    哪怕他深知,唯有那样,匈奴才能真正拥有未来。

    而老上单于驾崩后,这个事情,自然再无人提及。

    匈奴各氏族,都心安理得的趴在其他游牧民的身上吸血,甚至,连本族的牧民,也要敲骨吸髓!

    如今,且之的倒戈,立刻就会在整个幕南的部族之中,引发轩然大波。

    那些对匈奴人充满仇恨和不满的部族,都将立刻聚集到且之的大旗下。

    但,且之投降汉朝的后果,却还不止如此。

    便是匈奴自己,也将被严重影响。

    尤其是下层牧民和奴隶,恐怕都将不稳。

    军臣更是气的攥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即使他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再听一次,他都依然是火冒三丈。

    甚至,在军臣眼里,现在,河间地的得失以及呼衍当屠损失的兵力,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要先杀死,并且彻底消灭干净且之和他的部族。

    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匈奴将会分裂,草原诸部,更会陷入漫长而残酷的攻伐之中。

    但,现在,且之那个王八蛋,却被汉朝人保护起来了。

    在事实上来说,在没有击败汉军之前,匈奴人不可能伤害到且之,而汉朝军队,对目前的匈奴骑兵来说,又太过强大,甚至算得上无可力敌。

    所以,这就陷入了一个悖论:匈奴的当务之急,是要杀死并且消灭且之和他的部族,但要消灭且之和他的部族,需要先击败汉军,但匈奴又无法汉军。

    这让军臣,真是恼火无比,但却偏偏必须要想办法先解决且之。

    而其他贵族,则是一边愤怒无比的跳起来,痛骂着且之。

    对他们来说,高阙的丢失和河间地的失去,都不如且之的投降,对匈奴的伤害更大。

    丢掉高阙和河间地,只是丢掉一块富饶的土地而已。

    实际上对匈奴的伤害,其实比较有限,影响的也不过是幕南和河西走廊的安全而已。

    但河西走廊,崇山峻岭,峡谷密布,地势险要,道路崎岖。

    除非汉朝人能飞,不然的话,河西走廊足以拖住汉朝军队的速度。

    至于幕南部族?

    讲真,打不过,就跑,在草原上不会有人嘲笑。

    这也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

    对游牧民来说,从幕南转移到幕北,这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在过去的千百年历史上,他们的无数代祖先,都曾经反反复复的走过这条迁徙道路千百万次。

    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

    大不了,将幕南暂时放弃给汉朝人。

    这又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当年,秦王朝强大的时候,包括匈奴、东胡和月氏在内的所有部族,都放弃了幕南,转进到了幕北。

    那时候,匈奴人弱小而贫穷,牲畜也少,日子自然过的很艰苦,但总归是活下来了。

    而现在,匈奴全有西域,而且还可以通过西征补血和补充。

    讲道理的话,放弃幕南,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

    反正,汉朝是农耕民族,他们不可能也没有能力,在茫茫草原上种田!

    但,且之倒戈后,整个战略态势就完全改变了。

    汉朝人有了一个傀儡,一个打手,一个代言人。

    这使得,汉朝可以控制和统治草原了。

    这样一来,一旦匈奴放弃幕南,且之和他的部族以及那些可能会投靠且之的奴隶,立刻就会填补匈奴撤离的留下的真空,并且迅速强大起来。

    在草原上,历来都是如此。

    你不要的牧场,马上就会被其他人占据,他们会用你无法想象的速度,填补你留下来的空白,然后发展壮大。等你发现的时候,对方已经尾大不掉了。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不像汉朝人,会对瀚海望而生畏,不敢前进。

    相反,他们跟匈奴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们知道怎么穿越浩浩瀚海,知道怎么寻找食物和水源,知道怎么辨别方向。

    这样一来,麻烦就大了。

    原本,放弃幕南,只是为了消耗和浪费汉朝人的力气,让匈奴获得安全和休养生息、发展壮大的时间。

    但,现在,汉朝有了且之这个傀儡,完全可以在幕南,建立起由且之控制的秩序。

    等且之稳固下来,他肯定会带领汉军,跨越瀚海,杀到幕北来。

    今年弃河间,明年弃幕南,后年弃什么?

    幕北吗?

    幕北再丢了,匈奴就只能西迁到西域诸国这样的狭小地域生存。

    而且,汉朝也不可能不追杀。

    最终,匈奴难道要跟月氏人一样,远逃数千上万里,离开自己的故乡和草原,前往远方的世界?

    这对任何一个现在的匈奴贵族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但在另一方面,却有很多贵族,都在心里动摇了。

    这也是且之的背叛,必然带来的连锁反应。

    毕竟,右贤王都投降了,那我们也投降,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当然,嘴上没有人会说。

    但,却有很多人都在心里面为之心动,尤其是幕南贵族。

    “这单于庭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许多人都在心里琢磨着:“我们得为氏族的存续考虑……”

    对游牧民而言,氏族或者部族的存续,才是最终极也最迫切的问题。

    为了存续,他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见此情景,即使是方才居心叵测,想要搞个大新闻的亦石,也慌了神。

    且之的背叛,终于让他知道,匈奴帝国已经走上了悬崖,随时都可能要粉身碎骨。

    他想要的是匈奴帝国的单于之位,可不是一个被人拆成了碎片,当成奴隶驱使的单于。

    于是,他悄悄的收起自己心里的那点子心思。

    至少,在匈奴渡过危机之前,他不会再乱来了。

    “大单于……”右大将,须卜氏族的须卜呼难出列抚胸道:“不如,我们派个使者去汉朝,跟汉朝人谈谈?汉朝若愿意交出且之,那我大匈奴就承认汉朝对河间地的占领,如何?”

    这个建议,自然只能由大臣提出,而不能由单于自己,或者挛鞮氏的王族提出。

    不然的话,单于就会被认为软弱。

    而须卜呼难的地位,也足够提议这样的事情,而不必担心被人指责。

    须卜氏族强大的骑兵,足以,让那些敢于叽叽歪歪的家伙闭嘴。

    在须卜呼难后,狐涉鹿也道:“大单于,臣以为右大将所言,甚为不错……”

    这也确实是目前匈奴最好的选择了。

    拿一个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河间地,换来危及自己生死存亡的且之的性命。

    这个交易划算的很!

    倘若汉朝人答应了,那就可以借此斩断汉朝伸向草原的手,更可让诸部族都知道:投靠汉朝,就是这样的下场!

    让其他人,从此以后,在投降的时候,都要考虑考虑:汉朝可是有着出卖投降者的记录的!

    在未来的汉匈战争中,为匈奴取得一定的优势。

    即使汉朝不答应,匈奴也没有损失不是?

    更可以借着和谈和使者往来,给匈奴调整部署和战略以及扩军备战,训练军队,争取弥足珍贵的时间。

    军臣听着,装出一副犹豫的样子,说道:“可是,汉朝背信弃义,撕毁和亲条约,悍然夺我河间地,本单于不去向汉朝复仇,却还要跟汉朝人委曲求全,这让本单于实在难以接受!”

    “请大单于为大局考虑!”

    “请大单于为大局考虑!”许多贵族都出声符合,这些人多数都是幕北部族的首领。但也有幕南部族的首领。

    毕竟,匈奴作为一个民族和国家,整体虽然愚昧、落后。

    但其最顶层的贵族,却都具备着一定的眼光和见识。

    他们都清楚,现在对匈奴来说,当务之急是什么?

    “可汉朝,十之八九,不会答应……”军臣却是继续犹豫。

    作为单于,他必须保持对外强硬的态度,决不能软弱,特别是涉及到河间地这样的匈奴重地时,他决不能留下任何话柄给人。

    否则,说不定哪天,匈奴在汉朝人面前再吃一次亏,愤怒的匈奴士兵,就可能自己发动政变,将他的脑袋砍下来了。

    “大单于,我们并不需要汉朝人真的答应……”须卜呼难说道:“我们只是要迷惑和迟滞汉朝人,为除掉且之,争取时间!”

    须卜呼难道:“奴才,已经有一个计划了,一旦汉朝人拒绝交出且之,那么,奴才就立刻发动,在汉朝内部,刺杀且之!”

    听到须卜呼难这样说,军臣这才顺驴下坡,道:“既如此,此事就交给右大将了!”

    反正,无论如何,这个事情,跟他这个单于是没有关系的。

    不过,见到这一刻,有数位从老上单于时代走过来的匈奴大贵族,都感觉有些心灰意冷,甚至倍感凄凉。

    老上单于在位的时候,他雄才大略,从不用阴谋诡计,也更从不像这样瞻前顾后。

    他总是果断而明确的下达命令,要求诸部族服从。

    反观如今的单于,却连这样是为了匈奴本身的计策,都要避嫌,都要将责任和后果,推诿给臣子。生怕自己沾上麻烦,成为其他人攻仵的目标。

    老上单于若泉下有知,恐怕已经在坟墓里打滚了!

    甚至,他连已经死掉的尹稚斜,也都比不上。

    尹稚斜至少不会跟军臣这样,都这个时候了,还在顾忌自己的名声和地位。

    要不是如今匈奴面临危局,这些贵族甚至都有了换一个单于的想法。

    但军臣对此却茫然不知,他甚至还觉得自己干的非常漂亮,完美的保住了自己的单于名声以及威望,更得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所以,他得意洋洋的说道:“诸位,再商讨一下,兰陀辛应该怎么处置吧?”

    兰陀辛被他骗到单于庭后,本来应该是立刻杀死的。

    但,因为须卜呼难以及狐涉鹿等人求情,兰陀辛得到了一个获得公开审判和给自己辩解的机会。

    “将兰陀辛那个罪人,给本单于押上来!”军臣对左右吩咐一声。

    立刻就有武士,拖着被五花大绑的兰陀辛,来到这大帐之中。

    诸位部族的首领和贵族,纷纷将视线,投注到兰陀辛身上。

    对于匈奴人来说,在他们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父杀子,也曾经发生过子杀父。

    至于其他什么兄弟相残,叔侄互博等等事情,更是数都数不清楚。

    而大臣贵族的叛乱和政变,几乎每年都要发生一两次。

    然而,一个贵族,带兵进入龙城,逼死母阏氏,杀死一位德高望重的氏族老人,这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无数人都关注着此事的结果。

    ……………………

    推荐荣誉与忠诚的最新力作《席卷天下》!

    敢写五胡乱华时代的作者很少,而能写出汉人在逆境之中,奋发图强,驱逐鞑虏,雪耻复国的人就更少了~

    所以,推荐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