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节 匈奴的战略调整(3)
    兰陀辛此刻的神色憔悴无比,这些天来,他一直被严格关押在单于庭的某个穹庐之中。

    在被关押的这些日子,他想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

    现在,他望着那些曾经熟悉的朋友或者敌人,已经非常坦然了。

    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死的。

    他不死,单于难以服众,国家难以团结。

    所以,他很磊落的望着单于和其他的贵族,跟以前一样,跪下来,拜道:“奴才拜见伟大的撑犁孤涂,愿天神永远庇佑着您!”

    军臣却是鼻孔哼了一声,以示不屑。

    虽然,兰陀辛逼死母阏氏,其实作为儿子,军臣是很高兴的。

    因为,他的母亲,一直埋怨他杀死右贤王!

    而且,一直以来,他的母亲喜爱和宠爱尹稚斜更甚于他。

    军臣知道那是为什么。

    匈奴早期混乱的王族生活,早就了无数的悲剧和喜剧。

    他与尹稚斜,名为堂兄弟,实则是亲兄弟。

    这种狗血的宫廷闹剧,让军臣不厌其烦,他甚至也有过干脆杀了母阏氏这样的念头。

    但,他杀自己的母亲,和别人杀他的母亲,这是两个概念。

    更何况……

    无数人都在他耳边,说兰陀辛现在可以带兵杀死母阏氏,将来可能就要带兵逼宫了,即使兰陀辛摄于自己的威慑,不敢反抗,但未来,左贤王(于单)即位,万一于单控制不住怎么办?

    所以,兰陀辛这样的臣子,不管他多么能干,多么忠诚,都是留不得的!

    但,想要兰陀辛死的人,跟想要他活的人的数量,几乎都差不多。

    尤其是左大将呼衍当屠、右大将须卜呼难,都为兰陀辛求情。

    尤其是前者,甚至派人来单于庭,说什么‘奴才可死,兰陀辛不能死’。

    这让军臣非常怀疑,也非常疑惑。

    什么时候,兰氏的这个宗种如此重要了?

    这才让军臣决定给兰陀辛一个机会。

    “兰陀辛,你可知罪?”军臣冷冷的问道。

    “回禀大单于,奴才不知罪!”兰陀辛望着军臣和其他熟悉的贵族,挺直了胸膛说道。

    他知道自己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

    除非天神显灵,不然他是活不了的。

    这就像中行说曾经跟他说过的那个故事。

    汉朝的吕后死后,群臣动政变,诛灭诸吕,杀死少帝兄弟,结果新君即位后,立刻疏远和放逐了那些杀死少帝兄弟的大臣,至于那些在杀死少帝兄弟过程中予以配合的宦官,更是一个都没跑,统统被赐死。

    他如今,与那些汉朝杀死少帝兄弟的大臣相比,所做的事情,更加严重。

    他带兵进入龙城杀死呼衍氏族的上代族长,逼死母阏氏。

    在单于眼里,肯定已经跟叛逆和贼子没有区别。

    不过,兰陀辛不后悔。

    匈奴想要救亡图存,就必须团结。

    而母阏氏是破坏团结的罪魁祸。

    她若不死,继续挑拨下去,挛韑氏将无法团结对外,其余三大氏族和诸别部,也会出现精神错乱。

    在汉朝步步紧逼的今天,匈奴再不团结,要不了几年就要做亡国奴了!

    为了匈奴,也为兰氏,他必须那样做!

    因为心知必死,所以,兰陀辛无所畏惧,更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直接看着其他人说道:“正如汉朝的一句古话: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母阏氏亦然,她若不死,诸位贵人、单于都将寝食难安,匈奴更有倾覆之危!所以奴才斗胆,杀了她!”

    说着,兰陀辛就是一叩。

    然后,他抬起头,接着道:“但奴才自知,奴才这样的行为,将获罪先祖和神明,所以,奴才不敢求生,之所以坚持至今,还未去死,只是想要告诉大单于以及诸位贵族……”

    他看着军臣,看着自己那些恨不得他马上去死的兄弟以及敌人,还有那些为了他奔走的朋友,道:“如今,我大匈奴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如不再团结起来,冒顿大单于和老上大单于创立的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请大单于与诸位贵人,在奴才死后,上下一心,团结一致,共同面对汉朝的挑战,让匈奴的霸业,能够继续,让匈奴能够继续存续!”

    “临死之前,奴才,有一语,想要告诉大单于:被老上大单于羁押在浚稽山的故若韑王,有着绝高的智慧,足以为大单于出谋划策,与汉朝作战,决不能缺了若韑王的智慧!”

    “另外,奴才还带来了若韑王为大匈奴出具的一个战略:请大单于继续率部西征,但不要再是劫掠和破坏,而是在所过之处,尽立大小渠帅以及部族王,能骑田,则以奴隶骑田;能放牧,则以部族居之!而汉朝若来攻,则放弃汉朝所攻之地,汉朝难以长久的维持跨越数千里的远征,所以,只要撑过去,他们就必然撤退,待汉军一撤,我军复又卷土重来,而且,草原辽阔,可以通过拉长汉朝的补给线,然后打击他们的补给线,摧毁他们的后勤,使得汉朝军队无法远距离的远征,如此只要拖上数年乃至于十数年,汉朝必然支撑不了如此漫长的消耗战争,必然求和,届时,战和之权,就在大匈奴之手了!”

    这个战略是兰陀辛在若韑王的战略的基础上补全而来,更有效,也更全面。

    但兰陀辛将功劳全部推给若韑王。

    因为,他不需要!

    而兰陀辛的话,立刻就在许多贵族心里引了共鸣。

    确实,现在的匈奴,完全不是汉朝人的对手!

    高阙之战甚至证明了,哪怕汉朝没有神骑,匈奴骑兵占据绝对兵力优势,都打不过汉朝的一支偏师!

    在这样的情况下,匈奴必须想个办法,扬长避短。

    而兰陀辛转述的若韑王的战略,虽然看上去很简单,但在匈奴人眼里,却如同高屋建瓴一般的宏伟和详细。

    而且,还清楚的指出了在如今情况下,匈奴应该采取的对策和办法。

    最重要的是:极具可行性!

    就连军臣,都颇为意动起来,问道:“若韑王现在何在?”

    军臣是记得自己的那个姓刘的幼弟的,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回禀大单于,奴才在来单于庭时,已经将若韑王带来,就在帐外!”

    “马上传!”军臣立刻吩咐下去。

    现在的匈奴帝国,已经到了即使军臣都知道,他必须抓住一切可用人才来为他策划与汉朝的战争!

    找不到对付汉朝的办法的话,那匈奴的灭亡,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