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节 封神
    回到长安,元德六年正月丁丑(初七)。

    巍巍灞桥,一片肃穆。

    一位又一位,黑甲红袍的士兵,全副武装的林立在道理两侧。

    他们组成了一个绵长而庞大的队列,几乎从灞桥,一直延伸到渭桥。

    足足一万名军人,挺身肃立,面容肃穆,望着那些躺在棺椁之中,被三军将士抬棺而归的英雄灵枢。

    身被孝服,全身缟素的妻子,拉着儿女们,抽泣不停。

    空气中弥漫着哀伤的气氛。

    围观的百姓也都触景生情,许多地方都传来了哭声。

    这次高阙会战,关中父老将他们最优秀最杰出的子弟,送上战场。

    这些子弟兵,没有辜负关中父老的殷殷期盼,他们面对三倍于己的匈奴精锐,勇敢作战,宁死不退,奋勇杀敌,取得了汉室历史上,甚至是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大胜。

    但代价也是沉重的。

    灞上军和棘门军残废,至少有三千关中子弟,永远长眠在河阴的平原中。

    三千个家庭,从此失去了丈夫、父亲、儿子以及兄弟。

    第一个棺椁,被郅都和汉军的将军们抬着,走下灞桥。

    棺椁上覆盖着黑龙旗,一个校尉捧着灵牌,走在前方。

    举着灵幡的太常官员低沉的吟唱着指引英灵魂魄回归故里桑梓的诗句,这是屈子著名的《招魂》:“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邪?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详邪……”

    少府的乐师们也奏响了著名的诗之出车与南仲。

    激扬向上的乐曲,带着丝丝的悲壮与哀伤,如泣如诉。

    刘彻顺着这些乐声,走下撵车,提着天子剑,走到灵枢之前,望着那一排排的神主牌和一具具棺椁,以及被装载在马车上,盛在搪瓷瓮中的战士骨灰。

    他缓步向前,走到当先的棺椁前,先看了看抬棺的郅都以及将军们,然后再凝视着棺椁前方的那块神主牌上铭刻的文字:汉灞上军骑都尉张氏讳威公。

    刘彻沉默一会,然后忽地拔出那柄汉天子的象征,高帝斩白蛇剑,指向那棺椁,道:“灞上军骑都尉张威,朕命尔永为朕臣,值守朕躬,永永无穷,懋及子孙,咸于万世!朕封尔为博成侯!命为茂陵城隍,永享后世血食祭祀!”

    说着,刘彻的天子剑,就在其棺椁之上轻轻一点,出清脆的响声。

    城隍神,是中国传统宗教之中的一种神职。

    古称水庸神,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是正神,享受香火祭祀,但彼时的城隍,更像一种宗教神,而非守护神。

    直到,楚汉争霸,局面得到了改变。

    楚汉争霸前期,项羽吊着刘邦打,尤其是彭城之战,刘邦几乎输光了一切,差点连自己的小命也丢在彭城。

    刘邦能活下来,要感谢两个人。

    一个就是郑当时的舅祖父,那位在彭城外围,为了养寇自重或者别的原因,抬了刘邦一手的丁公。

    而另一位,就是刘邦的亲信大将纪信。

    正是纪信伪装成刘邦的模样,假意出城投降,给刘邦争取到了宝贵的逃生机会。

    而纪信的下场,很惨很惨……

    他被项羽活生生的烧死了……

    后来汉室鼎立,刘邦怀念纪信,于是,将纪信的家乡阆中县的一部分,改为‘安汉县’,更封纪信之子纪通为襄平侯。

    同时,还在上林苑之中,为纪信建立神庙,每岁二月初八进行祭祀。

    至太宗时期,因为祭祀纪信的习惯,已经成为传统。

    同时太宗思念忠臣,于是,敕封纪信为史上第一位城隍神,永久守护上林苑的宫阙和山陵。

    至此,影响之后两千年的城隍神神职开始确立,并且在之后的岁月里,不断扩张到天下的大小城市。

    至明朝时,几乎没有那个城市没有城隍神和城隍庙,更展出判官、黑白无常等等属神。

    然而,在现在,城隍神依旧只有纪信一位,守护的也只是上林苑。

    但刘彻是谁?

    天子!

    什么是天子?

    代天牧狩,上苍之子,除了冥冥中的上苍之外,一切牛鬼蛇神,仙魔道祖,统统都要受命于他,一切不得到他同意和册封的妖神鬼怪,统统是淫祀,现就要摧毁!

    自然,他也有权力敕封和册封一位神明。

    这也是中国皇帝和西方君王在本质上的不同!

    中国皇帝,自古都是骑在诸神脑袋上的。

    别说是什么教皇教宗,就特么的是天使下凡,见到皇帝也得跪下来,乖乖的听命!

    除了老天爷,任何神魔仙妖,统统要跪舔皇帝。

    谁要是敢叽叽歪歪,不服从皇帝的意志,那分分钟就要被皇帝打落神座,削掉神职乃至于一切祭祀和道场!

    这是远古的先王,留给中国子孙后代最为宝贵的遗产之一。

    自从尧帝,绝天地通后,就决定了中国必然是一个世俗国家!

    此刻,刘彻口含天宪,以天子剑,亲自册封张威为博成侯以及城隍神。

    自然,这命令立刻就生效!

    不需要什么上帝、天使许可,更无须什么教廷认同。

    马上就让这个世界多出一位城隍神。

    茂陵城隍张威!

    “臣等奉诏!”群臣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没有任何意见,休说是封一个城隍了,便是再立一位天帝的事情,刘氏天子都干过,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刘彻却是继续向前,走到第二具棺椁前,这是棘门军校尉王奉的棺椁。

    “朕命尔王奉为河阴山主,永振河阴,永享血食,析河阴以北为‘容县’,为尔封国,以尔子为容候!”刘彻再次敕封。

    封神之事,本就是皇帝特权。

    只是一直以来,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不怎么善于利用这特权。

    即使李世民,也只是册封了两位门神,至于宋朝的道君皇帝封的神明倒是挺多,但却沉迷于封建迷信!

    但刘彻知道,封神之权,是祖先留给后世子孙最宝贵的遗产之一。

    在远古时代,先民们走出蛮荒,点燃文明的火光,那时候四周全是毒虫猛兽。

    为了保护人民,无数英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为了纪念这些英雄,先民们于是将他们神化,升华为神明。

    到现在为止,中国的大部分神明,都是如此而来。

    而在三王五帝时期,中国天子,更是既是人皇也是天帝!

    这种文化影响,到了三代,也没有消退。、

    譬如夏天子,从来都是自称太阳神。

    商天子,自命为玄鸟子孙,是神子。

    周天子干脆就自称上天之子。

    而与之相对应的,大部分的神明,都是对百姓和人民,做出过贡献和牺牲的英雄的化身。

    从山神土地,直到天神天地,皆是如此。

    譬如,刘彻曾经祭祀过的介山山神介子推,就是典型的先是人贤,后为神明。

    所以,刘彻非常清楚,先王和先民们,将这个权利留给子孙后代,不是让子孙们搞封建迷信,去追求什么长生不老的。

    这是祖先们留给子孙后代,构建自己的时代,振奋民心,团结上下的利器!

    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不爱金钱的,也有不爱名利,更有不爱美人的。

    但有不爱当神的吗?

    更何况,刘彻不仅仅将这些英雄敕封为神,更将他们封为列侯,让他们的子孙即位,享受富贵,让他们的家族,得到他们奋战博来的遗产,让他们的子孙后代,享受福泽。

    这就基本上与毒、品一样,只是让人闻着,恐怕都难以自抑!

    果不其然,听着天子的话,跪在地上的大臣贵族以及周围围观的百姓甚至肃穆的军人们,人人都是难以自抑!

    对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和最关心的事情,永远是两个。

    第一,自己的身后名与死后在九泉之下的待遇。

    第二,家族的展与未来。

    这两个事情,即使再过两千年,在中国人心里也依旧根深蒂固。

    而现在,刘彻一次性就帮他们解决了这两个事情。

    身后名和死后哀荣?

    封你为神,你还担心吗?

    这可是神!

    几百年几千年都不会淘汰,永享血食和香火祭祀,永为后世留念、祭祀、推崇的神!

    而,天子的册封,从来都是成神的终南捷径。

    从古至今,因为天子敕封,而永享血食的神明,加起来,几乎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营!

    仅仅是为了死后成神,这个世界就会有无数人,不要命!

    更别提,子孙后代,还可以享受自己的福泽,成为列侯……

    而且,今天天子能封这阵亡将士的英灵为神。

    那么,未来,天子会不会因为思念忠臣,而封病故大臣为神?

    仔细想一想,以当今的尿性,是很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贵族大臣士大夫和百姓、军人的想法,一下子就出奇的一致了:一定要立功!而且是立下军功!

    为此,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因为,现在,事实证明了,不仅仅军中自有颜如玉,军中自有黄金屋。

    军中更是一个堆满了神格和神职的宝库。

    只要立下功勋,何愁不能混一个神名?

    ……………………………………

    刘彻却是继续向前,当然,一连敕封了好几位山神土地和河伯雨师。

    虽然,神职越封越小,爵位也越给越低。

    但却根本无法阻碍众人心里熊熊燃烧的立功之心!

    甚至,就连郅都都心潮澎湃,难以自已。

    如今,战死的都尉校尉,都可以封为城隍山主。

    那么,未来,若是自己战死或者病逝,天子岂非是要拿出五岳乃至于八主这样级别的高级神职犒赏和敕封?

    即使天子没有想到,自己也可以提醒嘛……

    反正,只要丢掉节操,天子总不好意思拒绝!

    不过是一纸敕封而已,但自己却可以实现某种意义上的与天地齐寿,日月同辉!

    即使是群臣中的儒家大臣和博士们,此刻也都难以按捺自己内心的激动。

    儒家虽然说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

    但孔子自己也说过:河不出图,凤鸟不至,吾已矣夫!

    对于中国士大夫和贵族来说,生为人杰,死为鬼神,这是他们永远无法抗拒的事情。

    伴随着无数人的目光,刘彻走到了那些被马车载着,整整齐齐的摆在马车之中的一个个骨灰瓮前。

    对刘彻来说,其实,他更敬重和更感动的是这些有名无名的英雄。

    因为,他们的名字,不会被记载到史书,也不会得到后人的隆重纪念,三五十年后,甚至,他们的家人,也会将他们遗忘。

    他们将成为被掩埋在黄土下的灰尘,化作春泥。

    但,他们却托起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用他们的血肉,筑城了新的长城。

    正如天朝太祖所说:只有人民,也唯有人民,才能创造历史!

    帝王将相、公侯大夫,都不过是寄生在人民身上的寄生虫而已。

    刘彻默不作声的拿着天子剑,在其中一辆马车身上轻轻一点,道:“君等皆朕忠臣,朕甚嘉之,其令君等,永为朕卫,永宿朕陵!”

    然后,他收回天子剑,对身后的汲黯吩咐道:“尚书令,朕命尔自河阴、高阙之阵亡士卒之中,遴选忠勇之人,录为城隍山主、河伯雨师之属官、官吏,阴司之吏员!”

    “此事,卿与执金吾、丞相以及曲周候,协同办理,共同遴选,甄别,然后奏于朕前,朕当亲览而懋焉!”

    “诺!”汲黯立刻叩说道:“臣谨奉诏!”

    郅都也立刻微微恭身,急切的道:“臣亦奉诏!”

    而在群臣之中的曲周候郦寄,更是在心里都高兴的跳起来,连忙叩道:“臣寄谨奉诏!”

    至于丞相周亚夫,现在还在太原,主持善后之事。

    但丞相长史番训却是立刻代替周亚夫出列拜道:“臣代丞相谨奉诏!”

    这种事情,是天大的好事,不仅仅可以刷声望,更可以塑造形象,就像后世流行的慈善基金,没有人会拒绝参与。

    当天,这个事情,立刻就像风暴一般,在整个关中呼啸。

    无数人在听说了这个事情后,都是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甚至,就连那些阵亡将士的家庭,也因此振奋、兴奋。

    生为人杰,死为鬼神,不仅仅可以福泽子孙,更是庇佑家族的好事情!

    想想看,一个受到天子册封的鬼神,庇佑着家族,家族何愁不兴?(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