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节 朝觐者
    当夜幕降临之时,刘彻才从茂陵返回未央宫。

    尽管忙累了一天,但,有些事情,却是必须抓紧时间解决。

    所以,刘彻只是在撵车上眯了一个时辰,回到宫里后,立刻又投入了工作之中。

    好在,他一年到头,这样的工作状态,也不过四十天,所以,还算好,并不是很累,也没有出现其他皇帝一般,二十来岁就跟三十岁一样的可悲模样。

    将堆积在案头的公文处理完毕,就已经是三更了。

    刘彻伸了个懒腰,看了看眼前堆积的奏疏,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基本上,现在要由他亲自处理的事情,都必然是军国大事,而且必须是由他亲自批准的事情。

    就如这些奏疏。

    这些奏疏,基本上都是丞相府和车骑将军义纵等上奏的有关高阙和河间地的行政划分方案以及筑城建议。

    对于中国来说,任何得到手里的土地,都会想方设法的进行展和开。

    即使是沙漠,也会有官员按捺不住与生俱来的种田本能,想要尝试屯田。

    至于南方的丛林和北方的雪国,从来都是要种个够的。

    更别提河间地这样的沃土了。

    虽然暂时还没有摸清楚当地的水文和土地情况,但各级大臣,却都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要在当地开垦屯田了。

    他们的主张,有的刘彻同意了,有的封驳,也有的需要调查。

    但,这些都不急。

    当务之急,还是要移民!

    当年秦国全取河套,随之移民三万户。

    靠着移民和长城驻军,在陈胜吴广起义之前,河间地,一直牢牢控制在秦帝国手里,无论东胡、匈奴还是月氏,都不敢南下牧马,更不敢弯弓相对。

    自然,今天的汉室,假如想要控制住该地,也至少需要移民三万户!

    考虑到要真正开和利用好当地的资源,使之成为未来汉军继续征服世界和建立秩序的基地,当地的移民应该至少要有七万户。

    再加上数万户为汉室放牧的投诚牧民,这样,当地的经济以及社会财富,才能有效的支撑汉军的远征。

    不过,这却谈何容易?

    中国人自古就难舍故土,假如不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不会有人选择移民。

    便是奔波天下,以经商为业的商人,临到老了,也肯定会选择回归故乡。

    甚至,高居庙堂的三公九卿,乃至于皇帝,都有落叶归根的念想。

    当年,刘邦归沛县,作大风歌,与父老感叹:游子悲故乡,吾魂魄百年后犹念丰沛!

    其情感之真挚,让人为之动容。

    至于项羽,更是放话:富贵不归乡,如衣锦夜行。

    连天下都不要,先回老家装逼先。

    即使是刘彻的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在即位后也常常思念晋阳和代国,多次回晋阳探亲,与父老痛饮,临终之时,还念念不忘晋阳的山水。

    也就是到了刘彻的老爹那一代,刘氏天子,才真的失去了故乡,成为了没有家乡的孤家寡人。

    所以,在前几年的安东移民时,其实天下的富余人口和有移民意向的人口的潜力,基本被挖掘干净了。

    想要等到下一波有移民意向的人口,起码还要几年的缓冲,等待新生代的成年。

    但,高阙都已经到手,阴山也马上要落入汉室控制。

    当地没有中国人,这怎么行?这怎么像话?

    好在,幸亏当年刘彻机智,挖了个坑,不然现在,就要坐蜡了。

    “派人立刻前往中山国,传召中山王非,立刻入京朝觐!”刘彻放下笔,对一个宦官吩咐道。

    “诺!”对方立刻领命而去。

    当年,刘彻曾经许诺刘非,未来夺取河间地后,将他封为蒙王,镇抚当地!

    当时,其实只是随口一说,半真半假。

    但现在,为了巩固当地,哪怕是假话,刘彻也要当成真话了。

    无它,现在能给当地带去人口的,唯有汉室的诸侯王。

    而旁支的诸侯王,刘彻信得过的,不愿意去,愿意去的信不过。

    至于亲爱的兄弟们……

    刘端、刘余、刘胜、刘,要嘛太老实,要嘛太搞怪,不适合镇抚这样一个新疆土。

    而刘荣这个亲哥哥,跟刘彻一直不对路,至于亲弟弟刘阏,你让他去赵国或者齐楚,他大抵是乐意的。

    但让他去塞外吃沙子,却是肯定不干。

    也唯有刘非,既有能力——他至少在军事上,不会太白痴,也不会太无能,也有意愿,去当地为刘彻巩固疆土。

    而派遣一个诸侯王前去河间地,这样做的好处在于,这个诸侯王还会将他的大臣官吏以及亲密的士大夫和依附于他的百姓带去。

    正如当年刘明前往朝鲜,刘武前后打包送去了接近二十万的官民军队和工匠,正是这样庞大的移民基数,让汉室彻底控制和消化了朝鲜。

    当地的任何部族和势力,都无法反抗!

    刘非封为中山王,已经六年多了,他在中山国,虽然整天沉迷于s武将,带兵狩猎。

    但,辅佐他的大臣,都是黄老派和法家的大臣。

    所以,即使他天天游猎嬉戏,但,中山的经济展还不错。

    而他一旦前往河间地,至少可以带去十万的军民移民!

    刘彻自己再动员一点,三五年内,就差不多能完全消化当地了。

    …………………………

    在等待刘非来京的日子里,刘彻先行完成了河间地的行政划分。

    整个高阙以南,被划分为三郡。

    这就是以高阙为核心的‘朔方郡’。

    其名称来源于诗经。南仲:天子命我,城彼朔方。

    以此纪念,高阙之战的阵亡将士。

    整个朔方郡,几乎相当于内地的两个郡那么大,包括了高阙、乌海、宜梁、河阴、棘南等北河流域的广大土地。

    又以秦赵时期的九原郡故城为核心,建立起‘九原郡’。

    九原郡就更大了,它包括了九原、稒阳、临沃等广大的南河流域和广袤的草原,比朔方郡还要广大。

    而最后的那个,也是地方最小的郡,名为安阳郡。

    这是以梓岭及其周围的地区,主要以荒干水(黑水)流域的土地为主。

    但,这还只是个开始,等冰雪消融后,不出意外,阴山也将落入汉室控制。

    那可是一个不输于高阙以南的广大地区。

    更是河间地的精华所在。

    当年,秦人将它命名为新秦中。

    由此可见当地的富饶和肥沃!

    而对于这块即将落入汉室嘴里的肥肉,刘彻跟他的大臣,也已经计划好了基本的行政划分。

    当地,将会被分为两郡。

    东部,暂定为‘武威郡’,南部暂定为‘五原郡’。

    武威郡是新地名,而五原郡则是旧地名,这也符合中国的传统。

    据旧以鉴新!

    然后,刘彻又将这五个郡,连同云中郡、上郡、代郡、北地郡、陇右郡、雁门郡等广大北方郡国,打包成为并州刺史部。

    并州刺史部,主管的是行政和民政以及经济。

    而在军事上,将在太原建立起‘安北都护府’行辕。

    由安北都护府,统一协调和指挥当地的郡兵以及驻屯的野战军团,进行防御和对外进攻作战部署。

    其实,你将并州刺史部看成是并州省,将安北都护府,看成是北方战区司令部,就可以理解这一系列的调整和部署。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为了进一步的整合北方的军事、民政,充分挖掘战争潜力,利用好每一份资源而做出的部署。

    不过,这个事情,暂时只是纸上的计划。

    真正要落实下去,建立健全整个制度。

    可能需要两到三年的部署。

    毕竟,就算后世图朝搞军区改战区,都搞了一年多,才完成调整。

    在这个时代,即使一切顺利,也至少需要两三倍的时间。

    ………………………………………………

    宽阔的直道两侧,白杨树挺拔的树立在道路两侧。

    这些秦人当年种下的直道树木,如今已经成长成为了苍天巨木。

    本来,一直有人建议,干脆砍了这些秦人的树木,换上汉家的树木,以示新朝的新气象。

    不过,当今天子即位后,这些声音就消失于无形了。

    传说是天子私底下告诉丞相说:朕皇祖高皇帝受命于天,斩白蛇起义,鼎立国家,传至朕,素来以德孝治天下,自古江山在德不在险,倘人主用政宽厚,泽及天下,民心自附!今有司议伐前朝树,朕甚不取!今便纵使秦始皇帝复活,朕亦能臣其,岂惧秦始皇之树哉?毋为也!

    自然,这个传言一流传出来,识相的家伙立刻就自动自觉的吃掉了自己的话。

    于是,这些郁郁葱葱的巨木,因此得以保全,而不是跟历史上一般,被尽数砍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直道现在依然得到了这些巨木的保护。

    宽大的树木,深深扎根道路两侧,将风雪的威力大大降低,即使是在雨雪天气,直道也能行走。

    此时,一个庞大的车队,行驶在直道之中。

    数百名骑兵,紧紧保卫着居中的一辆马车。

    安东都督薄世和堂邑候世子陈须、隆虑候陈嬌,策马走在队伍之中。

    而刚刚投降的匈奴右贤王且之,则坐在马车,好奇的打量着车外的风景。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中国内地的风光。

    宽阔的驰道两侧,白杨树外的田野,阡陌成排,一架架庞大的木制造物,矗立在河流之侧。

    因为如今是冬天,所以,很多农民,都拿着木制武器,在地方官的带领下,在田野之间训练。

    而妇女们则带着孩子,在河边洗衣。

    远方的村庄,炊烟袅袅升起,鸡犬之声相闻,一片安静谐和。

    但,在安静的乡村之外,远方的深山之中,却隐约可见有着浓烟滚滚冒起。

    那是矿山的冶炼炉正在熔炼矿石。

    这些年来,随着南阳的钢铁基地开始云转,高炉炼钢这种简单粗暴,没有技术含量,纯粹是靠人工和煤炭的造物,开始在天下流传开来。

    毕竟,此物的效率,远过去任何熔炼之法。

    虽然污染大,能耗高。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为了赚钱,商人连自己都可以卖掉。

    区区污染、能耗算个屁!

    甚至,可能这些商人在做好事也说不定!

    因为他们的生产,将会排放大量二氧化碳进入大气。

    而二氧化碳,将会让气候变暖。

    但,现在的全球气候,正在向小冰期展。

    所以,换句话说,若未来汉室进入工业时代,那么,这将造福世界各族人民,使得无数国家和民族得以幸存,不再被小冰期的干冷和干旱而伤害。

    当然,这些商人是不知道这个的。

    他们只知道,现在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只要拼命生产,就不怕产品卖不出去。

    单单是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更别提,刚刚归附的南越王国,也有着巨大的铁器需求。

    另外,国家也在大量的需求各种铁器。

    在巨大的需求下,汉室工商业展迅猛,这给各种新技术的推广和普及,造就了合适的条件。

    且之看着这一切,在心里面感慨万千。

    在一年前,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给汉朝跪下,还即将去跪舔汉朝皇帝,给他上一个天单于的尊号。

    但,在投降后,他的节操,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低。

    现在,已经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了。

    更何况,他刚刚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汉朝皇帝刚刚在长安,册封了大量的在高阙阵亡的高级军官为神明。

    或为城市之神,或为山神河伯。

    这让且之在震惊之余,深感安心。

    因为此事证明了汉朝皇帝果然是神皇!

    不是神皇,怎么册封神明?

    要知道,在草原上,即使是萨满教的神,也不是凡人可以册封的,祂们都是施展过一定神威的存在。

    至于呼揭人,因为信仰拜火教,对神明的态度更严肃。

    而汉朝皇帝明目张胆的册封大臣为神。

    在且之眼里,只能认定:汉朝皇帝确实是天神下凡,不然,他这样玩,若没有足够的威能,得罪了鬼神,那是要遭殃的!

    却不知,这其实是中国皇帝与生俱来的权柄!

    即使是傀儡皇帝和昏君也有这权力!(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