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节 纨绔子的蜕变
    数日后,这支车队进入关中。

    进入关中后,陈须和陈嬌两兄弟忽然间就感觉心里有些发毛。

    甚至有汗毛倒竖,浑身鸡皮疙瘩的感觉。

    特别是,离长安越近,他们的感觉就越强烈。

    而等到他们接近渭桥,长安城的轮廓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陈嬌甚至从心里生出一股想要调转马头,逃回安东的冲动!

    实在是,这座名为长安的城市,承载了他们太多的记忆。

    尤其是那些年少时期,轻狂无知,幼稚和放荡相混合的记忆,让他们此刻回想,有些感到羞耻。

    但更重要的,还是……

    兄弟俩都回忆起了那个统治了他们一生的女人,他们的母亲的身影。

    馆陶太长公主。

    汉室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女性之一。

    在外人眼里,她是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

    但在这兄弟两人的眼中,他们的母亲,堪比史前巨兽一般,让他们生出种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对于旁人而言,富贵归乡,炫耀摆谱,这是难得的装逼机会。

    但对这两兄弟来说,他们宁愿放弃这个机会,永生不回长安,也不愿意再去面对那个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可怕的母亲。

    可惜……

    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办法,兄弟两只好硬着头皮,勉强跟着队伍,朝着长安城而去。

    从渭桥渡过湍急的渭河,就已经进入了长安城的范围了。

    与数年前,他们离开长安时相比,此时的长安城郊,已经是完全的变了一个模样。

    一座座高大的水车,矗立在河流两侧,阡陌连野的田地里,此时已经出现了农忙的农民。

    冬小麦的推广和发展,让整个关中的农业经济和社会机构,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而随着冬小麦的种植技术不断发展,各种工具不断推陈出新。

    今天,关中农民,已经可以用五十亩地,就养活过去需要一百亩地才能养活的人口。

    所以,仅仅是因为小麦能解决温饱这个原因,小麦的种植面积,就迅速的扩大。

    到今天,关中七成的土地,都已经换种了冬小麦。

    但与耐旱耐涝,用不着花费太多力气照顾的粟米不同。

    冬小麦需要更好的耕作方式,更多的人力照顾以及更好的灌溉方式。

    所以,百姓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土地上。

    好在,因为技术的进步和工具的革新,在实际上使得,其实今天耕作一百亩冬小麦和过去耕作一百亩粟米,在本质上来说,消耗的体力是相同的。

    所以,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的社会模式,依然正常运转。

    不过,在某些地方,已经表明了这种社会模式,正在转型。

    尤其是那些工坊产业发达的地方。

    因为今天,百姓只需要耕作过去一半的土地,就可以维持乃至于超过过去的粮食产量。

    这使得很多底层百姓,在空暇和农闲之余,开始投身工坊,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换来五铢钱,补贴家用。

    而这些人,基本都是过去的佃户。

    工商业,开始跟农业争夺人口。

    不过,陈嬌一行人,是看不到这些深藏在关中基层的问题和矛盾。

    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堪比传说之中三代之治时的盛况。

    整个关中,几乎家家户户的仓库,都堆满了各种粮食。

    在关中,开天辟地头一遭,实现了大部分人民的温饱保障——哪怕是无地的农民,只要不懒,去工坊做工或者去上林苑种地,也可以填饱全家的肚子。

    所以,当今天子的御用文人司马相如曾经骄傲的写道:今圣王在位,天下治隆,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九州道路无豺虎……

    便是从未见关中模样的且之,看到这样的盛世,也从心底心悦诚服的发出了感慨:“中国皇帝必神人也!”

    除了神,还有谁能塑造出这样一个只在幻想之中的乌托邦?

    至于那些移民组成的士兵,则都是骄傲无比,人人挺直了腰杆。

    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神京!

    今天的关中,未必不是明日的天下!

    陈须陈嬌兄弟,也是感慨万千。

    越过城郊的庄园区,长安城的城墙,就已经近在眼前。

    大鸿胪公孙昆邪在城门将薄世一行,接入长安城内。

    入城后,且之立刻就被安置到公车署,然后被当成滚滚一样,小心的保护起来。

    他需要在公车署接受基本的礼仪训练,然后,大鸿胪会精心挑选一个良辰吉日,让且之这个匈奴右贤王,亲自将他的奏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敬呈天子。

    而薄世则带着陈须陈嬌,穿过北阙,进入了未央宫的宫墙。

    …………………………

    “臣安东都督、怀化郡郡守世敬问陛下圣安!”

    “臣安东都护府西部都尉须敬问陛下圣安!”

    “臣安东都护府西北都尉、隆虑候嬌敬问陛下圣安!”

    刘彻端坐在宣室殿的上首,望着跪在殿中的这三人。

    薄世,去年回过一次长安述职,所以,在刘彻印象里他的变化不大。

    倒是陈须陈嬌兄弟,变化几乎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了。

    在刘彻的印象里,这对小舅子,与其说是活宝,不如说是逗逼。

    他们曾经是长安四害,更是让无数百姓为止战栗的纨绔子弟。

    晋之周处,年少之时,也不如他们!

    这两个渣渣的光荣历史,数都数不清楚。

    最典型的,莫过于他们居然做出了拿人钱财,却不替人办事,最后事情闹大了,还想黑人钱款的可怕之事。

    其节操之低,道德之沦丧,让整个天下贵族都为之瞠目结舌。

    但现在,这两人,都已经脱胎换骨,完成了新生。

    他们曾经瘦弱不堪的身体,现在已经壮实无比,魁梧的身材,不逊于任何武将,嘴唇上更是都留着髯须,看上去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

    “卿等平身……”刘彻笑眯眯的抬抬手,然后,站起身来,走到陈须陈嬌身侧,看了看这两兄弟,问道:“陈须、陈嬌,你们两人在安东可还过的习惯?”

    “回禀陛下,为王事尽忠,谈不上习惯不习惯,臣以为,能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便是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陈须恭身说道。

    哟!

    刘彻眉毛一扬,颇为惊讶。

    要知道,当年把这两兄弟赶去安东时,他们可是撒泼打滚,死活不肯去,最后还是刘彻大棒加胡萝卜,才勉强让他们同意去安东的。

    尤其是陈须,刘彻可是记得清楚,当年,他完全就是一个幼稚而且极为荒唐的纨绔子弟!

    典型的二世祖和米虫。

    但,他现在却已经如同一个典型的官僚一般,学会了拍马溜须!

    这太难得了!

    东宫窦太后若知道,恐怕要高兴的落泪!

    馆陶更是得给自己一个一吨重的奖状!

    “臣亦然……”尽管在私底下,现在两兄弟虽然谈不上水火不容,但却也是针锋相对的典型,但,在此刻,陈嬌还是保持了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非常乖巧的道:“臣等兄弟,当年蒙陛下不弃,用仁德感召,至安东后,痛改前非,至有今日微薄之功,臣等感激涕零,唯为陛下效死,以报陛下恩德万一!”

    这些话,顿时就让整个大殿的其他大臣听了,都是面面相觑。

    许多人想起了自己家里那些不成器的二世祖!

    想当年,陈须陈嬌,可是比自己家那帮二世祖更纨绔,更放荡,几乎无可救药的渣渣。

    但今天,这对当年千夫所指,人弃鬼厌神憎的兄弟,似乎都已经成长成为了汉家栋梁。

    那,自己家的败家子,应该是可以抢救的!

    许多人都在心里打起了将自己的那几个不成器的渣滓儿子,送去南方的南越丛林或者东北的安东,吃吃苦,锻炼锻炼的想法。

    即使依旧不成器,也坏不到哪里去!

    要是万一锻炼出来了呢?

    那岂不是赚到了?

    但刘彻知道,其实,这两兄弟在本质上依旧没有改变本性。

    只是,他们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而已。

    不用看别的,就看看陈嬌脚下那累累的倭奴白骨以及死在陈须手里的那些鲜卑、乌恒奴隶。

    你就知道,他们依然是过去那对渣滓兄弟。

    他们不过是将施暴对象,从过去的同胞,变成了异族。

    但,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刘彻甚至都已经打算,未来让这兄弟去草原或者西域,矫正一下匈奴人或者西域诸国的三观。

    让他们知道,中国既有王道之仁,也有怒目金刚!

    “朕记得,当年,两位爱卿离京之时,朕曾经答应过你们的事情……”刘彻淡淡的道:“君无戏言,今日,尔等兄弟级已经如约立功,朕自不会食言!”

    刘彻从怀里掏出两个玉佩,交给陈须兄弟,道:“此物,两位爱卿收好吧!”

    陈须和陈嬌连忙恭敬的接过那两块玉佩,小心翼翼的将它们贴身收好。

    赎死信物,这可是了不得的东西!

    未来,或许能救自己一命!

    当然,他们也清楚,此物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真要惹毛了天子,别说是免死玉佩了!

    就是先帝的诏书,也是一张废纸!

    因为,汉家素来就没有什么免死铁卷,更不存在什么可以豁免一切刑罚的东西。

    真要有那种玩意,第一个不干的,必然是御史大夫,然后,廷尉也会罢工!

    对于汉家而言,法律就是法律。

    天子虽然拥有赦免罪犯的特权,但是,在那之前,该走的程序依然要走,该判的刑罚依然要判。

    判了再被赦免,大臣可以接受。

    但还没有判决就赦免,这就是践踏法律和祖宗制度了。

    整个法家都会宁死抗争。

    黄老派也绝对敢于硬脖子。

    清流这种生物,可不是儒家的专属。

    事实上,任何学派都存在清流。

    也就是所谓的原教旨主义者!

    现在,陈须跟陈嬌可不是过去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了。

    事实上,他们两个在这几年主动或者被动的读了许多书,他们手底下,更是各自都有着幕僚和智囊为他们分析和出谋划策。

    所以,他们再非以前那个只知道怎么潇洒、开心的纨绔子,二世祖。

    而是已经进化成了有知识有文化,还懂法律和典故更有着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的纨绔子。

    正所谓,不怕流氓会武功,就怕流氓有文化。

    而陈须陈嬌兄弟,差不多已经进化到了纨绔子弟的顶端,成为了类似于南霸天的角色。

    再继续下去,未来,未必不能在史书之上,留下浓厚一笔。

    刘彻,并不关心,这两兄弟的道德水平和人品。

    他只知道,这两兄弟过去几年都干得不赖!

    特别是陈嬌,简直就是个惊喜!

    霓虹彻底被他变成了rbq,随意揉捏,倭奴们被他尽情的压榨和剥削,但偏偏还让倭奴们感激涕零——跟着陈嬌,他们虽然失去了自由,还要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

    但是……

    能吃饱啊!

    这就足够了!

    对于今天的倭奴人而言,一个能吃饱的地方,再苦再累,也不会逃。

    其实,别说是现在了。

    便是两千年后,霓虹的武士们,也是连饭团都吃不饱,然后被中国的走私商人,雇佣,成为所谓的倭寇。

    在本质上来说,被明朝海商雇佣和驱使的倭寇,与今天在陈嬌手下伐木、开垦、提炼鲸油的倭奴,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可能陈嬌这里的待遇还好一点,最起码,陈嬌的手下,只是累点苦点,但肯定不会忽然冒出一个戚继光,开启无双,将他们的脑袋码成京观。

    而且,在陈嬌手下,他们的子孙后代,有机会融入中国文明体系,成为一个光荣的诸夏子民。

    所以,其实倭奴是赚的。

    毕竟,若靠他们自己的话,还要最少经历千年的黑暗时光,才能迎来文明的破晓时刻。

    然后,依靠唐朝爸爸的教化和教导,才学会怎么做一个文明人。

    但现在,他们却只需要付出一两代人的牺牲,就可以跑步进入封建社会,而且还是封建社会的最高形式:中国。

    “太皇太后,在等着你们去问安……”刘彻说道:“快点去给太皇太后请安,她老人家一直惦记着你们!”

    …………

    今天有事情,十点钟才回家,所以晚了点!

    第二更,我继续写,然后会定时到明天早上八点~

    所以,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12000!(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