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四十节 家宴
    当天晚上,刘彻在宣室殿召开宫廷家宴,款待从安东归来的小舅子和表哥。

    薄窦外戚的主要成员都参与其中。

    皇后陈阿娇则六年来,次作为宫廷的女主人,主持宴会。

    十四岁的汉室皇后,恰似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浑身上下,都散着青春的魅力,雍容得体,落落大方。

    让窦家在心里放心不少,也让薄太后深感欣慰。

    窦家放心,这很好理解。

    一个与窦氏关系亲密,有血缘关系的皇后,只要稳固地位,足可让窦氏在窦太后之后,再富贵三十年。

    至于薄太后,则纯粹是不想再见到似她一般的悲剧再度在这未央宫上演。

    刘彻则是静静的坐在一侧,看着这一切。

    但在心底,刘彻已经在盘算外戚力量的再平衡了。

    高阙之战后,义氏外戚集团,将攀升至顶点。

    刘彻已经做好了,晋升义纵为大将军领安北都护府都督之职的准备。

    至此,义氏外戚,很可能在未来,在汉军之中,底定足够的基础。

    一个类似于历史上卫青霍去病的卫霍军事集团那样庞大的势力。

    对此,刘彻是既高兴,又提防的。

    这也是任何一个皇帝的本能反应。

    对大将,尤其是有能力的大将,皇帝都会非常喜欢。

    但国家不能依靠某一个势力或者某一个派系打天下。

    多元化和再平衡,始终是维系国家稳定,政治平稳的王道。

    所以,刘彻需要再扶持,再打造一个新的军功利益集团。

    目前来看,薄世或许可以算作一个选择。

    但,薄世的能力和性格,存在一些缺陷。

    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属于那种守成的官员,他缺乏进攻性和侵略性。

    在安东或者朝堂上,这些缺陷,不会被现,甚至会成为优点。

    但领军作战,尤其是远征异域。

    缺乏侵略性,可不行!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所有的皇室家族都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既夺嫡与守护。

    对外戚来说,让自己的外甥or表弟成为储君,这才是他们的终极追求。

    历史上,臣如霍去病,也曾经亲自插手和干预皇室内部纷争!

    那也是他唯一一次出手和干预皇室内部的问题。

    而效果则是拔群的。

    因为霍去病出手之故,武帝五子尽数出京。

    刘据的太子地位因此得以稳固!

    虽然说,目前,刘彻还不需要为此苦恼和纠结。

    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对皇帝而言,永远考虑最坏的情况,总不会有问题。

    未来,皇长子刘去病还不知道是否可堪成才。

    其他诸子,也不清楚到底谁能成为那个在将来继续领导大汉帝国走向强盛,接过刘彻的旗帜,继续完成历史赋予汉家的使命的储君。

    所以,刘彻必须考虑所有情况。

    万一,将来刘去病不堪造就,而其余诸子之中,有合适人选。

    刘彻就会毫不犹豫的废长立幼,然后,他会跟他的父亲一样,铁石心肠的为新君的地位稳固,而动大清洗。

    对国家来说,一家哭,永远好过一路哭、天下哭。

    刘彻可不希望,自己变成晋武帝、汉宣帝那样的傻瓜——明知道太子不中用,却还惦记旧情,犹豫不决,最终给国家造成难以挽回和无可估量的打击。

    对中国这样的大一统体制下的王朝来说,皇帝的权力实在太大了。

    所以,昏君和庸碌之君,对国家造成的损失和打击,是呈几何数字上升的。

    出于未雨绸缪的准备,刘彻不得不去考虑所有可能的选项。

    不过,好消息是——未来的中国,将会足够大,大到以至于,足以安置所有的皇子,甚至足以让所有人满意。

    说不定,还能出现类似汉光武故事那样的情况。

    光武帝先立的太子刘疆,不就扬风格,把太子之位主动让给了更出色,更有能力的刘阳?(刘阳成为太子后更名刘庄,既汉明帝,而刘家一直有即太子后更名的传统)

    总之未来的选择很多。

    但现在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北伐,全取河西、幕北,夺西域,打通通向中亚和南亚的道路。

    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堂邑候陈午,就举着酒樽,来到了刘彻面前,恭身拜道:“当今幸甚,幸蒙陛下不弃,老臣之孽子,也能成才,臣谨叩谢天恩!”

    对陈午而言,刘彻这个外甥皇帝,不仅仅让他的两个儿子脱胎换骨,完成了新生。

    更拯救了他的人生。

    在以前,陈午名为馆陶的丈夫,实则是馆陶的奴仆加生育机器而已。

    要不是窦太后还在,而且,刘氏天子看的紧,陈午感觉,自己的头顶恐怕早就绿油油了。

    即使如此,他身为一个男人,一位汉室列侯的尊严,也早已经被馆陶践踏的体无完肤了。

    但,他能有什么办法?

    当初,为了娶馆陶,他可是打败了许多强敌,经过太宗皇帝钦点,方才成功尚得太宗与窦太后的唯一女儿。

    而娶了刘氏的女儿,哪怕再苦再酸,也只能自己忍着。

    原因无它,在之前,所有与刘氏公主或者翁主(后世的郡主)合离的男人,全都死了,而且死的极为凄惨。

    在护短这个天赋上,老刘家可是点满了天赋点的。

    休说是他,区区一个堂邑候了。

    当年,曲逆候陈平的儿子陈买娶了太宗与慎夫人所出的女儿,结果,成亲不过两年,陈买就自杀了。

    对外的说法是:恭候(买)抑郁成疾。

    但实则是因为陈买现了自己的妻子养小白脸,实在受不了这个屈辱,愤而自杀。

    曲逆候都只能忍着,忍不了只好自己去死。

    他陈午还能怎么着?

    而且,馆陶到底没有给他戴绿帽子。

    这个事情,自然就只能捏着鼻子,忍受下来。

    但现在,陈午终于解脱了。

    因为,他的两个儿子成才了,有权势了。

    他们拥有的权势,连馆陶也要稀罕,于是连带着,他的地位也提高了许多,从过去的配种工具,终于荣升为丈夫,虽然依旧要被馆陶呼来喝去,但至少,是有尊严的呼来喝去,至少,馆陶在呼来喝去之前,还得喊他的名字。

    这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要知道在以前,除了在天子和太后、皇后面前,馆陶何曾给过他尊严和面子?

    刘彻却是笑眯眯的扶起自己的姑父。

    老实说,陈午这个姑父,为人老实忠厚,和善,而且富有同情心,绣衣卫就不止报告了这位汉家列侯,太长公主的丈夫,路遇贫民或者见到他人有难,伸出援手的故事。

    刘彻常常为他惋惜。

    他若不是娶了馆陶,他的成就绝不止是一个花瓶而已。

    但没办法,谁叫他娶了姓刘的女人为妻?

    要知道,刘氏公主,特别是嫡系公主,那可是整个历史上都赫赫有名,即使李唐的公主们也望尘莫及的女强人啊!

    李唐公主最多也就是养养小白脸,掺和一下诸子夺嫡,最强的太平公主,仰赖武则天的威势,也不过是纠集了一批文人,上跳下蹿而已。

    但老刘家的公主,那可是文能面三千,武可定国干政的可怕存在。

    自从鲁元长公主至今,几乎代代都有强大到足以干预政务的长公主活跃在朝堂之上,成为九卿之外的第十卿。

    就连诸侯王的翁主们,也没有几个好欺负的。

    终西汉历史,大约也就一个平阳公主,还算正常人……

    如此凶猛的公主们,就问你怕不怕。

    所以,假如穿越西汉,假如不想头上绿油油,在家里抬不起头,千万千万,别娶刘家的女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刘家的公主们如此凶猛,这其中,未尝没有姓刘的皇帝纵容的缘故。

    毕竟,自己的姐姐、妹妹、女儿,怎么可以让外人欺负呢?

    在别人的立场上,刘氏公主凶名之外,但对刘氏自己来说,这却是对自己的亲人最好的保护方式。

    这样,至少没有人敢欺负自己的家人!

    所以,刘彻也仅仅只是同情陈午而已。

    再多就没有了。

    现在,看着陈午的模样,刘彻也是感叹一声,这位姑父现在总算是熬出头来了。

    刘彻又抬眼看了看一副贤妻良母模样的馆陶。

    这几年来,馆陶也变了许多。

    至少在他面前,这个丈母娘还是很守规矩的,更不敢有放肆。

    毕竟,馆陶最怕的就是惹毛了刘彻这个女婿,连带连累了陈阿娇。

    但其实,馆陶完全是多心了。

    对刘彻来说,现在的陈阿娇当皇后,他很满意,也很喜欢。

    陈阿娇的单纯和天真以及烂漫,是他所呵护和珍惜的宝物。

    毕竟,作为皇帝,这个世界上的黑暗面,他见的太多,也经历了太多。

    假如回到宫廷还要去面对后妃们此起彼伏的宫斗,各种醋坛子乱飞的可怕场面,那他的生活,未免会变得太可悲了。

    “大人还请免礼……”刘彻在陈午肩膀上拍了拍,道:“陈须和陈嬌两位表兄,能有今日,全赖姑父往日教导之功!”

    说着,刘彻就朝陈须和陈嬌道:“还不快快来谢过姑父大人和姑母大人的养育和教育之恩?”

    两兄弟闻言,立刻就对着陈午和馆陶拜道:“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养育、教育之恩,儿子永生难忘,请受不孝子一拜!”

    这让陈午感动的泪流满面,就是馆陶也唏嘘不已,连忙上前,拉着两个儿子,抱头痛哭。

    而刘彻看着这个场面,颇为得意的扬了扬眉头,甭管他们是不是在作秀,但对汉家来说,还有什么比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浪子回头、父子相拥而泣,更加政治正确的事情?

    更别提,这个事情,其实完全可以归功刘彻自己。

    传扬出去,立刻就是鲜活的教材和典型案例。

    这碗鸡汤,足以让天下士大夫和贵族,都看的泪流满面,从而感慨天子人格魅力就是强就是强!

    而在现在,被灌下鸡汤的窦氏外戚的成员们,看着这个场面,都是感动不已。

    纷纷出列拜道:“伏唯陛下能作威作福,臣等谨为天下贺!”

    窦太后也道:“皇帝有心了……”

    直至此刻,窦太后终于确信,这个天下,交给刘彻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他必将带领汉室,上接文景之盛世,步入一个全新的,自古未有的空前盛世。

    刘彻却是微微一笑,恭身道:“这是孙儿该做的!”

    对刘彻来说,东宫只要不出来干涉他的施政,那么,这个世界,就已经不存在任何可以抗衡他的威权的个人或者组织。

    大权在握的他,野心勃勃的看着整个已知世界。

    他知道,历史已经面目全非。

    而今后,可能还会破碎的更加严重,甚至,足以让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可怕。

    还有什么事情,比粉碎历史,矫正历史,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更有成就感的?

    没有了!

    穿越者不能改变历史,那穿越过去做毛?

    纯粹浪费!

    ………………(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