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节 选择
    陈阿娇非常高兴,直到晚宴结束后,她还依旧跟只小黄鹂一样,挽着刘彻的手,叽叽喳喳的议论着自己的父母和兄长们的表现。

    在她眼中,父母兄弟能够和睦,这真是太好了!

    刘彻却只是听了笑笑,不忍将其实她的父母和兄长,基本上都是在演戏的这个残酷事实告诉她。

    将陈阿娇一路送回她的皇后寝宫,刘彻婉拒了她的贴身侍女以及皇后大长秋的那些或明或暗的引诱。

    离开皇后寝宫后,刘彻在几个贴身侍卫的簇拥下,漫步在御花园的道路上。

    对陈阿娇,刘彻一直都是小心呵护和保护,避免让她接触那些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

    但身在皇宫这个天下最凶险和竞争最激烈的旋涡之中。

    谁能逃得开名利和权势的诱、惑?

    陈阿娇自己能保持纯真,但她身边的人呢?

    “朕可真是有些幼稚……”刘彻笑了两声,为他这些年的这些幼稚而天真的行为而笑。

    不过,既然活在这个世界上,总归是要做几件幼稚的事情来满足个人的一丝幻想。

    在女人上幼稚,总比在国政上幼稚强。

    刘彻甚至觉得,或许正是因为他在陈阿娇∫≧长∫≧风∫≧文∫≧学,ww≈w.cfw≯x.n≯et身上幼稚了,傻了,所以,当面对波云诡异的国内政事以及国际诸事,他总能不惮以最坏的情况和最险恶的人心去揣测。

    “匈奴右贤王,在公车署待的怎么样?”刘彻问着身边一个侍中。

    “回禀陛下,匈奴右贤王表现尚可,学习礼仪也很用功……”那人恭身答道:“只是,根据绣衣卫报告,似乎有人想要对右贤王不利……”

    “哦!……”刘彻闻言,嘴角溢出一丝杀机,问道:“是谁?”

    “绣衣卫还在调查,现在可以确认,似乎有人不想要这匈奴右贤王归顺我朝!”那人说道。

    “呵呵……”刘彻踱着脚步,面带微笑。

    他已经差不多知道,是什么人想要这么做了。

    无非就是一帮自我感觉良好,自信心爆炸,同时,担心汉匈战争走向和平的家伙,在匈奴人或者别的什么势力的怂恿下,以为可以浑水摸鱼。

    对于这些家伙,刘彻只想说一句……

    “自取灭亡啊……”

    不过,这个迹象,在另外一侧面,证实了今天的汉家大臣中的鹰派占比达到了何种恐怖的程度!

    以至于居然出现了,为了军功,宁愿汉室去跟全世界做战的渣渣。

    他们难道就不知道用自己那进水的脑子,好好想想,一个好汉三个帮,自古无论争霸天下还是一统世界,都是要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啊!

    就连后世米帝,都要举个****石油的旗号,披块人权的遮羞布!

    至于中国,自古就是王师出,伐无道,拯生民于水火,救世界于存亡之间。

    便是秦始皇帝这样耿直的男人,统一天下,也要披块仁义道德的外衣。

    对付外敌,就更要如此了!

    当然,其实,站在军功利益集团的角度来想这个事情,其实也可以理解。

    对于军事贵族来说,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战争。

    所以,他们需要尽可能的制造战争。

    以此捞取军功,获得地位和权势。

    别说是现在有敌人了,就是没有敌人,他们也会想方设法的制造一个。

    这样来看的话,其实刘彻应该高兴才对。

    因为会这样去想去思考的,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为数不多。

    耳熟能详的,自然是米帝的军工复合体了……

    想着自己记忆里的那些米帝的军工复合体干出来的某些事情,刘彻就抿了抿嘴唇。

    这也算是如今的汉室体制,所导致的必然。

    军事贵族们,起于军功,兴于军功,最害怕的自然是没有军功。

    而在之前二三十年的岁月里,汉室对于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的削弱打压做的太棒了。

    棒到即使如今,军事利益集团满血复活,也依然心有余悸,他们太害怕,太紧张,太担心没有战争了。

    他们害怕和畏惧汉匈议和。

    因为,他们发现,即使他们全部集合起来,纠集所有力量,可能也拼不过刘彻的一句话。

    刘彻现在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几乎就是一个无解的bug。

    更别提,他们实际上根本不可能集合所有力量。

    连桀纣那样的暴君,尚且有人跪舔,连晋慜帝和明朝的永历皇帝这样的昏君,都有人追随。

    就别提刘彻了。

    实际上,现在刘彻若决定停止战争,休养生息,同时剪除军事贵族的爪牙。

    基本可以确定会有大半的列侯跪舔。

    至于士大夫文人们,则立刻会调转舆论的风潮。

    只是……

    刘彻现在是根本不可能与匈奴议和的。

    而且,匈奴人也肯定不会跟汉室议和。

    在汉军没有将匈奴的骄傲、尊严以及一切宝贵的事物,全部践踏到泥浆里前,想要这些桀骜不驯的游牧民,对中国低下头颅,学习呼韩邪单于,几乎是不可能的。

    历史上,汉匈经过了五十年大战,才有呼韩邪单于的臣服。

    如今,哪怕最快,可能也需要五年,才能让汉室在整体上征服和折服匈奴人,同时,逼迫和胁迫他们,低头认输或者灭亡。

    而且,刘彻很早就告诉了天下人。

    击败匈奴,不是结束,仅仅是一个开始。

    等待汉家去征服和教化的民族和王国,还有无数!

    但问题是……

    刘彻确信他自己必然会按照既定的轨迹推行政策。

    但,其他人不知道啊!

    尤其是那些想要军功都快疯掉了的家伙。

    毕竟,谁也不敢赌,匈奴人会不会在重压下认输输诚,从而结束战争,更没有人敢赌皇帝说的话,一定会算数!

    反倒是,有记载的历史上,皇帝说话跟放屁一样的记载,多如牛毛!

    就连周武王,都曾经想要反悔,吞掉自己说过的话。

    不然,历史上的一叶封桐的典故怎么来的?

    三代圣王尚且如此,在这些家伙的意识中,自然难免有所疑虑。

    此时,只要匈奴人稍稍挑拨,然后他们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匈奴人提供些机会。

    这事情,自然就能办得成,而且,他们还不用担什么责任,顶多丢几只替罪羔羊!

    而刘彻能这么快联想到这些问题和情况。

    这要感谢,历史书。

    因为在曾经的历史上,武帝朝的军事贵族们,就不止一次干过类似的事情。

    为了继续战争,他们甚至怂恿和放纵了江充,直接导致了巫蛊之祸。

    而这,正是军功利益集团的可怕之处。

    他们就跟核能一样,既可以造福国家和民族,同样也可能毁掉一切!

    关键在于,怎么利用和使用,以及怎么疏导和劝诱。

    想到这里,刘彻就吩咐道:“明日,召集全部在京列侯,朕要与他们谈谈心……”

    既然发现了这样的端倪。

    下策自然就是冷眼旁观,坐等某些人脑子抽筋,然后再出来收拾残局,然后,匈奴人就要笑的合不拢嘴。

    中策则是严厉警告,同时加强保护。

    但这样做,其实除了加深军方的疑虑,同时让好不容易打压下去的圣母们有了再次蹦跶的机会外,没有其他作用。

    而现在的中国,就像一台正在进入冲刺状态的跑车,你忽然踩刹车,代价很可能是,需要花费数倍的时间来重新鼓舞士气。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其后竭,这是任何一个成年人都知道的道理。

    而最好的选择,其实还是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消除疑虑,团结朝野,统一共识。

    这样,列侯和军事贵族,自然知道,等待他们的,绝对不会是和平。

    而是战争!

    更多的战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