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节 团结(1)
    翌日,宣室殿之中,八十余位列侯济济一堂。

    这些,就是现在依旧活跃的全部军功列侯了。

    剩下的,不是宗室列侯,就是外戚……

    这个数字,比起当年,刘邦刚刚鼎立天下时的列侯数字还要少二十余人,比太宗皇帝时,减少了一半,与先帝时期相比,减少了三分之一!

    岁月如刀,削尽英雄豪杰!

    能留存至今的,虽然不可说都是最出色,最强的列侯,但一定是最识时务,最聪明的列侯。

    很典型的,就是平阳侯世家。

    自初代平阳懿候曹参至今,老曹家虽然代代单传,但平阳侯的名头,却依然如同过往一般响亮。

    哪怕,当代平阳侯曹寿的的老子平阳简候曹奇是个大大的反贼!

    但老曹家也依然维系了富贵。

    为什么说曹奇是个反贼?

    因为,当年,诸侯大臣共诛诸吕,自诩惠帝忠臣的曹奇据理力争,企图保下少帝兄弟,甚至还企图保下少帝的帝位。

    这当然是反贼了!

    特别是太宗皇帝即位后,看曹奇是横看竖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因而简候曹奇终其一生,都没有出平阳县半◇长◇风◇文◇学,w√ww.cf◎wx.n≤et步。

    同时,也从不叽叽歪歪,议论国政。

    这让平阳侯世家得以生存至今,并且,至今依然在汉家列侯集团之中,拥有莫大的声望。

    而没有曹奇聪明的,那一大票坐吕氏诛的列侯,自然只能是泪眼婆娑,在九泉之下后悔不已。

    当然,某些人未必会后悔。

    如今,当代平阳侯曹寿,就正坐在列侯之中。

    他是奉诏来长安,赢取先帝之女,长安王刘发的姐姐阳信主的。

    适逢其会,所以也就来刷波脸,免得,朝堂上没有人认得他这个平阳侯。

    而坐在曹奇身侧,同样是一个大大的反贼之后。

    汁方候雍臣。

    雍臣同志最近减肥有所成效,但也依旧如同一个肉山一般,让人望而生怯,脸上的肥肉堆积在一起,几乎将五官都淹没了。

    但没有关系,老雍家最近时来运转,尤其是他的长子雍野,在安东都护府体系里,已经爬到了校尉之职。

    这可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要知道,在此之前,雍家从而在汉室军队里获得过任何职位。

    甚至,雍家能够活着,而不是被廷尉拉去菜市场,把脑袋砍下来当球踢,也是多亏了他雍臣与他父亲雍齿识时务啊。

    反之,像是老雍家过去的亲戚新阳候吕家还有阳信候、故市候等曾经的难兄难弟,现在都已经跪了。

    在过去四年,汉室列侯集团以平均每年消失六家的速度在不断消逝。

    有些年头,甚至一年就要挂掉十几家。

    这些家族,曾经有威名赫赫的先祖,也曾经有智谋无双的强者。

    但,就因为子孙不肖,看不清形势,非要跟今上掰腕子,别苗头,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所以,他们完蛋了。

    运气好的,削去封国,贬为庶民啊什么的。

    运气不好的,骨头都烂掉了。

    甚至安平侯鄂寄,还成为被杀鸡骇猴的典型。

    所以,雍臣如今确信,他父亲当年临终交代的事情,真是金玉良言啊!

    老刘家的破事,当臣子的,最好还是少掺和。

    哪怕被皇帝欺负了,也得跪下来说欺负的好,欺负的妙。

    至于丢掉的面子啊利益啊钱财啊,这又算的了什么?

    跟着天子混,比什么都强!

    所以,雍臣抬眼,打量了一下,跪坐在他侧翼的一位列侯,在心里想道:“可怜阿陵顷候一生征战,却不想,恐怕以后都要没有香火血食了……”

    这个世界,总是有些人莫名其妙的有着莫名其妙的自信,做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譬如这位当代阿陵候郭胜客。

    旁人不知道,他雍臣可是清清楚楚。

    这位阿陵候,居然被猪油蒙了心,蠢到在私底下非议当今的许多政策,还跟人说什么‘吾必反也。’

    反?

    拿什么反?

    嘴巴反吗?

    真是搞笑!

    而且,这个事情,连他都知道了,天子会不知道?

    自寻死路啊!

    不过,这与雍臣无关,只是可惜了阿陵顷候啊!

    当初顷候郭亭,可是汉军之中,与韩信一般的知名兵法家。

    郭亭虽然战功和名声,拍马也不及韩信。

    但他却是最初的汉军军法制定人,同时还是目前现行的汉军营垒构建方案的设计人。

    就是他父亲生前,也曾经非常推崇和敬重郭亭,认为他是‘敏而好学,忠而敬慎之大丈夫’。

    而且,作死者,远不止一个郭胜克。

    以雍臣所知,起码还有一个数人组成的阴谋地下集团,在想要搞个大新闻。

    其实,作为老列侯集团的一员,雍臣也能理解这些人的焦躁和不安。

    毕竟,如今,汉家新老权贵集团,正在缓缓的进行着更新换代。

    昔年曾经与众人一同度过了数十年岁月,经历了吕氏乱政,太宗即位,文景之治的许多列侯,在今上即位后,纷纷消失。

    有人被拖到了菜市场,明正典刑,一刀两断。

    有人被一撸到底,赶回老家种田。

    更有人,默默无闻的死去,默默无闻的消失。

    当今天子为了对付列侯,甚至还前无古人的发明了‘被精神病’这种奇葩的新思路。

    而伴随着老列侯的退场,新的军功贵族集团崛起。

    这些过去列侯们的小弟、马仔甚至干脆就是泥腿子出身的家伙,纷纷依靠军功,跻身进入汉家列侯集团之中,并且迅速抢班夺权。

    无数人过去的权势和势力范围,纷纷被新兴贵族们抢走。

    而老贵族们,在这些年轻、勇敢而且格局和见识以及性格,都远远强于他们的新生代们,根本无力阻挡,只能节节败退。

    以至于坊间甚至有流言传说:丞相致仕后,汉九卿恐将尽为新君之臣!

    至于老家伙们?

    自然是退休的退休,打酱油的打酱油。

    这让很多人都感到愤怒、不解以及抑郁。

    所以,出现了这样的可以理解。

    不过……

    “你们为什么不去跪舔今上?”雍臣表示很疑惑。

    拍马溜须和捧今上臭脚,又不是什么难事。

    连中水候都干的非常不错,至于桃候刘舍本身就是一部《怎么给皇帝拍马》的教科书。

    只要天子有需要的时候,就站出来鼓鼓掌,然后三呼万岁,口喊:陛下圣明,俺们都听您的?

    这样,自然就可以保住家族的地位和权势,而不必担心被排挤、被打压甚至被赶回家种田。

    当然,假如想要掌握权势,那就需要能力了。

    就像刘舍这样,一边拍马,一边还能完成本职工作,自然会得到重用!

    想来想去,雍臣,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着这些列侯,居然敢这样作死?

    这个时候,宣室殿的侧门,缓缓打开,刘彻提着绶带缓缓走到殿中,然后拾阶而上,登上属于自己的御座,坐下来,望着群臣。

    八十余位列侯,纷纷起身,来到殿中,恭拜道:“吾皇万寿无疆!”

    即使,汁方候雍臣,也被两三个侍从搀扶着,跟团肉团一样,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着:“吾皇万寿无疆……”

    不过,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演技,多少本色演出,那就不足为外人所知了。

    刘彻也很享受,或者说极不忍心看到雍臣这样。

    他连忙吩咐道:“诸卿平身……”然后又特别嘱托道:“什邡候,朕不是特许过卿可临朝勿拜吗?下次莫要如此了!”

    虽然说,老雍家跟老刘家祖上是相互看不顺眼。

    要不是萧何抬了一手,当年就没有汁方候这个爵位了。

    不过,都几十年了,过去的恩怨,早已经烟消云散,刘彻也不想再重复这样折磨雍家。

    杀人都不过头点地!

    拿着雍家看了几十年笑话,当了几十年小丑,也够了!

    刘氏连项羽都原谅了,连秦始皇都谅解了。

    没有必要再揪着不放。

    但雍臣显然不这么看,他脸上的肥肉,都笑的绽开了,跟一朵向日葵似的,说道:“臣虽老而胖,但,每次一见陛下,顿为陛下龙气侵染,四肢生出一股精元,顿时就身轻如燕!且夫陛下圣主也,老臣有生之年,得遇陛下,已是幸甚,岂敢不朝陛下?”

    这马屁虽然拍的赤裸裸,但让人听了很舒服。

    刘彻也被逗得一乐,几乎笑了出声。

    这雍臣未来绝对可以进《滑稽列传》去跟东方朔媲美!

    不过笑完之后,刘彻却想到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那些他曾经看过的滑稽列传之中的滑稽之人,他们真的是滑稽吗?

    他们真的就是在用生命搞笑吗?

    东方朔说用之则为龙,不用则为虫。

    又如淳于髡、优孟,又岂是等闲易于之辈。

    即使是两千年后,一个在荧幕上以逗逼和搞笑而出名的段子手,他就真的只是个段子手?

    只能说,在这个世界上,人类需要伪装来保护自己。

    有人用仁善的外衣,行苟且之事。

    也有人用大义凛然,怂恿他人,以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小人物们,在夹缝之中求生,只能用逗逼的行为,搞笑的手段,嬉戏怒骂,博人一笑。

    所以,刘彻抬抬手,道:“汁方候言重了!”

    瞬间从什邡候改称汁方候,这让雍臣立刻止住了自己继续搞笑的行为。

    他知道,自己表演的有些过了。

    于是讪讪一笑,大方的退回自己的座位。

    但殊不知,在他身后,几双眼睛,跟仇人一般死死的盯着他。

    对马屁精来说,最大的敌人,自然就是另外一个马屁精。

    四大金刚,谁都不愿意自己的队伍里多出一个成员!

    刘彻却是看着这一切,冷眼旁观。

    他点了点手背,看着群臣。

    在坐列侯八十余位,几乎就是全部的在京列侯。

    其中,高帝以来的老功臣,大约七十人,剩下的全部是他即位后敕封的先帝功臣以及在马邑之战中立下功劳的功臣。

    他的视线,首先从这些人身上扫过。

    他们是如今汉室最新兴的力量,充满了能量和进取心。

    但有时候,进取心太过于强烈!

    然后,刘彻的视线就停留在了剩下的旧列侯身上。

    老人,在某些程度上,意味着保守、顽固和不识时务。

    “今天,召集诸卿,有几个事情,要跟诸卿谈谈……”刘彻把玩着自己手里的一枚玉玺,静静的说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整个大殿,除了他的声音,没有半分杂音,以至于即使站在宫外执勤的士兵,也能听得到天子的御音,然后一个个激动万分,若他们有录音机的话,此刻恐怕都在忙着录音了,以好带回去给家人聆听圣训。

    不过,没关系,能够听到圣训,对他们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

    “朕听说,最近,有人对朕很不满啊!”刘彻轻笑着道。

    此话一出,整个列侯集团,立刻就做出了反应。

    刘彻的脑残粉和他册封的列侯们,一个个都是怒目圆睁,瞪着每一个人,企图找出那个居然胆敢对君父不满的渣渣!

    对汉家来说,对皇帝不满,是允许的。

    当年,冯唐还曾经对太宗皇帝说过:既然今天有李牧这样的大将陛下也用不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呢!

    至于北平文侯张苍、张释之还有故安文候,都曾经在朝议上公开的正式的驳回天子诏书,拿着皇帝的脸反复啪啪啪的打。

    不也没事吗?

    皇帝也顶多只能找个别的借口收拾他们。

    但是,在汉室,对皇帝或者国家政策不满,你不在朝堂上公开表达出来,却在私底下非议和诽谤。

    你想干什么?

    想要阴谋反对陛下,颠覆社稷吗?

    至于那些心里的有鬼的家伙,则是吓得浑身上下,都是战栗不已,脸色苍白,甚至有人几乎就按捺不住,想要出来谢罪了。

    这些年来的事实,已经将一个事实证明的非常清楚而明白别在今上面前搞鬼,他若说他知道某事,他就一定知道。

    狡辩和抵赖,只会造成更可怕更无法挽回的后果。

    譬如说,安平侯鄂寄,就是血淋淋的鲜活案例。

    让每一个想到鄂寄下场的人,都生出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没有人想被精神病,完了还有钉在历史耻辱柱上,为后世唾骂一万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