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节 教育
    <div id="content">

    刘彻接到太原传来的报告时,也乐了。

    “飞狐军的胸甲列队,居然吓疯了匈奴使者?”这个消息,让他颇为自得。

    毕竟,这种证明中国强盛的素材,实在太难找了。

    即使是如今,也是非常罕见的。

    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将这个可怜的使者送回匈奴。

    免得未来,匈奴人说汉室欺凌弱小,以至于连一个被吓疯的使者都想扣留。

    这传扬出去,有些不好。

    就在这时,被刘彻册封为归义单于,位在诸侯王之上的夏义,却立刻上了一道奏疏给刘彻,说什么那个匈奴使者是装疯。

    理由是他是呼衍哲哥,匈奴伪单于军臣的心腹亲信左大将呼衍当屠的弟弟。

    刘彻想了想,感觉夏义说的有道理。

    毕竟,早在数百年前的春秋时期,诸夏的贵族就已经学会装疯卖傻。

    甚至史书上还有着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于灭亡强敌吴国的典故。

    而在这之后,为了躲避政敌或者仇敌的追杀和雕难。

    英雄豪杰们,百般花活都玩出来了。

    区区装疯算什么?

    匈奴人虽然落后,但,应该不蠢。

    特别是匈奴的高层贵族,以刘彻来看,很少有真正的蠢货。

    既然是如此。

    那么,这个匈奴使者是不是真的疯了?就很值得商榷了。

    那这个匈奴使者就绝对不能放回去了!

    万一他是装疯呢?

    这岂非是让刘彻变成了吴王夫差、庞涓那样的笑话?

    这对于一个君王来说,简直是无法饶恕的污点!

    所以,也就不管这使者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先关起来看看再说。

    虽然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是诸夏民族的传统美德,但,与君王个人的尊严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

    对皇帝来说,在类似的问题上的态度,永远都是相同的——宁肯错杀三千,也不能放走一个!

    于是,刘彻立刻就派出了两位御医,前去诊治。

    ……………………………………

    第二天,一支规模庞大的车队,从灞桥缓缓驶入长安城。

    一位位矫健的骑士,簇拥着他们的国君,朝着未央宫的方向驶去。

    长安百姓纷纷探头,观望着这支气势不凡的车队。

    “中山王入觐了!”许多人都悄悄的相互议论起来。

    一位诸侯王,在这样的时间点,来到长安,入觐天子,还搞出这么大声势。

    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八卦党们立刻全体出动。

    街头巷尾的******,也马上召开了各种会议。

    实在是,中山王入觐这个事情,本身就透着很多不寻常。

    因为,汉家有制度:诸侯王朝长安,冬春曰朝,夏秋曰请。

    朝,是每一个诸侯王都必须遵循的义务。

    这也是刘邦当年设下的祖宗制度,无论是谁,都必须要遵守三年一朝天子的制度!

    譬如,当年,吴楚叛乱,楚王刘戊,就是因为到了时间,必须来长安朝觐天子,从而被长安君臣忽悠,最终死于刘濞刺客之手。

    而刘濞,则是整个汉室历史上迄今为止,第一个获得免朝特权的诸侯王,相信也会是最后一个。

    而刘濞能有这个特权,是用他的爱子,那个被刘彻老爹一棋盘砸死在长安街头的可怜人的性命换来的。

    至于请,就没有朝觐这样严格了。

    秋请不是诸侯王贵族必须遵循的制度。

    秋请可以请人代请。

    史书上,就有着无数记录,证明了这个事实。

    但一般来说,诸侯王朝觐,不是十月,就是八月。

    很少有正月来朝,更很少出现类似中山王如今这样大张旗鼓的来朝的诸侯王。

    在过去的历史上,仅有淮南厉王刘长,梁王刘武、江都王刘阏,曾经如此大张旗鼓的入城。

    既是是过去中山王入朝,也没有这么大动作。

    但现在,中山王如此大张旗鼓的入朝,只能说明一个事情——当今天子又多了一个亲密的手足贤王!

    又或者……

    中山王将要被委以大任!

    这也是老刘家向来的尿性了。

    在要用某人前,必定会恩宠至极,恨不得捧在手心,含在嘴里。

    譬如,当年淮南厉王刘长,每次来朝,都是鲜衣怒马,不可一世。

    这位太宗的弟弟,甚至骄横到了,一言不合就派人一锤子锤死了辟阳侯申食其。

    然后又挥军南下,灭亡了南海王国,囚其君,迁其民。

    过足了帝国主义的瘾。

    不过他的下场却是极为凄惨……

    堂堂高帝幼子,汉家诸侯王,竟然活活饿死在囚车之中!

    而梁王刘武则比淮南厉王要低调一些,他最起码不会横冲直撞,目中无人。

    相反,这位大王,出了名的友善亲民,每次入朝,都会带着大量文人士大夫,如同当代文豪一般。

    如今,儒家的公羊派和楚诗派的最大金主,就是这位大王!

    至于江都王阏,又与梁王不同。

    这位大王,似乎自幼体弱多病,所以,每次入朝,天子都会派遣骑兵出函谷关迎接。

    然后,钦赐他乘坐天子撵车,在羽林卫的簇拥下入城。

    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中山王刘非,虽然没有乘坐象征与天子关系亲密的御撵,但,他的车驾之上,却也披挂着象征天子威权的节牦,由安车驷马拖行,左右前后,簇拥着上千名官吏贵族。

    看这架势,几乎是带来了整个中山国的大臣和贵族。

    这虽然少见,但却是符合刘氏制度的。

    当年刘邦规定:诸侯王朝天子,必从其国两千石!

    这个规矩现在虽然没什么人鸟了,但也是祖宗制度啊!

    倒是,跟在车队后面,载着的慢慢数十车的马车,让人好奇不已。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老刘家确实跟宗周天子一般,接受天下诸侯王的朝觐和献贡,而且还规定了份额——是过去三年,该诸侯王合法收入总和的两成。

    但到了太宗时,就免了这一条规矩。

    既是要与民休息,免得诸侯王贵族们横征暴敛——特别是列侯们。

    也是收买贵族,拉拢人心的一个手段。

    自那以后诸侯王贵族朝天子,就不必再带着无数财帛了。

    他们只需要准备每岁祭祖时所需的酌金。

    所以,这中山王入朝,带的必不是财帛——当今天子也不需要中山国那点财税。

    所以,许多人就好奇了。

    特别是那些有着足够政治敏感的家族。

    当天晚上一个传说,就已经在长安的大街小巷,流传不已。

    无数人都悄悄的告诉自己的邻居和小伙伴们:天子要移藩了!中山王将镇河南!

    这个消息实在太劲爆了!

    一个新的诸侯王国,很可能就此诞生。

    而与之相对应的,则会多出许多个新职位。

    譬如说啊,诸侯王相、内史、中尉、中大夫、太傅,这些可都是朝廷承认的两千石之位。

    而且,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几乎不用承担什么太大的责任和压力。

    自吴楚之乱后,朝廷就逐渐的收回了诸侯王的种种权力和特权,甚至剥夺了许多诸侯王的军权和行政权,甚至还夺去了诸侯王任免官员的权力。

    所以,这诸侯王的官职,如今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养老休闲,混吃等死的最佳选择。

    更是无数已经达到致仕年纪,但却怎么也混不上两千石待遇的老吏最后的机会。

    临致仕前,能不能混一个两千石的头衔,关系着致仕后的待遇和死后哀荣。

    特别是死后哀荣这种事情。

    假如你是一千石致仕?

    不好意思,你死后,大约只有地方上的县令来慰问一下,送点礼品,拜祭一二。

    想要天子赐谥?

    想都别想!

    更别提入葬茂陵,乃至于博一个天子敕封为山神土地的待遇了。

    而混上两千石,起码就有资格让天子赐给谥号。

    万一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准许入葬茂陵,乃至于被敕封为神,永享香火血食祭祀,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

    瞬间,许多衙门的司曹主官,都来了精神。

    大家都已经老了,这样的机会不会太多了。

    此时不拼一把,再过几年就哭都没地方了!

    诸侯王大臣,虽然现在远没有过去威风和有权力。

    但,最起码能解决大家梦寐以求的待遇问题。

    于是,这些久未活动的老臣,纷纷动弹起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而那些九卿各部门的主官,对此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这些老家伙,占着位置不动,拿他们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九卿不是天子,不可能跟天子一样,觉得不爽了就来一次定向反腐,剪除异己,顺便清理一下官场。

    但他们不行。

    自古,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洪范也说了:惟辟作福,唯辟玉食,臣无得作威作福。

    现在,好不容易,这些家伙愿意让出位子,给大家伙的亲信心腹和看好的新人。

    自然是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反对?

    而空出来的中山国留下的位置,也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无论将来中山是改为郡县还是继续为诸侯王国,都是大有可为的。

    …………

    而在半个长安都陷入沸腾之时。

    刘彻却在宣室殿之中,召开了家宴。

    跟往常的家宴不一样,此番家宴,纯粹属于刘氏兄弟之间谈心的家宴。

    所以,连东宫两位太后也没有请来。

    后宫妃嫔之中,也只有皇后陈阿娇作陪。

    当然,已经四岁多,隐隐看着像个小大人的皇长子刘病已,被刘彻特地从思贤苑召回,陪伴在刘彻身边。

    刘彻希望,这个长子能够通过今天晚上的家宴,学到一些在将来可能用得到的知识。

    身为上位者驾驭下臣的知识。

    四岁的刘病已却显然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安排的意义,他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眨巴着眼睛,仔细注意着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皇叔。

    倒是皇后陈阿娇,头戴凤冠,颇有威仪的坐在刘彻身边,小手紧紧的捏着刘彻的大手。

    刘彻看了看自己长子。

    刘病已在思贤苑的学苑之中已经过了半年多的寄宿生活。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刘彻刻意的让人剥夺了他的皇子光环,褪去了种种特权,使他如一个正常的平民子弟一样成长、学习、生活。

    刘彻相信,唯有如此,才能培养出一个真正合格的继承人。

    更是唯一一个可以避免出现何不食肉糜的晋慜帝以及‘既不知哀,也不知悲,更不知喜’的鲁哀公这样的悲剧的办法。

    而思贤苑的特殊性质,则保证了,刘病已在那里,不会受到任何外界打扰和蛊惑。

    也不会在心智没有发育成熟前,就接触到那些种种奇奇怪怪的思想。

    这个模式目前运转情况良好。

    未来汉家皇长子,如今,已经生得高高大大,身体壮实。

    而该遵守的礼仪和礼节,他也全部都掌握。

    以目前来看,未来,他虽然说不能肯定可以成为刘彻希望的那个继承人。

    但至少,将来坐镇一国,发号施令,不会有问题。

    看了看刘病已一眼,刘彻缓缓站起身来,举着酒樽,对着刘非道:“中山王远来辛苦了,朕敬王一樽!”

    刘非哪里敢接?

    连忙跪在地上说道:“臣德薄无功,不敢受陛下之敬!”

    刘彻却笑道:“你我兄弟手足,如今又是家宴,就不必拘礼……来来来……”

    他扶起刘非,打量了一下这个满脑子都想着打仗和征服的弟弟。

    若在他刚刚即位之时,刘荣、刘非,就是对他威胁最大的两个兄弟——因为他们两人在年纪和声望上,其实都具备了可以顶替刘彻的资本。

    所以,不止刘荣,刘非也一度遭到了刘彻的打压。

    但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别说东宫了,就是刘邦复活,先帝从阳陵爬出来,也夺不走刘彻的权柄。

    因为,他的权柄,已经不似过去的父祖,是靠着祖先得来的。

    他受命于天,自证天命,唯有三皇五帝,才能与他比肩!

    如今,更是靠着马邑和高阙两战,收尽天下人心。

    在本质上来说,他与开国君王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都是那种靠着自己的实力,开创时代,引领时代的帝王。

    这样的帝王,言出法随,口含天宪,无所不能,整个世界除了冥冥中的上帝太一,已经没有能制约他行动的人或者鬼神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