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节 安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在刘彻面前,刘非自然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

    他现在更是庆幸无比,当年,夺嫡之时,还好没有撕破脸!

    不如,如今,不止他的母妃可能要步戚夫人后尘,就是他,估计也跟赵幽王、赵隐王的下场要差不多。

    别以为,吕后死了,就没有人敢玩这种花活了!

    老刘家的人是最了解自己的家族的尿性的。

    太宗皇帝尚且用计玩死了淮南厉王。

    先帝更是杀死了今上生母,杀母以存子!

    真真是铁石心肠!

    与之相比,吕后的行为,反而光明正大,就是告诉天下人,我就是不爽xx那个贱人!

    至于今上?

    自元德以来,死在他手里的列侯诸侯王宗室子弟还少吗?

    即使窦氏和薄氏的子弟,也有好几个人因为犯法而被诛。

    魏其候窦婴,在今上即位前,为其储君之位出力颇多,结果呢?

    放之清河郡,夺大将军职,还毫不留情的废了魏其候的心腹灌夫,将他一撸到底!

    另一位今上潜邸时期就已经投注和押注的袁盎,如今在南越国蹦跶呢!

    至于齐王刘将闾,刘非就听说了,现在,这位皇叔如今是天天逢人就说当年被当今天子质问之事,然后舔着脸说什么:方今幸甚,蒙陛下不弃,以臣为诸侯巴拉巴拉。

    便是先帝时期,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晁错,如今都快成了自家这位皇帝大兄的爪牙了。

    在如今的情况下,这位当年的皇次子,如今的汉天子。

    甭说学吕后玩人彘,就是把他也削成人彘,找个坛子养起来当个乐子,那也是简单至极的事情!

    所以,刘非战战兢兢的说道:“不敢,君臣有别,臣安敢在陛下面前失礼?”

    刘彻却是笑了:“中山王真是太客套了,朕与王,兄弟也,无须这样生分,更何况,朕还有事情要交托于王!”

    刘非一听,心里面乐的跟什么似的。

    此番天子忽然出乎意料的传召他,刘非就已经猜到了原因,此刻听到刘彻如此说,他更是放下了悬着的心,拜道:“陛下既有命,臣必万死不辞!”

    对刘非来说,铁马金戈,驰骋沙场,才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

    他有些时候甚至恨自己出生在天家!

    生为皇室成员,将他的理想和抱负也全部束缚起来了。

    刘非太渴望太渴望战争,太渴望太渴望去塞外与匈奴人作战,驰骋沙场了。

    他有些时候甚至会生出一股干脆放弃王位,去汉军之中当一个小兵的冲动。

    当然,这也跟他自小就没吃过苦,不知民间疾苦有关。

    刘彻望着自己的这个弟弟,老刘家向来出奇葩。

    尤其是他这一代的兄弟。

    刘端、刘彭祖、刘胜这样的知名人物就不说了。

    就说眼前这位中山王,历史上的江都易王吧。

    他的一生,就是一部整天在cos将军的一生。

    而且,极为失败!

    为什么?

    因为cos将军不仅仅从未实现过,他在子女教育上,更是一个悲剧。

    他的儿子跟女儿甚至玩起了姐弟相恋的戏码……

    只能说城会玩。

    不过,在汉室玩这种禁忌的代价是非常大的。

    即使是诸侯王,也玩不起!

    汉室可以容忍王公贵族拔掉无情,也可以容忍贵族寡妇甚至有妇之夫面首三千,还能容忍贵族有龙阳之好,大搞基建。

    但独独不会也不能容忍任何近亲之间的乱x。

    一旦发现,无论是谁,无论地位有多高,都是死!

    从无幸免,也不可能幸免。

    因为,刘氏的立国之基,就是孝道。

    近亲乱x,是获罪于祖先,是对祖先和家族的最大羞辱和背叛,不可能饶恕,也不会饶恕!

    但在如今,刘非的人生,还可以拯救。

    刘彻也不希望这个他的兄弟之中,唯一一个始终有着尚武之心和开拓之心的兄弟,继续他历史上的苦闷之旅了。

    而且,现在的刘彻,也根本不害怕他打出成绩来。

    恰恰相反,刘彻反而担心他作战指挥失败,丢了老刘家的脸!

    毕竟,这个世界足够大。

    完全可以容纳一个能征善战的兄弟。

    刘非再能打,也绝对不可能再威胁到刘彻的地位了。

    旁的不说,假如任何人现在要造反的话,即使他们控制了南北两军,甚至羽林卫和虎贲卫,但,刘彻就有这个自信,只要他出现在城头,对着军队喊话。

    立刻就能让大军倒戈,甚至足以让整个长安百姓,都拿起武器,来保卫他这个天子。

    “朕打算封王于河南……”刘彻拉着刘非的手,走到大殿一侧的地图前,指着以高阙榆林塞为核心的广大高阙以北的土地:“王此新秦中八百里社稷!”

    自阴山向南,直至高阙,广袤的平原上,水草丰盛,河流湖泊密布,当年秦人得此地,兴奋的将之称之为‘新秦中’。

    新秦中,确实有着一切成为新粮仓的潜力。

    仅仅是当地丰富的水资源,就足以底定成功的基础。

    但是……

    刘彻望着刘非,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新秦中与朔方、九原、安阳等地,乃大河上游,山川植被,为中国之壁,王镇此地后,当谨记,不可轻毁山林,轻伐树木,凡伐一木,当树三木!”

    “砍伐一百棵以上的树木,就必须由王亲自裁决,五百株以上,当报朕批准!”

    虽然说人类活动,必定会破坏当地原本的生态。

    但是,树木和植被,一定要保护好。

    因为,这不仅仅关系着当地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更是中国治理大河的关键。

    即使是如今的大河,就已经够狂暴的了。

    汛期之时,常常卷着海量的水流,冲垮和毁灭一切沿途的村镇。

    太宗孝文皇帝时期,甚至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决堤洪灾,受灾百姓数以十万!

    而在未来,大河决口瓠子,更是酿成了整个西汉历史上规模最大,破坏力最强的一次自然灾害。

    它造成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小冰期带来的灾害影响。

    作为穿越者,刘彻自然知道,多种树,广植被,总是没错的。

    尤其是在大河的源头,上游这样做,绝对可以带来莫大收益,造福子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