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节 会议的构想
    <div id="content">

    刘非一边听,一边不断的拍着胸膛保证。

    就差赌咒发誓了。

    这让刘彻有些担心。

    因为绣衣卫曾经递交过一个报告,说的就是他的亲爱的弟弟们的具体情况。

    假如刘彻没记错的话,绣衣卫报告的有关刘非的情况里,有一句描述:中山王非者,虽好勇,然无谋,其骄奢甚于淮南厉王。

    这就让刘彻有些怀疑,将他放到河套地区,会不会有问题?

    万一要是出现了刘氏宗室被匈奴俘虏的丑闻,他这个皇帝恐怕要颜面无光。

    不过……

    想了想,刘彻觉得,此事的收益要远远大于收获。

    所以,这个风险是值得冒的。

    不仅仅刘非,未来,就是刘彻自己的儿子,也会封镇到前线,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一如当年宗周在淮泗地区镇压的诸姬王国。

    虽然,这些诸姬最终不是亡于楚,就是灭于齐。

    但,没有任何人敢否认,淮泗诸姬王国,对于南方开发和开拓,以及中国文明的发展做出的贡献。

    毫不客气的说,没有淮泗诸姬十几代人的努力和进取,此刻的齐鲁吴楚,恐怕依然是被发文身的越人部族的天堂。

    当地百姓,至今都会沉沦在愚昧之中。

    自然,如今,当汉室面临一个大殖民时代之时,宗室诸侯王尤其是皇室子弟,要以身作则。

    类似后世历史上的宗室藩王,躲在长城的保护下,被圈养在王府之中,如同猪狗一样,这除了浪费资源和压抑人心,导致一代更比一代蠢外,不会有其他成果。

    所以,刘彻也就笑笑,道:“中山王此行,为朕先锋,朕将授中山王将军印绶!”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黄金打造的金印,郑重的交给刘非:“王当戒之,慎之,勿负朕望!”

    刘非一见那个将军印,立刻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连忙拜道:“既受君命,臣必万死以报!”

    说完,恭敬的接过那个将印,欢天喜地的捧在手里来回把玩。

    对他来说,这个将军印,甚至比他的诸侯王王位还重要!

    有了此印,他就再也不是那个cos将军的死宅了。

    而是一个真正的将军。

    这对于刘非来说,简直就是圆梦时刻!

    刘彻却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弟弟。

    所有的兄弟里,其实刘非和刘端是最好对付的。

    刘非是个武痴,而且还是战争狂,就跟文青一般,很好对付。

    文青,譬如刘武啊什么的,上司马相如,总是不会有错。

    而武痴和战争狂,一个可以满足他们心底野望的将军印就足够打发掉了。

    果不其然,刘非抱着那个宝贝将军印,喜的什么似的。

    于是,接下来,刘彻不管说什么,他都是满口答应。

    等到他离开未央宫时,他已经应下了无数条件。

    包括,鼓动程氏家族和中山大臣士大夫贵族百姓,一起移民至全新的蒙国。

    甚至还包括了自费这一切的行动!

    这可真是让刘彻赚死了。

    最起码省下了数以万万计的开支,还可以借此缓解中山、赵国、清河等地区的土地危机——至少十万以上的贵族士大夫官吏军民的离开,肯定会在当地留下一个新的已经成熟的农业区,可以安置等同人数的贫民。

    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收获。

    对刘彻来说,收获最大的,是让刘病已亲眼目睹了这一次的皇室内部的政治交易。

    他现在或许无法理解,但未来,他可能会受益无穷。

    抱着刘病已,刘彻走在回义偌的宫阙的路上。

    “病已,你知道吗?”刘彻抱着长子对他说道:“在遥远的远方异域之国,有一种野鸭,会将巢**建立在悬崖之上,当小野鸭出生后,它们就必须在父母的带领下,从数十丈高的悬崖上飞下去,寻找青草,不然它们就会饿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代又一代的野鸭,经历了这样的循环,这迫使每一只小野鸭,在出生后都必须立刻长大,丰满羽翼,让身体和翅膀尽可能的能够获得力量……”

    刘病已默默的听着,虽然他不大明白自己父亲所说的意思。

    但他知道,他必须记住。

    这也是他在思贤苑学到的技能。

    教官和老师的话,必须记住,不然就要饿肚子。

    而他最怕饿肚子了!

    将刘病已带到义偌的宫阙中时,义偌已经睡下了。

    她正怀有第二胎的生孕,非常嗜睡。

    倒是可爱的桃桃小公举,一看到自己的父亲和哥哥,立刻就笑嘻嘻的扑了过来。

    “朕的宛邑主!”刘彻一把就将这个调皮的小可爱抱了起来。

    左手一个长公主,右手一个皇长子,抱着他们,走到义偌榻前,望着熟睡中的女人,颇感幸福的笑了起来。

    不过,刘彻心知肚明,这样的生活,可能持续不了多久了。

    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竞争和夺嫡,必然到来。

    至于桃桃?

    望着这个可爱的长女,刘彻其实也颇感头疼。

    刘氏的女性,从来就没有什么安分守己或者贤良淑德一类的基因。

    至于长公主,基本上都是跟女强人、政治家挂钩的。

    这都要怪刘邦那个老流氓带的坏头!

    未来的宛邑长公主,手里有钱,更有权势,而且身为皇室长女,天然的会得到东宫和皇后以及她母亲的宠爱。

    用屁股想都知道,未来的宛邑主,怕是要卷起万千的风浪。

    不过,换个角度想,这或许是好事。

    现在,有些事情,刘彻作为皇帝是不好出面去做的。

    但公主就不一样了。

    她是女人,更是刘氏长公主,天然自带‘跋扈、彪悍、嚣张、无法无天’的标签。

    她就算做的再出格,恐怕也没有大臣敢唧唧歪哇。

    就像现在的馆陶,曾经可是号称汉家第十卿的巨头,甚至可以决定地方郡守郡尉的归属!

    而桃桃的汤沐之地又在宛,这注定了她或许未来会成为汉室第一个托拉斯的掌权人,带领起天下重工业的发展!

    想到这里,刘彻就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考举至今,已经七个年头了。

    是时候,对其进行稍微的改革和调整。

    同时……

    “还得开一次石渠阁会议,对学术界和思想界,进行引导……”

    百家争鸣,这是好事情,刘彻也不会轻易去插手诸子百家内部的纷争和撕逼。

    他只是一个引导者。

    只有在某些人的言论和做事方法,明显走上了歧途时,他才会出手、

    其余时刻,他都是一个旁观者。

    最多,稍稍的提醒一下。

    譬如重民学派的出现,还有杂家的东迁。

    但是,当诸子百家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的学派,都随着诸子百家的争鸣而涌现。

    刘彻甚至听说了,连算命的神棍们,都有转正和洗白,正正经经做学问和思想的趋势。

    反正,论起忽悠人,方士术士们还真不怕谁!

    加之,儒法黄老甚至墨家,其实都有着许多的宗周残留思想和糟糠。

    这些宗周时期的东西,其实已经明显不适合如今的发展需要了。

    但,却没有人敢轻易丢弃和放弃。

    刘彻可不希望,诸子百家最后发展发展,纷纷走上歧途。

    黄老派变成谈玄的道家这样的悲剧,刘彻可不想再次上演。

    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中国的皇帝,自古以来就是宗教、世俗和思想、学术的最高主宰和最高仲裁人。

    为了防止某些这些年玩的太嗨皮的文人忘记了这一点,也有必要召开一个涉及全国所有主要学派的会议,来重申和强调刘彻这个皇帝在宗教、思想和学术方面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让诸子百家,都共同团结在他的旗帜下,而不是相反!(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