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节 上吧!主父偃!
    <div id="content">

    这随后的日子里,汉家君臣一直在干一件事情——为石渠阁之会,设计一套全面的规范礼仪。

    这很重要,而且很有必要。

    毕竟,如今礼乐崩坏,秩序不存,这是公认的事情。

    但重新制定一整套的君臣用礼和种种程序,从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尤其是面子和尊严问题。

    所以,朝臣们吵了个底朝天。

    但刘彻不想去掺和这个问题。

    一套礼仪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和重要的。

    想当年,叔孙通含辛茹苦,为刘邦设计的那些礼仪,现在除了大朝仪外,其他的都没怎么用了。

    说不定过几年,连大朝仪都得换一套姿势,重新设计。

    所以,刘彻也就是看着大臣们吵来吵去,并不下场,也不持态度。

    毕竟,皇帝不能一直乾坤独断。

    更不能不给大臣们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不然,那跟****有什么区别?

    在中国,自古以来,就要讲一个‘****’。

    这叫做与朕与士大夫(列侯贵戚)共天下。

    所以呢,刘彻即位后,很少做出力排众议,一意孤行的事情。

    绝大多数政策,都是通过廷议确定,得到百官的支持后,才公之于众。

    一直以来,他都牢记着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的方针。

    而在很多无关痛痒的小事上,更是完全放手,当个甩手掌柜,让大臣自己去讨论,自己去决定,自己去部署,他只要垂拱而治就可以了。

    这些措施都很有效。

    至少,哪怕是那些心里不喜欢刘彻推行的政策和倡导的国策和制度的大臣,也说不出什么话,更挑不出什么错。

    一切法律、政策和决定,都是集体决定。

    都是天子在跟文武百官商议过后,得到了至少超过一半人支持,特别是说服了丞相和御史大夫后,由三公附署,九卿议论,事下百官讨论,这才正式公布。

    尽管他们是反对者,但,群情汹汹,大势所趋。

    不同意也要同意。

    不同意也要去执行!

    不然就是乱臣贼子,人人皆可得而诛之!

    更别提,刘彻还隔三差五的将一些在群臣眼里看上去非常宏达,乃至于根系国本的事情,完全放手,让大臣自己去讨论、决定。

    他本人就跟一个泥塑的雕像那样,不干涉、不持立场,不发声。

    等大臣们讨论完了,他再加盖印玺,形成合法的诏书,公布天下。

    这让许多人都享受到了‘****’的特权,感觉到了自己是这个国家,这个政权的真正主人的感受。

    顿时,士气MAX,工作积极性MAX。

    正如这次的石渠阁之会的礼仪制度。

    在大臣们眼里,这可是关系国本,甚至大汉帝国属性的大事。

    天子入场要走几步?

    丞相入席,应该走几步?

    诸子百家的巨头,应该怎么安排座次?

    都直接干系到了世界和平,宇宙稳定和大道之秩序的关键。

    能在这样的大事上,拥有充分权力,享受到完全的决策权。

    这让臣子们无比满足,也无比舒服。

    但事实呢?

    一个至少间隔几年才会召开一次的石渠阁之会的礼仪,其实根本无足轻重。

    它只是一个程序,一个面子工程,根本与国家大事、军国大政不粘边。

    与其去关心这些事情,刘彻觉得,自己还不如好好利用这石渠阁会议前的难得的休闲时光,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休息。

    不过,可惜……

    度假的计划还没得来及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因为,周亚夫即将率领太尉行辕以及高阙之战的有功将士,回归长安。

    由此可见,刘彻的放权行为是多么明智。

    真要什么都抓,什么都管。

    刘彻怀疑自己很可能活不到四十岁,甚至可能三十岁就跟秦始皇一样两鬓苍白,面容憔悴,还得落下一身病。

    ………………………………………………

    “丞相这次还带回了匈奴使者?”刘彻拿着报告,笑了起来:“他不是疯了吗?”

    “回禀陛下,据说,匈奴使者在陛下派遣了御医过去之后,经过御医妙手仁心,终于恢复神智……”一个宦官小心的答道。

    “哦……”刘彻颇为玩味的笑了笑。

    妙手仁心?

    嘿嘿!

    他整理了一下冠帽,望着铜镜里的自己,眼中杀机乍现。

    对于皇帝而言,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被人当成猴子耍。

    而这个匈奴使者,很显然已经激怒刘彻了。

    既然这个匈奴人敢企图耍他,差点让他变成了类似吴王夫差这样的笑柄。

    那么,匈奴人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去将主父偃给朕叫来!”刘彻提着绶带,吩咐道。

    “诺!”

    不过半个时辰,主父偃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刘彻面前,恭身拜道:“臣偃拜见陛下,未知陛下唤臣可有吩咐?”

    刘彻望着主父偃,笑了笑,道:“朕记得爱卿,是纵横家的高徒?”

    “回禀陛下,臣授业恩师,乃长短纵横家传人李公……”主父偃自然不敢隐瞒立刻答道,同时在心里思考着为何天子忽然问起这个事情来。

    刘彻却是笑着站起来,看着主父偃,说道:“善!卿当为朕之张仪也!”

    “朕命卿为朕使,去跟匈奴人好好谈一谈吧……”

    不平等条约这个东西,可不是欧米列强的独有发明。

    事实上,纵横家才是这个方面的天才!

    想当年,张仪挂秦国相印,何等的威风。

    得寸进尺这个成语,就是他发明的。

    除此之外,这位天才的外交家,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在谈判桌上极尽敲诈勒索之事,将列国国君像狗一样戏耍于鼓掌之间。

    割地赔款算什么?

    张仪做的最出色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楚怀王忽悠成了一个大傻逼。

    而现在,确实是又到了一个纵横家的弟子们,可以再次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西域三十六国,匈奴诸部族,甚至匈奴帝国本身,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游乐场和展示才华的舞台。

    刘彻也相信,纵横家们绝对有这个能力和实力,把这个事情做好!

    因为,他们是苏秦张仪的传人,是最早的帝国主义者。(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