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节 决心
    <div id="content">

    望着汉朝的长安城,呼衍哲哥的内心,满是绝望。

    当初,他在飞狐口见到汉朝的神骑时,他就已经知道,此番出使,哪怕付出整个使团的代价,成功刺杀了且之。

    但却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汉朝人,不需要且之的配合,他们的力量,已经完全可以撕碎整个匈奴。

    所以,留在汉朝,继续待在这里,注定徒劳无功。

    还不如想个办法回去报信。

    将他在汉朝的所见所闻,告诉单于庭的贵族们,让大匈奴立刻警觉过来,思考对策。

    或许,将来,匈奴还能有一线生机。

    可惜……

    哪怕是他装疯,汉朝人也不为所动。

    反而怀疑起来,更派了御医。

    因为害怕露馅,导致更可怕的灾难,他不得不在汉朝御医来之前,就‘忽然好了’。

    反正,汉朝人也不可能因此指责他什么,更不好由此怀疑他什么。

    只要汉朝皇帝还要脸,还想维系汉匈之间最后仅存的彼此信任——对于外交使团的基本尊重,他就不会有危险。

    反之……

    他不管做什么,都是一死!

    现在看来,汉朝皇帝似乎仍有忌惮,舍不得拉下脸皮来。

    这让他和他的使团,还有最后的生机。

    不过……

    可惜的是,自从他装疯又忽然正常了以后,汉朝人表面不说什么,但私底下却加强了对他和他的使团的全部成员的监控。

    不止随时有军官监视,就连吃喝拉撒,都有专人跟着。

    其中甚至不乏那些曾经的匈奴人,现在的汉朝狗腿子。

    这使得呼衍哲哥都不太敢跟其他人交流,很多事情,只能自己一个人思考对策。

    “走吧……”一个汉朝的校尉骑在马上催促着呼衍哲哥:“贵使,我主圣天子的使者,已经在长安城外等候您了!”

    这个校尉说着也是笑了起来。

    现在的汉军之中,都差不多已经知道了,谁将成为代表天子与匈奴使团进行接触和谈判的人选。

    主父偃!

    这个名字,现在来说还是让人很陌生的。

    也就是一些消息灵通之人,知道这位是天子潜邸之臣,第一次的考举士子之一,兰陵氏的女婿,兼任主爵都尉的右都尉。

    但,如今,大部分人都已经明确知晓了此人的学派背景——纵横家!

    而且是精研长短纵横之术的纵横家!

    上一个精通长短纵横之术的人,名为蒯通!

    这可是如今天下耳熟能详的机变之士。

    他曾经做过淮阴侯韩信的谋主,力主韩信起兵叛乱。

    可惜韩信没有听他的。

    所以,韩信死前曾经叹道: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

    但,就算这样,蒯通都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因为他那张嘴实在太厉害了。

    能把活的说死,死的说活。

    居然让高皇帝都舍不得杀他。

    顺便说一句,如今天下耳熟能详,甚至连不识字的农民都知道的一句名言,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就是出自蒯通之嘴。

    而这位主父偃是齐人,而且是临淄人。

    这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他可能是蒯通的再传弟子或者徒子徒孙这样。

    所谓名师出高徒。

    蒯通如此厉害,这个主父偃自然应该差不多哪里去。

    所以,汉军上下,都有些期待。

    期待见证一个新的典故,或者说新的成语的诞生。

    要知道——历史上,纵横家发明和创造的成语,数之不尽。

    其中大多数都是脍炙人口,天下皆知。

    譬如得寸进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隔岸观火、长袖善舞等等等等。

    在世人的印象里,纵横家出马,必然能创造一个新的典故,一个新的成语。

    而在过往的历史上,每一位知名的纵横之士,都至少创造过一个被明载史册的典故或者成语。

    一个新的成语!?

    多新鲜的事情!

    不仅仅汉军,就连长安城的八卦党也对此表示非常有兴趣围观。

    所以,在长安城外的那个名为‘渭河亭’的亭里附近,许多的八卦爱好人士,游离徘徊,还有小说家,拿着笔墨,乘着马车,在远方的直道上围观。

    大家都兴致勃勃的准备要cos一回史家的角色。

    倒是,此刻坐在亭里的屋舍之中,穿着朝服的主父偃,显得颇为紧张。

    自从蒯通之后,纵横家士子几乎不再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以至于,如今诸子百家复起,连沉寂已久的杂家都有复苏和崛起之势的今天。

    他和他的纵横学派,却依然默默无闻。

    全天下学习纵横术的文人士大夫加起来,可能不过百人之数。

    其中,大部分活跃在齐鲁一带。

    但,作为齐人,主父偃有过很深很深的亲身经历。

    那些围绕在他的马车后面,在他的身后,侮辱、挑衅和谩骂的声音,他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楚。

    “主父偃,十八岁,学纵横,长短不能合,大小不能制!”他在心里念着这句当年临淄的孩童们在他屁股后面嘲笑他的话。

    他内心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主父偃当然知道,这些话,哪里是孩子能想出来的吗?

    分明就是儒家的士子和士大夫在背后搞鬼。

    他们要对每一个异己赶尽杀绝,尽力打击和****所有的不同意见者。

    将自己的对手,从**到精神、灵魂全部抹杀!

    而且,那些胆怯鬼还是欺软怕硬。

    他们不敢去跟齐国王宫和地方上的候国中的黄老派贵族和官员硬刚,只敢私底下用着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像他的这样的纵横派传人,或者杂家子弟、法家士子。

    “总有一天,吾当回到临淄,乘坐安车驷马,手持天子御剑,,口传天命,脚踏五行,将尔等统统揪出来!”主父偃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做到这样点。

    这也是很多纵横派学者必定具备的特征。

    作为纵横之术的传人,他们的自尊心极强,而且非常敏感。

    一旦发达,必然会去报复那些曾经羞辱和****过他的人。

    而现在,主父偃知道,今天这次奉命与匈奴人的接触和谈判,将决定了他这一生的成就。

    是要九鼎食,还是默默无闻,就看着一遭的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