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节 艺术(1)
    <div id="content">

    呼衍哲哥和他的两个副使,以及担任翻译的一个汉人属下,被十几个汉军士兵,监视着走进了主父偃所在的亭里。

    主父偃坐在这个亭的过去亭长坐的位置上,头戴着汉家羽冠,身穿绛黑色的朝服。

    这个地方,是他特意选择的地方。

    在一个亭长的办公点,与匈奴使者接触。

    这就是故意在羞辱匈奴人,****匈奴人。

    意即——你们也就配跟我汉家一亭长交往。

    乖乖跪下来,为汉臣妾,才是你们匈奴唯一的生路!

    同时,这个举动,也是在报当年老上单于听信中行说唆使,在国书之上侮辱汉室的报复!

    让所谓的天地所立日月所置匈奴单于,变成一个跟汉室亭长级别对等的夷狄酋长。

    呼衍哲哥一被带到此地,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这是汉朝在羞辱他和他所代表的匈奴单于!

    这并不难猜!

    此地的屋舍简陋,甚至,外墙上都还有着茅草。

    房间也不大,甚至连一件汉朝的官方器物也无。

    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汉朝百姓的居所!

    这让呼衍哲哥一下子就暴怒起来!

    汉室自号礼仪之邦,而匈奴人虽然粗暴无礼,但其内部的上下等级秩序,却是不可动摇的。

    现在,汉朝官员在一个汉朝百姓的屋舍之中与他会面。

    这就好比匈奴单于在一个奴隶的穹庐外面,接见汉朝使者。

    其羞辱性之强,哪怕呼衍哲哥是个傻瓜都闻出来了!

    所以,他一进门,立刻就说道:“汉朝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我听说汉朝自号礼仪之邦,冠带之室。有阙庭之礼,上下之尊!今汉匈虽有误会,但彼此仍是儿女亲家,有联姻之好,单于使北海阏氏嫁汉天子,为天子诞公主!汉朝太宗皇帝更与我匈奴老上大单于有联姻之好,汉朝公主数位嫁与单于,两国世代联姻凡数十年之久!”

    呼衍哲哥跨前一步,望着主父偃说道:“今阁下身为汉臣,却如此对待单于之使,就不怕夏夫人问罪,贵国天子震怒?”

    呼衍哲哥毫不客气的拿了夏胭脂来当挡箭牌。

    反正,这个匈奴的女人在嫁给了汉朝皇帝,一件事情也没给大匈奴做。

    反而听说她在汉朝规矩无比,以侍奉汉朝皇帝为荣,更曾经多次代表汉朝皇帝慰问和招降匈奴降兵降将,实在是可恨!

    这样的女人,死了最好!

    主父偃却是微微笑着,自己给自己倒满一杯酒,然后抿了一口,味道还挺不错的!

    每一个纵横家的传人,在谈判桌上,都是一个最出色的心理学者。

    这一点,毋庸置疑。

    对于人性和人心,纵横家就如同魔鬼一样擅长挑动,更可以轻易的洞察出对手最细微的神态和心理变化。

    仅仅是通过方才这位匈奴使者的话和神态以及动作,主父偃就判断出来,对方已经心虚至极,甚至非常畏惧。

    畏惧什么?

    “无非有三……”主父偃在心里分析着:“其一,彼畏我故意阻扰,使其无法完成其与我汉家和好的使命……”

    “但应该不是如此……”

    “倘若如此,那彼辈此刻断不可能如此高调……”

    “想当年,太宗之时,汉室与中行说辩论,中行说辩不过,便横加刁难,然汉使为顾全大局,常常不得不忍气吞声……”

    想当年,匈奴占据战略主动时,嚣张之气焰,几乎隔着长城都能闻到。

    那个时期的匈奴人,飞扬跋扈。

    中行说甚至曾经放言:汉使无多言,顾汉所输匈奴缯絮米帛,另其量中……则候秋孰,以骑驰蹂而稼穑!

    **裸的威胁和敲诈。

    但汉使几乎只能全部受着,甚至不敢多言。

    在那个黑暗的时代,要不是汉军给力,后果就真的无法想象!

    而现在,局势倒转过来后。

    以己度人,主父偃觉得,匈奴人应该还没有蠢到敢激怒汉家君臣的地步。

    他们是人,不可能不要命!

    要知道,在过往的历史记录上,匈奴人杀死的汉使,加起来超过了十指之数,曾几何时,出使匈奴居然成为了畏途。

    如今,匈奴敢来出使汉使的使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些。

    要知道,中国虽然有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传统。

    但是,哪怕是春秋战国的诸夏内战,被烹死和杀死的使者,也不计其数。

    由此可见,传统这种东西,在有用的时候,才会被坚守。

    真惹毛了天子,杀一个匈奴使者算什么?

    就算把全部使团成员杀光,匈奴单于除了再派一个使团来求饶求和外,还能怎么样?

    所以,这必不是匈奴使者要高调的原因所在。

    自古弱国无外交,即使蔺相如当年到了渑池,最开始也要装孙子。

    哪怕曹刿也要等齐恒公登上了盟台,才敢持匕首劫持。

    而相反,强国自有霸气。

    张仪戏耍楚怀王如猴,但依然敢于大摇大摆的去见楚怀王。

    所依仗的就是自己身后强大无比的秦国和秦的虎狼之师!

    “其二,彼有所侍……”

    但主父偃很快就否决了。

    这又不是六年前,六年前匈奴人还可以在中国耀武扬威,甚至在宣室殿之中趾高气扬。

    但现在,匈奴人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在高阙被汉军扒下来来了。

    匈奴人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都已经被扯得支离破碎。

    大约也就一个所谓的‘控弦四十万’还可以起些安慰作用。

    但实则,所谓的控弦四十万,一钱不值!

    且不说匈奴人现在还有没有力量,组织起一次四十万骑兵的集结。

    即使有,在大汉铁骑面前,四十万骑也不过是再来一次高阙之战的程度。

    匈奴再不可惧。

    与之相反!

    匈奴人开始惧怕和畏惧汉军!

    一汉当五胡的传说,不仅仅在汉军内部广泛流传,哪怕是匈奴部族,也是传的沸沸扬扬。

    甚至还有‘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这样的歌谣在幕南地区流传。

    所以,只能是第三个可能。

    “匈奴人企图在谈判桌上得到他们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主父偃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因为,他的前辈们,曾经无数次做过这样的事情。

    依靠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与威胁齐下,震慑敌国,从而达到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从谈判桌上得到的目标。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当年苏代跑去秦国,挑拨离间,最终离间了秦国君臣之间的信任,让秦国自毁长城,使白起被赐死!

    “或者……还有第四个可能……”主父偃目光灼灼:“声东击西,暗度陈仓,另有所图!”(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