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节 艺术(3)
    <div id="content">

    主父偃望着沉默不语的匈奴使者们。

    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让对手不敢说话,这只是靠着国力,靠着背后战无不胜的大汉铁骑做到的。

    与他其实没有关系。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表演时间!

    主父偃抬眼望着自己的对手,那个匈奴使者。

    此人的相关资料,在他的脑子里转来转去。

    对于这位名为呼衍哲哥的匈奴贵族,汉室的了解不多。

    只知道他是匈奴左大将呼衍当屠的弟弟。

    是呼衍氏族的万骑长。

    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但是……

    主父偃从他进门开始,就已经在关注他的所有。

    包括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眼睛眉毛的每一次抖动,四肢的每一次细微活动。

    这些信息,现在,在主父偃的脑子里汇总,为他做出一张自己对手的性格侧写。

    这是纵横派的看家本领。

    更是他们得以玩弄人心的技能之一。

    毫不夸张的说,纵横家,就是古典时代第一批职业心理学家。

    他们一靠观察,二靠嘴巴,三靠对于天下局势以及情报信息的理解能力,由是纵横列国,搅动风云。

    而主父偃如今虽然纵横之术还未大成,远不及苏秦张仪范睢等前辈。

    但,对付一个夷狄之人,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不是因为呼衍哲哥蠢、笨。

    而是因为匈奴人从未接触和了解过纵横家,不知道这些家伙的厉害之处!

    可能,呼衍哲哥觉得自己的掩饰和伪装之举,应该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但实际上,他的一切心理活动和想法以及企图,都跟一个裸露的舞女一般,被主父偃洞见的清清楚楚。

    呼衍哲哥一直以来,都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但是,主父偃却早已经通过对他脸部肌肉和四肢以及眉毛的细微动作知道,他的内心已经如同一座火山,正在酝酿着爆发。

    对纵横家来说,对手愤怒了?

    这就对了!

    要的就是对手愤怒!

    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愤怒也会让人暴露出很多问题。

    尤其是他们深埋在内心深处,不敢展示给人看的东西。

    更会让他们在愤怒之中,做出很多很多自己希望对方做的事情。

    譬如,当年,纵横家的巨头张仪戏耍楚怀王,就是经典案例。

    一个小小的谎言,就让齐楚盟约毁于一旦,还让楚王在愤怒之中做出了秦国最希望它做的事情——盲目出击。

    而对汉室来说,现在最希望匈奴人干的事情,当然是匈奴单于暴怒之中,纠集其他们所谓的控弦四十万来到长城附近送死!

    现在看来,通过折辱和打击匈奴使者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但,没有关系,试试又没有损失,何乐而不为?

    主父偃在心中微微一笑。

    他故意向前一步,提高了声调,望着呼衍哲哥说道:“以匈奴单于之粗鄙无礼,纵使为汉臣妾,恐怕也有些不合适……”

    于是,呼衍哲哥终于忍不住了。

    他抬起头,望着主父偃,说道:“阁下实在太无礼了!大匈奴单于,天地所立日月所生,岂容你侮辱?你就不怕……”

    呼衍哲哥本来想说匈奴控弦四十万什么的。

    但此刻,他却没有那个底气了。

    没有办法,高阙之战,匈奴败的太惨了!

    尤其他还是亲历者!

    而他这个细微变化,却被主父偃洞察了出来。

    “他经历过高阙之战!”几乎是直觉一般,主父偃就明白了过来。

    一个呼衍氏的万骑长,经历过高阙之战的左大将之弟,来到中国,来到长安,他是来做什么的?他的使命真的是求和吗?

    不!

    醒悟到这一点后,主父偃几乎立刻就笑着,道:“哈哈哈……难道匈奴单于还敢提兵来战不成?”

    “若单于肯来,吾必上书陛下,请为单于于长安建一王府……”

    “你……”呼衍哲哥肺都被气炸了。

    但是,形势比人强。

    如今汉强匈奴弱,这是事实。

    而且,占据了阴山的汉朝铁骑,已经具备打击了许多许多的匈奴战略要地和核心地区的能力!

    无论是河西还是浚稽山,无论是龙城还是幕南,都已经暴露在汉朝兵锋之下。

    这也是高阙之战后匈奴面临的最大战略劣势。

    丢掉阴山,不仅仅是丢掉了一个重要的经济牧场,一块南下侵略汉地的基地。

    匈奴更失去了遮蔽来自中国攻击的屏障。

    从阴山出发,骑兵半个月内就可以横扫整个幕南。

    包括浚稽山、龙城。

    甚至祁连山和胭脂山也暴露无遗。

    自立国以来,匈奴从未遇到这样的挑战。

    稍有不慎,就可能步东胡后尘。

    哪怕运气好,也不过是又一个月氏而已。

    只能如丧家之犬,奔逃万里,放弃一切地盘和财富,夹着尾巴,奔逃到汉军打不到的地方。

    若有可能,呼衍哲哥和他的匈奴帝国是绝对不会愿意这样的。

    这个时候,呼衍哲哥忽然想起了他曾经与兰陀辛交流过的一些应对之策。

    此刻,面对主父偃的羞辱和折磨。

    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因为他必须为匈奴,为单于的荣誉而战!

    所以,他望着主父偃说道:“诚然,如今贵国强大,但我大匈奴勇士也非弱者!且草原广大,不知几万里!汉兵纵可长驱千里,岂能出师万里?”

    “倘若汉军出,我主即令沿途部族北撤,带走全部牲畜,放火烧毁牧场,在水源之中投毒,使汉军得不到任何补给!而汉人常务耕作,不识游牧之法,无法常住草原,待汉军撤走,我军再卷土重来!”说道这里,呼衍哲哥就得意洋洋的问道:“敢问贵官,汉可能制?汉军又可几出长城?”

    “与其如此,不若两国恢复交好,汉天子依旧统治长城之内,冠带之室,我主大单于依旧为引弓之民之主,两国百姓君臣,从此和睦相处,互通有无,使少者得其长,老者得其处,世世平乐!”

    主父偃听完,笑了。

    因为这些话是当年太宗皇帝时期,汉使跟匈奴老上单于说的。

    大体只更改了一些细节,而意思是相同的。

    只是……

    当年,汉使有反制匈奴的手段和决心。

    现在,匈奴有吗?

    它恐怕只有决心,而无手段!

    所以,主父偃眉毛一挑,恐吓道:“使者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

    “吾闻,匈奴有山曰:祁连,曰胭脂,乃匈奴风景之最美,吾主圣天子心甚喜也,欲观之!”主父偃笑眯眯的对呼衍哲哥说道:“贵使,你说,汉骑出榆林塞,几日可至祁连山阙?”

    “匈奴可有难当汉家铁骑之兵?”

    “倘若不能,则祁连、胭脂,恐怕从此不复为单于之有!”

    呼衍哲哥听了,心里面胆战心惊,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实在是因为,祁连山和胭脂山对于匈奴的意义,至关重要。

    假如若阴山,还只是匈奴的一块屏障之地,一个祖庭,是他们的发源地,单于苑囿。

    但祁连山和胭脂山,却是所有匈奴人共同的家园了。

    丢了阴山,匈奴只是掉了一块肉。

    但丢了祁连山和胭脂山,却是等若被人砍掉了一条胳膊!

    从此就要变成残疾人!

    而可怕的是,汉军确确实实可以做到这一点。

    出榆林塞,最多半个月,汉军骑兵就可以抵达祁连山山阙之下!

    而祁连山和胭脂山是匈奴最最重要的地方。

    匈奴有超过七成的部族,会从这两个地方路过,这是他们最重要迁徙之路!

    除此之外,这两个地方广大的牧场,从来都是匈奴本部最好的。

    这两个地方,出产着匈奴三成以上的战马和四成以上的奶酪。

    没有了这里,就真的是六畜无蕃息,妇女无颜色!

    主父偃却根本不打算放过他。

    “而且,吾听说,贵国先主,冒顿和老上两位单于安葬于龙城之中,义将军心慕已久,早想去看看,拜访拜访……”

    呼衍哲哥听到这里,顿时脸色苍白。

    匈奴人与汉人一样,敬畏和供奉祖先神灵。

    在匈奴人的意识之中,先祖与天神,就是他们的引路人和庇护者。

    中国的祖坟被人挖了,会是个什么情况。

    匈奴人对于别人去挖自己祖坟的态度也是相同的!

    更别提,龙城不仅仅只安葬了冒顿和老上两位大单于。

    那里还安息呼衍氏、兰氏和须卜氏以及折兰、白羊等数十个大部族的先祖棺椁。

    龙城一丢,等若整个匈奴的根都被刨了。

    “我想,倘若义将军前往龙城,贵国单于应该会接待的吧……”主父偃却是笑眯眯的说道:“这样也好,正好请贵国单于来长安做客,我主圣天子虽然不耻贵国行径,但,终究单于也是夏夫人之父,大汉公主之外祖父,再怎么样,我主圣天子也不会为难单于!”

    这倒是实话!

    但有时候,实话比谎言更有杀伤力!

    而呼衍哲哥也很清楚,假如汉军在事前就放言去打龙城。

    单于和整个匈奴,都不得不战。

    但问题是——根本打不过啊!

    呼衍哲哥至今依然记得河阴之战和高阙之战的过程。

    汉朝军队的可怕,在他内心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印象。

    特别是河阴一战。

    他和他的大兄,督帅数万骑兵,其中本部万骑足足有五个。

    而河阴的汉军,即使算上辅兵和民夫以及后来赶来的援军,最多不超过两万五千人!

    而匈奴军力是汉军的至少三倍!

    如此大的优势,却在那支可怕的汉军面前,碰的头破血流。

    匈奴对外宣传,河阴和高阙,都与汉军打了个平手。

    但实际上,呼衍哲哥非常清楚。

    平手?

    根本就不是!

    哪怕是河阴之战,匈奴在绝对优势兵力之中,损失都比汉朝人要多的多!

    至于高阙——那是一场噩梦!

    是他永恒的梦魇!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从天而降的巨石……

    而一旦,战场从险要狭窄的高阙,转移到开阔平坦的草原。

    对手从一支汉朝偏师,变成了汉朝的大将,皇帝外戚义纵统帅的无敌雄狮,其中包括了神骑。

    匈奴会有什么下场?

    呼衍哲哥非常清楚!

    恐怕一开战,就会有大量部族逃亡。

    等到汉朝神骑列队,又要跑一批。

    最后,汉朝神骑会跟碾碎鸡蛋一样,碾碎匈奴的抵抗。

    茫茫大草原,其他人或许跑得掉。

    但单于和他的单于本部,却根本跑不掉!

    汉朝骑兵一定会追逐万里,追杀到底!

    到时候,战争就会变成当年冒顿单于大破东胡联军的翻版。

    匈奴将在一次大规模的逃亡之中,消失、灭亡。

    成千上万的牲畜和数之不尽的氏族,会死在逃亡过程之中。

    匈奴终结于此!

    想到这个场景,呼衍哲哥就浑身上下都战栗起来。

    对于游牧民来说,死不可怕。

    可怕的是部族的灭绝。

    因为,当一个部族衰败或者灭亡后,有关他们的一切,都会彻底被风沙掩埋。

    他们的子孙后代,永远没有活着的机会。

    那些曾经属于他们的牧场和牲畜,会变成其他人的产物和财产。

    他们的残余子孙和部族,将会被其他人永生永世的奴役、折磨和虐待!

    就像匈奴对无数个手下败将做的那样。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更别提,现在汉朝人手里还握着一张王牌——且之。

    有了这个招牌在,汉朝人未来在草原上招降纳叛,不要太简单!

    直至此刻,呼衍哲哥终于明白了,为何此行,那些曾经强力围攻和攻击他们兄弟的贵族,会忽然间的停手。

    因为他们在等着,自己和自己的氏族,遭遇一次更大的失败。

    然后,他们就会一拥而上……

    “哪怕面临强敌,匈奴也依旧一盘散沙……”呼衍哲哥在心里哀叹着。

    但,这就是匈奴人的本性。

    哪怕在这样的时刻,也是逐利为本。

    哪怕要灭亡了,也要先咬一口肥肉再说。

    “难道,汉朝人说的没错?”他不禁有些茫然:“我大匈奴确实有罪?”

    他想起了自己那几个出生就畸形的孩子。

    想起了那些因为脑瘫和残疾,而被抛弃在雪地里,任由野狼啃食的匈奴婴儿。

    一时之间,即使是他,也不禁感觉有些自卑,有些羞愧……(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