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七十节 讹诈
    当然,这个念头只在呼衍当屠自己心里转了一圈,就消失于无形。

    对他来说。

    哪怕匈奴人真的是获罪于天,所以被上天怪罪!

    那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况且,现在的匈奴,根本没有奢侈到可以去思考自我的行为是否道德这样的奢侈地步。

    实际上,匈奴人不是不想学汉朝,搞礼仪制度,建立上下尊卑,免得每次碲林大会都跟集市一样。

    而是实在做不到啊!

    当年老上单于,还有很多有识之士,都曾经尝试过。

    但最终,却全部放弃了。

    原因很简单。

    对匈奴人来说,哪怕是本部的牧民和部族,也统统是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

    他们的社会模式和经济情况,极不稳定,而且带着极大的风险。

    即使是本部,即使是占据着富饶的牧场,有着充沛的牲畜。

    但是,一次雨季的变迁或者一次疫病的爆,足以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推翻,将匈奴人打回原形。

    正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和社会模式,迫使包括匈奴在内的所有游牧民族不得不去做一切他们可以做的事情。

    包括劫掠、征服、屠杀。

    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直就笼罩在整个草原上空。

    也就是匈奴人统一草原后,开始从西域吸血,日子才相对好过一些。

    至少四大氏族的本部,不用再担心一场忽然的天灾,将他们打回原形。

    然而即使如此,也好不到哪里去!

    生活的艰难,未来的不确定以及对灾难的担忧。

    这让几乎每一个游牧部族的领,都只能主动或者被动的丢掉他们的一切良知、道德和人性。

    一切为了部族的延续,为了部族的延续的一切!

    从这个方面来说,孔子说的非常有道理:仓禀足而知礼仪。

    你不能指望一个连明天都没有的人去知道什么叫礼仪,更无法让一个快要饿死的人讲究道德。

    但,呼衍哲哥清醒了。

    然而,他的两个副手却被彻底忽悠了。

    匈奴人有罪,获罪于天,这个观点,自从他们进入长城后,就不断被人提起。

    有汉朝人,有匈奴降臣,甚至还有那些曾经威名赫赫的匈奴贵族。

    这些人异口同声,都声称匈奴人乃至于整个草原的人都有罪。

    现在,他们又听到了有罪的原因和有罪导致的灾厄。

    这不由得让他们不得不信。

    这也是匈奴人缺乏文化,没有接触过文明而导致的缺陷。

    在他们的愚昧的大脑之中,在他们连一块石头,一颗树木也能奉为神明的思维之中。

    这一切都似乎很有道理。

    况且,汉朝皇帝证明过某些神迹。

    这不得不让他们去深思。

    而人类一旦思考,就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更别提,他们现在已经完全被主父偃的话和威胁所控制了思路。

    主父偃描绘的未来,让他们不寒而栗。

    匈奴的崩塌仿佛近在眼前。

    “怎么办?”这是他们现在最直观的心理活动。

    主父偃却是望着他们,露出了微笑。

    自古,纵横家就是靠着忽悠他人而成名。

    但很多时候,对手都很顽强,无法被轻易忽悠!

    然而没关系,这个世界上,意志坚定,信念坚定的人不多。

    哪怕是中国也很少很少!

    所以,只要能动摇或者逼迫匈奴使者中的某个人就可以了。

    他会帮助主父偃做他所希望的事情!

    想当年,范睢何等人物?不也落入了苏代的算计之中?

    又如他的祖师爷蒯通,三言两语,就让韩信带兵奇袭齐国,导致郦食其为齐王所杀。

    这就是人心和人性的可怕之处!

    而玩弄人心,正是纵横家的特长!

    望着匈奴正副使,主父偃的信心已经攀至极点,他知道,是时候给这些可怜的人最后一击,让他们乖乖的跟着自己的思路,做出他所希望的选择。

    “现在,吾主圣天子,受命于天,上帝降以威权,以命吾主,统御八方**,号令四海寰宇,草木鸟兽,皆得恩惠!中国自古以仁义道德为王道而制天下,贵国倘若果真诚心希望消弭战祸,那就应该行王道,用仁政!”主父偃目光灼灼,望着呼衍哲哥和他的副手:“贵使以为如何?”

    呼衍哲哥和他的两个副手对视一眼,从直觉上,呼衍哲哥感觉这是一个陷阱。

    但是,那两个副手却是拿着眼神暗示和督促呼衍哲哥快快答应这个条件。

    呼衍哲哥咬着嘴唇,看着主父偃,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问道:“那依贵国之见,如何才算行王道,用仁政?”

    “当然是用中国礼仪,教化贵国百姓和大臣了……”主父偃微笑着道:“倘若贵国真的有心想要行王道,用仁政,与中国制度并轨,那就应当派遣贵人,来我中国学习!”

    “听说单于有子曰于单,乃贵国左贤王,若贵国真有决心,当派遣于单入京,向我主问安!”

    “除此之外,贵国单于还需递交国书,承认汉匈系出一源,承认大汉天子为天单于!”

    “这……”呼衍哲哥陷入了犹豫。

    这些条件都不可谓不苛刻。

    旁的不说,单于仅有于单这么一根独苗。

    倘若于单死在了汉朝,那么匈奴就等于没有了正统的单于继承人。

    挛韑氏内部和其他三大氏族,恐怕会为了谁为单于打出狗脑子!

    更别提,承认汉朝皇帝为天单于这样的事情!

    这几乎无法接受!

    汉朝天子成为天单于?

    那匈奴单于是什么?

    天单于的臣子?

    这决不可能!

    可,若是不答应,汉朝人飙,直接去找龙城麻烦,匈奴帝国同样会毁于一旦!

    想到这里,呼衍哲哥忽然想起了一个事情。

    临行前,单于曾经告诉他,他假如不能刺杀且之,那就要尽可能的拖延汉朝军队的出击时间。

    最好能稳住汉朝人一两年。

    倘若只是如此的话,那么,汉朝人的条件,答应也无妨。

    因为,条约签了,是拿来撕的!

    条件答应了,就是拿来反悔!

    汉匈历史上哪一个和亲条约维持的和平能过五年的?

    没有一个!

    既然是这样,那先答应下来,拖住汉朝人也好!

    反正,只要回国,那就可以推脱下去。

    反正,这条约,肯定会被撕毁!

    所以,呼衍哲哥点点头,道:“此事,我还需要回国请示我主大单于……”

    不就是拖嘛!

    最好在这个拖的过程中,忽悠汉朝人,杀了且之。

    然而,他这话刚刚一出口,主父偃就笑了。

    这一刻,苏秦张仪附体,苏代陈轸灵魂闪现,主父偃笑眯眯的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张帛布,对着呼衍哲哥说道:“那就请贵使在这条约上画押吧!”

    这才是主父偃真正的目的。

    兵法曰:攻心为上!

    纵横家更是心理战的大师!

    对现在的汉室来说,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匈奴单于庭的什么求和。

    跟匈奴一般,汉室其实也想找个机会,跟匈奴人中场休息个一两年。

    因为汉室既需要时间,能够安稳的消化高阙之战的战果,同时也需要时间给北方郡国恢复。

    一直打打打,很可能战争打赢了,经济却打输了。

    但这个事情,不能让匈奴人知道。

    而且,对于纵横家来说,既然出手了,岂能不咬一块肉下来?

    “还请贵使知晓,为了确保贵国能够遵守此条约,我朝圣天子要求贵国交出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主父偃就像变戏法一般,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在地图上的几个地方点了点。

    这些地方,都是草原上的水草丰盛之地。

    其中包括了南池这样的宝地!

    呼衍哲哥看了,几乎就要跳起来。

    但两个副使却将他拉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他这才不得不捏着鼻子点头同意。

    因为对匈奴来说,这些地方,其实已经没有办法再控制了,汉朝人想要随时可以夺走!

    这是**裸的讹诈!

    但匈奴却只能接受这个讹诈。

    因为,汉朝捏住了匈奴的****!

    ………………………………

    作者君的威信工种号:要离刺荆轲,请大家关注一下~

    里面现在有了不少资料~

    未来会6续传一些角色的图啊还有地图啊以及番外~(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