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节 胆战心惊
    兰台,最早是楚国的王宫建筑。

    为楚襄王所建,就是那位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的楚襄王。

    到了汉室建立,萧何奉命建造未央宫。

    于是仿照楚王宫的兰台设计,用青石建造成了一个阁楼。

    名之曰:兰台。

    最初,兰台是萧何用于储存和存放从秦宫废墟之中挖掘出来的残章断简,进行整理的工作地方。

    既然要整理这些被战火烧毁的残章断简,并且尽可能修复它们。

    那么,就需要大量的知识分子。

    特别是惠帝即位后,这位向来以儒雅闻名的君王,喜欢文士。

    于是,兰台开始设立一个名为兰台令吏的六百石小官,负责管理兰台的档案和处理相关事务,同时给皇帝整理奏疏,负责记录诏命。

    随后,太宗时期,太宗皇帝将自己的秘书们,主要是尚书郎的办公地点,挪到兰台。

    时至今日,兰台已经成为了汉家的大脑和国策决议中心。

    兰台尚书,号称有‘计吏五百人’。

    人人都是精通算术,善于计算的精英。

    甚至,有不少人,是刘彻这些年从地方郡国调到中央的优秀基层官员。

    ①∈长①∈风①∈文①∈学,w∷ww.cfw¢x.n⊥et

    主要是县令、县尉和地方上的蔷夫、游徼。

    这些来自地方的事务官的加入,给兰台注入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活力。

    假若说在以前,兰台尚书们还可以有点理想主义和空想主义,自己宅在宫里面脑补自己的政策。

    但现在,再也不可以了。

    因为,这些来自基层的尚书们,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过地方上的事务,知道,不是靠着‘仁义道德’与‘爱’就可以治理好天下。

    民间的事情,复杂而多变。

    各地都有各地不同的情况。

    有的政策,在北方可以用,但在南方是灾难,而有的法令,在南方是真理,而北方会带来灾难。

    甚至,有时候,即使是相邻的两个县,甚至两个乡,因为资源和地理的关系,情况也完全不同。

    所以,今日的兰台尚书们之中,已经再也看不到过去那种清谈高论的气氛。

    而且,由于刘彻和汲黯,都鼓励和提拔那些敢于说话,尤其是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尚书。

    是以,兰台内部的讨论气氛,非常浓厚。

    现在,一个命令,被从天子那边传到了兰台。

    尚书郎们,将这个命令看完之后,立刻就讨论起来。

    “陛下欲更考工室为大匠卿,秩比两千石,主天下器械技巧之事……”尚书们看着这道命令,目光灼灼。

    “终于来了!”有人在心里感慨着,有种见证时代的感慨。

    肢解少府,剥离少府的庞大职权,另立衙门。

    这是过去数年尚书们一直在讨论和商议的议题之一。

    去年,天子以故少府卿岑迈为上林苑大使,将上林苑的治权剥离出来。

    少府的逐渐肢解就已经走上了正途。

    而如今,考工室的剥离,则宣告了少府这个庞大王国的分崩离析。

    考工室,是少府最大的一个机构。

    主要执掌了庞大的皇室作坊。

    下面有着铸钱、营造军械和开发设计等无数个部门。

    仅仅是官吏就多达千人!作坊遍及关中和蜀郡,甚至在雒阳和淮泗、江都、安东、朝鲜都有分基地!

    雇员以十万计!

    高级匠师和技工数以千计!

    是汉室战争机器最不可或缺的一个零件。

    如今,汉室的许多先进武器,都是只有考工室才有生产的能力。

    在少府体系之中,考工室、东园令以及东西织令,就是最大的三个机构。

    而考工室最为庞大。

    也最为重要!

    在历史上武帝朝时,武帝的舅舅田蚡曾经眼红考工室在长安城的一处作坊的土地,想要在当地建立自己的府邸,于是跟武帝请求:请移考工地。

    结果武帝勃然大怒,完全不顾甥舅之情,斥责其:遂取武库!

    意思是:你为什么不去拿武库的土地?

    而武库是长安城的核心,是未央宫和长乐宫的屏障,更是汉家最大最全和最主要的武器装备仓储基地。

    武库之中,常年囤积着可以随时武装超过十万军队的全部武器装备和箭矢器械。

    历史上刘据起兵,就是发武库器械,武装长安百姓,与丞相刘屈牦的部队作战。

    但在武帝里,武库的重要性还在考工室之下。

    而在如今,考工室的重要性更是毋庸置疑!

    在事实上,现在考工室的日常运作和生产工作,都是墨家在负责。

    考工令本人,只是一个泥塑菩萨。

    就跟少府卿刘舍在很多事情,其实是一个雕塑一般。

    考工令一旦从少府剥离,少府的权责就立刻减少三分之一。

    无数人都有种见证历史的感觉。

    但,陛下的命令,却还不仅如此。

    诏书后面,还有影响更大的两道命令。

    第一道:请兰台制诏:以张循为两千石《墨子》博士,列《墨子》为经传。

    这道命令,在如今石渠阁之会即将召开之际颁布,几乎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张循是墨家现任钜子杨毅的师叔祖,也是墨家如今最年长的长者,这些年来,积极奔走,联系天下墨者,共聚上林苑,可谓做出了极大贡献。

    他甚至还不顾年界八十的高龄,亲自参与了水力锻锤和水车的研究。

    因此在少府内部和墨苑之中,被人亲切的称为:张子。

    张子成为博士官,甚至列为两千石墨子博士,这都早已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但是,将《墨子》列为经传,这就了不得了!

    这意味着国家将正式承认和明确墨家的地位。

    墨家士子从此可以自由往来出入关津,担任朝臣,乃至于与儒法黄老争夺天下舆论的话语权。

    重新当年墨家为天下显学的辉煌时代!

    “儒家恐怕要爆炸了!”有人在心里想着。

    自古儒墨就是死对头。

    彼此互喷,持续数百年。

    墨家甚至有一个核心主张,就是非儒。

    认为儒者是国家身上的寄生虫,最好全部干掉!

    儒家,墨子一书,与儒家的《春秋》《论语》共列官方经传。

    儒家恐怕要群情汹汹!

    而另外一道诏令就更让人胆战心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