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节 强大的工匠(2)
    张寄望着自己眼前,临襟正坐的十三位大匠。
    
        这些大匠,人人满面烟尘,这些都是常年在炉火之旁或者木器之间工作沾染上的污秽,久而久之,就沉积入皮肤,无法洗去。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体,或多或少,都有残疾,甚至有人五官有缺。
    
        这样的人,在以往,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宣室殿,更别提受到天子尊重了。
    
        “自古未闻有礼贤百工之事……”张寄在心里想着。
    
        汉室是一个看脸的王朝。
    
        在今上即位以前,从上到下,都是一看品德,二看行为,三看容貌。
    
        模样长得不好,别说做官,刀笔吏都不会让人当!
    
        只能滚去市井,与三教九流掺和。
    
        容貌俊朗,风度翩翩的士大夫才俊,才是被人们尊重和敬仰的人物,才是国家社稷的栋梁!
    
        但……
    
        自从今上即位后,这个制度渐渐的瓦解于无形。
    
        容貌天下第一,堪称当世柳下惠的大农直不疑,被出生低微,模样勉强还算过的去商容架空,成了甩手掌柜。
    
        元老大臣,同样以容貌和风度以及名声闻名天下的袁丝,甚至干脆被赶出长安,如今还沦落到了南越去教化夷狄。
    
        想想都是可悲可叹!
    
        而在同时,三教九流的各种各样的人物,开始充斥庙堂之上,宫阙之内。
    
        甚至,当今天子的智囊团,那兰台尚书之中,还堆了好几十个从地方抽调上来的蔷夫、游徼。
    
        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出生最高贵的,也不过是一个已故县尉的儿子。
    
        至于泥腿子和村夫所出的,数都数不清楚。
    
        但,至少,这些人在以前还有一块遮羞布——他们都是读书人,都是通过考举或者察举制度选拔出来的。
    
        然而,现在天子却打算打破这个陈规。
    
        将读书人最后的遮羞布都撕下来。
    
        这自然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让人心里刺痛无比。
    
        望着眼前的匠人们,张寄在心里思考了一会,然后,上前,走到一个四十来岁,似乎手指都掉了两根的匠人面前,对他礼节性的拱手一礼,然后道:“敢问明公:今有民五户共一井,甲二绠不足(注1),如乙一绠,乙三绠不足,如丙一绠,丙四绠不足,如丁一绠,丁五绠不足,如戊一绠,戊六绠不足,如甲一绠。如其各得所不足一绠,皆逮,问井深,绠长各几何?”
    
        将这个问题说完,张寄就得意洋洋的望着自己眼前的那个匠人,颇有些飞扬跋扈的味道。
    
        若非天子在侧,张寄甚至打算挑衅自己眼前的全部匠人。
    
        “哼!”张寄在心里冷笑着:“此题可是整个长安也没有多少人能做得出来的难题!”
    
        这道题目,出自当今天子在整理了北平文侯张苍当年所献的《算经》十二章后,综合了历代在民间和朝野以及宫廷流传的算术之题。
    
        然后,将它们综合成书,称为:算书。
    
        算书之中有题目一百道。
    
        这道题目虽然称不上最难的,但却也是起码排在前二十的难题。
    
        张寄当年得算书,殚精竭虑,花了足足一个月时间,才解出此题的答案。
    
        而解出此题后,张寄用了剩下一个月,将余者全数解出。
    
        而此事,一直是他心里最大的骄傲。
    
        在张寄眼中,整个天下,算术之学论精深,几人能与他比?
    
        ……………………
    
        刘彻端坐在御座上,这道题目,他很熟悉。
    
        这是出自张苍的著作中的一道范题。
    
        而且是一道哪怕在后世,恐怕一般的初中生也解不出来的复杂方程式。
    
        至于如今?
    
        真可谓算得上前沿数学的顶级题目了。
    
        能解出他的人,哪怕在这个朝堂上恐怕也不足一半。
    
        至于急切之间,想要解出来?
    
        几乎不大可能。
    
        但是……
    
        刘彻知道,这种题目,在这些大匠面前,简直是跟小学生的加减乘除一样简单的问题。
    
        原因很简单——刘彻早给工匠们开挂了!
    
        阿拉伯数字、字母方程式。
    
        刘彻能记得的东西,都倾囊传授。
    
        而工匠们也不比士大夫,矫情、傲娇。
    
        不会说什么啊呀这些简单的数字和字母,是羞辱前辈和先贤啊,我们还是用老办法,用并列之法来解决吧!
    
        所以……
    
        刘彻闭上眼睛,都不忍看接下来的场面。
    
        但张寄,却依然是洋洋自得。
    
        这道题目,虽然算不上现在汉室数学研究的尖端课题,但也属于前沿学问。
    
        非士大夫列侯贵族,没有那个资历和能耐以及知识储备来解决它。
    
        旁的不说,不知道方程(注2),不懂得解法。
    
        哪怕天才也需要至少一年才能摸到门槛!
    
        张寄就不信了,这些粗鄙的工匠还能解得出这样的难题?
    
        至于为何拿公开的题目出来考人?
    
        这其实也是出于张寄的小心思。
    
        用一道公开的题目,击退工匠,既可以对世人表明他的胸襟和宽容:看!我都给机会了,但这些匠人就是粗鄙不堪,难登大雅之堂!
    
        而且,顺便还可以对天子示好——陛下,臣已经很给面子,奈何匠人粗鄙,臣也没有办法啊……
    
        更重要的是——张寄自信自己必胜无疑!
    
        在他的思维和逻辑中,这样一道题目,对于匠人们来说,恐怕跟天书一般!
    
        休说解答了!
    
        恐怕就是弄清楚题目的意思也很难很难!
    
        毕竟,术业有专攻嘛。
    
        这就好比后世一位机械冶金专家,随便拿个课题,就足以让门外汉望而却步,纳头就拜。
    
        也好似一位音乐教授,随便在琴架面前弹一首曲子,普通人连看都看不明白。
    
        这是知识的碾压和专业的胜利。
    
        所以,张寄也有闲情雅致,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道:“明公若是没听明白,吾可再说一遍!”
    
        在他心里,却是觉得,哪怕再说一万遍,对面那人也答不出来。
    
        可是……
    
        在下一秒,张寄却听到浑厚的带着些蜀郡口音的声音道:“尊驾不必再说,小人已经知道答案了……”
    
        只见,张寄面前的那位匠人长身而起,拜道:“答案是:井深七丈二尺一寸。甲绠长二丈六尺五寸。乙绠长一丈九尺一寸。丙绠长一丈四尺八寸。丁绠长一丈二尺九寸。戊绠长七尺六寸……”
    
        张寄听着目瞪口呆,甚至不敢相信。
    
        因为答案完全正确!丝毫不差!
    
        这怎么可能?
    
        张寄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在方才,他还在心里面固执的认为,工匠们粗鄙不堪,大字不识,但现在,事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几乎将他抽翻在地上,抽的鼻青脸肿,尴尬的不能自已!
    
        张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维持自己的士大夫贵族风范,长揖而拜道:“敢问方程何在?”
    
        他知道自己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那就是方程。
    
        北平文侯开创的数学治国时代,将许多一元二次方程乃至于正负术和多元多次方程,用一种中国独有的方程式,作为解答之路。
    
        这使得过去人们无法解答的难题和遇到的问题,获得了便捷快速和可以理解的解题道路。
    
        但问题是——哪怕是如今,能掌握这些方程的人,也少得可怜。
    
        除了列侯勋臣和士大夫外,这些方程很少外流。
    
        哪怕是当今天子印刷了无数本相关的书籍,
    
        但,买得起这些书的人民间百姓很少,而有那个闲工夫和闲情雅致去精研这些高端数学的人就更少了。
    
        而倘若这个工匠答不出方程,那就无法证明他真的答出了此题。
    
        可以抵赖他是死记硬背乃至于瞎猫撞上死耗子。
    
        但,在下一刻,那位匠人微微一笑,拜道:“方程?倘若足下想要,小人自当奉上!”
    
        瞬间整个宣室殿,寂静无比。
    
        所有大臣,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那个匠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