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节 鼓舞
    将此事搞定,刘彻就开始转移到下一个议题。
    
        “高帝遗朕平城之耻,吕后单于书绝饽乱,朕深恨之!”刘彻提着绶带,面色严肃的道:“今朕命王师出塞,北击匈奴,马邑斩其右贤王,悬首北阙!高阙逐其大军,斩首以万计,捕俘无数,今王师克定阴山,匈奴北逃……”
    
        刘彻的眼睛从群臣身上扫过,问道:“卿等以为,至此,大仇已报乎?”
    
        在将近五十年前的那个冬天。
    
        高皇帝被匈奴冒顿单于围之平城下,到周勃率领从磐石之战后北上的汉军步卒主力南归解围为止。
    
        整整七天,汉军的车骑主力在白登山上瑟瑟发抖。
    
        士卒将官,冻死冻伤无数。
    
        高皇帝刘邦更被迫与匈奴冒顿单于签下城下之盟,开启和亲这个屈辱性的政策。
    
        所谓主辱臣死。
    
        这个仇恨,对于大臣们来说,根本不敢忘记!
    
        至于吕后时期,冒顿单于的那封国书,更是像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汉室君臣脸上,至今都依旧火辣辣的疼。
    
        冒顿单于居然胆敢觊觎中国太后?
    
        这完全不能忍!
    
        老刘家的祖坟里,列祖列宗的神灵都因此蒙羞和震怒。
    
        休说是大臣,便是皇帝也绝不敢忘记此事!
    
        汉室,又不是宋明。
    
        大复仇主义思想泛滥的汉室,一个最底层出生的男子,尚且可以为报N年前某人羞辱自己的先人之仇,远走千里,隐姓埋名,学得技能回乡报仇。
    
        将仇人的脑袋,挂在自己先人的陵墓之前!
    
        至于上层的士大夫们,更是一个个都是君子报仇一万年都不晚的拥护者。
    
        在这样的王朝之中,别说是像宋朝皇帝和宗室被金兵掳走、羞辱那样的仇恨了。
    
        便是檀渊之盟,恐怕也是视为奇耻大辱,必定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必定讨还。
    
        即使自己这一代人讨还不了。
    
        这个使命也会传给下一代人。
    
        一代代接力,直到雪耻为止!
    
        这就是两汉的士大夫贵族的血性!
    
        所以,当刘彻问出那句‘大仇已报乎?’的时候,整个大殿,立刻就轰鸣了起来。
    
        “没有!没有!”
    
        “平城之耻,吕后之辱,臣等一日未可或望,国仇家恨,必当讨还!”列侯们情绪激动的大喊起来。
    
        即使是外戚如窦广国、薄戎奴都是如此。
    
        向匈奴复仇,这是汉家数十年来的政治正确。
    
        哪怕是从前主和的大臣和元老们,也是打着‘如今我们实力不足,应该韬光养晦’的旗号。
    
        至于士林之中,更是将这两个耻辱铭刻在心中。
    
        特别是儒家的士大夫们。
    
        主流的派系,包括谷梁在内,都是发誓一定要报仇!
    
        就算皇帝不报复,我们也要报复!
    
        没有别的原因!
    
        仅仅因为匈奴人践踏了中国的秩序和天道。
    
        使得天朝上国的梦幻破碎。
    
        而中国的士大夫们,与生俱来,就有着要建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秩序的使命。
    
        从而实现自身‘致君尧舜上’的抱负!
    
        如今,匈奴人没有跪下来磕头认输,单于没有来到长安给高帝和太宗谢罪。
    
        这怎么能算已经报仇?
    
        是以,以公羊派为首的儒法大臣们,也跪着拜道:“单于一日未谢罪,匈奴一日未臣服,一日不与之言和!”
    
        而黄老派的大臣,也为群体的趋向而被迫跟着拜道:“伏唯陛下圣裁!”
    
        在本质上来说,其实最讨厌战争的就是黄老学派了。
    
        因为战争会破坏和影响社会的安宁与稳定,更会带来一系列破坏性和颠覆性的变化。
    
        但现在,整个天下的舆论和士林的焦点,都在要求继续对匈奴攻击。
    
        马邑之战与高阙之战,养活了无数的新兴军功家庭。
    
        带动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旧有的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甚至拖着残破的身子,再次站起来。
    
        一张血盘大口,已经在长安上空张开。
    
        谁敢主和,谁就注定要被它吞没!
    
        而且,如今的黄老派,实际也没有主和的借口和理由了。
    
        因为,到现在为止,战争的弊端,还没有显露,类似秦代穷兵黩武,导致百姓民不聊生的情况,根本没有发生。
    
        反而因为战争获胜,缴获的大量牲畜和无数俘虏,刺激和提升了汉室的农业生产。
    
        在以前,哪来这么多的耕牛和挽马啊!
    
        但现在,上百万头牲畜,通过假马和假畜政策,进入关中和北方的千家万户。
    
        十几万的战俘,修建起来的道路、桥梁和渠道,让关中的交通和水利设施,全面完善起来。
    
        黄老派就算想主和,也主不起来!
    
        刘彻望着群臣,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群臣共议,皆以为:匈奴单于一日未谢罪于长陵,匈奴一日未献贡臣服中国,战争一日不止,朕自当勉励三军,督促百工!”
    
        言下之意,自然就是将要策划一场更庞大的战争。
    
        不过,这朔望朝上,不适合讨论战争的战略部署。
    
        也没有这么多时间来讨论这些琐碎的事情。
    
        在朔望朝上,只要定下继续战争,直到打垮匈奴的战略就可以了。
    
        剩下的事情,将军们会去搞定!
    
        当然,刘彻也知道,战争必须给人希望。
    
        给天下人一个‘最终赢得肯定是我们’的印象。
    
        不然的话,万一战争长期化,难免会出现一些幺蛾子。
    
        所以,刘彻道:“朕今日,告知诸位爱卿一个好消息……”
    
        “匈奴故右贤王,明智大义,幡然醒悟,弃暗投明,已经率部归朕,请为内藩,朕赐其汉姓汉名,为之夏义,册为归义单于!”
    
        刘彻拍拍手掌,汲黯立刻会意,微微恭身,对左右道:“传,汉归义单于夏义入殿觐见!”
    
        没多久,已经被汉室大鸿胪官员打扮成为匈奴单于的夏义,就穿着匈奴单于传统服饰,托着刘彻赐给他的单于金印以及单于权杖,在两位侍从的引领下,步入殿中,面朝刘彻,拜道:“臣,归义单于拜见吾皇,吾皇万寿无疆!”
    
        说着就是三叩九拜,如同汉诸侯王一般,对着汉天子大礼参拜。
    
        群臣见了,心中都油然升出一股自豪感。
    
        匈奴右贤王,居然投降大汉?
    
        这个传闻,他们以前听说过,但是如今亲眼见到,但依旧极具冲击感。
    
        匈奴右贤王都投降了!
    
        那么单于来朝还远吗?
    
        更别提,这位‘归义单于’还当着群臣的面,恭身说道:“臣沐天子恩德,感激不尽,愿奉陛下为天单于,世世代代,为引弓之民与冠带之室的共主,永永无穷,为万世至尊!”
    
        这就让无数人顿时如痴如醉。
    
        天单于啊……
    
        引弓之民与冠带之室的共主,万世至尊。
    
        三王五帝之后,还有谁曾经拥有这样的地位?
    
        没有了!
    
        那岂非是说:如今,汉家已经走上了三代圣王的轨道?
    
        万国来朝,八荒**,皆奉中国天子为至尊。
    
        王化泽被四海,中国文字制度,行之寰宇,即使夷狄之国,远方之邦,也都纷纷带着贡品,求为汉臣妾。
    
        若天子是尧舜,那大臣们是什么?
    
        贤臣啊!
    
        致君尧舜上已然不远,甚至已经近在眼前。
    
        大臣们一个个顿时就激动万分。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为名,就为利。
    
        名利二字,少有人能挣脱。
    
        而地位到了朝臣和列侯这一个地步,相比于利,大家更在乎名。
    
        尤其是身后名。
    
        在中国式的价值观和体系中,三代之治,致君尧舜上,天下大同,就是永远绕不开的普世价。值。
    
        于是,群臣纷纷恭贺道:“陛下圣德,泽及鸟兽,润及四海,臣等谨为天下贺!”
    
        ………………………………
    
        微-信-公-众-号:要离刺荆轲,已经开始更新《在西汉的悠闲生活》,大概三四章过后,就会是全新内容,请各位老爷移步~
    
        另外,每天还有各种本书的人物、常识和典故以及各种小段子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