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九十节 权势、学术、钱(1)
    四月的长安,淫雨霏霏。
    
        连绵数日的阴雨天气,让整个长安城都安静了许多。
    
        但,在安静平和的表象之下,暗流涌动。
    
        诸子百家,天下郡国的名士和巨头,纷至沓来。
    
        一位位名动天下的人物,带着他们的弟子门徒,从五湖四海涌来。
    
        还有这些学派身后站着的那一位位可怕的巨头!
    
        “不至长安,不知如今诸子学派的可怕啊……”一个穿着白服的文士,倚在窗口,望着窗外街道上,稀稀疏疏的行人。
    
        “是呢……”一个较为轻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嗤笑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思孟学派以民本为根,哪成想……竟然成了梁王走狗……”
    
        思孟学派,前些日子,跟在梁王刘武身旁,轰轰烈烈的入城。
    
        让整个长安侧目。
    
        谁不知道,当今天子素来最为敬重自己的那位皇叔?
    
        据说,天子曾经公开对大臣道:梁王,朕之周公也,社稷之柱也!
    
        地方上报告梁王在睢阳逾制,天子大手一挥,一笑而过。
    
        有人悄悄的打小报告,说梁王给自己的王陵之中,准备了许多逾制之物。
    
        结果,天子听了,大笑而过,反而立刻命一位尚书去东园令传诏:为梁王营造天子规格的诸般冥器,还特别下诏,准许梁王陵寝,配置兵马俑……
    
        而梁王诸子,更是了不得。
    
        长子为梁王世子,封为乘氏候。
    
        次子明为朝鲜君,坐镇东夷山河。
    
        其余诸子,也都据说,获得了特许,未来可以为国王。
    
        甚至有传说,言之凿凿,归附汉室不久的东海郡,很可能在未来,成为梁王幼子的封地。
    
        这样的厚待,在整个汉室历史上,都从未有过。
    
        梁王又背靠东宫太皇太后,威风不可一世,权倾朝野。
    
        除了不能干预朝政外,这位皇叔,甚至没有其他束缚。
    
        但,却也因此,梁王刘武,成为天下士大夫眼中的眼中钉和祸害。
    
        士大夫们就是如此。
    
        天无二日,地无二主。
    
        梁王你如此风光,还不知道收敛,想做咩?
    
        所以,梁王刘武渐渐成为了士林清议之中的矛头。
    
        当然,大家伙不敢直呼其名。
    
        只能用哪位或者睢阳来代称。
    
        而且……
    
        这两位文士虽然嘴上说着‘思孟学派坏死了……’。
    
        但实则心里面却是羡慕不已。
    
        就如他们嘴上骂着商贾祸国,但却无法拒绝商人的钱一般。
    
        两人长吁短叹了一会,这时候,门被推开,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官走进来,朝他们两人拱手作揖,说道:“让二位兄长久等了……愚弟官衙之中,忽然有急事……”
    
        “无妨,我们在此也没等多久……”倚窗的那个文士,笑意盈盈的说道,然后将这位官员,请到上座,道:“贤弟今日官衙之中何事如此繁忙?”
    
        “还不是荀子学派的人……”文官叹了口气,道:“临邛的程郑氏和卓氏,两位老大人,不远千里,来到长安,就是为这荀子学派助威而来,这就苦了我们啊……”
    
        “啊……”第三人闻言惊道:“荀子学派何时与那两位搭上关系了?”
    
        在五六年前,临邛的程郑氏与卓氏,不过是两个乡下土财主,机缘巧合,靠着邓通垮台,迅速发家。
    
        虽然有钱,但谁他妈理这两个渣渣?
    
        当年,这两位文士中任意一人伸出手指头,都可以捏死他们。
    
        但如今,这两个商贾,却是他们仰望而不可接近的大人物。
    
        特别是卓氏,宫中有传闻,卓氏之女,今年就要封夫人了。
    
        夫人之爵,是汉家宫廷仅次皇后地位的妃嫔。
    
        是真正的皇贵妃!
    
        当今天子,除了皇后之外,至今仅封了两位夫人。
    
        一位是皇长子的生母,当朝车骑将军东成候义纵的姐姐义夫人。
    
        另外一位则是匈奴来嫁的公主夏夫人。
    
        除此之外,尽是良人、少使之属。
    
        甚至还有很多,只是不入流的滕妾。
    
        本来,以卓氏的出生,是不可能封夫人的。
    
        但奈何啊……
    
        人家肚子争气,为陛下诞下了皇子!
    
        母凭子贵,封为夫人,不是今年,就是明年的事情。
    
        如今天下商贾,谁人不赞叹,当年程郑氏与卓氏做的这一手好买卖?
    
        但奈何,除此两人外,当今天子似乎根本没有纳其他人家的女儿的意思。
    
        真真是让无数人急的跳脚!
    
        想哪临邛的程郑氏与卓氏,如今以外戚之尊,手握西南铁器营造之权。
    
        更借助天子之威,在西南夷诸国之中,兴风作浪。
    
        据说,他们两人甚至已经具备颠覆一国,灭绝一族的力量。
    
        西南夷中,大小王国,皆在这两位国丈淫威之下瑟瑟发抖。
    
        而如今,这两个既有钱,还有势,更有权力和依凭的商贾外戚,居然站到了荀子学派那边。
    
        这真是让人吃惊!
    
        不过仔细想想,荀子学派跟这两个外戚商贾纠缠到一起,似乎正是臭味相投!
    
        荀子在世之时,不就成天鼓吹‘人性本恶’,所以君子制天命而为之,要法后王之道,要隆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以霸,推崇君子驭物,而小人被物所驭。
    
        而他的徒子徒孙们,更是将此发扬光大,认为只要傻子、小人和笨蛋,才会被商人啊工匠啊器械所制,所操控。
    
        真正的人杰和英雄,是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自己控制,自己掌握,自己催动。
    
        所以,坏的可以变成好的。
    
        糟糕的也可以转变成为良好的。
    
        学了荀子思想,浪子可以回头,贼子能够从良。
    
        就差直接说荡妇可以变贞女了!
    
        在过去,荀子学派和他的传人,一直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几乎没有生存空间。
    
        直到……
    
        今上即位……
    
        墨家复兴,杂家苏醒。
    
        儒门内部,更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
    
        想到这里,那位白衣文士就道:“这天下士大夫……人心败坏,道德沦丧啊……”
    
        “吾听说,南方的鲁儒一系之中,竟然有欺师灭祖之人,于泰山之中,建立草庐,号称要以心证道,还从拿了黄老之学的《灵枢》《素问》和一些老庄的书籍,说什么要开创一个使得人人经过学习,就可以尽尧舜的学问……”白衣文士叹息着道:“荒唐啊,倘若公休子地下有知,恐怕要在坟墓里打滚了……”
    
        说道此处,三人都是默然。
    
        鲁儒今天的困境,未尝不是他们明日的写照?
    
        “吾等谷梁学派,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沉寂良久,那文官道:“必须寻找出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