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节 权势、学术、钱(2)
    谷梁派,到了今天,确实是非变革不可了。
    
        这些日子以来,这两位文士在长安城里,听到的无数传闻和亲眼所见的事实,都让他们震惊。
    
        如今这天下,似乎诸子百家,人人身后都站着一个巨头或者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思孟学派和荀子学派这样的小虾米不谈也罢。
    
        他们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真正麻烦和有威胁的,是那些巨头。
    
        那些真正的巨无霸!
    
        譬如说,法家,身后站着以御史大夫晁错为首,执金吾郅都、廷尉赵禹为首的朝臣。
    
        下面还有着南阳郡张汤、宁成,狼狈为奸。
    
        军队里面又有义纵、程不识相互呼应。
    
        其势之大,遮天蔽日。
    
        让人胆寒和震惊。
    
        更让人绝望的是——在关中,五成以上的地方基层官吏,都是法家弟子,或者倾向、同情法家的人。
    
        而宫廷之中,兰台尚书号称五百谋士。
    
        但其中,单单是可以明确是法家的人,就有上百!
    
        天子的亲信侍从官里,法家占了一半。
    
        给天子引导车驾和沟通内外的谒者,有七人是法家出身。
    
        未央宫十二司马门卫尉,有五个是法家的。
    
        让人看了望而生畏。
    
        这还不止,在整个北方,法家的支持者是仅次于公羊派的。
    
        许多地方的地主士绅,不是法家门徒,就是公羊子弟。
    
        谷梁学派在关中和代北,都快被他们打成弱鸡了。
    
        法家已经如此可怕。
    
        儒家内部的公羊派,却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大复仇思想蔓延天下,影响到了几乎每一个人。
    
        上至天子,下至庶民,谁不知道‘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
    
        春秋,几乎成为了公羊的专利和典籍。
    
        谷梁、左传,差点被开除出《春秋》学派的行列。
    
        而这几年来,董仲舒和胡毋生这对师兄弟,一个宣扬我注春秋,一个喊着春秋注我。
    
        让大量士子和地主、贵族,闻风景从。
    
        颍川学苑之中,弟子三千,门徒无数。
    
        稷下学苑内外,达官贵人,数之不尽。
    
        在鲁儒衰亡后,这两位巨头,更是直接将影响力深入鲁地,直达泰山。
    
        今上的胞弟,江都王阏,据说就是公羊学的拥泵。
    
        倘若仅仅是如此,谷梁也不会绝望。
    
        但问题是——公羊派之中,无论是董仲舒,还是胡毋生,都从未为他们的学苑的经费发愁。
    
        每年,捧着无数金钱,挥舞着黄金的地主豪强,巨贾贵族。
    
        哭着喊着,带着自己的门徒,想要拜入两位当世名士门下求学。
    
        传闻,胡毋生仅仅去年一年,收到的捐献和助学金,就高达千万之巨!
    
        钱,成为了公羊派发展的助推剂!
    
        有了钱,无论是颍川学苑,还是稷下学苑,都可以继续招收更多学生,将公羊的思想和主张告诉更多人,获得更多人的支持。
    
        在齐鲁一代,公羊学派如今已经是隐隐问鼎霸主之座。
    
        就连齐黄劳,都节节败退。
    
        而在北方,大量的士大夫和地主,也都倾向公羊。
    
        如今,真正有觉悟,想上进的好青年,都是不为法家,既入公羊。
    
        至于其他什么思孟、重民、荀子、谷梁。
    
        那只是实在没办法,迫不得已才会加入的。
    
        法家和公羊,就相当于今日汉室的清华北大。
    
        永远是天下青年的第一志愿!
    
        而谷梁,却连个复旦、工大都不如。
    
        可能连211都排不进去。
    
        只是一个三流野鸡大学……
    
        这让谷梁上下,都是震怖不已。
    
        权势、学术和钱,从未如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曾经,靠着言传身教,带领弟子门徒们披荆斩棘,筚路蓝缕,一点点的开拓学派,传播知识的旧式学苑和讲学方式,在权势和金钱不堪一击。
    
        挥舞着钞票的人,背靠着权势的人,主宰了汉室的学术界。
    
        一个个金主,一位位列侯、勋臣。
    
        撑起了一个又一个可怕而强大的学派。
    
        在这场浪潮中,谷梁成为了失败者。
    
        原因很简单。
    
        谷梁出了一个败类——狄山!
    
        狄山之祸,让谷梁元气大伤。
    
        许多曾经的金主,纷纷远离,转而投资其他学派。
    
        而那些曾经在暗中给谷梁保驾护航的大人物也选择疏远谷梁。
    
        人人都如同看到一个麻风病人一样,对谷梁学派敬而远之。
    
        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敢跟出现了狄山的谷梁一派有什么纠葛。
    
        即使是后来,谷梁学派极力撇清关系,赌咒发誓。
    
        但在敌对对手和竞争对手的抹黑和攻仵面前,这些努力收效甚微。
    
        所以,当这两位谷梁巨头,来到长安,去拜访那些达官贵人和列侯勋臣时,除了万石君石奋和魏其候窦婴在长安的家人,礼节性的接待了他们喝了茶,送了点礼金外。
    
        在其他人面前,他们都吃了闭门羹。
    
        甚至,整个长安,他们也只找到了眼前这么一个立场和态度,都还对谷梁同情和友善的官员。
    
        而他的秩比,不过千石,只是一个大鸿胪的司曹丞令。
    
        在过去,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人物。
    
        但如今,却是谷梁唯一一条能与官方接头的通道。
    
        想到这里,白衣文士,就不禁望着上林苑的方向,羡慕嫉妒恨。
    
        如今天下,若问谁的靠山最硬扎,地位最稳固。
    
        那当然首推墨家!
    
        墨家虽然被士大夫们敌视和提防,被地主士绅抵触和防备。
    
        但在长安,在这关中。
    
        他们却是如鱼得水。
    
        当今天子,就是他们最大的靠山。
    
        墨家弟子们甚至对外声称自己是‘天子门生’,也没见未央宫反对。
    
        更麻烦的是,靠着生产胸甲和制造许多兵器。
    
        墨家跟军方的关系,也是暧昧不清。
    
        军队里面,甚至有墨者随军……
    
        所以,坊间有人笑称,哪怕公羊学衰亡,墨家也不会衰亡!
    
        身为‘天子门生’,又背靠着军方,墨家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谷梁,未来想要有所作为。
    
        就必须打破现在这个局面。
    
        让一切回到正道,回到正轨。
    
        让权势和金钱,远离学术。
    
        至少,在他们赶上来之前,必须如此!
    
        而他们也早已经想好了对策,此次叫这位官员过来,只是想跟对方咨询一下法律上的问题,免得碰到礁石,撞个粉身碎骨。
    
        ……………………………………
    
        卫@信*工¥重~号
    
        要离刺荆轲
    
        求关注。
    
        明天会上传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