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节 戾王
    “呦呵!”刘彻趟在塌上,背靠着夏胭脂柔软的躯体。
    
        小公举橙橙刚刚学会走路,在殿中咿咿呀呀的蹦来蹦去,天真无邪,让人看了莞尔。
    
        “陛下何事发笑?”夏胭脂小心的问道。
    
        “哦,没什么……”刘彻不动声色的放下手里的奏疏,嘴角抿出一丝笑容。
    
        “谷梁的这个奏疏,来的是时候……”刘彻在心里想着:“也该结束如今混乱不堪,无止境的捐助和助学了……”
    
        今天的汉室,学术与钱权之间的联系和纠缠,几乎就跟后世米帝的党派与财阀一般密切。
    
        商人、大地主、贵族还有那些官僚。
    
        挥舞着金钱,拿着权力开路。
    
        与诸子百家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
    
        公羊派、黄老派,乃至于曾经衰弱到几乎要断绝传承的思孟学派。
    
        都有金主在背后,也都有贵族官员站台。
    
        就连杂家,在安东的发展,都离不开当地的贵族和商人的支持。
    
        如今天下,除了鲁儒和谷梁,因为某些原因的缘故,没有跟权势、金钱结合外。
    
        其他所有派系,不分大小,都是钱权的产物。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
    
        毕竟,教育事业是要烧钱的。
    
        更需要来自官府和权贵的支持。
    
        不然,教育就无从谈起。
    
        只是……
    
        现在这样混乱无序的局面,必须得到控制。
    
        任何事情,都必须有一个规则。
    
        只是,刘彻一直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和理由来介入此事,又害怕因此造成一场持续动荡的政治危机。
    
        这才投鼠忌器,没有插手。
    
        如今,这谷梁派的报告,让刘彻有了理由和借口了。
    
        但这个事情,还要等一等。
    
        因为刘彻还没想好,具体如何控制和监督。
    
        毕竟,这种事情,是他有生以来面对的全新事情。
    
        不同于后世,也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
    
        金钱、权势和学术,以一种畸形的方式相互捆绑着,用中国式的社会人情网络和乡党作为依托,以利益为纽带,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暂时将这个事情放到一边,刘彻躺在夏胭脂的身上,闭目养神,思考着问题与对策。
    
        石渠阁之会,已经是近在眼前。
    
        太常衙门的占卜显示,这个月月中的戊辰日(十五),就是一个吉利的日子,适合作为石渠阁之会的开场!
    
        现在,诸子百家的巨头,共聚长安。
    
        各种纷纷扰扰的问题,让执金吾和卫尉,忙的喘不过气。
    
        而今年的考举,也肯定会和石渠阁之会的结果,息息相关。
    
        另外高阙之战的善后问题,以及有功将士士卒的封赏落实,这一个多月来,也占去了刘彻太多时间和精力。
    
        种种事情,纠缠到一起,让他都有些疲惫了。
    
        “真不知道,那些事事亲力亲为的君王,是怎么活下去的……”刘彻在心里叹了口气。
    
        没有多久,刘彻就沉沉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夕阳西下,余晖漫天。
    
        “陛下……”见到刘彻醒来,一直充当着人肉沙发的夏胭脂笑着道:“您可算醒来了,方才,尚书令来禀报了好几次,因为不是什么大事,臣妾就没有叫醒陛下了……”
    
        “什么事情?”刘彻连忙做起来,问道。
    
        “据说是赵逆重病将死了……”夏胭脂答道。
    
        “赵逆?”刘彻一时间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他才想起来,不就是赵王刘遂吗?
    
        当初,吴楚之乱后,刘遂被召入长安,随后就软禁起来了,直到今天。
    
        六年来,刘彻都快忘记了自己的这个堂叔了。
    
        想不到,在今天,再次听到他的消息,他却已经要魂归九泉。
    
        “知道了……”刘彻淡淡的点点头。
    
        刘遂……
    
        在刘彻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年,他带领他的赵国精骑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通过的场面。
    
        在哪个时候,刘遂可谓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不过,这个渣渣不值得任何同情!
    
        因为,当初,这货甚至想过引匈奴兵入寇的计划。
    
        在历史上他更付诸了实际行动,派出了使者,去匈奴,请求匈奴出兵。
    
        要不是周亚夫快速平定了吴楚之乱,而匈奴人自己也陷入了内讧。
    
        这刘遂恐怕要先于吴三桂,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
    
        所以,刘遂死与活,刘彻真是半分也不关心。
    
        他只是拍拍手,叫来一个在殿外等候的侍中,吩咐道:“去告诉尚书令:赵逆若死,命太常以寻常人家之礼仪葬之,将赵逆以发覆面,赐其谥曰戾!”
    
        戾这个谥号,从字面意思看,已经很差了。
    
        而在谥法之中,更差!
    
        所谓不悔前过曰戾,知而不改也!
    
        这在中国,是极为严重的指责和对他一生的完全否定。
    
        是跟灵、厉、慜、夷一个等级的恶谥。
    
        那个侍中闻言,都是一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过了一会,他才神色古怪的恭身离开。
    
        刘彻却是不以为意,他站起身来,穿戴好自己的衣冠。
    
        然后,回头对夏胭脂道:“爱妃今晚不必等朕了……”
    
        说完,他就抬起脚步,走出这寝殿,对站在门口侍卫的左右吩咐:“摆驾宣室殿,给朕传召大鸿胪及太常!”
    
        “诺!”左右立刻恭身说道。
    
        现在,是时候将诸子百家之中,能够与会者的名单公布了。
    
        而之所以选择今天这个时间,也是刘彻精心计算和推演后的结果。
    
        如今,距离太常选定的石渠阁之会的日期,刚刚好还有七天。
    
        换句话说,今天下午告知太常和大鸿胪名单,明天早上,受邀的诏命,就会送抵诸子百家面前。
    
        这样一来,留给各派系准备和游说的时间,不足七天。
    
        那些想开后门或者走关系,来石渠阁刷脸的人或者派系,就会失去运作空间。
    
        更会让某些企图想玩花样的人,猝手不及。
    
        这跟后世某个机构半夜三更宣布政策,有异曲同工之妙。
    
        想看想,刘彻接着说道:“派人去梁王府邸,请梁王今晚入宫……”
    
        想起那位皇叔,刘彻的嘴角就溢出一丝笑容。
    
        这次石渠阁之会,还真有些地方,需要借助刘武的嘴巴来做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