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节 纷纷扰扰(2)
    “皇帝啊,外面这样乱糟糟的,该管管了……”窦太后一见刘彻就念叨起来:“怎么可以让人随便污蔑、造谣呢?”
    
        刘彻听了,却是只是笑笑。
    
        坊间的情况,其实是有他的影子在背后的。
    
        目的很简单——要让人无完人!
    
        只有诸子百家的巨头,没有完人,他这个皇帝,才能完全、彻底控制、拿捏住他们。
    
        毕竟,要是出现一个当世孔孟、墨翟韩非。
    
        那他这个皇帝还干蛋?
    
        岂非只能执弟子礼,恭敬的伺候着?
    
        所以呢,学术界的巨头,必须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污点。
    
        假如实在找不到,那就造谣、抹黑!
    
        总之,就是极尽一切手段,让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统统在公众和天下人面前,暴露出缺点和污点。
    
        同时,借助这个手段,洗掉一些刘彻不喜欢的人。
    
        这种统治艺术,是刘彻从米帝那里偷师而来,综合了一些天朝的见闻,混合在一起的产物。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大量的巨头,曾经天下人眼中的完人,一下子就不完了。
    
        这很好!
    
        不仅仅有利于刘彻自己的统治,还可以避免日后,某些派系坐大,独霸舆论圈。
    
        至于被抹黑和被造谣的巨头们……
    
        他们应该习惯,也应该适应。
    
        因为,这就是政治!
    
        无所不用其极,极尽一切手段,抹黑和打击对手,在舆论、学术、理念,所有方面将对手踩进泥浆之中,让他浑浊不堪。
    
        老实说,现在,没有跟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中的情节一样,出现十七八个小孩子,跑去某人公馆或者府邸,抱着对方大腿喊爹。
    
        仅仅只是用着一些隐晦不明的论调,说着一些暧昧不清的话语。
    
        已经是汉室人民素质很高,文明程度很高的体现了。
    
        不然的话……
    
        呵呵……
    
        倘若刘彻没有记错的话,同时期的罗马选举,那才叫热闹呢。
    
        马上就将登上政治舞台的格拉古兄弟,会用自己的血,向全罗马证明,他们的所谓****是多么可笑和荒诞。
    
        然后,就是凯撒应运而起,罗马共和国走向末路了。
    
        当然,汉室的石渠阁会议,跟罗马那边的贵族共和,是两回事情。
    
        石渠阁之会,不需要选举,也没有投票。
    
        谁能与会,谁不能与会,其实系于刘彻以及朝臣们的一念之间。
    
        但又非如此。
    
        派系的影响力和与会者本人的学术成就和名望,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总之,中国的情况很复杂。
    
        君权、臣权、地方的山头还有民间的声音,彼此纠缠,相互牵制。
    
        皇帝看似大权独揽,但假如他不想众叛亲离,还是要乖乖的遵守游戏规则。
    
        就像现在……
    
        刘彻望着窦太后和薄太后,看着她们担心的模样,装模作样的道:“皇祖母、母后请放心,朕会命令执金吾和京辅都尉插手干预,严厉打击造谣生事者!”
    
        这个保证一出,窦太后和薄太后立刻就笑颜逐开。
    
        留下刘彻,吃了晚饭。
    
        但刘彻一离开东宫,立刻就将方才答应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
    
        在石渠阁之会开始前,他都不会插手这些事情。
    
        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看看,诸子百家的名士们,所能接受的底线。
    
        不过,既然答应了东宫。
    
        那多少也要做一点样子。
    
        刘彻没花什么时间,就搞清楚了是谁去告状。
    
        然后,他就笑了起来。
    
        贾谊贾长沙这桩公案,悬在汉室历史上已经二十多年。
    
        一直以来,由于为尊者讳,没有个明确的结论。
    
        毕竟,当年,仅仅是公开攻仵和抹黑贾谊的人,就有绛候周勃、太子太傅东阳侯张相如、时任丞相颍阴候灌婴、内史成候董赤、将军张武、将军冯敬,以及现在依然活跃在政坛上的袁盎、窦婴。
    
        而私底下说贾谊坏话的人,更是数都数不清楚。
    
        以刘彻所知,就连直不疑这样的老好人,当年都曾经私底下说过贾谊坏话。
    
        这些证据,都表明了一个事情:贾谊确实是天才。
    
        仅仅是这一手拉仇恨和放嘲讽的能力,在整个汉室就已经是无人出其右了。
    
        一下子跟几乎整个世界为敌!
    
        纵然有着其他人是妒忌或者畏惧的因素。
    
        但贾谊不会做人,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反正,刘彻曾经请教过司马季主,贾谊其人如何?
    
        结果得到的回答是:贾生务华而丧身,自绝根本,一生坎坷,奚甚可哀?!
    
        意思是说,贾谊这个人啊自尊心太强,好胜心太强,而且太过于注重表面风光和一时之得失,简单的来说,就是心太急,心太大,不知道徐徐图之。
    
        而遇到挫折就意志消沉,自艾自怜。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从这个方面来看,贾谊的悲剧,也有他自身的因素和原因。
    
        但无论事实如何,真相如何。
    
        贾谊在今天,已经渐渐与屈原重合。
    
        不知道多少年轻人和新一代的贵族士大夫,是读着贾谊的文章和诗赋长大的。
    
        在他们的成长之中,受到贾谊思想影响极大。
    
        一首《鵩鸟赋》就连长安市井之中的游侠都在传唱,而《吊屈原赋》更是成为如今天下诗赋的标杆。
    
        汉代诗赋文化,甚至可以说,就是由《吊屈原赋》而起。
    
        更别提无论是《过秦论》还是《治安策》,是年轻人写奏疏和报告的范文。
    
        不给贾谊一个结论和官方的盖棺定论。
    
        刘彻觉得这个事情,恐怕要没玩没了了。
    
        贾谊的徒子徒孙和脑残粉们,指不定还要玩出什么花样。
    
        所以,回到未央宫后,刘彻就召来了汲黯,指示他:“卿即刻为朕录诏:赐贾谊贾长沙,谥曰文子,追封为长沙君,命有司迁贾谊棺椁,入葬霸陵,近太宗陵寝!”
    
        “其墓志铭曰:忠而见放,馋者益章,赋鵩鸟以见志,怀沙以自伤,呜呼哀哉!百年之后,空悲吊湘!”
    
        这是历史上,太史公司马迁给贾谊写的评语,如今刘彻稍稍修改,就拿过来用了。
    
        至于那些还活着的当年的贾谊的敌人,会不会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这刘彻可不管!
    
        谁叫现在贾谊的门徒和脑残粉实在太多,而且一个个都是大文豪?
    
        更重要的是:刘彻迫切的需要塑造一个可以容纳一切的帝王形象,用凭吊贾谊来做广告,最是适合!
    
        顿了顿,刘彻又道:“请有司举贾生之子,入长安,与朕相见!”
    
        “朕将酌情,录为尚书!”
    
        嗯,贾谊是有儿子的,而且不止一个。
    
        而贾谊有个孙子,名为贾嘉,刘彻前世见过,人品道德学问都不错。
    
        最重要的是——他是司马迁的好基友……
    
        曾经官至九卿,一直活跃到昭宣之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