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节 老将
    张恢和申公落座不久。
    
        又一位老者的到来,打破了会场的平静,并且立刻引发轩然大波。
    
        这是一位大约八十来岁的老人,他穿着一套鲜明的旧式汉军甲胄,腰系长剑,脚履布鞋,头上却裹着一条庶民所带的布巾。
    
        浑身上下的装扮,都与今日的石渠阁之会的会场,格格不入。
    
        但,他的入场阵容,却是无可比拟的!
    
        丞相,长平侯周亚夫亲自开道。
    
        特进元老,曲周候郦寄,恭执弟子礼,带着他的家人妻小,用正统的大汉军礼迎接。
    
        特进元老,弓高候韩颓当甚至率领全家上下,跪在这位老者进场的道路一侧,如同败军之将一般,臣服在地。
    
        而天下知名的太学山长,田叔老大人,甚至也跟一个见到了偶像的小孩子一样,喜滋滋的陪伴在他一侧。
    
        另一位穿着甲胄的老将军,刚刚卸任云中郡郡守,被天子赐为特进元老的故云中郡郡守魏尚,则在郦寄的身旁,跟郦寄一样,为他充当警卫。
    
        “那是谁?”董仲舒狐疑不已,他从未见过这个老人。
    
        甚至,他从未听说过,在汉室,在北平文侯和故安文候之后,还有什么人,可以让包括丞相周亚夫在内的所有军方大将,都跟弟子一般。
    
        他的师兄胡毋生也是摇摇头。
    
        尽管胡毋生在汉室为官的时间,比董仲舒要长。
    
        但,这个老者显然不是在胡毋生出仕时,还活跃在官场上的人。
    
        唯有黄老派的几位名宿,勉强认出了来人。
    
        “他怎么来了?”
    
        “这个罪臣!”
    
        杨何望着来人,惊讶无比。
    
        旁边的弟子不明所以,问道:“老师,此何人哉?”
    
        “罪臣柴文!”杨何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着道。
    
        “啊!”那个弟子目瞪口呆:“他怎么还活着?这个杀人魔王!”
    
        随后,此人的身份,就通过弟子们的口耳传递,到了董仲舒耳中,董仲舒一听此人的名字,立刻精神抖擞,跟见到了偶像的小屁孩一样,立刻带着自己的门徒们上前迎接,还跟个脑残粉一样,叮嘱自己的弟子门徒:“这是一位非常非常了不起的老前辈,大汉的大英雄,吾崇拜已久,可惜一直缘悭一面,今日想不到有幸能见到这位老大人,余生之愿足了!”
    
        胡毋生也同样带着自己的弟子门徒前往迎接。
    
        他的态度比董仲舒还要隆重。
    
        这两位公羊派的巨头,带着门徒弟子们,来到那位老者的面前,执弟子礼而拜:“广川晚辈末学董仲舒(齐国晚辈末进胡毋生),敬问老先生安好!”
    
        而他们的门徒弟子们,虽然不明所以,但却也都跟着拜道:“晚辈末学XX敬问老先生安好……”
    
        那位老者看到自己面前的这熙熙攘攘数十位年轻晚辈,呵呵一笑,眼中似乎回忆着往事,摆摆手,道:“戴罪之臣,可受不起诸公之礼,都起来吧……”
    
        “不敢!”董仲舒与胡毋生,就像一个后世追星追到疯狂的脑残粉一般,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晚辈们的师长,曾经教导晚辈:做人当如棘蒲候,为将当是柴将军!”
    
        “前辈的英雄事迹,前辈的功勋大德,天下收益至今,请容晚辈等代天下人敬拜之!”
    
        对公羊派来说,有一种人,先天就对他们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譬如管仲,相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
    
        又如南仲,帅师伐国,使四夷臣服。
    
        而眼前这人,则是公羊派眼里的英雄,很多人眼里的屠夫,和无数人眼里的罪臣!
    
        他有个哥哥,名为柴武,大汉棘蒲候,大将军,高帝十八功候之一。
    
        而他,则一直是柴武身边最亲信的大将,冲锋陷阵,斩将夺旗,伴随柴武转战天下。
    
        他们兄弟,是汉室前期对匈奴最坚决的主战派,也是最给力的鹰派大将!
    
        参合战役,一战成名,韩王信授首,匈奴老上单于远遁。
    
        河南战役,又是他一马当先,首先冲向匈奴右贤王的本阵,击破之。
    
        这位老将军当年,在匈奴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
    
        听到柴将军的大名,据说连老上单于都坐立不安。
    
        不过,可惜,家门不幸。
    
        他的兄长一世英名,最终却毁在了儿子手里。
    
        太宗孝文皇帝六年,淮南厉王与棘蒲候柴武的长子柴奇,马尿喝多了,在谷口县,纠集了四十辆车,七八十个人,就满街嚷嚷造反。
    
        然后被当地的蔷夫带着民兵镇压了……
    
        淮南厉王流放临邛道,绝食而亡。
    
        而柴奇,则被明正典刑,腰斩弃市。
    
        整个柴氏家族都被牵连。
    
        棘蒲候柴武和将军柴文,本该被牵连连坐。
    
        但太宗念在他们兄弟的武勋和功劳的份上,特诏赦免。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柴武被夺爵,贬为庶民,柴文撸夺一切官爵,废为庶民。
    
        从此,天下不再闻有柴将军,匈奴去一大敌!
    
        直到今上即位,设立武苑,柴将军的名字和棘蒲候的战绩和功劳,才慢慢的逐渐再次在天下传播开来。
    
        因为,参合战役被列入了武苑的必修课。
    
        这个曾经因为柴奇的缘故,而被人刻意轻慢的辉煌胜利,再次成为了世人的焦点。
    
        一界界武苑教授和学生,在堪舆之前,面对着参合战役前的汉匈力量对比,一个个战战兢兢,都为柴家兄弟的敢决而佩服。
    
        因为,大家发现,哪怕是自己,以事后诸葛亮的眼光来看。
    
        参合战役,都是一场凶险至极,一步走错,就可能全军覆没的危局。
    
        但棘蒲候和将军柴文,却毅然进军,全歼了参合之敌,阵斩带路党韩王信,并且将参合城里的一切贼子和匈奴人统统杀光,鸡犬不留!
    
        那一战,即使放到今天,也是一场不亚于马邑之战的辉煌胜利。
    
        而当时的汉军,别说胸甲了,骑兵都没有多少!
    
        但公羊派诸人佩服的却不是柴家兄弟的战绩,而是他们的态度和战略眼光。
    
        当年,太宗皇帝初登大宝。
    
        南越和闽越骚动不安。
    
        柴家兄弟是唯一一个主战,并且要求进军南方,平定三越的大臣!
    
        这在以前,可能没什么。
    
        但在如今,却是公羊学派最主要也是安身立命之本!
    
        大一统,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
    
        大复仇,对匈奴讨还血债!
    
        更是如今天下的政治正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