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节 程序(2)
    刘彻带着诸侯王们一路向前,一边走,一边与诸子百家的,那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巨头问候。
    
        “董公……近来可好啊……”
    
        “胡子,朕已经久未与胡子论道了,改日必请胡子入宫手谈……”
    
        ……………………
    
        一路上,这姿态是做的非常低,完全表现出了一个礼贤下士的君王应该有的风范。
    
        跟在刘彻身后的诸侯王们,也不得不跟着自己的君主,与那些诸子百家,无论他们是喜欢还是讨厌的巨头寒暄几句。
    
        当来到柴文的面前时,刘彻停住了脚步,对着想要起身的柴文摆摆手,道:“老将军不必多礼!”
    
        然后,刘彻走上前去,解下自己的佩剑,为这位老将系上,意味深长的说道:“社稷亏欠将军许多!”
    
        当年,柴奇跟刘长的那件破事,明眼人都知道,只是两个娇惯的小屁孩,马尿喝多了,在撒酒疯。
    
        但,此事,却显然的有人在幕后操纵。
    
        至于是谁?
    
        那就呵呵了!
    
        反正,在那之前一年,汉室刚刚经历了济北王刘兴居的叛乱。
    
        朝廷对于诸侯王叛乱看得很紧。
    
        而刘长却是在使劲作死。
    
        他恣意妄为,在太宗四年,没有经过请示,就命令淮南军队,长驱直入,灭亡南海国,将南海国国王以及全部百姓军民,迁到淮泗地区,监视居住,还不给人家身份证,也不给人家一个说法。
    
        搞得沸沸扬扬,天下骚动。
    
        那位可怜的南海王,不止一次冒死派人来长安报告、喊冤。
    
        偏偏刘长还自以为是。
    
        以为自己的皇帝哥哥是真的关爱他,宠溺他。
    
        刘长是罪有应得,但柴奇,却明显是误入歧途,被人给坑了。
    
        就是可怜他爹和柴文,一世英名。
    
        刘彻前世在民间,听说过很多种说法,也知道在燕赵地区,柴家兄弟,有着极高的名望,有很多人怀念和追忆这两位兄弟。
    
        有着这样的民间基础,加上柴武柴文兄弟,确实是劳苦功高。
    
        参合战役是马邑之战前,汉军对匈奴取得的最大胜利。
    
        而且,还是一个歼灭战!
    
        史记之中就记载了柴将军屠参合的事情。
    
        要不是柴奇的缘故,柴家兄弟以他们的战绩和功勋,怎么着,也可以在史书上单独列一个传。
    
        如今,刘彻亡羊补牢,已经在上个月下诏给棘蒲候柴武平反,更改其谥号为武侯。
    
        而在之前,柴武谥为刚候。
    
        这可不是什么好谥号,刚克为僖。
    
        而将柴文请出来,还请他参与这石渠阁盛会,则是要告诉天下人:刘氏绝不会忘记任何人的功绩,尤其是对外作战的英雄,永远不会被遗忘!
    
        ………………………………
    
        等刘彻坐到御座之上,俯瞰整个会场时,东宫两位太后也带着后妃们,姗姗来迟。
    
        皇长子刘病已,次子刘思,也在各自的母亲的带领下,来到了刘彻面前,恭身问安。
    
        跟往常一样,两位皇子,瞬间就像磁铁一样,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尤其是皇长子刘病已,得到的注目和重视最多。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将这位皇长子定位为未来的储君了。
    
        原因很简单。
    
        皇长子聪明伶俐,虽然年不过五岁,但举止之间,却已经隐隐有着气派和风度。
    
        更难得的是,这位皇长子根本不似大家所见过的其他皇子年幼时的样子。
    
        他身体很强壮,小胳膊小腿都有着健康的肌肉。
    
        与之一比,次子刘思,才像大家印象里的皇子。
    
        举止烂漫,天真无邪,柔柔弱弱的。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望之不似人君。
    
        更别提,他是商贾之女的儿子。
    
        在子凭母贵的中国,注定不成大器。
    
        而皇长子呢?
    
        他的外戚,虽然至今只有一个义纵和义纵的两个儿子。
    
        但,仅此就足够了!
    
        东成候,车骑将军义纵,就是现在大汉最有名的战将,公认的周亚夫之后的汉家擎天柱!
    
        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去关注,在刘病已身边站着的一个稚嫩的少年郎。
    
        只有刘彻将视线投注了过去。
    
        对着身旁的人问道:“那就是卫青吗?”
    
        “回禀陛下,是的……”一个宦官道:“周都督按照陛下的命令,从河东郡平阳县找来的,如今已经在学苑里陪伴殿下半个月有余了,据说表现的很好……”
    
        刘彻点点头,看着那个小小的,瘦瘦的,充满了好奇眼光的少年郎。
    
        谁能想到,这位大汉军神,年少之时,居然是这样一个少年?
    
        若不是害怕蝴蝶效应,刘彻真想找他好好谈谈。
    
        但,为了霍去病,刘彻忍了。
    
        他知道,现在,决不能再改变卫青的人生了。
    
        “河东那边安排好了吗?”刘彻问道。
    
        “回禀陛下,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平阳侯以及卫青的家人,只会以为,卫青是走失了……”
    
        刘彻这才放下心来。
    
        如此,霍去病的人生轨迹,应该就不会改变了。
    
        至于卫青?
    
        刘彻凝视着这个少年,他很清楚,卫青就像一个块璞玉,越雕琢,越有光泽。
    
        挥挥手,让那个宦官退下,刘彻从怀里摸出丞相周亚夫不久前上奏给他的奏折。
    
        这里面是有关这次石渠阁之会,将要讨论的国策部分。
    
        主要就是三个问题,刘彻对这三个问题,也看了无数遍了。
    
        将这个奏疏放下来,刘彻看了看在下面的周亚夫,笑了两声。
    
        原本他还担心,周亚夫会不会为了名声,拿出什么麻烦的问题出来。
    
        现在看来,汉家君臣的意思和意志是一致的:权柄这种东西,哥自己用就可以了,你们鼓鼓掌,呼唤万岁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就不必麻烦了。
    
        这三个事情,实际上,都是些可有可无的理论性的事情。
    
        因为刘彻不在意,所以一直没有结论。
    
        如今,正好拿到这石渠阁上,给‘天下人’公议。
    
        让‘天下人’来决定天下事!
    
        破费!
    
        完美!
    
        不过……
    
        刘彻自也知道,虽然今天这石渠阁是个摆设,是个鼓掌的地方。
    
        但未来……
    
        其实,刘彻也不知道,这个他所倡议的制度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被人用暴力和武力消灭、摧毁?
    
        还是形成制度,最终演化成中国版的议会?
    
        仰或者一直维持这橡皮擦和摆设的功能?
    
        这就只有天知道了!
    
        …………………………
    
        等下要出去吃饭,回来在更新!
    
        另外诸侯,在汉代不是诸侯王,指的是诸侯王王子。他们也是列侯,但因为身份关系,所以称为诸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