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二百节 变革之大世!(1)
    等两位太后一到,这石渠阁之会,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作为礼官,太常窦彭祖首先出列拜道:“臣太常彭祖敬拜陛下、太皇太后及皇太后:陛下日前诏臣曰:今天下升平,四夷来朝,当法三代,招天下贤达,共论政务,堪合道理。臣彭祖谨奉诏,以梁卵焍黄拔之玉灵(注1),敬奉高庙,卜得今日吉日,今时良辰,利天下,便社稷,谨奏陛下、太皇太后及皇太后!伏请赐命!”
    
        刘彻站起身来,望着窦彭祖,又看了看这满场的公卿贵族和名士文豪,正色道:“朕命卿等懋天下哉!”
    
        “陛下圣明,臣等敢不效死!”
    
        群臣,包括诸侯王和诸子百家的巨头皆拜而俯首。
    
        “善!”刘彻清声道:“请丞相代朕主持此番石渠阁之会!”
    
        “诺!”丞相周亚夫恭身说道:“臣谨奉诏!”
    
        然后,他就走出人群,在卫兵们的簇拥下,走上已经搭建好的那个演讲台。
    
        演讲台很高,约有三丈。
    
        站在演讲台上,抬头就能看到在上首端坐的刘彻以及皇室贵族诸侯王们。
    
        向下,又可以看到诸子百家各派系以及列侯诸侯大臣的席位。
    
        不仅高,而且很宽敞。
    
        足可以同时容纳超过十个人。
    
        周亚夫登上演讲台,走到摆满了青铜话筒的桌子前,清了清嗓子,沉声说道:“臣,长平侯周亚夫,奉君命为本次石渠阁之会主持,钦命臣以督察、臧否之权,凡有肆意为乱,诽谤陛下及太皇太后、太后,并有违公序良俗者,皆曰可斩……”
    
        周亚夫一直说了一刻钟之久。
    
        将本次石渠阁之会的禁忌、违规之处,以及相应的惩罚,一一说出来。
    
        这也是汉室的特色了。
    
        所谓不教不勤,将校之罪,宣明教化,不能尽力,士卒之罪!
    
        反应到法律和民政上就是,假如地方官没有先告诉百姓法律禁止之事,而百姓犯罪,那地方官的锅。
    
        倘若宣明律令,百姓还触犯法律,那就是百姓自己找死!
    
        当然,这个政策,其实很理想化,在很多时候,基本上是一句空话。
    
        就跟后世地球诸国一般,嘴上喊的漂亮,实际执行方面就……
    
        但在朝堂上,在高层,却肯定会这样子去做。
    
        假如有一天,连高层都不喊这句话了。
    
        那,大汉帝国也就到了灭亡的前夕了。
    
        等待周亚夫将规则和制度都讲完,也就到了这次石渠阁之会的第一阶段。
    
        也就是各派系展示自己学问和诉求的时候。
    
        首先登台的,必然是如今执政的黄老派。
    
        而黄老派派出来的代表,则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
    
        既不是那些常年活跃在宫廷里的老人,也非是某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物。
    
        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大约四十余岁的‘年轻人’——对黄老派来说,四十多岁,还真是年轻人。
    
        因为,一般的黄老派名士,都是起码六十岁以上,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看遍沧海桑田的老人。
    
        四十多岁,确实是风华正茂,年富力强,年轻有为了!
    
        这人登上演讲台,稍微有些害羞和怯场。
    
        但很快,他就适应了。
    
        他走到台前,看了看全场的观众,首先朝着刘彻和东宫两位太后的方向大礼参拜。
    
        然后,再朝着两侧的‘同僚’和列侯勋臣们拱手。
    
        “臣,齐国田升,敬拜诸位夫子及诸位大贤……”
    
        刘彻坐在上首,听到这个名字,也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曾经听说过,在齐国的稷下学宫,有一个田生,才华横溢,身兼儒法之长,而论之于黄老无为。短短三年内,就将稷下学宫复兴,门下弟子超过八百,还有十余位黄老派的名士甘心辅佐。
    
        原本刘彻以为,这田生即使不是七老八十,恐怕也有六十余岁!
    
        想不到他竟然是如此的年轻!
    
        而如此年轻的一个黄老派学者,能阐述的清楚黄老的精髓吗?
    
        要知道,黄老派的精神和思想以及文化,博大精深,普通人根本无法轻易理解。
    
        更别提,黄老派本身有许多派系和流派。
    
        想要中正平和,不偏不倚的阐述清楚黄老思想,哪怕是真正的巨头,恐怕也很难做到!
    
        而一旦无法做到中正平和、不偏不倚,那就肯定会捅马蜂窝。
    
        黄老派内部那么多派系,彼此纷纷扰扰,矛盾重重,要不是黄老派本来就人少,加上他们一般都是宅男。
    
        恐怕,早就跟儒家一样打起来了。
    
        而其实,现在的黄老派的现状比儒家还要危险。
    
        儒家虽然四分五裂,但是彼此矛盾早已公开。
    
        这反而更有利于学派的发展和壮大。
    
        而黄老派现在这样,就好比一对早已经闹翻了的夫妻,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勉勉强强的维系在一起,在外人面前保持和平。
    
        实则回到家里,关起门来,是互相都不理会对方!
    
        而这样的关系,无疑是危险和可怕的。
    
        一个不好,就会轰的一声,天崩地裂!
    
        看到此人的年纪,别说是刘彻了,就连黄老派现在的盟友法家的各位巨头,都是捏了一把汗。
    
        “老师,这田生,是不是太年轻了一些……”晁错悄声对自己的老师说道:“便是弟子也知道,黄老之学,说无为,实则无所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难通,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
    
        这也是天下人所共知的事实。
    
        黄老思想,好,非常好!
    
        这谁不知道?
    
        汉家能有今日,多亏了黄老思想和黄老学派的理念。
    
        但是……
    
        几人能贯通呢?
    
        萧何算一个,曹参算一个,张苍算一个,王陵算半个,灌婴算半个。
    
        加起来,总共四个黄老派的践行者。
    
        其他人,便是当朝丞相周亚夫和已故的故安文候申屠嘉,其实都未曾入门,只是捡些前人牙慧而已。
    
        若黄老思想,能如儒法一般,能被让轻易理解,轻易践行。
    
        这世界上哪里还有什么儒法?
    
        黄老派恐怕早就霸天下了!
    
        张恢闻言,却是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台上,示意晁错仔细去听。
    
        这时候,台上的田升也开口了。
    
        而他这一开口,不仅仅全场震惊,就连刘彻都吓得站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