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零一节 变革之大世!(2)
    这田升站在台上,对着话筒,开腔说道:“大道至简,简以阴阳!”
    
        这没什么了不起,不过……
    
        黄老尚阳,老庄才尚阴。
    
        这也是区分黄老和老庄的最好办法。
    
        黄老尚阳,所以大部分黄老学者,无论在家里宅多久,最终,都要入世践道。
    
        而老庄尚阴,不管他在尘世打滚多少个年头,最终都要归隐山林,修己身,最终羽化登仙。
    
        从这个方面来说,其实后世的道家,应该是老庄演化出来的。
    
        至于黄老思想,一部分归于儒,一部分散于道家,还有一部分,成为了风水先生和到处招摇撞骗,神神道道的算命先生。
    
        “大道至繁,繁则以四象八卦五行!”田升却是稍稍提高一下音调:“四象者何?东南西北,地之四方!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宫之宿!春夏秋冬,少阳老阳,少阴老阴,法四时之候!于人则曰:少阳太阳,少阴太阴,经络之属也!”
    
        “至于八卦,曰:乾、震、坎、艮、坤、巽、离、兑,法九宫,以近道!”
    
        “五行则以:金木水火土,法之以仁义礼智善……”
    
        说到这里,其实也是些老生常谈,当然,也算有所心意。
    
        至少,刘彻听出来了。
    
        这货在黄老思想的基础,糅杂了阴阳家和儒家的理念。
    
        那五行论明显就是抄的儒家的德性论,是世硕先生的学问。
    
        跟以前不一样,如今,印刷业发达,所以,诸子百家的典籍,哪怕再冷僻,也有人印刷出来——就算卖不掉,也可以拿来送人!
    
        对于书籍的宝爱,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士大夫的传统美德。
    
        六年前,倘若有人送一套书给朋友或者宾客,那立刻就能引起人们的感动。
    
        在当时,哪怕是论语这样的普及性书籍的存世量,也最多不过千套而已。
    
        而且,大半是有错误和有残缺的。
    
        但如今……
    
        论语的存世量,已经超过了十万套。
    
        而且是经过了数位国宝级的儒生校对,还有着孔家和颜氏家族珍藏的原始版本论语和石渠阁收藏的论语版本做参考,几乎做到了完美还原的版本……
    
        至于目前,存世量最多的书籍《九章算术》,仅仅是官方的刊印量,就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二十五万套,至于民间私印或者手抄的数量,则根本无法统计。
    
        世硕的著作和思想,确实很冷僻。
    
        但当年,刘彻打着给先贤立祀的招牌,收拢诸子百家先贤的著作。
    
        其中,就有世硕子孙所献的《五行》。
    
        然后,刘彻将之印了数百套,放在茂陵的图书馆,供给士民借阅或者购买。
    
        而前不久,刘彻接到了茂陵方面的报告:很多书籍库存都已经耗尽,请求加印。
    
        而这世硕的五行。就是其中之一。
    
        什么人会去看这位在儒门之中一向名声不显的孔子弟子的著作呢?
    
        刘彻稍微好奇了一下,然后就发现,感兴趣的人还真是多!
    
        不仅仅儒家的各个派系。
    
        黄老、法家还有杂家,乃至于墨家,都有人借过,甚至买过《五行》。
    
        茂陵的藏书,可不便宜!
    
        一套动辄就要十金,还限定身份地位。
    
        当然,诸子百家,对世硕感兴趣是正常的。
    
        这位孔子弟子,虽然普罗大众,对其所知不多。
    
        但诸子百家的巨头,岂能不知道,他乃是孔孟思想之间的桥梁?
    
        如今,这田升拿着儒家的说法,装进自己的思想之中。
    
        虽然有些稍微画风不对。
    
        但,这才是真正的诸子百家之间正常的交流。
    
        好的东西,毫不客气的装进自己的袋子里。
    
        坏的东西,丢掉丢掉!
    
        但,田升的下一句,就让全场为之寂静,让刘彻都吓得跳了起来。
    
        他望着整个会场,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仿佛下了定决心,昂首挺胸,说道:“黄老无为,无为者,阴阳也,因大道至简,简则顺势而为!”
    
        “无所不为,四象八卦五行也,因大道至繁,演以天地万物,宇宙星辰,故当无所不为!”
    
        “故民一于君,阴阳也!此大道至简!”
    
        “而事断于法,四象八卦五行也!此大道至繁!”
    
        刘彻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就吓得跳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
    
        这是慎到的学问……
    
        但在田升手里被演化到了一更高级,更系统,而且更有说服力的阶段!
    
        将阴阳四象八卦五行,与慎到的思想结合在一起。
    
        这直接催生了一个新的学派。
    
        刘彻也不知道,这个学派应该叫什么名字?
    
        但,可以肯定,这将是一个全新的,足以让黄老派焕发生机的学派!
    
        原因很简单。
    
        慎到,既是黄老派的先贤,也是法家的奠基人。
    
        法家三要素,法、术、势。
    
        这势,就是慎到提倡的。
    
        同时,慎到还是黄老学派的入世派的中流砥柱和无所不为思想的奠基人。
    
        另外……
    
        民一于君,事断于法,这句话,听着很熟悉是不是?
    
        当年,张释之阻止太宗孝文皇帝依照自己的性子去判处那个惊吓他马车的百姓,去族诛那个偷盗刘邦高庙器皿的盗贼的犯人,用的借口就是:法如是足也!
    
        法如是足也!
    
        意思就是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庶民犯法与王子同刑。
    
        法律面前,没有高低贵贱,没有列侯、草民之分。
    
        你犯法,该是什么罪就是罪!
    
        法既定,则不可轻侮之!
    
        刑无等差,法无贵贱!
    
        同时,在慎到思想中,势,是最高等级的政治观念,礼法要让位于‘势’。
    
        由此衍生出了黄老派的另外一个思想——齐物。
    
        齐物讲的是什么?
    
        说起来很复杂,但可以用一句大家都能理解的话来概括,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这从根本上否定了儒家的天地君亲师,彻底摧毁了‘天生圣人,作君作师’。
    
        但,这一系列的思想,太深奥,太难以理解。
    
        在实践之中,更是会遇到无数困难和险阻。
    
        打个比方,假如刘彻犯法,这套理论就立刻会陷入可怕的悖论之中。
    
        因为天子不可能有错!
    
        假如错了!
    
        那肯定是这个世界的问题!
    
        这就使得汉兴以来,慎到思想的衰落和老庄、尹宋学派的兴起。
    
        老庄不用说,但这尹宋学派,属于黄老目前入世派的主要派系。
    
        讲究的是:仁、义、礼、乐,名、法、刑、赏,糅杂了名家、杂家的部分思想,类似于一个修补匠,有事情就补一补。
    
        只要保证民生稳定,天下安宁。
    
        那就可以了。
    
        毕竟,尹宋学派追求的是宽恕忍让,这也是黄老派现在的困境所在。
    
        因为尹宋学派最反对的就是战争。
    
        而如今天下的主旋律却偏偏是扩张和战争。
    
        另外,尹宋学派还主张只要事情办好了就可以了,而且,事情越少越好。
    
        相对消极,相对被动,越来越不适应时代发展。
    
        整个黄老学派上下,都是懒洋洋的。
    
        只要没到火烧眉毛的时候,绝对不想动,只要没到非不得已,绝不收弟子。
    
        而,现在,田升一次性解决了两个黄老派目前的最大问题。
    
        第一个,就是用慎到思想,取代尹宋学派。
    
        用贵势,取代宽恕忍让。
    
        用积极取代消极。
    
        用尊重法律,崇尚法律,来取代利用法律。
    
        而第二,田升非常聪明的结合了儒家的优点,将慎到的思想进行改进,并且妥协,用‘大道至简’所以民一于君,天下万事万物,都要尊崇天子,都依从天子的意志和命令,而又因为‘大道至繁’所以,事断于法。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势为最高基准和参考物。
    
        而且……
    
        最重要的是……
    
        假如是这样去解释的话,那么,黄老派思想深邃,难以理解、难以融会贯通的缺点,就克服了许多。
    
        因为大道至简,所以,开始不用太复杂,只要告诉学生门徒们基本的特点和基本原则就可以了。
    
        而这田升已经说过原则了。
    
        儒家的德性论,仁义礼智善。
    
        完美!
    
        破费!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
    
        刘彻能看到,田升这一派最终可能会做什么事情了……
    
        宪法吗?
    
        君主立宪?
    
        刘彻嘴角溢出一丝笑容,在心里说道:“有意思……真是让朕大开眼界啊!”
    
        而田升做的最聪明的事情就是——他规避了刘彻设下的一切红线和底线,在游戏规则内,讲出了民贵君轻这四个字。
    
        是的,他所有的言论,都没有这四个字。
    
        但,每一个听过他的演说的人,仔细琢磨,必然能想到‘民贵君轻’或者‘法如是足也’这样的字句。
    
        太聪明了!
    
        刘彻忍不住鼓掌。
    
        天子鼓掌了,其他人岂能无动于衷。
    
        于是,顿时掌声雷鸣。
    
        整个会场,全体起立,用热烈的掌声,见证黄老学派的复兴!
    
        而从此以后,石渠阁会议之上,某人演讲出色,或者某个事物被通过后,全体鼓掌成为了传统。
    
        但是……
    
        此时此刻,在私底下,却是暗流涌动。
    
        诸子百家内部,都是议论纷纷。
    
        “强敌啊……”董仲舒望着台上年纪比自己还小的田升说道:“就如当年贾生一般……希望,你没有倒在内部倾轧之中……”
    
        当年的贾谊贾长沙,没有倒在辩论场上,也没有在廷议上输过任何一次。
    
        但他却倒在了各种攻仵和抹黑之中。
    
        胡毋生也为田升感觉到可惜。
    
        假如田升再年长二十岁,再蛰伏二十年,狭无上威望和崇高声望,的确有可能整合整个黄老派,并带领整个黄老思想,浴火重生。
    
        但现在……
    
        他太年轻,也太急躁了些。
    
        锋芒太露,则必木秀于林!
    
        而法家的诸位巨头,也都在交头接耳。
    
        “善!田升子可为田子矣!”张恢满怀好感的击节赞叹着。
    
        黄老思想与法家思想,其实是最接近的两个派系。
    
        法家的许多主张,都可以从黄老思想中追根溯源。
    
        而黄老思想的一些行为也受到过法家的影响。
    
        到今天为止《管仲》《慎子》等典籍,依然是两派共尊。
    
        另外,法家的先贤们,基本上都有一个黄老派老师或者本身就是黄老派的人物。
    
        这才使得今日的黄老派和法家能够结成联盟。
    
        因为,比起儒家、墨家,黄老派与法家,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但,盟友假如太强势了。
    
        也不是很好啊!
    
        黄老思想若是复兴,并且重新席卷天下,那还有法家什么事情?
    
        所以,不少法家的巨头,眼里面都有些不怀好意。
    
        对法家来说,结果最重要,过程不重要。
    
        假如能够富国强兵,那么,再残酷再残忍的政策,他们也敢推行。
    
        同时,假如能够击败敌人,实现自己的胜利。
    
        那也所谓卑鄙无耻,道德沦丧。
    
        为了干掉政敌,法家大臣们,无所不用其极!
    
        而在学术上面,他们虽然稍微矜持了一些,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就像李斯陷害韩非,陷害的理直气壮一样。
    
        而在另外一边,杂家和韩诗派以及思孟学派、重民学派,都是议论纷纷。
    
        有人觉得,应该跟这位田升交流交流,结个善缘。
    
        也有人望着田升,欣喜若狂,觉得遇到了知己。
    
        更有人咬牙切齿,愤恨不平。
    
        至于黄老派本身,就更复杂了。
    
        他们派出田升,其实是死马当活马医。
    
        因为,如今黄老派上下,想要找到一个上了台演讲,能确保不会让人跳脚,同时还不会变成催眠演讲的人,实在太少。
    
        而且,即使讲的再好,恐怕也是旧调重弹。
    
        与之相比,从齐国稷下学宫而来,受到齐黄老上下一致推崇和赞许的田升就成了唯一选择。
    
        如今,田升确实发挥完美。
    
        让天子都鼓掌赞誉。
    
        而两位太后,更是起身表示欣赏。
    
        但问题却是——这慎到和田骈的学问,与他们所熟悉的尹宋学派或者老庄学派,那是两个概念。
    
        这就有些纠结了。
    
        然而,巨头们,特别是以章武侯窦广国为首的真正巨擘,却都知道,这才是黄老的未来!
    
        所以,几位巨头,都是对着下面叮嘱:“凡敢非议、攻仵田升者,与吾等为敌也!”
    
        黄老派的巨头们,每一个都知道,现在,已经不变不行。
    
        再不变革,黄老就要被儒法抛在后面,甚至墨家和杂家都要骑到脑袋上撒尿了!
    
        ………………
    
        今天有点感冒,头昏脑涨~
    
        加上这章确实很难写,从早上写到晚上,勉勉强强才写出这章让我稍微满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