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零四节 松散的联盟
    站在台上的王臧无心讲义。
    
        这是因为实际上没什么可以讲了。
    
        鲁儒曾经的核心思想和祖师爷,公休子的所作所为被公羊派彻底否定。
    
        而且还在天下引发了轩然大波。
    
        讲公休子的东西,有可能被台下丢臭鸡蛋,更有可能被天子厌弃。
    
        而讲其他的东西?
    
        仁义道德?
    
        仁以爱人?
    
        有人信吗?
    
        在经历了齐鲁乱局之后,曾经的道德君子的象征,清流的代表,鲁儒一系,现在名声已经臭不可闻。
    
        全天下都知道,鲁儒一系,营营苟且,扛着红旗反红旗的那些破事。
    
        别说是世人了,就是王臧自己都不信!
    
        所以,他能讲的,其实也只有,属于儒家共有的那一部分。
    
        而且,言辞混乱,逻辑一塌糊涂。
    
        台下的观众听的连连摇头。
    
        “鲁儒,真的完蛋了……”无数人都在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将敬畏的目光投到了上首的那位天子身上。
    
        鲁儒,曾经无比强盛,霸占了齐鲁舆论界,连齐黄老都只能退避三舍的强大学派。
    
        如今,已经被连根拔起。
    
        它所依附的利益集团、官僚集团还有庞大的地主士绅集团,现在都已经烟消云散。
    
        甚至,连鲁儒本身都已经衰落至今。
    
        秦始皇、高皇帝,当年用武力做不到的事情,在今天,被这位天子用软刀子做到了。
    
        这不能不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受到威慑!
    
        既然天子可以将鲁儒打压到如今这个地步。
    
        那么,天子肯定也可以将其他任何学派打压成鲁儒第二。
    
        一时间,许多人都明白了,当今天子为何要邀请鲁儒来石渠阁了。
    
        这不是天子心软了。
    
        恰恰相反。
    
        这是对鲁儒一系最大的折磨和羞辱!
    
        同时,还是杀鸡骇猴,拿着鲁儒,震慑群雄:谁不听话,鲁儒第二就是你!
    
        诸子百家,都有些心有戚戚然。
    
        兔死狐悲,如此而已。
    
        刘彻却是坐在御榻上,半闭着眼睛,透过琉珠,望着全场。
    
        他很清楚,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三个集团,将要正面相撞。
    
        他们产生的火花,很可能一千年后,还能见到。
    
        台面上,王臧的演讲也到了尾声。
    
        他几乎是掩着面,惭愧不已的走下演讲台。
    
        太失败了!
    
        也太丢人了!
    
        王臧很清楚,今天之后,鲁儒就真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而有失败者,自然就有胜利者。
    
        就像自然界一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倒下,一个物种的衰亡,肯定会给其他人带来好处。
    
        鲁儒的倒下,受益最大的,莫过于思孟学派,以及脱胎于思孟学派的重民学派。
    
        在王臧之后,登台的就是来自思孟学派的林荀。
    
        有关此人的信息和情报,早已经在刘彻手里了。
    
        “林荀,睢阳人,师承睢阳张生,授《孟子》,元德二年来京考举,未果,还乡立学,初以私塾,数年之间,发展至弟子千余人,高徒数十,乃思孟学派中坚,元德五年,钦赐六百石《孟子》博士!”
    
        看着资料里的记载,刘彻撇了撇嘴。
    
        现在,他早已经将千石以下博士官职的任免权力下放给了兰台尚书和太常,让他们去联合做决定。
    
        当然,给出了标准,四百石博士,必须要有弟子门徒三百以上,同时影响力达到一郡;而六百石博士,则需要弟子门徒至少八百以上,同时,能够影响一国之事。
    
        所以,其实,这个所谓的六百石孟子博士,刘彻压根就不知道。
    
        也就是最近,因为筹备石渠阁,刘彻才对他们有些了解。
    
        不巧的是,这位林荀与颜异,还是好基友。
    
        他们两个常有书信往来。
    
        按照颜异的说法是:林君常有法先贤之志,欲周游梁、楚、齐、越,然后泛海渡安东,观天下之情,所治之学,本于孟轲而博采名法……
    
        这让刘彻很有兴趣。
    
        当然,刘彻更有兴趣的是:即将开始的三个集团的对撞。
    
        公羊派带上墨家,外带了思孟学派这个小弟。
    
        是的,你没有看错。
    
        思孟学派主动跟公羊一系搭上了关系。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的死对头,重民学派,跑去抱了韩诗派的大腿……
    
        而重民学派最开始是想抱公羊大腿的,但是,因为听说了公羊跟墨家相互勾结,于是义无反顾,跟韩诗派抱团取暖。
    
        而思孟学派,却在重民学派跟韩诗派联合后,完全不顾儒墨矛盾,跑去找公羊派结盟。
    
        而法家则跟黄老派,建立了统一战线。
    
        于是,就形成了法家与黄老派VS公羊+思孟+墨家VS韩诗派带着的一大票小弟,这样的格局。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性的联盟。
    
        联盟的基础,差到只要吹一口气,就可能摇摇欲坠。
    
        而且,这些家伙私底下,背着盟友,跟对手勾勾搭搭的事情,不要太多了。
    
        就拿公羊这一个联盟来说吧。
    
        思孟学派之所以跑过来跟公羊为伍,是因为重民学派在韩诗派那边,而思孟学派最恨重民。
    
        所以没办法,只能暂时捏着鼻子跟公羊在一起玩耍。
    
        假如说,黄老派若是伸出橄榄枝,只要条件合适,思孟是一挖就走。
    
        而公羊派虽然跟墨家联盟,但那是因为法家背叛的缘故。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
    
        董仲舒和胡毋生或许看的明白,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但问题是下面的弟子门徒,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可就未必了。
    
        只要稍稍挑拨一下,刘彻相信,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恐怕会按捺不住内心的野兽,干出某些让联盟分崩离析的事情出来。
    
        而墨家也不是什么善茬。
    
        他们跟公羊联合,其实本来就没有坏什么好意。
    
        儒墨矛盾,延绵数百年,彼此对喷了数百年。
    
        这仇恨,哪里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消散的?
    
        旁的不说,《墨子》一书之中,大半篇幅都在批判和攻击儒家。
    
        仇儒思想,深入每一个墨者的内心深处。
    
        只要有机会,你觉得墨家会放过给儒家来一击狠的的机会?
    
        特别是还有思孟学派在……
    
        孟子与墨家,那是一生之敌啊!
    
        而其他联盟,也是松散的很。
    
        所以,这石渠阁上,恐怕会有好戏看。
    
        ……………………………………
    
        这两天休息一下,整理一下思路,主要是多看看书!
    
        嗯,接下来的剧情,我想写的既通俗易懂,又能有趣~所以会进行一些艺术加工--(未完待续。)